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何苗的另一面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从饭店出来,送走奚韵一家后,景春玲和赵大海让薛飞去家里住,薛飞答应了,两个人就先走了一步。品书网

    上了车,赵日天说道:“回头你给我个卡号,我把那份钱打给你。”

    从叶良辰那儿弄的钱赵日天早就说好了跟薛飞对半分,但薛飞说不好存储,就一直在赵日天那儿放着。如今薛飞揽下了赵日天的婚宴全部开销,赵日天觉得有必要把那份钱给薛飞,毕竟要办一场豪华的婚宴要花费很多钱,他不能让薛飞自掏腰包来埋单。

    薛飞系上安全带应了一声。

    承担赵日天婚宴的全部开销并不是薛飞早就想好的,而是灵机一动临时的想法。

    他这么做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近一步拉近与赵日天一家的关系,虽然目前彼此的关系已经很好了,可是要想让赵日天一家拿他真的当自己人,还是应该实实在在的做一些事情,不能总是打嘴炮,光说不练。另一个是趁机把赵日天答应分他的那份钱要过来,他相信赵日天一定会主动提钱的事,事实也确实如此。

    虽然之前口头答应了要赵日天分给他的那份钱,实际上他心里是没打算要的,因为他觉得他把叶良辰整的已经不轻了,再拿叶良辰的钱,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叶良辰的钱十有八九是不义之财,拿他的钱就等于是杀富济贫了。而且刚好借着赵日天结婚可以把钱洗干净,届时冰城大酒店不仅增加了一笔收入,又走了人情,何乐而不为?

    还有,他想买辆车,也打算用这个钱来买。

    转天去看了孟德胜和石权,初五初六原本是打算陪云朵和栾凤的,顺便去看看车,结果没想到欧阳锦绣过来了,就只好陪欧阳锦绣。

    从机场接到欧阳锦绣,薛飞就感觉她好像有点不大对头,看上去像是有心事,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

    初五一整天都呆在锦都国际公寓,初六薛飞提议出去转一转,逛逛街,看看电影什么的,在家呆着实在没什么意思。一开始欧阳锦绣无动于衷,不想出去,后来在薛飞好说歹说的情况下,欧阳锦绣才勉强同意。但出去也是一副提不起精神,无精打采的样子。

    薛飞有点担心,怀疑她可能又跟她爸因为感情的问题吵架了,就利用看电影假装出去上厕所的工夫,出去给欧阳若兰打了一个电话,一问果不其然,欧阳锦绣确实是跟欧阳信中吵架了。

    任远和曲媛媛走到一起后,欧阳信中很快就又找到了下一个适合做他女婿的人选,安排欧阳锦绣与其见面,欧阳锦绣自然不会答应,两个人就打起了冷战。

    过年这两天,欧阳信中又提起了见面的事情,还给欧阳锦绣下了最后的通牒,如果不跟薛飞分开,赶快跟他介绍的对象见面结婚,他就将对薛飞下手。欧阳锦绣态度坚定,丝毫不让步,与欧阳信中大吵了一架,然后就跑到了冰城。

    她没跟薛飞题,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想和薛飞在一起,可是又不想连累薛飞,左右为难,所以导致心情不畅,闷闷不乐。

    “和你爸吵架了?”从电影院出来,上了车薛飞问道。

    欧阳锦绣矢口否认:“没有啊,你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

    “你还不承认,我都问你姐了,她都告诉我了。”

    欧阳锦绣低头不语,脸色阴沉。

    薛飞把她的手握在手里说道:“你爸的态度你又不是现在才知道,他反对他的,你不听就是了,根本犯不上跟他吵架,生一肚子气又不起什么作用,何必呢,你说是不是?”

    欧阳锦绣皱眉道:“我别的不怕,我就怕他真的会对你做出不好的事情。我了解他,我看得出他这次是认真的,我不想让你因为我受到连累,那样我会心里不安的。”

    薛飞淡然一笑,说道:“你这话说的不对,咱们俩在一起又不是谁强迫的,都是心甘情愿的,何谈连累啊?别说我现在还没怎么样,就算你爸真的对我做了什么也没关系,那是爱的代价,我相信我能够承受,所以你不用感到心里不安。做人做事虽然应该未雨绸缪,可是也该及时行乐,与其担心明天会怎么样,还不如把今天过好,你说呢?”

    “可是……”

    薛飞用手捂住欧阳锦绣的嘴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说了。我想买辆车,咱们俩现在去看看车吧。”

    “买车?”话题转换的有点快,欧阳锦绣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的那辆宝马不是炸了吗,我现在开的这辆车是部队的车,不可能一直开,我得买一辆新车。对了,那辆宝马你花了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算了吧,跟我还谈什么钱呀。”

    “车要是我炸的,我就不跟你谈钱了,问题车不是我炸的,当然要把钱给你了,何况又不是两千三千的小钱。而且我给你钱也只是垫付而已,到时等法院判决以后,炸车的人会赔偿的。”

    “那就等法院判决以后再说吧。”欧阳锦绣不想在钱的事情上跟薛飞分的那么清楚,她也不想再继续往下聊这件事了,就问道:“你想买辆什么车啊?”

    “还是SUV吧,什么路况都能开,轿车底盘太低,要是去像长寿乡那样的地方,轿车根本没法开。”

    “还买X5?”

    “还是换一款其他车吧,X5是不错,可是毕竟已经开过了,再买就没有新鲜感了。你有什么建议吗?”薛飞只有SUV这一个目标,具体哪个牌子的哪款车,他就完全没有目标了。

    欧阳锦绣想了想说道:“去看看JEEP的大切诺基吧,那车挺不错的,最高配也就八九十万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低调不张扬,很适合你开。”

    薛飞知道JEEP这个牌子的车,但具体大切诺基长什么样他还真不清楚。

    到了4S店一看,车的外观薛飞一眼相中了,确实如欧阳锦绣所说,低调不张扬,不像宝马,不管哪个级别的车,只要看到那个标志,就总是会给人一种很贵的感觉。

    听了一番介绍,询问了价格,又试驾了一下,薛飞很满意,当即决定新车就买大切诺基了。

    把佟大志的银行卡号发给赵日天,赵日天很快就把五百万打到了卡里,然后薛飞让佟大志把其中的四百万转到冰城大酒店的账户上,剩下的一百万用来买车。

    当何苗得知薛飞要把新车记在她的名下时,她很惊讶,也很感动。在征得何清毅的同意后,薛飞带着何苗去买了新车。

    年后上班第二周,薛飞接到市委组织部通知,让他到省委党校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

    通常来说,能去党校学习往往意味着受到了组织上的关注和重视,换句话说,还有上升的空间,所以薛飞很高兴,接到通知后就去了省委党校报道。

    一个月后,全国两会如期举行,叶向辉与何清毅作为林江省代表团的团长和副团长,带领95个代表去了京天开会。

    每年何清毅去京天开会都是何苗最开心的时候,因为没有人管她了,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做主,而且她会把奚韵叫到家里,或者去奚韵家住,两个人在一起打打闹闹,好不欢乐。

    今年何苗没有这么做,一是因为何苗没在冰城,去外地演出了,二是她想让薛飞陪她,想趁她爸不在,好好的享受一下难得的二人世界。

    薛飞当然是没有意见的,虽然每天往返天泽县和冰城要辛苦一点,但是能跟何苗在一起他也是愿意的,只是他担心何清毅会不同意。

    何苗觉得这不是问题,只要他们俩不说,她爸根本不可能知道。至于保姆,给她放假就是了,而司机熊峰根本不用顾虑,不让他进屋他是从来不进屋的,每次把她送到家门口就会离开。

    听何苗这么说,薛飞就没有任何顾虑了。

    何清毅去京天的第二天晚上,薛飞下班后就开车去了省委一号院,吃完饭两个人在院里转了转,然后就回了别墅。

    何苗上楼去洗澡,薛飞则坐在客厅看电视。

    拿着遥控器从头开始调台,一直调到53频道薛飞才停下,是一个音乐频道,放的是韩国的女子组合特辑。音乐动感十足,穿着性感舞姿诱惑,最重要的是每个组合的成员都很漂亮,这也是薛飞定格在这个频道的原因。

    薛飞正聚精会神看着的时候,何苗洗完澡从楼上下来了。看到是一个音乐节目,何苗也坐在沙发上跟着看了起来。

    看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左右,何苗见薛飞特别入神,期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这让她有些不高兴,拿起遥控器就想换台。不过她刚一拿起遥控器,薛飞就抢走了。

    “等我看完你再换。”

    “有那么好看吗?”何苗皱眉问道。

    “当然有了,这样的节目看一天都不会腻的。”薛飞盯着屏幕,眼睛一眨不眨。

    “比我还好吗?”

    “那当然了……”

    “什么?”何苗真生气了,起身就挡住了薛飞的视线,怒视着薛飞。

    薛飞意识自己说错话了,赶忙改口说道:“当然没你看好了,她们怎么跟你比啊,一点可比性都没有。”

    薛飞说完往旁边坐了坐,继续看电视。

    何苗忍无可忍,直接走到电视前把电视关了,问道:“你信不信我比她们跳的好?”

    薛飞摇头,表示不信。

    何苗虽然是舞蹈演员,可她从小到大学的都是古典舞,而电视上的韩国女子组合,她们跳的是现代舞,虽然都是舞蹈,但存在着很大的差别。这就好比游泳,蛙泳和蝶泳都是游泳,却不能一概而论。薛飞认识何苗这么长时间,从来没见她跳过现代舞,自然也就不相信她会比电视上跳的还好了。

    “你等着。”说完,何苗就朝楼上跑了去。

    大约五六分钟以后,何苗拿着一个录音机从楼上下来了,薛飞一眼看过去,目瞪口呆。

    让薛飞感到惊讶的当然不是何苗手上的录音机,而是何苗的穿着。

    只见何苗上身穿着黑色的包身短裙,下身穿着黑丝袜和高跟鞋,加上她刚洗完澡,披散着还没有完全干的头发,整个人看上去妩媚性感,和以往的她比起来,简直像换了一个人,跟电视上的韩国女子组合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薛飞第一次看到何苗这样的打扮,他甚至没想到何苗会有这样的裙子,看来何苗也是有另一面的。

    录音机里一首动感的舞曲响起以后,何苗就随着音乐舞动了起来,薛飞见了眼前一亮。何苗跳的虽然不能说一定比电视里的强,但至少不输给她们,每一个动作都非常专业,非常到位,可见并不是临场发挥,而是专门学过的,只是薛飞没见过而已。

    看着看着,薛飞就情不自禁的心猿意马了起来,因为何苗跳的实在是太撩人心魄了。想到认识一年多,何苗也去过七河见过他爸妈了,他却连何苗的小嘴都还没亲过,实在是不像话。正好何清毅不在家,这可是个好机会,该办的就全都办了吧。

    于是薛飞起身就朝何苗走了过去。

    把何苗搂在怀里就吻住了她的嘴巴。何苗一惊,这是她的初吻,她感觉身体像过电了一般,全身都麻酥酥的。脑子空白了几秒钟后,她挣脱了几下,可惜未果,随后身子就软绵绵的没有了半点力气。

    抱着何苗来到楼上,将其放在床上后,薛飞就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衣服,何苗见了很紧张,但是心里又有那么一丝期盼,很矛盾。

    就在薛飞把何苗也脱的一丝不挂,想要将其“就地正法”的时候,何苗拦住了薛飞。

    “怎么了?”薛飞看着身下的何苗问道。

    “我害怕。”何苗一脸惊慌,双腿紧并着。

    薛飞笑着问道:“害怕我对你不负责?”

    何苗摇头,她毫不怀疑何苗想要娶她的真心。

    “第一次会有点疼,之后你就会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感觉。而且过了今晚你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你不想让自己从女孩变成一个女人吗?”

    “我想,可是……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等咱们结婚我再给你好不好?把最美好的事情留在最有意义的那一天。”何苗的眼神中带有祈求,很显然她确实是没有做好准备把自己现在交给薛飞。

    男人都应该理解那种肉到了嘴边却不能吃的感觉,薛飞是真想今晚就把何苗办了,除了生理需求之外,心里也早就盼着这一天呢。可是他又不想强迫何苗,尤其是这种事,你情我愿才能雨水和谐,否则就会失去应有的情趣。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薛飞脑子一转说道。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肯定答应你。”

    “在你二十周岁生日的那天,咱们俩去领结婚证,好不好?”薛飞娶何苗的心情同样急迫,他不想等的太久。

    何苗眨了眨眼睛,她没想到薛飞会让她答应这件事,她有些犹豫。原因倒不是她不想嫁给薛飞,而是她觉得就这么答应薛飞了,未免太过于简单草率了,毕竟领了结婚证就意味着结婚了,这是一辈子的大事,她怎么也得和她爸商量一下,另外薛飞怎么着也得先向她求婚吧?

    薛飞见何苗不说话,就假装要用强,吓的何苗不敢再犹豫,就急忙答应道:“好吧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薛飞别提多开心了,使劲在何苗的嘴巴上亲了一口。

    虽然没能得到何苗,但亲了她的小嘴,又答应嫁给了他,也算是收获不小。而且何清毅不在家的这段日子,他每天都跟何苗同床共枕,可是没少占便宜。

    本文来自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