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巧遇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早上醒来,薛飞睁开眼后的第一感觉是头疼,之后才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当中。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回想昨晚华国旗的秘书拼命灌他酒,薛飞“噌”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心说坏了,中计了。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在,准备摸兜里少什么没有的时候,这时有个人碰了薛飞一下,把薛飞吓了一跳。

    薛飞根本没注意到身旁还有人,他身体本能的向床里躲了一下,他以为是展淑萍,定睛一看,居然是何苗。

    薛飞怀疑自己看错了,使劲揉了揉眼睛,再一看还是何苗。用手拉起何苗的手摸了摸,是真实的,才知道真的是何苗,而不是看错了,或者在做梦。

    “我这是在哪儿啊?”薛飞此刻脑子完全是蒙的。

    “我家啊。”何苗打了个哈欠,用手语说道。

    “我怎么会在你家呀?”

    昨晚华国旗和秘书走了以后,展淑萍就搀扶着薛飞打算去酒店,她想的特别好,虽然薛飞喝醉了,不能和她一夜纵情,可是只要把薛飞脱的一丝不挂,他们两个往床上一躺,再拍两张照片,就算是把薛飞给彻底搞定了。

    令展淑萍没想到的是,她搀扶着薛飞刚一出包间,正好从另外一个包间出来一伙人,其中就有何清毅跟何苗爷俩。

    昨晚是何家的聚会,何苗的三叔从国外回来了,一家人好久都没聚了,就在钻石豪门酒店定了包间,一起吃了顿饭。碰到薛飞完全是巧合。

    何苗看到薛飞很惊讶,尤其是被一个女人搀扶着,小姑娘的醋坛子瞬间就翻了,她想过去叫薛飞。何清毅见状拉住了何苗的胳膊,在何苗的耳边耳语了两句,何苗就朝酒店外跑了出去。

    展淑萍和薛飞出了酒店后,一个男人拦住了他们,这个人是何清毅的司机,何苗跑出酒店就是让他去拦展淑萍和薛飞的。

    何清毅认出了展淑萍,看到薛飞喝多了,由展淑萍搀扶着,他感觉很奇怪。他出面不合适,何苗又没法说话,只好让他的司机去做。

    “你是谁呀?”展淑萍不认识何清毅的司机,上下打量,很警惕。

    “我是薛飞的朋友,我是来接他的。”何清毅的司机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是薛飞的朋友?”展淑萍显然不会轻易把薛飞交给别人。

    “朋友还需要凭证吗?你是薛飞的什么人啊?”

    “我是他的同事和朋友。”

    “你怎么证明?”

    展淑萍显然没法证明,薛飞不省人事,她说什么都是一面之词。

    “你赶紧把薛飞交给我吧,是他让我来接他的。”何清毅的司机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在你没法证明你的身份之前,我是不会让薛飞跟你走的。”展淑萍的态度很坚定。

    “你要是这样,那我就只能报警了。”何清毅的司机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展淑萍看到手机灵机一动,她说道:“你要是薛飞的朋友,你肯定能背出薛飞的手机号是多少吧?”

    何清毅的司机二话没说,把手机放下直接就说出了薛飞的手机号。展淑萍背不出来,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刚想看背的对不对,何清毅的司机伸手就拦住了她:“我刚刚说的是薛飞工作时用的手机号,你作为她的朋友,肯定知道他还有另外一部用作和家人朋友联系的手机号,你说说是多少。”

    展淑萍都不知道薛飞有两个手机,怎么可能说出手机号是多少呢,所以一时间语塞,支支吾吾的。

    何清毅的司机拿开展淑萍的手,一把将薛飞拽到自己的身旁,眼神冰冷地看着展淑萍说道:“我现在严重怀疑你的身份,这次我就不追究了,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肯定报警。”

    说完,何清毅的司机搀扶着薛飞就走了。

    展淑萍本以为今晚可以大功告成,没想到薛飞早有准备,竟然让人来接他,真是有心机。

    展淑萍没有过去阻拦,因为她知道今晚她是不可能如愿以偿了。看着薛飞上了车,她不甘心的使劲攥了攥拳头,错过了这次机会,真不知下次该如何是好了。

    听何苗讲述完以后,薛飞才知道昨晚他醉酒以后发生了什么,他无比庆幸遇到了何清毅跟何苗,他要是被展淑萍带走了,后果不堪设想。而且昨晚的事情对他也是一个提醒,以后在外面绝对不能多喝酒,尤其是跟华国旗和展淑萍那样的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昨晚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呀?”何苗非常关心这个问题。

    “她是天泽县县长,她叫展淑萍。”薛飞如实说道。

    “你们俩没有其他关系吧?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何苗双手捧着薛飞的脸,与薛飞四目相对,她怕薛飞骗她。

    薛飞毫不躲闪,因为他一点也不心虚:“当然没有了,她是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又比我的年龄大,我怎么可能跟她会有其他关系呢。有我们家小蝴蝶,我谁都不要。”

    薛飞说话的同时伸手去轻抚何苗的脸蛋。

    何苗见薛飞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心里就踏实了,不过她对薛飞喝那么多酒还是有意见的。

    “你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了,尤其是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不仅对身体不好,还很容易发生不好的事情。如果非喝不可,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可以在身边照顾你。”

    “嗯,我知道了。”薛飞把何苗抱在怀里说道:“老婆,我头疼,怎么办呀。”

    “我给你泡一杯蜂蜜水吧,可以缓解头疼。”何苗听薛飞叫她老婆,心里美滋滋的。

    从房间里出来,正好碰到何清毅也从房间出来,薛飞赶忙打了声招呼,何清毅没吱声就朝楼下走了去。

    薛飞先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出来后何苗已经把蜂蜜水给泡好了,叫薛飞赶紧喝。

    吃早饭的时候何苗没有吃,她太困了,昨晚她一直陪在薛飞的身边没有睡,就怕薛飞会吐,或者不舒服的什么的,以至于她快到天亮的时候才睡一会儿,这会儿她困的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上楼去睡觉了。

    餐厅里只有薛飞跟何清毅两个人,气氛可想而知。

    “昨晚的事情我都听何苗说了,谢谢您。”薛飞感谢道。

    “做任何事都要量力而行,喝酒也如此,不然容易出大事。”何清毅也不看薛飞,边吃边说道。

    “您说的对,昨晚的事对于我来说既是一个提醒,也是一个教训。”

    “昨晚吃饭不只是你们两个人吧?”

    “不是,还有华国旗。”

    何清毅就猜肯定还有别人,如果只是薛飞和展淑萍,他觉得薛飞不至于喝到不省人事的地步。

    “我听说向明远跟展淑萍的关系不一般。”

    向明远?薛飞一怔,石权不是说展淑萍在省里没有任何关系吗?何清毅肯定不会骗他,因为没有这个必要,那就是说石权骗了他。

    石权为什么要骗他呢?薛飞想来想去,觉得只可能是石权跟向明远有交情,可是石权却跟他说可以动展淑萍,难道是和石权跟向明远达成了某种约定,只动展淑萍,而不牵扯向明远?

    薛飞的脑子有点乱,他有点搞不清楚其中的关系,不过他倒是明白了另外一件事,任何一个看上去公正无私的人,都未必真正是公正无私的,他也可能会徇私情。

    石权在薛飞的眼里就是公平正义的化身,可是从石权骗了他这件事来看,说明真实的石权跟他想象中的那个石权还是有差距的。这也难怪,这个世界上都没有绝对的事,又怎么可能会有绝对的人呢。

    “我和曲媛媛已经彻底分手了。”薛飞说道。

    何清毅没有说话,他吃完放下筷子说道:“你等何苗醒了以后再走吧,顺便中午做顿饭,何苗说想吃你做的饭了。”

    中午何苗醒来后,薛飞问她是想吃自己做的饭了吗,何苗说想,可是她并没有跟她爸说过,薛飞就笑了,看来是何清毅想吃他做的饭了。

    由于早饭没有吃,午饭何苗吃了很多。吃饭时薛飞主动提出下午跟何苗去逛街,何苗当然没意见,何清毅也没说什么,这就意味着默许了,吃完饭两个人就出了家门。

    跟别的女孩一起逛街,薛飞就没有特别想给对方买东西的想法,并不是舍不得,而是基本不会往那方面去想。可是跟何苗在一起,他的这种想法就特别的强烈,尤其是看到特别适合何苗的衣服或者鞋子的时候,要是不买下来,他心里就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爬一样,非常难受。

    马上就要到十一了,各大鞋店已经开始售卖秋冬季节的鞋了。走进一家鞋店,一双女士黑色的高跟短靴一下子就吸引了薛飞的注意,薛飞走过去看了看,让店员找出一双何苗能穿的号码,让何苗试了一下,非常适合。

    薛飞决定买下,何苗一看两千多嫌贵,就拉着薛飞走。薛飞把她搂在怀里,在她耳边小声说道:“马上就要换季了,这是我送给你的换季礼物,是我的心意,你要是不收下,我可就伤心了。不要考虑钱的问题,给老婆买礼物,花多少钱都值得。”

    何苗听了薛飞的话感动不已,看到薛飞跟她说话的时候已经把银行卡递给店员了,她也就只好同意薛飞买下这双鞋。

    这种高跟短靴和皮裤搭配着穿是最完美的,可以把女人下半身的优美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何苗没有皮裤,薛飞就牵着何苗的手去买,结果碰到了路涛。

    本書源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