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老相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看到老男人从地上起来骑着自行车走了,围观的三个人也散了,景春玲不可思议地看着薛飞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他没有受伤的?”

    薛飞将手上的砖头扔到路边,拍了拍手上的灰土笑着说道:“整个过程我都看到了,是他故意撞的您,不是您撞的他,他是想讹您。品书网 而且刚刚那三个围观的,他们根本就不是路过的,他们跟老男人是一伙的。”

    “你是怎么看出他们是一伙的?”景春玲显然没看出来。

    “最近电视上总播,管这种事叫碰瓷,通常都是团伙作案,管用的伎俩就是一个人假装被撞倒,然后准会有人拦住开车的人,其他的人会扮演成围观的路人,他们不会让你把人送去医院,因为到了医院肯定就知道是假的了,他们会劝你直接给钱了事。刚刚您碰到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所以他们肯定是一伙的。”薛飞解释道。

    “这样啊,刚刚多亏你了,不然我还真是以为我撞了人呢。”景春玲看了眼时间说道:“现在还不晚,要不咱们俩找个地方喝点东西,我请客,就当是感谢你了。”

    “喝东西可以,但是必须得我请客,因为帮您是我应该做的,请您喝东西也是我一个晚辈应该做的,哪能让您花钱呀。”

    “呵呵,你还真是会说话呀。走吧。”

    来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厅,两个人各自点了一杯咖啡。

    “今晚还真是巧了,没想到会碰到你。”景春玲看着对面的薛飞,眼神里透着一股喜爱。

    “确实是巧,我走到跟前才认出是您来。”薛飞喝了一口咖啡说道。

    “通过刚刚的事情,我至少知道了两件事,一件是你这个人心肠很好,乐于助人。一件是你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你管我叫妈的时候我都差点没反应过来。”景春玲说的都是心里话。

    “您过奖了,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对了,你和日天是怎么认识的呀?”

    “我们俩应该说是不打不相识吧。”

    “你们俩还打过架?”景春玲惊讶地看着薛飞。

    “不是我们俩打架,是有一次我在黑玫西餐厅吃饭,刚好日天他和朋友也去吃饭,日天是提前定的位置,结果叶良辰后去的非要抢日天定的位置,两个人言语不和就动手打了起来。那个时候我不认识日天,但我知道日天占理,我就动手帮了日天,我们俩就是从那天开始认识的。”

    景春玲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赵日天从来就没有跟她说起过,这也让景春玲明白了之前赵日天为什么会被叶良辰给打进医院了,想来应该是为了报复。

    景春玲皱眉问道:“日天和叶良辰的仇应该挺深的吧?”

    薛飞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跟您说,因为我知道日天他肯定不会跟您说的。”

    “如果你是为了日天好你就跟我说,我保证不会告诉日天的,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好吧,那我就跟您说了吧。”薛飞把他所知道的关于赵日天和叶良辰的恩怨,能说的部分,添油加醋的全都跟景春玲说了,景春玲听后脸色非常难看。

    一直以来,景春玲都没把赵日天和叶良辰的矛盾太放在心上,在她看来两个人就像幼儿园里的打架,当家长的谁会真正往心里去呢?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赵日天被叶良辰打的伤势很重送到了医院抢救,景春玲和赵大海却选择了低调处理的原因。

    可是当听到薛飞说两个人都动枪了,赵日天还险些被打中,景春玲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心想必须得重视起来才行,否则早晚会出大事的。

    “日天一定还想着要报复吧?”景春玲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知道赵日天从来都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受了这样的欺负,一定会想办法报复回去的。

    “嗯,不过被我劝住了,毕竟叶良辰他爸是省委书记,您和叔叔在林江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薛飞故意在景春玲的面前表现他老成持重的一面,是为了让景春玲放心叶良辰和他呆在一起。事实上薛飞这么做,确实也博得了景春玲的好感。

    “你这么做就对了,日天从年龄上来说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有些话我和他爸说他未必听,但是你们作为好朋友好哥们,你说的话可能就会对他产生很大的影响。”赵日天有很多朋友,可是没有一个像薛飞一样的,景春玲觉得如果薛飞要是能和她儿子认识的早点,可能她儿子成熟的也会更早一些。

    “日天有的时候是容易冲动,不过好在他这个人是善于听从别人意见的,这也是他一个很大的优点。其实他和叶良辰之间的矛盾还真是不赖他,都是叶良辰挑起的。叶良辰仗着他爸的权势,在冰城不说是无恶不作,也是没少做坏事,包括我,也是受害人之一。”

    “你?”关于叶良辰的一些所作所为,景春玲是有所耳闻的,不过听到薛飞说他跟叶良辰也有过节,她感觉很惊诧。

    “不瞒您说,我和副省长曲海波的女儿在谈恋爱,之前一直相处的很好,都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可是没想到叶良辰也喜欢曲媛媛,就非要从我的手里把曲媛媛抢走,而曲海波为了自己的前途,不顾自己女儿的幸福,一味的巴结讨好叶向辉,使得叶向辉和叶良辰父子一度对我进行过疯狂的打压和排挤,可以说使用了各种手段。在外人眼里,我年纪轻轻能到这个级别,肯定是有后台有人提拔,其实根本不是。这是叶良辰父子所为,他们利用权力肆意调动我的工作,专门把我调到我不熟悉的工作岗位上,给我出不同的难题,说的严重点,是想置我于死地的。好在我这个人还算是有一定的工作能力,没有让他们得逞,后来曲媛媛几乎和曲海波断绝了父女关系,这才算告一段落,否则今天我可能就指不定在哪儿了。”薛飞叹气道。

    景春玲没想到薛飞和叶良辰之间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叶氏父子还真是够可恶的。

    “你就没想过要报复叶良辰?”

    “当然想过,做梦都想,只是我实在是没有和叶良辰斗的资本,也就只好饮泣吞声了。”

    景春玲没有就叶良辰的话题再说什么,而是问道:“你和曲媛媛还在一起吗?”

    这个问题对于薛飞来说有点难回答,薛飞稍微想了一下说道:“还没有正式说分手,但其实和分手已经差不多了。我们俩结婚是不可能了,我在林江,她在京天,分隔两地长时间见不到面,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景春玲点了点头,忽然问了句:“你是七河人吧?”

    薛飞说道:“对,我是七河人。”

    景春玲笑着说道:“咱们俩是老乡,我也是七河人。”

    薛飞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惊喜道:“是吗,您家是七河哪儿的呀?”

    “玻璃厂的。”

    “我家也是玻璃厂的,太巧了。”薛仁贵是七河玻璃厂的工人,薛飞家住的老房子就是玻璃厂的家属房。

    “我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我觉得你应该是我一位故人的孩子。”

    “您认识我父亲?”张凤霞是七河纺织厂的工人,景春玲要是认识,只可能认识薛仁贵。

    “你爸是不是叫薛仁贵啊?”

    “没错,我爸是叫薛仁贵,您还真认识他呀?”薛飞有些难以置信。

    景春玲笑着说道:“当然认识了,有时间你回七河,可以跟他提我的名字。”

    薛飞的长相是完全随薛仁贵的,所以景春玲从第一次在医院看到薛飞的时候就觉得他的长相看着眼熟,但是并没有想起薛仁贵。之后在海空天空俱乐部再次见到薛飞时,她越看越觉得亲切,就想起了薛仁贵。这次近距离长时间的打量,她基本确定薛飞就是薛仁贵的儿子。

    “好啊,我一定会跟他提的,真没想到你们还是老相识。”薛飞一直想着要通过赵日天跟赵大海和景春玲拉近关系呢,现在看来不用了,景春玲能通过看他猜到他爸是谁,就说明景春玲和她爸的关系当年应该是不错的,他必须得好好利用这一层关系才行。

    “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他年轻的时候和现在的你长得相似程度要在百分之九十以上。”景春玲微笑着说道,恍惚间,思绪不仅一下子回到了三十多年前。

    “您和我爸是怎么认识的呀?”薛飞很有兴趣知道,因为七河玻璃厂是七河很大的一个国有企业,最鼎盛的时候有五千多员工,即便现在改制,也有三千人左右,所以也不是所有工人都是认识的。

    “这个可是说来话长了,你还是回去问你爸吧,他说的估计跟我说的应该不太会一样,不过一切以他说的为准。”

    景春玲这么说,薛飞自然没法再追问了,不过听这话里的意思好像还有一段故事。

    从咖啡厅里出来,薛飞指着景春玲车尾上的划痕说需要补一下漆,景春玲说她明天就会送去4S店。

    景春玲见已经十点半多了,就说如果薛飞愿意,可以去她家过夜。景春玲能这么说,无疑已经表明她不拿薛飞当外人了,薛飞心里很高兴。不过薛飞并没有接受她的好意,毕竟关系才刚刚拉近,马上就去人家里,还是大晚上的,不太合适,就说有时间一定会登门拜访。

    目送景春玲上车走远后,薛飞也上了车,他给栾凤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去了冰城大酒店。

    本部来自看书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