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谋杀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对于那天晚上没有能够搞定薛飞,展淑萍耿耿于怀,可是她一时半会儿的又想不出新的办法对付薛飞,就决定换一换思路,看看能不能从别的方面把危机扼杀在摇篮里。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展淑萍想找向明远问问薛飞到底有什么背景,结果向明远根本不见她,像躲瘟神一样躲的远远的,展淑萍没办法,只能再找华国旗帮忙,让华国旗调查薛飞的底细。

    华国旗通过各种关系调查了解到了薛飞跟谢长顺和孟德胜的关系非同寻常,同时得知跟石权的关系也很好。展淑萍问华国旗能不能想办法搞定石权,华国旗想都没想就直接摇头,说他和石权没交情,另外石权这个人铁面无私,想搞定他太难了。

    所以最后的结论是,还得搞定薛飞。

    就在新的办法还没有想出来的时候,展淑萍又听到了一个新的消息,薛飞还在调查她的贪污情况。

    十一过后,不知道为什么,向薛飞举报展淑萍的信件突然呈井喷式增长,主要集中在三件事上。

    第一件事是“二龙戏珠”壁画。举报信中反应说展淑萍花了5000万,画了两条龙一个球,涉嫌挪用公款,薛飞经调查了解,确有此事。展淑萍为了大搞形象工程,擅自做主动用国家防地质灾害资金5340万雕刻“二龙戏珠”壁画,但壁画实际上造价仅250万。

    第二件事是利用土地出让以权谋私。举报信中说郝器大伙同县财政局局长、国土局一名副局长、农业银行一名副行长,分明以亲属名义暗箱操作县扶贫开发服务公司一块地。他们先是把地价从1000多万压到470万,然后把其中210万作为银行“呆账”处理掉,最终只用相当于五分之一的价钱拿到土地进行开发,获取暴利。薛飞经调查,郝器大是受了展淑萍的指使。

    第三件事很大也很复杂,是关于目前正在使用当中的县委县政府的工程建设问题,举报信中说当初是“打着写字楼的名头建的行政中心”,用地方面不仅涉嫌违规违法,同时招投标上也存在贪腐问题。举报信中还明确写到,当时工程分为了三个标段,展淑萍、包宗恒、肖英三个人各拿一个标,交给自己的亲朋好友承建,最后导致工程造价大大超过概算。此外,县委县政府的建设还存在大搞封建迷信等问题。

    由于县委县政府是由省里立项和批准建设的,手续齐全,所以薛飞想要调查清楚这件事不是很容易,因为涉及的面比较广,时间也比较久远,就决定还是交给石权,让省纪委来调查。

    “薛飞在调查县委县政府当初的建设情况,你们听说了吗?”展淑萍面如死灰,她看了看包宗恒和肖英。

    展淑萍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她的恐惧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怎么可能没听说,我真不知道这个薛飞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非要赶尽杀绝,他才会心满意足吗。”肖英的脸色也非常难看,他攥着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

    只要薛飞调查的人,最后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这是天泽县官场人所共知的事情。虽然贵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在听说薛飞在调查他的时候,肖英也是吓的寝食难安,动不动就是一身冷汗。

    “我看他是想把天泽县的官场重新洗牌,我们这些一贯跟他作对的人,都是被他清洗的对象。”包宗恒看着展淑萍冷笑道:“只是没想到他会对展县长下手这么狠,简直是要置于死地啊,怎么说展县长在工作上也是支持过他的,太不留情面了。”

    “包宗恒你什么意思?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那儿阴阳怪气的。你以为我出事了,你跑得了吗。”展淑萍怒不可遏的质问道。

    “我没说我能跑得了啊,我只是好奇一向神通广大的你,到这会儿怎么好像一副怕的要死的样子呢?你在市里和省里不是都有人吗,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薛飞?”

    “谁告诉你我市里和省里有人了?你哪只眼睛看到了?”

    “没有吗?难道是人家睡完不认账了?”

    “你……”

    “好啦好啦,”肖英敲了敲桌子说道:“都火烧眉毛了你们俩就别吵了,要是吵架有用,我跟你们一起吵。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搞定薛飞,闹内讧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照目前的情况看,薛飞似乎已经掌握了很多事情,想搞定他,恐怕是难了。”包宗恒已经开始往最坏的方面打算了。

    “难了也要想办法,无论如何不能坐以待毙,大不了你死我活,谁怕谁呀!”展淑萍紧紧地攥着拳头,眼睛都红了。

    肖英眯着眼睛转了转脑子,看着展淑萍问道:“展县长真想要鱼死网破?”

    展淑萍问道:“除此外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肖英摇了摇头。

    “怎么个鱼死网破?”包宗恒不明白。

    “你说活人危险,还是死人危险?”肖英问道。

    包宗恒低头沉默,眉头紧锁。

    展淑萍意味深长的和肖英对视了一眼,然后起身便走了。

    自从赵日天知道薛飞手里有叶良辰的视频后,就一直想看,薛飞最近又忙,就没时间给他送过去。另外,薛飞也不想直接就把视频交给赵日天,他打算在视频上做点文章。

    这个周末薛飞有时间,周五下班前给赵日天打了个电话,说他明天去冰城,顺便把视频带过去,具体的见面时间和地点到时再约,因为他到冰城还要办点别的事情。

    随后,薛飞又给佟大志和马佳瑶打了一个电话,叫他们俩周六别安排别的事情,随时等他的电话,有新的任务。

    周六早上吃过早饭,薛飞从餐厅出来,看到薛家强已经来了,正在大堂的沙发上坐着,薛飞摆了下手,薛家强就起身走了过去。

    “我的右眼皮怎么一直跳啊,不会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吧?”薛家强揉了揉眼皮说道。

    “你还信这个?你是没睡好吧。”薛飞把车钥匙交给了薛家强。

    “可能是吧,昨晚看一个电视剧,快一点了才睡。”

    “明明就是睡眠不足,还往迷信上扯,你可真行。以后早点睡。”

    “嗯,我知道了。”

    薛家强经常晚睡,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眼皮跳的情况,这次眼皮跳,他总觉得是在预示着什么,不过听了薛飞的话,他觉得可能是他想多了,还是休息不好造成的。

    以往每个周末,凌梓玥都会早早的在欧阳锦绣的宝马X5旁等着薛飞出来,搭顺风车去冰城。今天从天泽宾馆里出来,薛飞发现凌梓玥居然不在,这让他感到挺奇怪的,心想这周不换药了?还是已经把病治好了?

    上了车,薛家强就问薛飞:“飞哥你听到什么动静没有?我怎么好像听有什么东西在响啊?”

    薛飞竖起耳朵听了听,说道:“没听到有什么动静啊,你不会是出现幻听了吧?我跟你说啊,你小子可得给我精神着点,好好开车,你要是不行就赶紧吱声,由我来开。”

    话音未落,薛飞的手机就响了,是云朵打来的,薛飞就接听电话和云朵聊了起来。

    薛家强晃了晃脑袋,心说自己以后真的是不能熬夜了,不仅眼皮跳,听觉都出现问题了。

    快要出县城的时候,薛家强有点口渴,薛飞则想上大号,薛家强就把车靠边停了下来,熄火后,两个下了车,一个奔小卖店,一个奔小卖店后面的厕所。

    薛家强买完水从小卖店出来,薛飞还没有方便完,薛家强就靠在车上等着薛飞。薛家强侧耳一听,又听到了响声,是“嘀嘀嘀”的声音,好像是从车上传出来的,他就绕着车走了一圈,还拉开车门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东西。这个时候薛飞出来了,薛家强就拉开车门上了车,他没敢说他听到了响声,他怕薛飞会说他。

    出了县城后,薛家强发觉“嘀嘀嘀”的声音好像越来越大了,就像在他的耳边响一样,搞的他心神不宁,无比烦乱。

    直觉告诉薛家强他不是幻听,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响,他必须得把这个东西找出来,否则他真的是没法安心再继续往前开了。

    “飞哥下车。”薛家强把车靠边停下说道。

    “怎么了?”薛飞一直想在视频上做文章的事情,他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薛家强突然把车停下来让他下车,他感觉很奇怪。

    “先别问了,先下车。”

    薛飞一头雾水的下了车,薛家强把车熄火后,闭上眼静下心又仔细地听了听,确认“嘀嘀嘀”的声音确实是从车上传出来的,他就开始在车上找。把车里的每个角落全都找了一遍,甚至把引擎盖都打开仔细看了看,什么都没找到。

    薛家强当初刚进部队的时候是汽车兵,后来才当的侦察兵,以他对车的了解,一辆没有任何故障的车,是不应该持续的发出“嘀嘀嘀”的声音的,究竟是哪里在响呢?

    薛家强围着车一圈一圈地走,脑子里在想发出声音的一切可能性。

    薛飞对于薛家强今天的反常非常费解,昨晚没睡好也不至于这么神经兮兮的吧?跟车较什么劲啊。

    见薛家强突然跪在地上准备往车底下看,薛飞不耐烦地说道:“你干吗呢?我还有事儿呢,赶紧上车走吧。”

    薛家强没有理会,他撅着屁股,整个上半身几乎都要趴在了地上往车底看。这一看不要紧,薛家强发现底盘上居然有四捆炸药,是用透明胶带固定的。四捆炸药连接着一个倒计时器,“嘀嘀嘀”的声音就是倒计时的声音。

    “8、7、6、5……”

    看到炸弹的那一瞬间,薛家强先是愣了一下,至少有两秒钟,然后才反应过来炸药即将要爆炸。

    “快跑!”

    薛家强“噌”一下子从地上蹿了起来,拉着准备上车的薛飞就跑,没跑出几步,就听轰隆一声巨响……

    本部来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