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欧阳信盛的主意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叔叔好,四叔好。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薛飞问候道。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欧阳信盛回应道。

    “薛飞聪明记性好,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四叔呢。”见她爸没吱声,瞪了薛飞一眼就要转身想上楼,欧阳锦绣就过去紧忙搂住了他的胳膊,把欧阳信中拉到了沙发前。

    “你干什么呀?”欧阳信中皱着眉,没好气地问道,他显然对欧阳锦绣把薛飞带回家很不满。

    “您马上就知道了。四叔您也坐。”欧阳锦绣看了眼时间,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了国家电视台第一频道,然后冲薛飞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薛飞才明白过来欧阳锦绣是什么意思,就不由得微皱了下眉头。他不知道欧阳锦绣是怎么想的,居然要跟她的家人显摆他获选全国百优县委书记的事情,他觉得这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欧阳信中看了只会更讨厌他。

    七点钟,晚间新闻如约而至,除了薛飞和欧阳锦绣,其他三个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要看新闻。

    欧阳锦绣有点紧张,当听到主持人在说今天的主要内容时提到了全国百优县委书记一事才松了一口气,心想要是不播可就丢人了。

    “你想让我们看什么呀?”欧阳信盛好奇地看着欧阳锦绣。

    “别着急啊,马上您就知道了。”欧阳锦绣冲薛飞勾了勾手,薛飞便心领神会,把他的包递了过去。

    播第二条新闻的时候,欧阳锦绣指着电视说道:“就是这个,快看。”

    “哎呦,这不是薛飞吗?”看到电视里出现了薛飞的画面,靳诗意有些惊讶。

    欧阳信盛看到薛飞笑了笑,还瞥了薛飞一眼。

    欧阳信中始终绷着脸,而且似乎看到薛飞在电视上出现更加生气了。

    表彰会前后加起来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但放到新闻上最多也就四五分钟的时间,薛飞根本没想过会有他的画面,所以在电视上看到自己的时候,他感到很惊讶,这也是他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自己。

    大约五分钟的新闻播完以后,欧阳锦绣关掉电视,从薛飞的包里拿出荣誉证书打开后,得意洋洋地说道:“就是这个,中组部评选的,如假包换。薛飞是所有获选人里面最年轻的,在我看来也是最有能力的。可能你们都没有去过天泽县,我去过,我也建议有时间你们去看看,短短两年的时间,薛飞一手抓经济,一手抓腐败,已经把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治理的有模有样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完全脱贫致富。”

    靳诗意听后,向薛飞投去了赞赏的眼神,对薛飞的好感也增加了几分。

    欧阳信盛还是那副样子,脸上挂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欧阳信中听了欧阳锦绣的话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起身就上楼去了。欧阳锦绣不以为意,冲薛飞笑了笑。

    欧阳锦绣让薛飞到她爸妈这儿来,包括让她爸妈和她四叔看新闻,又展示薛飞的荣誉证书,就是想证明薛飞走到今天,能当上县委书记是有真本事的,并非完全靠外力推动,她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让中组部评选薛飞为全国百优县委书记,而这就是薛飞能力的最好体现。

    看到她爸气呼呼的样子,欧阳锦绣知道她的目的达到了。

    吃饭的时候,欧阳信中一声不吱,自顾自的吃着东西。其他人有说有笑,就像和欧阳信中不在一个房间里似的。

    欧阳信盛和薛飞聊的最多,他让薛飞给他介绍了一下天泽县当下的经济发展情况,以及未来还有哪些经济增长点等等。虽然薛飞不知道欧阳信盛为什么会有兴趣想知道天泽县的事情,但他还是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欧阳信中可能是因为薛飞到来的原故,胃口不佳,没吃多少就放下筷子离开了饭厅。

    欧阳信盛吃完后叫薛飞别着急走,然后就上楼去了。

    “这个薛飞看来确实不错啊,挺有发展潜力的,我看很值得培养。”进了书房,欧阳信盛说道。

    欧阳信中很不乐意听,马上呛声道:“值得培养什么呀,像咱们这样的家族需要他这样的人吗?不过一个区区县委书记而已,要是指望他为家族做事,还不得等到猴年马月啊。”

    “凡事都得从长远考虑,要我说,与其给锦绣找一个所谓门当户对的,还不如我们自己培养一个。政治联姻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很靠谱,我和若兰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当初为了家族利益,我跟谈了七年的女朋友分手了,和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也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的女人结了婚。结果怎么样,最后非但没能给家族做出什么贡献,我的婚姻也以离婚宣布告终。当然,并不是说所有政治联姻的全都是失败的,我和若兰这样的只能算作孤例,但不可否认的是,政治联姻就是存在隐患的。”

    欧阳信盛顿了顿,接着说道:“放眼京天,乃至全国,能有多少家能和咱们家门当户对的?少之又少。仅有的那些家,又不见得一定有和锦绣年龄相仿的男孩,这就更难了。即便退而求其次,找一个相对家世差一点的,没有感情的婚姻能够牢固吗?婚姻要是不牢固,双方的这种合作关系也很难牢固吧?门当户对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当对方跟你平起平坐,不比你矮一头的时候,你根本无法控制他,甚至他还可能会反过来想控制你,真若出现那样的事情,后悔都来不及啊。我们已经不再年轻了,终究会老的,想要让家族永远的兴旺发达下去,还要靠后辈,尤其是锦绣他们这一代,至关重要。”

    欧阳信盛嗓子有点干,倒了杯水,润了润嗓子,说道:“目前来说,他们这一代又比较尴尬。你是两个女儿,信华是一个女儿,信强倒是一个儿子,可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艺术家,指望他做家族的掌门人,根本不现实。而我这儿又没有孩子,所以将来只能把这副重担交给锦绣。虽然她是个女孩,但从她经商这么多年来看,她身上有着一些男人都没有的魄力,是个天生做大事的人,这一点还是很随你的,是做家族掌门人的不二人选。可她终究还是个女人,总是要结婚的,你给她安排的她不喜欢,她喜欢的你又反对,你们爷俩互不退让,总不能这么一直僵持下去吧?”

    “你别忘了,锦绣已经过了三十岁,成了老姑娘了,青春可是女人最大的资本,要是还不赶紧把她的婚姻大事敲定,再过几年,她就是第二个若兰,和二婚没什么区别了。何况锦绣喜欢的对象并不差,个人素质非常优秀,你说薛飞真的比那些大家族的公子哥差吗?一点都不差,他无非就是没有家庭背景而已,而这也正是值得我们培养的地方。刚好他现在是事业的起步阶段,我们给他保驾护航,不信他不会知恩图报。再加上锦绣这一层关系,远比单纯的为了利益联姻对家族有利。况且薛飞又不是完全没有人脉关系,这你也是知道的。”

    欧阳信中眼见和欧阳锦绣谈无用,找薛飞谈也无用,为了让他们分开,他就决定对薛飞下手,利用政治手段打压薛飞。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薛飞在林江省官场的人脉关系极其强大,强大到在林江省他想要轻轻松松的动薛飞根本就做不到。如果非动不可,则会牵扯到多位省委常委,而薛飞不过是个处级干部,级别太低了,显然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

    听了欧阳信盛的一番长篇大论,欧阳信中仔细琢磨了一下,似乎有一定的道理,可是让他就这么向自己的女儿低头让步了,他作为欧阳家族的掌门人,实在是放不下这个身段。他怕欧阳锦绣和薛飞会认为他无计可施了,会觉得他这个大家族掌门人也不过如此,他的脸往哪儿放啊?

    对于欧阳信盛的主意,欧阳信中认为那是迫不得已,最后的办法,现在还没到那一步呢,他还有一个办法没有用。

    “去林江你准备好了吗?”欧阳信中问道。

    “嗯,准备好了。”欧阳信盛点头道。

    “未来几年国家将会加大对林江经济发展的扶持力度,到时林江将会出现很多商机,我们决不能错过,你过去就是提前布局的,你要做好一切铺垫,来确保我们有项目可投,投了就必须要赚钱。”

    “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那锦绣和薛飞的事?”

    或许是因为自己有过一次失败的政治婚姻,欧阳信盛不希望看到欧阳锦绣再重蹈覆辙,所以他是支持薛飞和欧阳锦绣在一起的。虽然他只见过薛飞两次,却对薛飞很有好感,同时他也很好看薛飞的发展前景,他相信自己是绝对不会看错人的。

    “我会妥善处理的,你就不要管了。”欧阳信中说完拿起茶杯,若有所思地喝了口水。

    本来薛飞吃完饭就想走的,他觉得在这里不宜久留,但欧阳信盛叫他别着急走,他就只好坐在客厅等,心想欧阳信盛让他等是什么意思啊?是要跟他说什么事情吗?

    欧阳信盛从楼上下来,问道:“你们俩今晚从这儿住,还是到外面住啊?”

    欧阳锦绣接话道:“去我那儿住。”

    欧阳锦绣并不在意别人知道她已经和薛飞住在一起了,开诚布公地说出来,也是表达她决心想和薛飞在一起的一种方式。

    “那就一起走吧,正好我也走。”

    和靳诗意告别后,三个人就换鞋走了。

    来到外边,欧阳锦绣径直朝车走了过去,薛飞见欧阳信盛似乎没有要跟他说话的意思,便叫住说道:“四叔,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呀?”

    欧阳信盛像是忘了,又忽然想了起来,笑着说道:“我看得出你和锦绣是真心想要在一起的,既然相爱,就要坚定的在一起,哪怕遇到一些阻碍,也不要轻易放弃,以免将来自己会后悔。”

    薛飞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但却有点失望,他还以为欧阳信盛会跟他说什么重要的事呢,原来只是加油鼓劲儿。

    欧阳信盛朝他的车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他回头看着薛飞说道:“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不等薛飞细想是什么意思,欧阳锦绣那边就喊他上车,薛飞也就没有多想,朝欧阳锦绣的车走了过去。

    到了欧阳锦绣的别墅,薛飞就想起了别墅有机关一事,趁着欧阳锦绣去洗澡的工夫,他就挨屋的找,可惜跟之前一样,几乎翻遍了所有角落也没找到控制机关的阀门。

    推门进了卫生间,薛飞就和欧阳锦绣一起洗了起来,虽然欧阳锦绣感觉很别扭,可是显然她没法阻止薛飞,赶出去就更不可能了。

    “你这别墅里的机关到底怎么控制啊?”薛飞觉得他想要知道只能问欧阳锦绣了。

    “想知道自己找呗,别问我。”欧阳锦神秘地笑道。

    “我不是找不着吗,你就告诉呗。”薛飞把欧阳锦绣抱在怀里乞求道。

    “不告诉,什么都告诉你,我岂不是一点秘密都没有了。”

    “你真不告诉?”

    “不告诉。”欧阳锦绣说的十分肯定。

    “那你就别怪我了。”薛飞嘿嘿一笑,随即就露出了邪恶的一面。

    欧阳锦绣见大事不好,抬腿就要跑,可惜为时已晚,她被薛飞按靠在墙上,在淋浴之下,和薛飞很快就水乳交融成了一体……

    躺在床上,欧阳锦绣用手打了一下薛飞,娇嗔道:“你每次都不用安全套,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每次和薛飞做完,欧阳锦绣都提心吊胆的,虽然她知道不是排卵期不会怀孕,可还是担心会有万一的事情发生。

    薛飞笑着说道:“怀孕了就生下来呗,你还怕我不对你负责啊。”

    薛飞真是不喜欢安全套那东西,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是能不用就不用,和欧阳锦绣则是根本不用,对于怀孕的问题他也想过,一切随缘,真要是有了,就像云朵那样处理就好了。

    欧阳锦绣不禁为之动容,她认真地问道:“你说的真心话?”

    薛飞同样认真地说道:“你看我说的像假话吗?”

    欧阳锦绣依偎在薛飞的怀里,此时,她感觉无比幸福和满足,对于薛飞能说出这样的话,她也感到很欣慰,这说明薛飞确实是真心想要和她在一起的。

    “我拜托你一件事呗。”欧阳锦绣柔声说道。

    “干吗这么客气,有事就说呗。”薛飞轻抚着欧阳锦绣的头发说道。

    “要是有适合我姐的对象,你就给她介绍一下。虽然她从来都不说,但我知道她很孤独,也很渴望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你要是能帮,你就帮帮她。”

    欧阳锦绣和欧阳若兰其实从小到大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上学的时候她们分别在不同的国家,工作以后大部分时间也是如此。自从欧阳若兰离婚以后还算好一点了,可也不是经常能见面。但她们终究是亲姐妹,血浓于水,很多时候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惦记着对方的。

    “好,要是有合适的,我会给她介绍的。”

    薛飞想了想,还真有个人适合欧阳若兰,决定有时间安排他们见个面,没准还真能凑成一对。

    看书網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