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升迁的背后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何苗因为遇险的事情而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一想到差点就再也见不到薛飞了,她就害怕的想哭,以至于吃过晚饭薛飞要走的时候,何苗哭着说什么也不让他走,搞的薛飞很无奈。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其实薛飞是不排斥留宿的,只是能不能住下不取决于他,也不取决于何苗,而是完全取决于何清毅,他就朝何清毅看了过去,想看何清毅是个什么意思。

    何清毅能理解何苗的心情,看到女儿哭的梨花带雨的,还抱着薛飞的胳膊不撒手,何清毅心里很不舒服,就开口说薛飞可以留下,然后大声对保姆说把客房收拾一下。

    薛飞跟何苗在一起一年多了,因为何苗的年纪还小,薛飞至今连她的嘴巴都没亲过,怎么可能会奢望跟她住一个屋呢,何清毅显然多虑了。对于薛飞来说,何清毅能同意他留宿,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把何苗哄睡了以后,薛飞将房间的灯关掉,悄悄的退了出去。

    来到楼下,看到何清毅在客厅看电视,想到汽车爆炸一事,薛飞就过去说他想让媒体介入,把事情尽可能的放大,问何清毅是否妥当?

    何清毅摇头说不要那么做,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度,过了就不好了。省公安厅已经介入了,这代表省里的态度,就够了。要是媒体介入,全国都会关注,这对天泽县的形象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会让人觉得天泽县是个多事之地,届时无论对经济发展,还是对旅游发展,都会形成负面的影响。

    薛飞觉得何清毅言之有理,就没再多说什么,说了句晚安就回客房休息去了。

    第二天薛飞整整陪了何苗一天,由于周一要上班,何苗不得不放行,吃过晚饭后薛飞就走了。

    从省委一号院刚出来,手机就响了,薛飞以为是何苗舍不得他走又哭了,拿出手机一看不是何苗,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谁呀?”

    鸿儒茶楼的包间里,看着对面的欧阳信中,薛飞不知道是专门来冰城找他的,还是办别的事情顺便找他,总之找上他肯定没什么好事。

    “叔叔,您是来冰城谈生意的?”薛飞笑着问道。

    “不是,我是来专门找你的。”欧阳信中绷着脸说道。

    “是吗,那我可是太荣幸了,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啊?”

    “你就别装傻了,你会不知道我找你干什么?”欧阳信中微皱眉头说道:“都是男人,给句痛快话,你到底离不离开锦绣?”

    欧阳信中因为欧阳锦绣不听他的一直很恼火,最近又听说任远有女朋友了,很可能会在近期完婚,这意味着不仅无法把欧阳锦绣嫁给任远了,与任远家合伙做生意的目的也彻底吹了,欧阳信中的心情可想而知。

    最让他忍受不了的是,不仅小女儿和薛飞在一起,大女儿也跑到天泽县去了,他怕这么下去,两个女儿都被薛飞给拐跑了,所以他必须得有所行动了,不然以后欧阳家非得改姓薛不可。

    “叔叔,您这个问题让我很难回答,因为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分与不分,都是我和锦绣的事情,您虽然是锦绣的父亲,也无权干涉自己女儿的感情选择,至少没有哪部法律有这样的规定。所以您想让我和锦绣分开,您最好还是让锦绣来跟我说,我若答应了你,既是不尊重自己的感情,更不是不尊重锦绣的感情。”薛飞不卑不亢道。

    薛飞心里再清楚不过了,欧阳信中肯定是说服不了欧阳锦绣才来找他的,而他只要打太极,欧阳信中就拿他没有办法。

    “你还真是伶牙俐齿啊。不过我也能理解你为什么死死的缠着锦绣不放手,换成是其他人也会跟你一样的,毕竟锦绣是我的女儿,她的背后是整个欧阳家族,攀上即可飞黄腾达,你不愿意离开锦绣也就不足为奇了。”欧阳信中讽刺道。

    薛飞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拿起茶杯悠然地喝起了茶水。

    欧阳信中见薛飞听了他的话不为所动,便接着说道:“如果你要真是个男人,我希望你不要再继续依靠锦绣了,难道你想一直靠一个女人往上爬吗?”

    “叔叔,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您不能不负责任的乱说话,我什么时候靠锦绣往上爬了?您这么说的凭证是什么呀?”薛飞质问道。

    “怎么,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欧阳信中冷笑道:“也许在不知内情的人眼里,你这个年龄到如今这个位置靠的是能力,实际上你心里应该最清楚你是靠什么到的今天。”

    “我不清楚。”

    “那你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从平城区委办公室到极北县旅游局,再到富来县卫生局。从十里镇到七河市政府,你这一路升迁的背后可是写满了锦绣的影子啊。”

    薛飞听了欧阳信中的话满腹狐疑:“您的意思是锦绣一直在背后帮我?”

    “你还打算继续装傻下去?”欧阳信中不相信薛飞不知道。

    欧阳信中不是信口开河,他是做了调查的,确实是欧阳锦绣在背后推动着薛飞的升迁,他得知这一事情的时候很惊讶,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对薛飞竟然这么一往情深,不仅以身相许,还在薛飞的仕途上这么帮薛飞,这也让他下定决心必须将两个人拆散,绝对不能让薛飞再继续借他们欧阳家族的势了。

    薛飞见欧阳信中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就含糊了,脑子非常混乱,他不敢相信一直调动他工作的人是欧阳锦绣,而非叶良辰。

    他记得他是回到林江两年后去京天见程前的时候才再一次在酒吧偶遇欧阳锦绣的,那个时候他已经在极北县旅游局工作了,按理说欧阳锦绣是不可能把他从平城区委办公室调到极北县旅游局的,尤其是之后的工作调动,因为他和欧阳锦绣真正好上也只是去年的事情。

    除非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欧阳锦绣早就知道他回林江考上了公务员,但这种可能性在薛飞看来微乎其微。

    汽车爆炸的事情当天就在天泽县传开了,由于很多人都知道薛飞平常开的是一辆宝马X5,所以关于是谁想谋杀薛飞的这个话题,成为了县城里百姓们茶余饭后的主要谈资。

    欧阳若兰听说后有些犹豫,她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欧阳锦绣。想了又想,她认为还是应该告诉,不然等欧阳锦绣从别的渠道知道了,一定会怪她的,于是就给欧阳锦绣打了电话。

    欧阳锦绣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外地出差,听到薛飞差点被炸死,她吓得大惊失色,坐立不安,连夜就坐飞机去了冰城,赶到天泽县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欧阳锦绣伸手刚要敲426的门,这时从对面房间里出来两个人,是保护薛飞的武警,其中一个人一把就抓住了欧阳锦绣的胳膊,把欧阳锦绣吓了一大跳。

    “你们是谁呀?”欧阳锦绣想甩开对方的手结果并没有甩开。

    武警亮出自己的证件,瞪着欧阳锦绣质问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叫欧阳锦绣,我是薛飞的朋友。”

    “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我看一下。”

    “我凭什么给你看身份证啊?你要是不相信我认识薛飞,把薛飞叫出来不就得了吗。”

    “薛书记已经休息了,你要是有事还是等天亮了再说吧。”

    “不行,我现在就要见到他。”

    “请你赶紧离开!”

    “你放开我。”欧阳锦绣使劲甩开武警的手,她拿出手机愤怒地说道:“我现在就给薛飞打电话,等薛飞出来,看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薛飞的手机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电话打过去没响几声薛飞就被吵醒了。

    欧阳锦绣说她在门口薛飞还不太相信,以为欧阳锦绣是在搞恶作剧,故意大半夜的折腾他。结果到门前一看,欧阳锦绣还真在外面,就把门打开了。

    “你怎么来了?”薛飞揉了揉眼睛问道。

    “怎么样,这样能证明我认识薛飞了吗?”欧阳锦绣看着两个武警冷声问道。

    “对不起,我们不认识你,所以不知道你是薛书记的朋友。”其中一个武警抱歉道。

    “你们俩去休息吧,不怪你们俩。”薛飞把欧阳锦绣拉进房间说道:“他们也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你跟他们较什么劲啊。”

    欧阳锦绣围着薛飞绕了一圈,上下打量:“你没事儿吧?”

    薛飞半梦半醒:“没事儿啊,怎么了?”

    欧阳锦绣又问道:“没受内伤?”

    薛飞摇头表示没有。

    “你吓死我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啊。”欧阳锦绣抱住薛飞,看到薛飞平安无事她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落了地。

    “我福大命大造化大,怎么会有事呢。你是听你姐说的吧?”薛飞觉得除了欧阳若兰,也不会有其他人跟欧阳锦绣说他遇险的事情了。

    欧阳锦绣“嗯”了一声,然后仰起头看着薛飞问道:“到底是谁想要害你?抓到没有?”

    “还没有抓到,省公安厅正在侦破当中,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看着欧阳锦绣一脸疲惫的样子,薛飞有些心疼:“你给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至于亲自跑一趟吗?”

    “怎么不至于,不亲眼看到你没事我是不会放心的。还有,你以后在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许瞒着我,知道吗?”

    “你希望我还遇到危险啊?”薛飞笑着问道。

    欧阳锦绣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就呸了几口,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有事不要瞒着我,无论你发生了任何事情,好的也好,不好的也罢,我都想和你一起分享。”

    薛飞点头道:“我知道了。”

    薛飞抱起欧阳锦绣走进了卧室,欧阳锦绣脱掉衣服就钻进了被窝里,整个人都蜷缩在了薛飞的怀里。

    看着怀中的欧阳锦绣,薛飞就不由得想起了之前欧阳信中跟他说的话,这两天他满脑子都是那件事,也想着要打电话问问欧阳锦绣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想到欧阳锦绣今天突然跑了过来,当面问显然要比打电话问会更好。

    本书源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