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何苗登门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吃完饭,何苗就上楼去换衣服了,薛飞在楼上等了半个多小时,迟迟不见何苗下来,就上楼去看怎么回事。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原来是何苗在纠结到底穿哪套衣服,这种情况除了表示何苗很重视去薛飞家以外,还表示她确实很紧张,怕衣服穿不好,会给薛飞的家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薛飞帮何苗选了一套衣服,又夸赞了一番如何好看,如何端庄得体,何苗才停止对穿着的纠结。

    从省委一号院里出来,薛飞给赵日天打了个电话,两个人约了一个地方,薛飞就开车过去了。

    昨晚两个人就通过电话,赵日天问薛飞在哪儿,薛飞说在何苗家,明天上午回七河。赵日天让薛飞明天走的时候给他打个电话,什么事没说,神神秘秘的。

    到了见面的地点,没看到赵日天,刚要打电话,这时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跑车停在了车旁,车窗降下来,一看是赵日天。

    看到赵日天,薛飞就想起了之前赵日天让他看汽车杂志的事儿。推开车门下了车,绕着玛莎拉蒂走了一圈,就是他在杂志上看过的那款:“你还真买了?”

    赵日天伸手跟何苗打了个招呼,说道:“当然真买了,有钱不花等于纸,是吧。”

    赵日天狡黠一笑,凑到薛飞耳边小声说道:“我又在叶良辰那儿弄了五个数,老规矩,对半分啊。”

    薛飞没搭碴儿,而是问道:“你找我什么事儿啊?”

    “这不是过年了吗,我爸让我给你带点东西。”赵日天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带子,里面装的是两条价值上万的烟,和两盒价值过万的茶叶。

    “这是赵叔让你拿给我的?”薛飞多少有点惊讶。

    “对啊,我爸还说,你过年有时间就去家里。我妈说她到时给你做好吃的。”赵日天做吃醋状说道:“我发现我爸妈现在对你比对我都好,你不会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吧?”

    “哈哈,你有写的潜质。替我谢谢赵叔和玲姨,告诉他们,过两天我会去家里拜年看他们的。”

    薛飞之所以特意问了一句“这是赵叔让你拿给我的”,是因为如果是景春玲让的,倒好理解,赵大海对他这么上心,包括之前主动叫他去家里,对他非常热情,他有些无法理解。毕竟赵大海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按理说根本没必要对他这样的。

    究竟是为什么呢?薛飞一时想不明白。

    临上车前,薛飞又看了看玛莎拉蒂,问道:“你这车是买给奚韵的对吧?”

    “对啊。怎么,你也想买一辆?你要买我现在就给你打电话定,这车得从外地调,冰城没有卖的。”赵日天上车说道。

    “我不买,我走了。”

    欧阳锦绣的宝马X5炸毁了以后,薛飞出行一直坐程爵派给他的武警防弹车。肖英被抓以后没几天,薛飞就把保护他安全的武警给打发走了,觉得没必要在天天跟着他了。本打算也把车还给程爵的,可程爵说还是开着吧,一是安全,二是因私出行没个车也不方便。薛飞一想也是,就一直开着军车。

    其实他是想再买辆新车的,开别人的车确实不方便,但买车该记在谁的名下让他有些为难。记在他自己的名下显然不合适,欧阳锦绣也不行,之前宝马X5还在的时候,他就没少遭到检举和投诉,说他以权谋私,用公款买豪车,虽然是假的,但也是负面影响。而且真要是查起来,他和欧阳锦绣之间的关系也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另外记在家人的名下,或者记在云朵和栾凤的名下也不合适,这就是他一直没买新车的最重要原因。

    不过赵日天给奚韵买车,倒是给了他启发,何不把车记在何苗的名下呢?他越想越觉得这么办可行,就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去七河的路上,何苗始终处在紧张的状态之中,薛飞知道这种事无论怎么劝都没用,只有等何苗见到他的家人以后才能真正的放松下来。

    只是薛仁贵始终是一个不安定因素,薛飞心里也没底,路上就给张凤霞打了一个电话,说他跟何苗正在去七河的路上,问家里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张凤霞明白薛飞打电话的真正意思,就说都准备好了,薛慧一家人和薛岩一家都已经过去了,还说薛仁贵早起脸上没什么笑模样,但情绪还算稳定,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薛飞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心想千万不要出任何事。

    到了城心花园,薛飞下了车,何苗则坐在车上一动不动,脸色有些难看,显然是紧张的情绪已经到了顶点。

    薛飞拉开副驾驶的门,把何苗的双手握在手里笑着说道:“我家人不是老虎,吃不了你。我向你保证,等你见到他们以后,你立马就会放松下来的。下车吧。”

    由于东西有点多,两个人拿不了,薛飞就给薛岩打了个电话,让他下来帮忙拿。

    薛岩来到楼下,看到何苗后就是一愣,心说这女孩长得也太漂亮了吧?美的都有点不像话了。

    薛飞给两个人做了介绍,三个人拿着东西就上楼了。

    薛慧一家是昨晚来的七河,薛岩一家是今天早上过来的,他们都在等着看何苗的庐山真面目。当何苗进了家门,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和薛岩几乎如出一辙,对于何苗的外貌都很惊讶,同时心里也很惋惜,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居然不会说话。也许是上天的刻意安排吧,不能让一个人太完美了,一定要让她有所瑕疵。

    薛飞引见过后,没有看到薛仁贵和张凤霞,就问道:“爸妈呢?”

    薛慧冲薛飞使了个眼色,指了指楼上。

    薛飞刚要上楼,这时张凤霞就从楼上下来了。

    张凤霞知道薛飞跟何苗快到了,就去楼上叫薛仁贵,劝他说不管怎么样,人家姑娘第一次来,给薛飞个面子,好歹见一面。薛仁贵充耳不闻,就坐在那儿望着窗外抽烟,一动不动。张凤霞见劝说无用,只好自己下楼。

    张凤霞看到何苗的第一眼就喜欢的不得了。要说薛飞这些年带回家的女孩,无论是栾凤、曲媛媛,还是欧阳锦绣,哪个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而在张凤霞看来,何苗跟她们比起来,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何苗见到张凤霞紧忙鞠躬,然后用手语说了一通,薛飞在一旁翻译道:“她跟您打招呼,说您好,见到您很高兴,祝您新年快乐。”

    “你好,快进屋坐吧姑娘。”张凤霞拉着何苗的手笑着说道。

    “何苗跟你们买了礼物,都是精挑细选的,拉着我逛了整整一天呢。”薛飞打开袋子,一边往出拿东西一边说道。

    程爵把薛飞拉到一边小声问道:“何苗给爸买什么了?”

    “一件皮夹克。她爸还送了一箱二十年的茅台。”薛飞伸手指了指说道。

    “那烟和茶叶呢?”程爵指着茶几上问道。

    “那是赵大海送的,怎么了?”

    “这些可都是好东西,我想咱爸一定喜欢,我拿上去给他看看。”

    薛飞拉住程爵的胳膊说道:“还是我去吧。”

    薛飞想去跟薛仁贵聊聊,不管薛仁贵怎么反对他跟何苗,薛仁贵永远都是他爸,这点永远都改变不了。薛仁贵可以不下来见何苗,但他回来必须上去打个招呼。

    “有些话我说比你说更合适,你懂得。”程爵拍了拍薛飞的肩膀,然后把皮夹克和赵大海送的东西放到茅台酒的箱子上,搬着就上楼去了。

    薛飞不知道程爵会跟他爸说什么,但知道肯定会向着他跟何苗说话,也就没拦着。

    来到楼上,发现薛仁贵不在卧室,程爵就来到了书房,用肩膀顶开门一看,见薛仁贵在里面,他就进去了,然后用脚把门关了上。

    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写字台上,程爵说道:“爸,薛飞跟何苗回来了。您看,这皮夹克是何苗亲自给您挑选的,您试试呀?”

    薛仁贵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不为所动。

    程爵放下皮夹克,打开袋子说道:“咱们家薛飞可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县委书记不说,现在过年连赵大海都给他送礼了,这烟和酒加起来,少说也得值两三万块钱呢。说赵大海您可能不知道是谁,这个人可了不得,他是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是副省级干部。”

    见薛仁贵依然无动于衷,程爵放下袋子,拍了拍箱子说道:“这箱茅台酒您绝对猜不到是谁送的,这可是省长送的。”

    省长?薛仁贵睁开眼睛看了看写字台上的茅台酒,满腹狐疑,他显然不相信省长会给薛飞送礼。

    程爵看出了薛仁贵不信,便笑着说道:“这真是省长送的,省长就是何苗她爸。”

    何清毅是何苗父亲这件事,薛飞只跟程爵说过,并叫他保密,别跟别人说,程爵还真就做到了,连对薛慧都提说过半个字。昨晚回来,通过聊天得知薛飞还没有跟家里人提过何清毅,如今何苗都到家里来了,程爵觉得是时候该揭开这层关系了,应该会对改变薛仁贵对何苗的态度有帮助。

    何苗她爸是省长?薛仁贵很震惊,半天脑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要是换成其他人,听到自己儿子和省长家的女儿谈恋爱,肯定会高兴的找不到北,而薛仁贵正相反,他非常生气。

    “你把薛飞给我叫上来。”

    程爵以为薛仁贵得知何苗是省长的女儿改变心意了,就赶紧下楼去叫薛飞。

    薛飞见程爵笑着让他上楼,以为是什么好事,没想到进了书房,就被薛仁贵劈头盖脸骂了一通。

    “你现在是真出息了呀,当了县委书记,结交的净是大人物,你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吧?我还真以为你跟那何苗在一起是因为你喜欢她,敢情你是看上她的家世了。我真没想到短短几年,你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了升官开始不择手段了,我是教你这么做人的吗?这就是你的为官之道?你太让我失望了。”薛仁贵真怒道。

    听了薛仁贵的话,薛飞才明白薛仁贵为什么发火,原来是知道何苗她爸是省长了,不用说,肯定是程爵说的。

    “您听我解释,事情不像您想的……”

    “我不听,你给我滚!”

    “您不听我也得说,不是我干的事情,您不能诬陷我呀。在何苗的问题上,谁都可以认为我是因为她爸是省长才和她在一起的,没关系,我也不会解释,因为没必要,嘴长在他们身上,爱怎么说怎么说呗。但您这么认为不行,我必须得跟您说明白了。首先我认识何苗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她爸是省长,不管您信不信,事实就是如此,所以我喜欢她跟她爸是谁一点关系都没有,包括当初跟曲媛媛在一起也是一样的。其次我真的是喜欢何苗,我就想和她在一起,就想娶她做媳妇。您也年轻过,我想您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如果您理解不了,我也没有办法。我承认在我的感情问题上您有发言权,但是您必须要知道我的感情最终还要我自己来做主,就像我的人生一样,我得对我自己负责,我不想若干年后会后悔。即便我现在的选择是错误的,那也是我的选择,我不会怪任何人。您可以不认我,但我永远不会不认您。您也可以不喜欢何苗,但请您尊重我的选择。”说完,薛飞转身就出去了。

    所有家人全都见过了,唯独没有见到薛仁贵,何苗问薛飞是不是不在家?薛飞说在楼上,身体不太舒服。何苗想上去问候,薛飞拦住了她,说不用了,不是什么大问题,先让他休息一下,到时他就下来了。何苗信以为真,就没有多想。

    如薛飞所想,见过了他的家人以后,何苗果然就放松了下来,虽然交流起来不是很方便,有时需要他做翻译,有时需要拿笔写字,但总得来说何苗跟他的家人相处的很好,这也是他最为欣慰的事情。

    傍晚吃饭的时候,薛仁贵从楼上下来了,薛飞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其他人也全都屏住呼吸看向了薛仁贵。

    何苗紧忙起身向薛仁贵鞠躬打招呼,薛仁贵看了看何苗,虽然绷着脸,却用鼻子“嗯”了一声,然后就走到饭桌前坐了下来。

    所有人全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薛飞,他觉得他爸能“嗯”这一声,至少表示不会出现他不想看到的事情了。

    何苗见薛仁贵的脸色不太好看有点担心,把薛飞拉到一边,问薛仁贵到底哪儿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薛飞笑着说没事儿,吃坏东西拉肚子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儿。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