第250章 冰城的黑恶势力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今年夏天格外的热,而且是变着法儿的热,白天一般是干热燥热,到了晚上以后则是闷热,像蒸桑拿一样,坐在屋子里一动不动也会很快出上一身汗,晚上睡觉必须开空调,电风扇都不行,越扇越热。品书网

    这样的天气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之久,终于盼来了一场大雨。

    下午三点左右,先是乌云密布,将天空遮了个严严实实,犹如黑夜一般。之后雷声滚滚,闪电交加,惊天动地的气势好像要把这个世界彻底摧毁一般。

    不知是大地饥渴的太久了,还是天空再也忍耐不住了寂寞,当所有铺垫前部结束后,便雨如倾盆从天而降,还夹杂着冰雹,把所有窗户上的玻璃敲打的乓乓作响。

    谢长顺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前向外看,眉头紧锁,面色沉重,这是他担任冰城市委书记以来的常态,虽然和担任省委秘书长比起来权利更大了,但肩上的担子也更重了,而且重的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要说谢长顺也不是没有过主政一方的经历,他在如春当市委书记的时候干的很不错,可如春终归不能和冰城比。冰城不仅是省会,还是副省级城市,在城市规模、人口、经济等方面都远超如春,所以对谢长顺的要求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谢长顺对冰城并不陌生,因为在去如春当市委书记之前,他曾在平城区当过多年的区委书记,之后担任省委秘书长,又生活和工作在冰城,可以说对冰城是非常了解的。也正因为了解,他很清楚自己上任后应该干什么,但官场上的事情总是很复杂,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干就能干的,如果强硬的推行,不仅可能达不到目的,还会适得其反,所以必须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对于有些新上任的官员来说,通常最头疼的是经济发展问题,上级也会拿GDP来作为对他的唯一考核标准,GDP增长的快,意味着干的好,还有上升空间。要是没有一点起色,可能仕途就会戛然而止。

    谢长顺所面临的情况并非如此,冰城的经济发展情况良好,而且从长远来看,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冰城的治安情况,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非常糟糕”、“黑暗之极”。

    提到林江人,很多人首先会想到的是性格粗矿豪爽,不拘小节。其次可能就是心狠手黑,打架不要命,是出黑社会最多的省份,这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之所以会有如此情况,其实是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气候,加上一些历史原因所造成的,也就是所谓的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林江省地处边疆,幅员辽阔但人口却并不多,很多地方一年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冬天,人们为了御寒不得不喝酒,喝多了自然就容易干出出格的事情。时间长了,性格不粗矿豪爽都是不可能的。再有,林江省是多山省份,在建国以前,有山的地方基本就有土匪。土匪身上的习气和林江人的性格特点十分吻合,这使得很多人觉得林江人的骨子里天生就有一股匪气,其实这是历史原因所造成的。

    当这股匪气慢慢转变成霸道,视法律道德为空气,尤其是在一些行业之中,为了利益而开始比拳头大的时候,所谓黑社会就慢慢形成了。

    建国以后,林江省的黑恶势力到处都是,经过八十年代的严打以后,很多人消失匿迹,退隐江湖,林江省也进入了一个平静时期。然而等进入到九十年代以后,林江省又进入了一个黑社会横行的时期,当时有一个黑社会团伙在冰城欺男霸女,敛财无数,可以说是无恶不作,不仅是冰城最大的黑社会,甚至可以说是当时林江省最大的黑恶势力集团。由于百姓怨声载道,又恰好得罪了当时一个京天方面的大领导,导致最后这个黑社会组织遭到了致命的打击,集团首领悉数被毙,之后林江又进入了一个平静期。

    进入2000年以后,林江省的黑恶势力似乎又有抬头的迹象,表面上看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法制社会,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猖獗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各个地方暗流涌动,只不过是打打杀杀的事情少了一些,但黑社会与警察和官员之间的勾结却呈上升的势头,利用公权力做保护伞,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已经成为了新时期黑社会通用的手段。

    最近几年,冰城各行各业的背后都出现了黑恶势力的影子,他们或利用公权力,或利用暴力手段搞垄断,巧取豪夺,搞的老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目前被黑社会染指最严重的两个行业,一个是房地产,一个是娱乐场所。谢长顺上任后,在市委常委会上提出想要彻底整顿和打击这两个行业中的黑恶势力,结果遭到了一半人的反对,他们一致认为不能搞打黑,一旦打了,势必会影响冰城当下经济发展的良好势头,到时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谢长顺初来乍到,不好太过于强势,要是把关系闹僵了,这对以后的工作是非常不利的。但他又不想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于是就暗中叫人调查,结果发现市公安局和下面的各个分局,涉黑情况非常严重,触目惊心,简直成了黑社会的保护伞。而一些市领导与公安局的主要领导的关系也十分的暧昧,谢长顺也就明白为什么他提出打黑会遭到阻力了。

    在谢长顺看来,现在冰城的治安情况就像下雨前的天气一样,想要将冰城打造成为一个平安城市,让1000万冰城老百姓的生活得到安全保障,急需一场像窗外一样的狂风暴雨。

    但风该怎么刮,雨要怎么下,这是非常考验政治智慧的。

    谢长顺伫立在窗前沉思许久,蓦然,他神情坚毅,眼神决然,像是下定了决心,对某个重大事情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转身来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找到何清毅的电话拨过去说道:“何省长,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饭。”

    傍晚下了班,雨势小了一些却没有停的意思。谢长顺上了车,对司机说了声“去五福路的绿林客栈”,车就离开了市委市政府的大院。

    绿林客栈是一个外形仿古的四层饭店,因为主打鲁菜,老板叶钟谦又是水泊梁山的所在地人士,故饭店取名为绿林客栈。这里的生意非常好,平常吃饭都是需要提前预定的,否则根本就没有地方。

    谢长顺之所以请何清毅到这里吃饭,是因为叶钟谦的老婆苗凤仪是他的远房亲戚,安排辈分排,管他叫大舅,其实在年龄上也就差个四五岁而已。叶钟谦和苗凤仪两口子很懂事,平时过年过节都会拿着礼物登门拜访,却从没求过谢长顺办过任何事情,这让谢长顺有些过意不去,所以一些私人的吃请,他都会安排在绿林客栈。

    每次谢长顺过来吃饭,叶钟谦都会早早的到后门等候,这次也不例外,估摸着谢长顺快到了,叶钟谦就拿着雨伞下楼奔了后门。

    “大舅您来了。”叶钟谦拉开车门笑着说道。

    “哎。”谢长顺应了一声,然后对司机说道:“你先找个地方去吃饭吧,完事儿后我给你打电话。”

    谢长顺下车随叶钟谦从后门进了屋,径直上了四楼的包间。

    大约十分钟以后,何清毅到了,他之前来过,所以也是走的后门。

    两人坐定后,叶钟谦就开始亲自上菜,齐了以后,说了声“有事就叫我”,然后就退了出去。

    谢长顺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说道:“薛飞在在天泽县也干了有两年了,成绩不菲,还被中组部评为了全国百优县委书记,受到了京天一号首长的接见,我觉得他在天泽县的使命应该算是完成了。”

    何清毅自然不会不懂谢长顺话里的意思,问道:“你打算把他调到哪儿去啊?”

    “市公安局。”

    何清毅一怔,但马上就恢复了常态,情绪转变的非常之快,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就不会察觉到。

    “你是想让他去打黑?”何清毅料事如神一般,让谢长顺吃了一惊。

    谢长顺本能的想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但他反应很快,制止了自己,把到了嗓子眼的话又给生生咽了下去。何清毅是林江省的第二号人物,一省之长,对全省的情况都应该是了然于胸的,对于冰城自然是不在话下的。何况他平时生活和工作又都在冰城,他要是问出来,只会显得他水平不高。

    “是的,冰城的治安情况很严峻,市公安局俨然已经沦为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长此下去,早晚会出大事的。薛飞的能力毋庸置疑,由他来做这件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既是锻炼,也是一次非常好的积累政治资本的机会,肥水不能流进外人的田啊。”

    何清毅看着谢长顺问道:“如果薛飞不去,你打算用谁?”

    何清毅的话让谢长顺猝不及防,谢长顺没想到何清毅会问这么一句,他一时语塞,没有答上来。

    其实即便他能想得到何清毅问,他也没法回答,因为除了薛飞,他就再没有可用之人了。

    蓦然,谢长顺明白何清毅为什么要这么问了,看来他以后跟何清毅聊天,还是应该多聊干的,尽量不聊虚的,何清毅似乎是不太喜欢带有水分的话,

    “你跟薛飞说了吗?”何清毅夹了一块瘦肉放在嘴里吃了起来。

    “还没有,我想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要是同意了,我想薛飞那边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一点就看出谢长顺的老练之处了,虽然是薛飞的事,他却先找何清毅谈,而不找薛飞,是因为他清楚,即便找了薛飞,到时也得跟何清毅打招呼,毕竟薛飞是何清毅的准女婿,关于工作调动的事,如果不跟何清毅说,那就是对何清毅的不尊重,何清毅会有想法的。而且薛飞也一定会去跟何清毅说,那还不如他先跟何清毅说会更好。

    谢长顺其实并没有把握一定可以把薛飞调到市公安局,因为他实在是无法揣测何清毅到底会怎么看待这件事。何清毅这个人一向低调,而且他的这种低调似乎已经到了一种境界,不仅喜怒不形于色,更加让人难以琢磨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之所以说薛飞到市公安局全都是好处,就是怕何清毅会不同意,才故意挑好听的说,结果何清毅还不爱听,实在是古怪。

    “我不同意薛飞去市公安局。”何清毅面无表情地说道。

    “为什么呀?”谢长顺微皱眉头。

    “不适合。”

    “你是担心他有危险吗?他是去当领导的,不是去冲锋陷阵的,你大可不必担心他的人身安全。”谢长顺觉得除了危险,还有什么不适合的呀?

    “打黑哪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你对冰城的黑恶势力有多少了解?你知道他们的手段有多残忍吗?你别忘了,薛飞可不是专业的警察出身,你让他一个半路出家的人去干这么重要的事,你凭什么就认定他一定能胜任?术业有专攻,没有任何人是全能的。”

    何清毅确实是担心薛飞的人身安全问题,一次汽车爆炸,一次叶良辰的枪击事件,薛飞都是福大命大造化大,才躲过了一劫。如今谢长顺想要让薛飞去打黑,薛飞岂不成了众矢之的?真若去了,那何苗岂不是天天得提心吊胆?为了何苗考虑,他也不能让薛飞去市公安局任职。

    谢长顺不敢苟同何清毅的话,听了之后也不免有些情绪:“何省长担心薛飞的人身安全我能理解,站在我的立场上来说,我绝对不会比何省长担心的少,因为他在我的眼里就像是我的儿子一样。但有些工作总得有人去做的,不能因为危险就退缩了吧?至于何省长说薛飞不是专业的警察出身,这个确实是,但不会可以学嘛,凭薛飞的聪明才智,我相信他是没有问题的。难道何省长不认为薛飞是一个有能力的人?”

    “如果你指望薛飞进了市公安局,打黑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那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不会成功的。如果冰城的黑社会问题那么简单,也就不会让你这个市委书记操心了。而且打黑的成与败,不在于是不是市公安局有你的人,而在于你有多少决心,你是否做好了准备。你准备好了吗?还是你把堵住全都压在了薛飞的身上?”

    何清毅觉得谢长顺根本就没想好到底该怎么打黑,只是头脑一热,觉得应该打,又觉得市公安局没他的人,那就把薛飞安排进去,把所有事情全都交给薛飞去办,只要办了就一定能成。打黑哪会这么简单啊,冰城的黑恶势力盘根错节,情况非常复杂,根本就不是薛飞一个人能解决的事情。谢长顺真要是把薛飞当儿子看,他就不该想着让薛飞去打黑,哪有家长愿意让自己孩子去冒险的?

    本文来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