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省公安厅接手宝马X5爆炸一案后,集结了厅里最优秀的侦查员成立专案组进行侦破,然而事情却迟迟没有什么进展。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从爆炸现场来看,完全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检测车的残骸,也只是能检测出是哪种炸药及当量,根本无法顺藤摸瓜找到作案凶手。

    在一筹莫展之际,天泽宾馆停车场的摄像头给了专案组新的线索。在调取案发前一晚的录像,看到在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衣服,戴着墨镜和白色口罩,手里拎着一个袋子出现在了停车场。他在宝马X5前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后,身子一蹲就消失了。由于摄像头的角度问题,以及停车场的车很多,照不到他蹲下之后的举动,但很显然他是钻到了宝马X5的车底,而他手里拿的袋子,里面装的肯定是炸药。

    大约十几分钟以后,他又出现在了摄像头当中,一路慢慢悠悠的朝路西方向走了过去,直至彻底消失。

    他裹的太严实了,从体貌特征上根本无法辨认,也就没法进行追查,这让专案组刚看到的希望,很快又破灭了,案情的进展也随之停滞了下来。

    然而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专案组在天泽县毫无头绪,完全不知道接下来的侦破工作将如何开展的时候,从冰城传来一个消息,包宗恒被抓了。

    元旦过后,一个一直和包宗恒有利益往来的房地产开发商请包宗恒去冰城吃饭联系感情。酒足饭饱以后,又请包宗恒去了一家夜总会玩乐,找了小姐。没承想正赶上冰城市公安局年底扫黄,把包宗恒抓了个现行。

    县委副书记嫖娼,后果可想而知,被撤职是最轻的处罚,而包宗恒的问题显然没那么简单。当石权得知包宗恒的事情时可是高兴坏了,因为省纪委对于展淑萍的调查已经告一段落了,目前省纪委掌握了展淑萍违法犯罪的大部分证据,而其中一些事情就涉及到包宗恒,恰好包宗恒又犯事了,石权就决定先拿包宗恒开刀,从而揪出天泽县所有的贪污腐败。

    包宗恒对自己的情况一清二楚,在省纪委面前他不敢隐瞒,为了争取宽大处理,戴罪立功,他不仅把自己在天泽县的所做作为和盘托出,还把他知道的,关于展淑萍和肖英等人的事情也全都说了出来,其中就包括谋杀薛飞一事。

    石权显然没想到包宗恒会知道汽车爆炸案,这绝对算是意外之喜,随即就联系了赵大海,而后省公安厅专案组就逮捕了展淑萍和肖英。

    三个在天泽县官场举足轻重的人物倒下后,被牵扯的人达几十个之多,一时间天泽县委县政府差不多一半人都消失了,这是天泽县官场有史以来最大的震荡,塌方式腐败窝案也让天泽县再一次成为了林江省,乃至全国关注的焦点。

    展淑萍被抓,害怕的绝不止是天泽县那些和她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还有身居高位的向明远和华国旗,两人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躁烦闷,坐立不安,为了避免被牵连,都在偷偷的活动着。

    此外,还有一个人受到了展淑萍事件的影响,这个人就是孟德胜。

    孟德胜得知展淑萍犯事以后有些提心吊胆,他几次都想通过谢长顺和石权去了解展淑萍都说了些什么,但是权衡再三,他还是没有打电话,而是询问了薛飞。

    展淑萍和孟德胜按理说是八杆子都打不着的关系,孟德胜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了解展淑萍的事情呢?为什么不去问谢长顺或者石权呢?薛飞百思不得其解,就去冰城找了谢长顺。

    谢长顺也不明白孟德胜意欲何为,心想难不成孟德胜和展淑萍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传说中在省里的靠山是孟德胜?谢长顺的脑子里冒出了很多想法。

    “孟叔从安岭一路到省里,提携他的人究竟是谁呀?”这个问题在薛飞的心里已经存留很久了,包括谢长顺的靠山,他都想知道是谁,只是这种事情显然没法直接问本人,如果不是孟德胜给他打电话问展淑萍的时候,可能他也不会跟谢长顺去打听孟德胜的事情。

    “向明远。”谢长顺说道。

    “向明远?”薛飞很惊讶。

    “嗯。”谢长顺点头道:“你孟叔这些年的升迁,可以说全都是向明远的提携,没有向明远,他是到不了今天这个位置的。”

    听了谢长顺的话,薛飞瞬间就明白孟德胜为什么不给谢长顺和石权打电话,而是给他打电话询问展淑萍的事情了。

    “我听何清毅说向明远和展淑萍的关系不一般。”

    谢长顺一愣,随即也明白了孟德胜为什么给薛飞打电话,同时心里有些为孟德胜担心。

    薛飞似乎是想到了这一点,说道:“我听石书记说展淑萍在省里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谣传而已。”

    薛飞的话让孟德胜想起了去年他们在一起吃饭时,讨论如何对待处理展淑萍的事情,当时他建议先查清展淑萍的底细,然后再做打算,石权采纳了他的建议。后来他跟石权问这件事情,石权的回答和薛飞说的是一样的,当时他并不知道向明远和展淑萍的关系,就信以为真。现在看来是石权说了谎话,他不相信石权会没有调查出向明远和展淑萍的关系,至于为什么没说恐怕只有石权最清楚了,他不感兴趣,他只希望孟德胜别出事。

    除了因为是老同学老朋友,还有一件事他一直很感激孟德胜,那件事也让他彻底认识到了在尔虞我诈的官场并不完全残酷无情,曾经的单纯友情经住了功名利禄的考验,而这也是他人生当中弥足珍贵的一笔财富。

    “对了,年前我想安排您和孟叔,还有石书记跟何清毅一起吃顿饭,何清毅已经答应了,您应该有时间吧?”

    薛飞跟何清毅说谢长顺他们想跟他一起吃饭其实是假的,薛飞在那之前根本就没跟谢长顺他们提过这件事,薛飞的想法是只要何清毅答应,谢长顺他们必然会答应,而如果何清毅不答应,谢长顺他们答应也没用,所以与其给谢长顺他们一个一个的打电话,不如先看看何清毅是个什么态度,就先问了何清毅。

    谢长顺笑着问道:“你小子跟何清毅的关系好像很近乎啊?”

    薛飞同样笑着说道:“跟他女儿谈恋爱,跟他没法不近乎啊。”

    “哦?你跟曲海波的女儿分手了?”薛飞没和谢长顺说他已经和曲媛媛分手了,所以谢长顺还不知道。

    “分了。”刚和曲媛媛分开的那段时间,薛飞心里很难受。时间长了以后,他慢慢也就不去想了,到现在则是完全的放下了。可见时间确实是治愈感情伤痛最好的良药。

    “分了也好,曲海波不同意,你就是和曲媛媛真结婚了,恐怕时间长了也会出问题的。”谢长顺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好像听说何清毅的女儿是个残疾人啊,他只有一个女儿吧?”

    “嗯,他女儿是个聋哑人,小时候一次高烧导致的,能听不能说。”

    谢长顺微皱眉头:“如果你只是一时贪玩,你最好换一个对象,那可是何清毅的女儿,你要是把人家伤害了,就等于是得罪了何清毅,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儿。如果你要是动真格的,你可得想清楚了,她是个残疾人,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即便你同意,你爸妈他们能同意吗?你可千万别因为何清毅的因素拿自己的婚姻大事当赌注。”

    谢长顺是拿薛飞当自己的孩子看待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如果是其他人,他是绝对不会这么说的,甚至不会去问,因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薛飞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没有多想:“我认识何苗,包括知道她是聋哑人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她爸是何清毅,所以我跟何苗在一起不是想跟何清毅靠上关系,我是真的喜欢,而且就想娶她为妻。至于我爸妈,我打算下周回家跟他们提这件事,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支持我,但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为我想过年的时候带何苗回家。”

    薛飞想过先斩后奏,先不跟家里说,等过年的时候直接把何苗带回家。可是想来想去又觉得不妥,过年那么喜庆的日子,万一闹的不愉快,不仅破坏了过年的气氛,也破坏了所有人的心情。尤其是何苗,她知道自己的情况,肯定会特别担心,一旦他爸妈要是不同意,哪怕只是不给好脸色看,都可能对何苗造成极其大的伤害。所以还是先通个气,打个预防针比较好。

    谢长顺不知道薛仁贵和张凤霞得知后会是个什么反应,会不会同意自己的儿子娶一个聋哑人,就他而言,薛飞要是他儿子,他是肯定不会同意的,即便有何清毅的因素,他也接受不了,结婚是终身大事,娶一个聋哑人,将来生活不便的地方太多了,当爱情转换成亲情的时候,还能不能支撑生活中的各种琐碎,让两个人像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一直走下去,这都是个未知数。何况谈情说爱本来谈就很重要,不会说话怎么谈?

    谢长顺对于薛飞跟何苗的事情是持怀疑态度的。

    谢长顺同意了跟何清毅一起吃饭后,薛飞又分别给孟德胜和石权打了电话,两个人也都同意了,薛飞又跟何清毅协调了一下时间,最后把吃饭的时间定在了腊月二十五。

    本書源自看書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