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欧阳锦绣的高兴事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欧阳若兰把湿地公园的设计图交给薛飞后,薛飞找相关专家进行了论证,结果获得了一致的好评,都认为欧阳若兰因地制宜,不仅设计的好,还设计的巧妙,不愧是世界级的建筑设计师。品书网

    虽然欧阳若兰是薛飞找的,可专家们都说好,天泽县委县政府的其他人自然也就说不出什么来了,于是就正式的跟欧阳若兰签订了合作协议。接下来欧阳若兰除了将近一步修缮设计图,同时还会全程参与湿地公园的建设,因为她对自己的作品一向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人,她不能容忍她设计的作品在实际建设当中有丝毫的差池,因为哪怕是一个细微的细节没有做好,在她看来都会破坏整个作品的完整性,所以她设计的作品都是在她监工之下完成的。

    由于欧阳若兰要在天泽县呆上一段时间,薛飞就建议她参与到长寿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设计当中。欧阳若兰表示出了兴趣,不过她笑说公是公,私是私,想要让她参与,得让欧阳锦绣请她,还得给她开出一个合理的价格,否则就另找他人吧。

    薛飞把事情跟欧阳锦绣一说,欧阳锦绣说她也有意让她姐来设计森林公园,既然她姐也有意,那她自然是要亲自邀请的。于是欧阳锦绣就来了天泽县,专门和欧阳若兰谈了设计一事。最终姐俩一拍即可,签订了合作协议。

    欧阳锦绣来天泽县一次不容易,不可能来了就走,至少是要和薛飞呆上两天的。

    “最近我特别高兴,你猜猜是因为什么?”欧阳锦绣从客厅来到卧室,把薛飞手里的书扔到一边,上床就骑坐在了薛飞的腿上。

    “做了一笔大生意?”薛飞想了想说道。

    “不是。”

    “瘦了?”薛飞伸手摸了摸欧阳锦绣的腰和小肚子。

    “不是,再猜。”

    “嗯,一摸确实没瘦。”

    “讨厌!”欧阳锦绣打了一下薛飞,顺势搂住了薛飞的脖子。

    “那能是什么事啊。”薛飞绞尽脑汁想了又想问道:“出门捡钱了?”

    “才不是呢,我得捡多少钱至于我最近都特别高兴啊。”欧阳锦绣否认道。

    “我真猜不到,你还是自己说吧。”

    “我前几天见到任远了。”欧阳锦绣笑着说道。

    “见到他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欧阳信中一直想让欧阳锦绣嫁给任远,欧阳锦绣见到任远应该不高兴才对啊,高兴是为了什么呀?薛飞不明白。

    欧阳锦绣解释道:“他跟我说他知道我不喜欢他,他对我的感觉也一般,不过他现在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那个女孩家世也不一般,正在追求中,而且进展的还很顺利,他已经都和家里说了,你说这对于我来说是不是一件大好事?”

    薛飞点了点头:“这么说确实是好事一件,只是你爸不会轻易放过你吧?任远不行,他还会给你介绍别人的。”

    欧阳锦绣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说道:“介绍就介绍呗,反正我是不会听他的。再说了,上哪找那么多和我们家门当户对的去呀,时间长了,他就会放弃了。”

    “说的也是……”欧阳锦绣身上穿的是紫色的两件套家居服,外面是一件睡袍,里面是一件吊带睡裙,由于睡袍的带子没有系,吊带睡裙又是超低胸的,春光一览无余,薛飞的眼球被吸引住以后,就直勾勾地盯着看,说道:“我想占你便宜。”

    欧阳锦绣低头一看,紧忙用睡袍将春光遮住,噘嘴道:“你休想。”

    “您还没从阴影里走出来呢?”

    “没有啊,怎么了?”

    还能怎么,薛飞很失望呗。薛飞伸手拿过一旁的书,找到之前看到的那一页又接着看了起来。

    欧阳锦绣见薛飞突然不搭理她了,以为薛飞故意在逗她,就说道:“我这阴影一年两年的也未必能消失,你就做好长期煎熬的心理准备吧。”

    薛飞本来就很失望,听到欧阳锦绣这么说,真有点生气了,他下了床拿着书就去了客厅。

    “喂,你还真生气了?”欧阳锦绣大声问道,没有得到薛飞的回应。

    “切,小气鬼,至于吗,你不搭理我,我还不搭理你呢。”欧阳锦绣不信一会儿等睡觉的时候薛飞会不跟她睡一起。

    薛飞只要有时间,就会看看书,尤其是睡前,基本每天都是要看的,主要以历史和人物传记为主,所以床头总会放着几本书。欧阳锦绣随便拿过一本打发时间,由于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一会儿就打起了哈欠,然后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欧阳锦绣睁开眼一看,发现薛飞不在身边,就下床来到了客厅,发现也不在客厅,准备去卫生间找的时候,看到另外一个房间的门是关着的,推开门一看,薛飞正躺在床上睡觉。

    欧阳锦绣不禁眉头紧皱,她把门轻轻关上,脑子里思绪万千。

    何苗的全国巡演结束了,已经回到了冰城,薛飞周末准备去见她的时候,凌梓玥又早早的等在了车旁。

    不用问,肯定又是去天冈区星云路。薛飞就纳闷了,凌梓玥几乎每周都去干什么呀?

    把凌梓玥送到目的地,薛飞像以往一样调头走人,不过他很快又把车开了回来,然后在后面悄悄的跟着凌梓玥,他想一看究竟。

    凌梓玥从星云路口下了车一直往前走,走到下一个路口时向右转,差不多又走了半条街远,最后来到一个名叫“仁源堂”的中医诊所门口,她似乎是怕有人跟踪她,站在门口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才进了诊所。

    凌梓玥生病了?生病就看病呗,干吗这么神神秘秘呀?薛飞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他没有进去,而是决定在门口等凌梓玥出来。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凌梓玥出来了,薛飞下了车叫了她一声,凌梓玥看到薛飞一惊,赶紧把手上拿的东西背到了身后。

    “你跟踪我。”凌梓玥不悦道。

    “你怎么了?”薛飞问道。

    “我没怎么呀,你跟踪我干什么呀?”

    “我不跟踪你,我能知道你来这儿吗?你没怎么你来诊所干什么呀,生病了?哪儿不舒服啊?”

    “你这是在关心我?”凌梓玥面带笑意问道。

    “我就是随便问问。”薛飞否认道。

    “我没什么事,就是过来开点中药调理一下身体,我在天泽有点水土不服。你知道的,中药需要长时间服用,我是过来拿药的。”

    “那你就说拿药呗,问你还不说干什么,搞的那么神秘,我还以为你在干什么坏事呢。”薛飞说完转身就朝车走了过去。

    “你不打算把我送回去吗?”

    薛飞摆了摆手说道:“我还有事呢,你自己回去吧。”

    看着薛飞上了车走远后,凌梓玥把身后的药拿到身前看了看,轻叹了一口气。

    到了省委一号院,薛飞没有进去,他给何苗打了个电话,想让何苗出来。

    何苗因为不能说话,所以了解她的人在给她打电话的时候,电话通了就会直接说事情。如果是简单易答的事情,何苗一般会以敲话筒作为回应,敲一下是表示可以或者知道的意思,敲两下则是相反的意思。如果是需要很长的语言才能表达清楚的一件事,何苗在听完后会直接挂掉电话,然后用短信的方式回复。

    薛飞的电话打过去说叫她出来,何苗就挂断了电话,随即,薛飞就收到了何苗发过来的信息:你先进来吧,我有点事没忙完,你需要等我一下。

    薛飞不太想进去,他怕见到何清毅,因为上次给何清毅过生日谈到了他跟曲媛媛的事情,他担心何清毅会问他有没有跟曲媛媛分手,一来他没法回答,二来要是让何苗听到就麻烦了,所以薛飞就回复:我还是在外面等你吧。

    何苗很快回复:不行,你赶紧进来,不然我就不去出去了。我爸没在家。

    得知何清毅没在家,薛飞悬着的心瞬间就放下了。

    开车进去后,进了家门,薛飞就知道上当了,何清毅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心说何苗这个丫头怎么这样啊,竟然骗人,太不像话了。

    何清毅看到薛飞来了没吱声,薛飞不能不说话,他说道:“叔叔您好,我是来找何苗的。”

    何清毅看着电视说道:“她跟奚韵出去了。”

    薛飞也不好说自己被何苗骗了,便说道:“她让我在家里等她回来。”

    薛飞坐在沙发上,保姆给他倒了一杯茶,就跟何清毅一起看起了电视,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

    何清毅看的是外语频道,薛飞的外语只能说凑合,他没专门学过英语,就是上大学时的那点底子,所以电视上说的东西他听的是一知半解。看到何清毅聚精会神的样子,薛飞猜想何清毅的英语一定特别好。

    薛飞对外语频道显然没什么兴趣,他又不可能拿起遥控器换台,就只能一边尽力听,一边猜电视里在说什么。

    突然,何清毅开口问道:“你和曲媛媛分手了吗?”

    薛飞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听到何清毅问的还是他最害怕回答的问题,心脏就骤然快跳了起来。

    薛飞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薛飞没有回答其实就是一种回答,何清毅的脸色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的变化,他看上去很平静。

    “十一之前如果你还不能和曲媛媛分手,十一以后你就不要再跟何苗见面了。”说完,何清毅起身就上楼去了。

    本文来自看書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