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今夜无眠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你现在要睡觉吗?”薛飞在欧阳锦绣的耳边轻声问道。品书网

    “可能要等一会儿,马上睡睡不着。”欧阳锦绣说道。

    “我想跟你说点事儿。”

    “说吧。”

    “坐起来吧。”薛飞说着话就坐了起来。

    “什么重要的事还要坐起来说啊?”欧阳锦绣也坐了起来。

    薛飞一脸严肃认真地看着欧阳锦绣说道:“我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我下面的问题,有一说一,不要藏着掖着,你能做到吗?”

    欧阳锦绣有点受不了薛飞的眼神,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咱能不能别这么正式啊,有什么事你就说呗,你这样我不习惯。”

    薛飞面不改色:“我要跟你谈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认真的对待。”

    欧阳锦绣认识薛飞的时间也不短了,很少看到薛飞会这个样子,就收起笑容说道:“好吧,你问吧,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当初咱们俩发生关系以后,你是不是很快就知道我回了林江?”薛飞看着欧阳锦绣的眼睛问道。

    欧阳锦绣眨了眨眼睛,不解道:“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来了?”

    “这就别管了,你就说是不是吧?”

    欧阳锦绣没有马上回答,她低下头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看来他说的是真的,果然是你干的。”薛飞从欧阳锦绣的反应上已经得到了答案。

    “什么是真的呀?他是谁?你把话说清楚。”欧阳锦绣隐约感觉到薛飞好像知道了那件事,但她又不是很确定。

    “前两天你爸来找我,他说我能到今天这个位置全都是因为你,我不相信,现在我知道了这是真的。”

    薛飞肯定是不高兴的,因为他一直以为他升迁的背后都是叶良辰在给他使坏,而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把他发配到哪一个工作岗位他干的都不错,所以这些年来无论别人怎么在背后议论他,他都不为所动,他始终觉得他自己走到今天靠的是真实的能力,而非背景后台。可如今得知站在他升迁背后的不是叶良辰,是欧阳锦绣,他多少有点接受不了。

    他真的很有工作能力吗?如果不是欧阳锦绣,就凭他自己,他能到今天这个位置吗?

    放在过去,他可以理直气壮,底气十足地说能,但现在他显然说不出口,因为他心虚了,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欧阳锦绣听了薛飞的话很惊讶,她没想到她爸为了拆散她和薛飞,竟然特意跑到天泽来找薛飞,这让她很气愤,不过当下最重要的无疑是跟薛飞把事情说清楚了,因为她看出了薛飞的情绪变化。

    “我知道你现在特别不高兴,但是你别指望我会哄你,让你原谅我,我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因为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当时你趁着我醉酒的时候跟我发生关系,难道我不应该找你报仇吗?我承认你的升迁是我一直在背后推动,可是我希望你能清楚一点,那就是我当时的真实目的不是在帮助你,我是想整你,想让你难堪,甚至是想让你在林江的官场混不下去,只是最后你都没有让我得逞而已。”欧阳锦绣严肃地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薛飞将信将疑。

    “当然是真的,你也不想想咱们俩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之前的关系又如何,我可能会帮你吗?如果你要是认为我是在帮你,那我只能说你太异想天开了。还有,你从富来县去十里镇,还有从七河市政府到天泽县来跟我一点关系没有,你可别把所有调动都算在我的身上。”欧阳锦绣牵起薛飞的手,认真地问道:“薛飞,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吗?”

    “因为我长得帅。”薛飞的回答让紧张的气氛瞬间得到了缓解,薛飞说完不仅欧阳锦绣笑了,他自己也笑了。

    “去你的吧。”欧阳锦绣打了薛飞一下说道:“长得帅只能算是一个很小的因素,我最看重的是你身上的两个特质,一个是你的体贴和心细,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另一个是你的工作能力。一个人就算长得完美无缺,没有工作能力也只能是个花瓶。而有能力却自负,对女人不好,没有耐心,也不是一个好男人。”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受女人欢迎了。”薛飞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怎么那么烦人啊。”欧阳锦绣娇嗔道,伸手把薛飞推倒在床上后,翻身就骑在了薛飞的身上掐住了薛飞的脖子,表情很夸张,实际手上根本就没使劲:“我掐死你就得了。”

    “救命啊,有人要谋杀亲夫啦!”薛飞十分配合的喊叫道。

    听了欧阳锦绣的话,薛飞有种如梦方醒的感觉。

    为什么升迁的背后是叶良辰就觉得自己走到今天靠的是能力,换成欧阳锦绣就质疑自己呢?薛飞觉得自己有些庸人自扰了,而且没把问题想清楚,当初的欧阳锦绣并非是现在的欧阳锦绣,他能克服欧阳锦绣给他设置的重重障碍走到今天,恰恰说明他是有能力的。看来他还是不够自信,内心也不够强大,必须继续修炼。

    欧阳锦绣知道自己被薛飞侵犯了以后,动用家族关系很快就知道薛飞回到了老家七河,于是就想了无数种报复的手段,可是无论哪一种似乎都不能真正解恨。后来薛飞考上了公务员,欧阳锦绣就决定通过家族势力来慢慢折磨薛飞,于是就有了薛飞在平城区委办公室工作了仅半年,就被调到了偏远的极北县一事。

    欧阳锦绣觉得薛飞作为一个白丁,又初入官场,一定会被她折磨的狼狈不堪,甚至有可能会被迫辞职。然而事实却正好相反,她没想到薛飞在极北县不仅没有受窘,反而还干的有声有色,出了不少政绩,令她大跌眼镜。

    虽然薛飞在极北县干的不错,可是欧阳锦绣并不相信是薛飞的能力所致,她认为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见极北县没有难住薛飞,欧阳锦绣就把薛飞调到了富来县,以及后来的七河,她就不相薛飞的运气会一直那么好。

    极北县、富来县、七河市,每个地方,每一个工作岗位,都是欧阳锦绣为薛飞精挑细选的,结果哪一个也没能达到报复的目的,反而把薛飞的能力展现的淋漓尽致。抛开恩怨,欧阳锦绣在心里还真的是佩服薛飞。

    而后,随着两个人不断的接触,关系不断的拉近,欧阳锦绣慢慢发觉她喜欢上了薛飞。为此,她矛盾过,也挣扎过,她怎么能喜欢上一个对她耍过流氓的男人呢?她无法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她也无法欺骗自己。

    最后,她决定顺应自己的内心,爱了就爱了,何必想那么多?也许这就是她和薛飞之间缘分的特殊性,可能这个世界上都再也找不到第二对向他们这样的欢喜冤家了。

    “我爸找你,都和你说什么了?”欧阳锦绣关心道。

    “还能说什么呀,就是让我和你分开呗。”薛飞靠在床头说道。

    “那你怎么说的?”欧阳锦绣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薛飞,显然她很在意薛飞的回答。

    薛飞叹气道:“我还能怎么说呀,只能同意呗。”

    欧阳锦绣脸色顿时一变:“什么?你同意了?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薛飞无奈道:“不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实在是我别无选择。你都能随随便便调动我的工作,我这小胳膊怎么跟你爸那粗大腿作对呀?你爸要想对付我,我还不得分分钟就倒下啊。何况我本来就是你的假男朋友,人总得活的现实一点,你说是不是?”

    “是个屁!”欧阳锦绣抡起双拳就打薛飞,边打边说道:“薛飞你真怂,我看错你了,你就不是男人,我在我爸面前都没有退缩,你居然为了自己的前途说出这种话,你还是人吗?我打死你……”

    “欧阳锦绣你冷静点!”薛飞抓住欧阳锦绣的胳膊大声说道:“你是你爸的女儿,他就算是再生气,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我不同,我是外人,他要是对付我,我很可能会在瞬间一无所有。本来现在在他的眼里,我就是靠你爬到今天这个位置的,我要是什么都没有了,我不相信你还能喜欢我。”

    “你以为我喜欢你是因为你的官职?你太小我了,也太高看你自己了。我告诉你,我要是想找当官的,市长省长我都能找得到,你一个县委书记算什么?”欧阳锦绣反驳道。

    “那我一无所有了,你还会喜欢我?”

    “当然会,因为我喜欢你是因为你这个人好,即使你是个穷小子,我也会喜欢你。但是我发现我错了,你根本就不配我喜欢,一个没有担当,缺乏责任感的男人是不配和我欧阳锦绣在一起的。”欧阳锦绣说完下床就穿衣服。

    “你要干什么?”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以后我就是路人甲,你就是路人乙,我们谁也不认识谁。”欧阳锦绣怒不可遏地说道。

    看到欧阳锦绣的样子,薛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把腿一盘,也不阻拦欧阳锦绣,而是说道:“你走吧,记住一定不要后悔,因为一旦你离开这个房间,你再想找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就难了。”

    欧阳锦绣本来就气的要死,听了薛飞的话,她实在是无法控制自己打人的冲动,把手上的衣服往地上一摔,就朝薛飞扑了过去。

    薛飞早有准备,身子一躲,欧阳锦绣扑了个空,随即就把欧阳锦绣压在了身下,就在欧阳锦绣想要反抗的时候,薛飞给了她一个吻。

    “好了亲爱的,别闹了,我跟你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你爸跟你分开呢,那不是我的做事风格啊。”薛飞笑着说道。

    画风转变的太快,欧阳锦绣有点反应不过来:“你说的是真的?”

    薛飞把欧阳锦绣拉起来,抱在怀里说道:“真的。我跟他说我不会跟你分开,除非你不想和我在一起。至于我升迁的背后是谁,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我根本不在乎,因为我控制不了别人,我只能做好自己。也许我不是很出色,可是在每一个工作岗位上我都是竭尽所能做到最好,所以一路走到今天,我问心无愧。”

    薛飞的这番话是跟欧阳信中说的原话,几乎一字不差。

    欧阳锦绣听了所有的火气全都消散了:“我爸怎么说?”

    “和你刚才的状态一样,就是没动手。”薛飞笑着说道。

    “如果我爸要是真对你做出一些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凉拌。”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欧阳锦绣皱眉道。

    “我是正经的呀,顺其自然呗,您老人家那么折磨我,我现在不是依然活的好好的吗,我就不信你爸还能比你更恶毒。就算比你还恶毒,他还能把我怎么样?无非就是让市里省里打压我而已,我不犯大错误,他总不能把我给开除出公务员队伍吧。”

    要说薛飞一点不担心不害怕被欧阳信中打击报复肯定是假的,不过他好歹也在官场摸爬滚打有几年了,所以他也不是特别的担心害怕。而且欧阳信中作为欧阳家族的掌门人,每天那么忙,他觉得不可能天天盯着他这种小人物的,最重要的是他还不在京天。

    即便真对他下手,还有欧阳锦绣呢,她可是欧阳信中的亲女儿,他不信欧阳信中会一点不顾及自己亲女儿的感受。

    对于他来说,他如果不喜欢欧阳锦绣也就算了,既然喜欢,他就不想否认自己的感情,也不会退宿,虽然他很确定他想娶的女人是何苗,可即便跟欧阳锦绣分开,他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这确实不是他的风格。

    “我说过,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我都愿意跟你一起分享,一起承担,所以我爸如果真要是对你做什么,我一定会坚定不移的跟你站在一起的。”欧阳锦绣态度决绝地说道。

    “嗯,不离不弃。”薛飞伸手想要去摸欧阳锦绣的脸,结果被欧阳锦绣一把给推开了,薛飞很诧异:“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你干吗不跟我实话实说?干吗要故意让我生气?看到我生气你特别开心是吧?”欧阳锦绣凶巴巴地问道。

    “倒不是开心,就是想报复你找一下心理平衡。”薛飞坏笑道。

    “你还敢报复我?”欧阳锦绣又要发飙了。

    “男人有抱负心不是坏事啊。”

    “我看你是个狗肺狼心。”

    两个人在床上又是一通打闹……

    欧阳锦绣由于过来的匆忙,没带行李,脱掉衣服后,她就穿了薛飞的一件衬衫当睡衣,下身只有一条内裤。打闹累了,她就躺在床上歇气。一旁的薛飞侧头看过去,瞬间就被吸引了。

    从头到脚,慢慢的向下看去,欧阳锦绣宛如一件精美的瓷器,她的每一个部位似乎都独具匠心,完美无瑕。尤其是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性感十足,充满诱惑。

    最让薛飞受不了的是欧阳锦绣因为呼吸而导致的胸部起伏,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每一下起伏都像是在挑逗他身上那根最敏感的神经,让他的血液慢慢发热,嗓子渐渐发干,直到饥渴难耐,欲罢不能。

    “我想要你。”薛飞翻身将欧阳锦绣压在身下,咽了咽口水说道。

    欧阳锦绣没有心理准备,看到薛飞如饥似渴,甚至有些贪婪的眼神,她感到有些害怕:“不行,我……”

    “我知道你还没有完全从阴影里走出来,但是我相信过了今晚,你一定可以彻底接受阳光的。”

    “不行,我还没有准备好,我……”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的夜晚。

    看书王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