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高调处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爆炸前的一瞬间,薛家强从身后一把抱住了薛飞,随后两个人被爆炸后的冲击波直接崩飞出去差不多有六五米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车被炸的四分五裂,大火熊熊。由于薛家强护着薛飞,薛飞只是被薛家强压的浑身疼痛,耳朵嗡嗡作响,没有大碍,薛家强则直接昏了过去,伤势不明。

    “家强!家强!”薛飞把薛家强从身上推开,爬起来晃了晃薛家强,见有鼻息,没有任何反应,就赶紧掏出手机打120、110和119。

    由于出事的地点离县城不远,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很快就赶到现场把薛家强给拉走了,随后县公安局刑警队、交警大队和消防队的人也赶到了现场。薛飞特地让县公安局派人到医院看护薛家强,并命令一定要保证薛家强的人身安全。

    消防队把汽车残骸上的明火扑灭后,交警大队的人就想把残骸拉走,而且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薛飞没有让,说任何人都不能碰残骸,否则就是故意破坏现场。

    薛飞的命令在场的交警不敢不听,其中领头的副队长听了薛飞的话后,拿出手机走到一边神神秘秘地打起了电话。

    不一会儿,薛飞的手机就响了,是华国旗打来的电话。

    “我听说你坐的车爆炸了,你没事吧?”华国旗一副关心的语气问道。

    “我的司机受伤了,我没事,谢谢华书记关心。”薛飞心说你的消息还真灵通啊,这么快就知道了。

    “既然没事,我认为还是低调处理吧。你也知道,天泽这一年来出了不少事,名声不是很好,现在又是天泽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爆炸的事要是传扬出去,外面的人还指不定会怎么说呢,以后谁还敢去天泽投资啊,你说是不是?”华国旗的言下之意是你薛飞到了天泽以后,把天泽的名声搞的很臭,你就不要再继续雪上加霜了。

    “华书记的意思是这件事就算了?”薛飞听了华国旗的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当然不能算了,交给县公安局处理就可以了。”

    “哦,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交给天泽县公安局处理,薛飞还真是不放心,他怕这起谋杀案成为第二个死婴案。

    华国旗想要低调处理,薛飞就偏偏不那么做,挂了电话后,他想给谢长顺打电话,但转念一想,他决定先打给何清毅,何清毅得知汽车爆炸的事情非常震惊。

    薛飞之所以要先给何清毅打电话,主要是想看看何清毅的反应。如果何清毅很重视,至少可以说明两件事,一是他跟何苗的事情何清毅这一关已经过了;二是在官场上,他的关系网中从此将会增加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如果是漠不关心,则说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你知道是谁干的吗?”何清毅声音冰冷地问道。

    “我不确定,我猜应该是县里面的人干的。对了,刚刚华国旗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希望大事化小,低调处理。”薛飞觉得除了天泽县的人,也没谁会对他下如此狠手了。

    “这件事不能按他的意思办,一定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不然很有可能到最后就会不了了之。”

    “我跟您的想法是一样的,您觉得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

    “我现在就给省公安厅打电话,叫他们接手这件事。”临挂电话前,何清毅还不忘提醒薛飞注意人身安全,尽快让县公安局派专人进行保护。

    听了何清毅的话,薛飞心里挺高兴的,因为从何清毅的反应来看还是很重视的,说明何清毅已经不拿他当外人了。

    跟何清毅通过电话,薛飞很快就接到了赵大海的电话,赵大海询问了薛飞的安全情况以后,说他已经派人赶赴了天泽县,一定会把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

    挂了赵大海的电话,景春玲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何清毅在给赵大海打电话的时候,景春玲就在身边,听说薛飞遇到了危险,景春玲非常担心,就特意打电话问了问,听到薛飞说没事心里才踏实。

    薛飞除了把遇险的事情告诉了谢长顺、孟德胜、石权他们三个,还告诉了程爵,原因是他现在根本就不信任天泽县公安局的人,让他们保护他反而觉得更不安全,他希望能够得到武警的保护。

    程爵接到薛飞的电话后,带着人就赶奔了天泽县。

    此外,薛飞还给路涛和陆建军打了电话。

    省公安厅的人来了以后,薛飞配合做完笔录就去了县人民医院看望薛家强。

    薛家强已经醒了,他背部和腿受了伤,没有生命危险,不过需要住院进行一周的治疗。

    “兄弟,谢谢你。”薛飞紧紧地握着薛家强的手,由衷的感谢道。

    如果没有薛家强,薛飞知道他肯定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薛家强救了他一条命,这份情他会永远铭诸五内。

    “没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事实证明确实有响声,不是我没睡好出现了幻听。”薛家强笑着打趣道。

    薛家强觉得他和薛飞还能活着,完全是因为他过去当侦察兵所练就的素养,如果他要是不心细察觉出了不对,他们俩今天必死无疑。

    听到薛家强还能开玩笑,说明他确实没什么事,薛飞也就放心了。

    “你在医院好好养伤,我已经让县公安局派人保护你的安全了。爆炸的事情由省公安厅处理,没准等你出院的时候罪犯已经被绳之于法了。”

    “但愿如此,你也小心一点,你现在可是比我危险多了。”

    “嗯,我知道。”

    离开县医院,程爵把薛飞送去了冰城。

    路上,薛飞给何苗发信息,问她在家吗?何苗说她在家,她爸不在家,刚刚出去。薛飞说他马上就过去,叫何苗在家里等着他。

    到了冰城,薛飞提醒程爵,先别把事情告诉他姐,以免她知道了担心。

    程爵派了四个武警保护薛飞的安全,到了省委一号院,薛飞进了何苗家,四个人坐在车里等候。

    看到何苗,薛飞就将其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汽车爆炸后薛飞没有感到害怕,而是在来冰城的路上,想到何苗的时候他才有些后怕,他怕他要是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何苗了。

    何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喜欢被薛飞抱在怀里的感觉,特别有安全感。

    “薛飞?你没事吧?我听日天说你的车爆炸了……”奚韵从楼上下来,看到薛飞紧忙上前询问薛飞的情况。

    薛飞在来冰城的路上接到了赵日天的电话,赵日天并不知道薛飞遇险,他打电话是问薛飞什么时候去冰城找他。薛飞考虑到赵大海和景春玲都知道了,就没瞒着赵日天,就把遇险的事情跟他说了,没想到赵日天这么快就告诉奚韵了,嘴还真够快的。

    薛飞不想让何苗知道他遇险的事情,就给奚韵使眼色,不知道奚韵是没看懂,还是故意的,看到薛飞眨眼,她问道:“你的眼睛怎么了?是不是被炸伤了呀?”

    何苗听了奚韵的话,神情十分紧张地看着薛飞问道:“你怎么了?你遇到危险了吗?你快跟我说,到底发生什么了?”

    奚韵都说出来了,薛飞没法再瞒着了,瞪了奚韵一眼,就如实跟何苗说了他遇险的事情,何苗听了当时就哭了起来,薛飞只好把她抱在怀里安抚,劝说了好半天才止住眼泪。

    得知薛飞没有被炸死,肖英感到难以置信,以车上的炸药当量来说,别说是一个薛飞,就是五个薛飞也能被炸死,薛飞居然会没事,他想不明白薛飞究竟是怎么逃脱的。

    当然,眼下薛飞没死已经不是肖英最关心的事了,省公安厅接手了案件,媒体也来了,意味着事情已经闹大了,他需要考虑的是该如何收场。

    “你不是让华书记给薛飞打电话了吗,怎么一点作用都没有啊?”肖英看着来回踱步的展淑萍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你也不想想,如果华国旗打电话要是有用,薛飞就不会调查我们了。”展淑萍没好气地说道。展淑萍给华国旗打电话的时候就知道不可能有什么用,只不过是死马当做活马医而已。

    “那现在该怎么办啊,我们总不能在这儿等死吧?”肖英的脸色像死人脸一样难看,此刻的他六神无主,头脑一片空白。

    “你不是说你做的天衣无缝,谁都查不出来吗。”展淑萍以为肖英会做的万无一失,没想到会失败,所以她没有任何应对的主意,她现在的唯一精神支柱就是仅存的侥幸心理,期盼着省公安厅查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凡事都有个万一,万一被查出来怎么办?”肖英为了安全起见,他没有指使其他人去往薛飞的车下放炸药,而是亲力亲为,自己动的手。虽然他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可是难免百密一疏,省公安厅侦破案件的手段又非常的多,他怕很快就会告破。

    “你别总问我,你是公安局局长,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发现包宗恒迟迟没有来,展淑萍问道:“包宗恒呢,你没叫他吗?”

    “叫了,他说有事来不了。”

    包宗恒自认为他没掺和谋杀薛飞的事情,尤其是得知薛飞没有被炸死,他觉得必须得跟展淑萍和肖英保持距离,毕竟贪污受贿和谋杀可是两个罪过。

    “真是个卑鄙小人,他以为我们出事了,他就能躲过去了,真的是太天真了。”展淑萍冷笑道。

    看到肖英坐在椅子上身体瑟瑟发抖,还不如自己一个女人镇定,展淑萍就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样儿吗?你要是不知道就自己照镜子去看一看。我告诉你,就你现在这个德行,你一出去,不用调查就知道炸薛飞的是你。你给我镇定一点,不是还没查出什么来吗,你慌什么呀。”

    本文来自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