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陈年旧事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十一假期,程爵和薛慧也回七河,薛飞和佟大志就跟着他们一家四口一起回了七河。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他们一回去,薛岩和隋雪菲一家三口也去了薛仁贵和张凤霞那儿,一家人全都团聚到了一起,热闹的程度完全不亚于过年,甚至比过年还要热闹。

    不过热闹之余也发生了一些“不和谐”的插曲,就是关于薛飞的婚姻大事。

    “儿子,你看你姐现在儿女双全,你哥也打算要二胎呢,你是不是也得抓点紧了呀,你今年可都三十了。”张凤霞看着薛飞说道,现在她什么都不愁,就愁薛飞结婚的事,薛飞一天不结婚,她心里一天就不踏实。

    “你确实应该抓紧了,你和媛媛也处那么久了,也该跟人家结婚了。”薛岩开口说道。

    “你们俩分隔两地,京天又是大城市,你就不怕时间长了媛媛跟别人好上啊?赶紧结婚吧,把她娶到家里,生个孩子,最好再让她换个工作,一直不在一起肯定是不行的。”薛慧说完用腿踢了身旁的程爵一下。

    程爵心领神会,马上附和道:“没错,你确实该结婚了,别再拖着了。”

    薛仁贵对于薛飞的感情和婚姻之事一般很少发表意见,但并不意味着他不希望薛飞赶紧结婚,他是属于那种急在心里不愿意说出口的那种人。听到张凤霞他们娘仨和程爵都说薛飞该结婚了,他也看薛飞,想知道薛飞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总是一副不着急的样子。

    薛飞放下筷子,沉思片刻说道:“今天是一个高兴的日子,全家团聚在一起,我不想说不开心的事情。但是鉴于你们都这么关心我和曲媛媛的婚事,我要是再瞒着你们好像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所以我决定还是告诉你们吧。”

    瞒着?谁都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全都把耳朵竖了起来,洗耳恭听。

    “我和曲媛媛已经分手了。”薛飞确实没想在这个场合上说他和曲媛媛的事情,他原本的想法是私下跟他爸妈说的,没想到他妈在饭桌上提起了他结婚的事情,他就临时改变主意决定在饭桌上说了,反正也没有外人,都知道了也没什么。

    所有人听了面面相觑。

    “你和媛媛分手了?”张凤霞不敢相信是真的。

    “嗯。其实我和她迟迟不结婚,不是因为不着急,也不是因为分隔两地,主要是因为她爸不同意。”薛飞说道。

    “为什么不同意啊?”薛慧不解。

    薛飞把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后,饭桌上鸦雀无声,薛仁贵和张凤霞的脸色很不好看。

    一直没有说话的隋雪菲见状,说道:“薛飞和曲媛媛没在一起确实有点可惜,但是换个角度去想也不见得是坏事。如果他们真结婚了,薛飞要是去曲媛媛家,也得看人家的脸色,那样的日子可是不好过。再说了,薛飞一表人才,要长相有长相,要工作有工作,堂堂的县委书记还怕找不到女朋友吗?没和曲媛媛在一起,只能说明还有更好的女孩在等着薛飞。”

    薛岩接茬说道:“没错,咱们家薛飞不愁找不到对象,还是缘分没到。”

    “你说错了,我的缘分已经到了。”薛飞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你有新女朋友了?”薛慧问道。

    所有人全都齐齐地看向了薛飞。

    “嗯,我非常喜欢她,不出意外的话,明年我就和她结婚。”薛飞说这番话是想给家人吃颗定心丸,尤其是他爸妈,他不想让他们再为他的婚事而操心了。

    “不会是那个欧阳锦绣吧?”张凤霞听了薛飞的话,首先想到的人就是欧阳锦绣。

    “不是她。”薛飞否认道。

    “那是谁呀?女孩多大了?干什么的?父母是干什么的?有照片吗?”张凤霞像连珠炮式地问道,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你看把妈急的。”薛慧笑着说道。

    “先保密吧,我争取过年的时候把她带回来,先留点悬念,总之我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你们就放心吧。”薛飞不是真的想保密,而是关于何苗不会说话一事,他还没想好怎么和家里说。

    薛飞和曲媛媛分手了,一家人既惊讶又感到惋惜,但是得知薛飞又有了新的女朋友,而且薛飞还说明年会结婚,一家人又都松了一口气,沉闷的气氛也逐渐恢得到了缓解。

    吃完饭,薛仁贵一如往常出去遛弯,薛飞紧随其后,穿鞋跟了出去。

    爷俩沿着马路一直向前走,边走边聊。

    “爸,我问您个事儿啊?”薛飞说道。

    “说吧。”薛仁贵应道。

    “您认识景春玲吗?”

    薛仁贵听到“景春玲”三个字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他转头看了看薛飞,由于天黑的原故,薛飞对于薛仁贵的表情看的不是很清楚。

    “你认识景春玲?”

    薛飞颔首道:“认识,我跟她儿子关系挺不错的。”

    薛仁贵抬腿继续往前走,问道:“她现在干什么呢?”

    “她是冰城检察院的检察长。她丈夫叫赵大海,是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她儿子在冰城下面的一个区公安局工作。”

    “是她跟你提起的我?”

    “是,她看我长得像您,问您是不是我爸,我说是。”

    “她还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我就问她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她说叫我问您,还说以您说的为准。你们俩当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呀?”薛飞十分好奇。

    “你想知道?”

    “太想了,不然就不问您了。”

    薛仁贵叹气道:“都是陈年旧事了。”

    当年薛仁贵是知青,上山下乡结束以后,他就到了七河市玻璃厂做工人,由于他长得帅气,工作又认真负责,在厂子里非常受欢迎,尤其受未婚女青年的欢迎。

    当时的玻璃厂副厂长叫景英树,也就是景春玲的父亲。薛仁贵到了厂子不久就引起了景英树的注意,通过观察了解,景英树觉得薛仁贵这个年轻人不错,不仅值得培养,还适合做他的女婿。

    景英树有两个女儿,景春玲是老二,老大叫景春凤,和薛仁贵年纪相当,景英树就想撮合他们两个在一起。薛仁贵对景春凤没什么感觉,倒是看上了比他小十岁的景春玲,而景春玲对薛仁贵也是一见钟情。但景英树反对两个人在一起,一方面是因为年纪差距,另一方面景春玲当时正在准备高考,景英树希望景春玲能考上大学,不希望她为了眼下不切实际的感情而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景英树的强烈反对并没能阻止薛仁贵和景春玲在一起,那个时候两个人经常偷偷约会,好多次都险些被景英树发现,虽然每次见面都提心吊胆,却乐此不疲,可惜的是两个人最后没能真正的走到一起。

    原因是薛飞的爷爷奶奶从小就给薛仁贵定了娃娃亲,对象就是张凤霞。薛仁贵在当时绝对算的上是知识分子,他是高中学历,所以他对于像娃娃亲这种事根本就没当回事,觉得是老封建,老思想,他追求的是自由恋爱。可是在当时那个年代,薛飞的爷爷奶奶显然不可能像现在的父母想的那么开,他们认为已经定下的事情,是绝对不能更改的,改了就是背信弃义。况且张凤霞为了和薛仁贵结婚,一直在等薛仁贵返程,好不容易薛仁贵回来了,年纪也不小了,要是不跟张凤霞结婚,怎么对得起人家姑娘呀。

    薛仁贵固然不愿意和张凤霞结婚,可他又是个孝子,所以当时薛仁贵很煎熬,左右为难。

    经过深思熟虑后,薛仁贵还是想和景春玲在一起,就跟景春玲进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中心思想就是希望能马上和景春玲结婚生孩子,这样的话他爸妈也就不会再催他和张凤霞结婚了。景春玲对于结婚生孩子没有意见,只是她不想马上就结婚,她想等上完大学以后再结婚,她希望薛仁贵可以等她四年。

    薛仁贵显然不可能等景春玲,四年对于他来说他长了,而且四年之中可能发生的事情也太多了。而景春玲当时也是跟薛仁贵置气,她觉得薛仁贵还是不够爱她,如果爱她,一定可以顶住家里的压力等她上完大学再结婚。于是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矛盾,谁都不肯让步。

    最后,薛仁贵一赌气,在没有见到张凤霞的情况下就同意了和张凤霞的婚事。景春玲得知以后特别后悔,她跑去找薛仁贵,想告诉薛仁贵她可以放弃上大学,然而为时已晚,薛仁贵和张凤霞已经领结婚证了。

    后来就有了薛慧、薛岩和薛飞。

    关于和景春玲的事情,薛仁贵到现在偶尔也会想起,他想如果当年他不赌气,景春玲也不置气,他们要是一直能咬牙坚持下去,可能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只是历史不能假设,现实没有如果,一切都是造化弄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幸亏您和景春玲没在一起,不然就没有我们姐弟三个什么事儿了。”薛飞笑着说道。

    “我和你妈一开始真的没什么感情,我们应该算是先结婚后谈的恋爱,不过事实证明谈的还不错。我一直很感谢你妈,为了操持这个家,养你们三个,这么多年她真的很不容易,所以偶尔她唠叨你结婚的事情你也别嫌烦,等你到了为人父母的时候,你就能体会她现在的心情了。”薛仁贵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他并没有后悔跟张凤霞结婚。

    “我知道。”薛飞点头道。想到他妈,一时间小时候的记忆一股脑的全部涌进了脑海里。

    薛飞依然清晰的记得他六岁那年的冬天生了一场病,那天薛仁贵值班不在家,张凤霞大半夜背着他往医院跑。由于当时条件差,晚上也没有出租车,又下雪路滑,一路上张凤霞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才把他背到了医院,连手都摔破出血了。

    那个时候张凤霞还年轻,如今想来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现在的他而立之年正年轻,张凤霞却已经老了。

    看書王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