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怀孕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赶到深蓝酒店,按响门铃,很快门就开了。品书网

    看着眼前的凌梓玥面色如常,身体上下没有任何异样,薛飞当即就知道自己上当了,想发火却又觉得没必要,转身就想走人。

    “别走啊。”凌梓玥一把就将薛飞拉进了房间。

    “你这样有意思吗?耍我很好玩是吧?”薛飞没好气地说道。

    “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确实是肚子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又不疼了,很奇怪。”凌梓玥狡猾地笑道。

    “疼死你就得了,吃饱了撑得你!我告诉你凌梓玥,以后要是再有这种事,你就是真不舒服,我也不会过来的,因为你这个人说话一点都不靠谱,没有一句实话。”

    “你说的就都是实话吗?你当初跟我上床的时候还说要对我负责呢,最后怎么样,还不是把我给甩了。我这不过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跟你对我做的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凌梓玥收起笑容说道。

    “能别总提过去的事儿吗?”薛飞特别不愿意听凌梓玥翻旧账。

    “提过去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不可理喻。”薛飞说完就要走,凌梓玥伸手抱住了他的腰不让他走。

    “你不许走!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我。”

    “有个屁,我早把你翻篇了。”

    “我不信,你要是心里没有我,干吗接到我的电话你就赶过来了,这说明你关心我。”

    “你别自作多情行吗,赶紧放手,凌梓玥你给我理智点,咱们俩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你现在是有男朋友的人,程前也是我的好朋友,你最好别破坏当下的这种关系,否则对谁都不好。”薛飞提醒道。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又不是小孩,我什么不懂,我自己在做什么心里清楚。我就是不想让你走,你今晚得留下陪我。”凌梓玥话说的严肃又认真。

    “你别得寸进尺啊,我最后问一句,你到底放不放手?”薛飞已经准备好了动粗的准备,因为以他对凌梓玥的了解,凌梓玥粘人是一绝,肯定不会放手的。

    而现实情况和薛飞想的正相反,凌梓玥像弹簧一样突然从薛飞身上弹开,连退了四五步远,笑着说道:“你走吧,现在就走,我绝不拦着你。”

    凌梓玥手上把玩着一个手机,薛飞一看赶紧摸兜,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

    “把手机给我。”薛飞伸出手命令道。

    “我就不给你,你能拿我怎么样。”凌梓玥一边说话还一边晃悠脑袋气薛飞。

    薛飞刚要过去抢手机,凌梓玥就一阵风似的跑进了卫生间里,只露出个脑袋说道:“除非你答应留下,不然我是不会给你的。”

    “我答应你了,把手机给我吧。”

    “你以为我是小孩啊,那么好骗。你要是真留下,手机必须归给我保管。”

    “我……”薛飞来到卫生间门前,凌梓玥紧忙把门关上,在里面把门给反锁了。薛飞敲了敲门,气愤道:“凌梓玥你有病吧,好好日子不会好好过,非得没事儿找事儿是不是?赶紧把手机给我,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那你就不客气吧。你可以把门砸烂进来打我一顿,也可以杀了我,正好我还没上过新闻呢。你要是真把我打了或杀了,我想报纸上一定会这么说,‘女副县长卫生间被打,行凶者疑似县委书记前男友。或者‘县委书记卫生间杀副县长女友,疑因感情纠葛’。你说哪个标题好?要是上了报纸,会不会脱销?”

    薛飞要崩溃了,他用拳头使劲捶了一下门说道:“有本事你今晚一直呆在里面别出来。”

    薛飞走到一边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心说你最好别出来,你要是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你可别忘了当年我是怎么降服你的。

    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凌梓玥无理取闹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一开始薛飞是焦头烂额,无计可施。时间长了,摸准了凌梓玥的脉,凌梓玥再胡闹的时候,薛飞就会使出绝招降服凌梓玥,屡试不爽。

    招数其实跟降服欧阳锦绣差不多,欧阳锦绣是怕被亲嘴,薛飞一亲她的嘴,她哪怕是前一秒狂风暴雨呢,下一秒也立马会艳阳高照。而凌梓玥则是怕被挠痒痒,只要一挠,你让她干什么她都会答应,因为她特别敏感,薛飞也因此让凌梓玥做了很多平时央求不来的事情。

    凌梓玥把耳朵趴在门上听动静,见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薛飞走了?

    将门锁打开,把门开了一个缝隙,没有看到薛飞,再开一点,才看到薛飞坐在椅子上。

    薛飞一直在盯着门看,门开了他没有过去,因为他不信凌梓玥会一直在卫生间里呆着,他想让凌梓玥自己出来束手就擒。

    凌梓玥很喜欢玩闹,自从和薛飞分手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玩过,很想找一下当年的感觉。可惜她的身体实在是不配合她,刚想开口说话,就发觉身体不太对劲儿。

    “你能到房间里把我的包给我拿过来吗?”凌梓玥蹙眉问道。

    薛飞假装没听见,心说你想什么呢,把我的手机给拿走了不给我,还想让我给你拿包,简直是痴想妄想。

    “我求你,你帮我拿一下吧,我真的快不行了。”凌梓玥十分焦急地说道。

    你快不行了?谁信啊,活蹦乱跳的,别谁都欢实。

    凌梓玥见薛飞根本不搭理她,就决定自己去房间拿包,只是她刚一出卫生间,薛飞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赶紧又退回了卫生间。

    凌梓玥真的是等不了了,又不想让薛飞走,就说道:“我大姨妈来了,卫生巾在我的包里,我没有骗你,不信你打开包看一下,我要是骗你,你就把我的包从楼上扔下去,好不好?我求你了,你帮我拿一下吧,我都没带换洗的衣服。”

    凌梓玥没有骗薛飞,她真的是来大姨妈了,所以她肚子不舒服是真的,只是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而已。

    薛飞也瞧出了凌梓玥的样子不像是在演戏,就去房间里把凌梓玥的包拿了出来,打开一看,里面还真有卫生巾,灵机一动,就想到了拿回手机的办法。

    晃了晃手上的卫生巾:“真想要?”

    凌梓玥伸出一只胳膊已经迫不及待。

    “把手机给我,我就给你卫生巾,否则免谈。”

    “你这是趁人之危,趁火打劫!”

    “你也好意思说,是你拿我的手机在先,你不给我,我只能用卫生巾交换。一句话,换不换?”

    凌梓玥肯定是不想换的,可是当下卫生巾无疑对她更重要,所以她不换也得换。但她不想就这么把薛飞放走了,脑子一转,就把卫生间的门关上了,大约十几秒以后,又把门打开了。

    “我换行了吧,不过可说好了,咱们俩同时扔,谁要是不扔谁就不是人。”

    “我对卫生巾没兴趣,我就想拿回我的手机。”

    “那我数321,数到1一起扔。”凌梓玥把拿着薛飞手机的手伸出门外,数道:“3、2、1。”

    薛飞和凌梓玥几乎同时把各自手中的东西扔了出去,凌梓玥拿到卫生巾后,关上门就上了锁。薛飞拿到手机,还不等高兴,就发现不对劲,一按手机,显示没有安装手机卡。拿开后壳,抠掉电池一看,果然手机卡不见了。

    薛飞气的脸都青了,大声吼道:“凌梓玥你给我听好了,你今晚让我走我都不走了,你把手机卡给我都不算完事儿,我非收拾你一顿不可,除非你今晚睡在里面!”

    薛飞想把包扔到他刚才坐的椅子上,结果没扔准,扔在了地上,他没有过去取,而是在卫生间的门口来回踱步,他真是被气到了。

    走了一会儿,见卫生间里面没有反应,薛飞就来到椅子前坐了下来。看到地上的包,他真恨不得踩上几脚,不过他没那么做,因为包是爱马仕的,他怕踩坏了凌梓玥再让他赔就犯不上了。

    伸手拿起包准备扔到一边的沙发上时,从包里掉出来一个东西,是两张有些褶皱泛黄的纸,打开一看,是两张医院的检查单,而且是不同医院的,检查的人是凌梓玥,检查的项目是血妊娩和尿妊娩,结果都呈阳性。

    基本的医学常识薛飞还是懂得,凌梓玥检查的是怀孕,而阳性就意味着凌梓玥怀孕了。

    再一看检查时间,薛飞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凌梓玥把大姨妈搞定以后,将薛飞的手机卡藏好,便一身轻松的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她觉得手机卡在她的手上,薛飞肯定是走不了的。

    “怎么样,没想到我会把你的手机卡藏起来吧,我聪不聪明?”凌梓玥摇头晃脑,有些得意忘形。

    来到薛飞身前,看到脸色的脸色很难看,凌梓玥笑着说道:“今晚想让我交出手机卡是不可能了,你就安心留下吧。你千万别多想,我可不是随便的人,再说我大姨妈来了也不允许。这不是有两个房间吗,咱们俩各住一间。”

    “这怎么回事儿?”薛飞拿起抬起手问道。

    凌梓玥对自己的东西太熟悉了,看到薛飞手里拿的东西,她脸色顿时大变,一把从薛飞手里抢过去,非常愤怒地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没经过允许就翻人家的包,你也太没没素质了吧,你这是侵犯个人隐私你知道了吗?”

    “是你让我翻你的包好吧。”

    “我让你拿卫生巾,我没让你拿别的呀。”

    “是它自己掉出来的。”

    “它长翅膀了吗会自己掉出来,你以为它是带护翼的卫生巾啊。”

    “我懒你的跟你掰扯,你告诉我,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儿?”薛飞看检查单上的时间,那个时候他和凌梓玥还没分手呢,这意味着凌梓玥怀的孩子是他的,而他却一无所知,现在他知道了,他当然要问个清楚。

    “什么孩子,没有孩子,有孩子我就不会来大姨妈了。”凌梓玥坐在沙发上,把两张检查单塞进包里拉上了拉锁。

    “你别跟我装傻,那检查单上都显示你怀孕了,你敢说你没怀孕?孩子哪儿去了?”以凌梓玥的性格,薛飞觉得她偷偷把孩子生下来也是有可能的。

    “跟你没关系,我凭什么告诉你?”

    “跟我没关系?孩子不是我的。”

    “你放屁!我第一个男人就是你,直到今天,我都没跟别的男人上过床。”

    “那孩子呢?你是生下来了,还是打掉了,既然是我的,我总有权利知道吧?怎么能跟我没有关系呢。”

    “本来是跟你有关系的,但是自从你和我分手以后,就跟你没关系了,孩子是生是死都是我的事。”凌梓玥说着话眼泪就流了下来。

    “你这是在怪我不负责吗?孩子是咱们俩分手之前有的,你没告诉我,你还怪我?你还讲不讲理呀?”薛飞觉得在孩子的问题上他没有责任,因为他压根就不知道有这码事儿。

    凌梓玥不说话,也不看薛飞,就在那儿一个人抹眼泪。凌梓玥一向是个积极乐观的人,平常的她总是乐呵呵的,给人一种似乎永远都没有烦心事的样子,她能哭,显然是触动了她的伤心事。

    薛飞脑子有点乱,他稍微让自己冷静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看着凌梓玥心平气和地说道:“咱们俩现在不谈咱们之间的事,因为那已经过去很久了,咱们就谈孩子。你告诉我,孩子你是生下来了,还是打掉了?不管怎么样,是我让你怀的孕,我应该知道孩子的下落对不对?”

    凌梓玥看了看薛飞,问道:“你这么迫切的想要知道孩子的下落,是想要补偿或者负责,还是害怕补偿或者负责?”

    “这还用说吗,如果你把孩子生下来了,我当然既会补偿也会负责,因为那是我的孩子。如果你把孩子打掉了,那就另当别论了。”这是薛飞内心的真实想法。

    “看来我在你心里一点都不重要,对于一个不确定是否存在的孩子你都这么关心,甚至言之凿凿地说要补偿和负责,对我却是不闻不问。当然,你也说过会对我负责,只不过你没能兑现自己的诺言而已,可见男人的话真是不能相信。我庆幸我当初没有把孩子生下来,否则我真担心他会和他的父亲一样言而无信。”

    “你把孩子打掉了?”

    凌梓玥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角说道:“没错,打掉了。”

    凌梓玥站起身又说道:“你不用对任何人补偿或者负责,也不用有任何的愧疚,我不会怪你,谁让那个时候我们都年轻呢,错不在于你说谎骗了我,而在于我太单纯相信了你,好在一切都过去了。至于我怀过孕的事情,你要是想跟别人说就去说吧,即便对程前说我也不在乎。”

    说完,凌梓玥拿起包就进了房间。

    薛飞进了卫生间直奔马桶的水箱,掀起盖子拿出里面的手机卡就安在了手机上。他太了解凌梓玥了,凌梓玥以前藏东西就喜欢藏在马桶的水箱里,这么多年过去了看来还是没有改变。

    听到关门的声音,凌梓玥拿起床上的枕头使劲摔在了地上,然后趴在床上就呜呜哭了起来。

    本書源自看書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