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请君入瓮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吃完饭,叶良辰把朱浩然和关岭带到了一间贵宾室,房间内已经摆好了一张空荡荡的桌子和四把椅子。品书网 叶良辰从手下手里拿过一副崭新的麻将牌递给了朱浩然,叫朱浩然开封,以此来证明牌是没有问题的。

    朱浩然拆开塑料封皮,将麻将牌倒在桌子上,洗了洗牌,表示没有任何问题。

    叶良辰一摆手,手下拿过两个箱子,打开后,里面是一沓沓的现金,总共二百万。朱浩然不甘示弱,看了一眼关岭,关岭便将他们带来的箱子也打了开,也是二百万。

    朱浩然、关岭、叶良辰、钱焱各坐一方,四个人先试了两把,熟悉了一下打法,之后就正式的玩了起来。

    虽然是四个人玩,实际上就相当于两个人玩,因为关岭肯定向着朱浩然,钱焱肯定向着叶良辰。

    一开始的时候,朱浩然连胡三把,关岭连胡两把,这五把牌就赢了叶良辰和钱焱二十三万。不过接下来似乎运气就跑到了叶良辰和钱焱那边,两个人相继胡牌,没一会儿的工夫就把输的钱赢了回来,还倒赢了十几万。

    从晚上八点半开始打,一直打到将近十二点的时候,朱浩然和关岭一共输了七十多万。朱浩然哈欠连连,说困了,今天就到这儿,明天接着玩。

    转天下午接着打麻将,朱浩然的手气从一开始就不好,一直延续到吃晚饭的时候,一输再输,输了四十多万。关岭没输,但也只是赢了两万块钱而已。

    吃完晚饭接着玩,朱浩然的手气依然没有好转,关岭的手气也急转直下,两个人把两百万全都输了,也就不玩了。第二天朱浩然说他有事,得回粤州处理一下,等有时间他会再过来玩的。

    叶良辰虽然不是嗜赌如命,也算是经常打牌,他从来就没见过像朱浩然打牌手气这么背的人,看来传言非虚,还真是一个“散财童子”,要是一直这么玩下去,光打牌就能在朱浩然的身上挣一栋楼出来。

    由于事先已经答应了马佳瑶赢了钱对半分,叶良辰就分给了马佳瑶一百万,并告诉马佳瑶,要跟朱浩然保持联系,叫他有时间就来冰城打牌。

    一周后,朱浩然和关岭又来到了冰城,这次他们带来了三百万,朱浩然说他上次是打麻将输的,这次一定要通过打麻将赢出来。结果在冰城呆了三天,带来的三百万分文没剩,输的一干二净。

    这次离开冰城后仅仅过了两天,朱浩然和关岭就又来了,他们这次带了五百万,朱浩然说打麻将他手气太差,还是打扑克好了。可惜打扑克也不灵,两天又输了二百多万。

    叶良辰作为省委书记的儿子可以说吃过见过,可是玩了三次牌就赢了将近八百万,还是让他心花怒放,因为太容易了,所以自从和朱浩然打牌以后,他从过去一个只是小赌怡情的人,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赌徒,每天不想别的,就盼着朱浩然赶紧过来跟他打牌,赶紧把钱全都输给他。

    此外,叶良辰也开始跟马佳瑶玩心眼,他觉得每次都和马佳瑶对半分钱他太亏了,所以从第二次以后,他就不让马佳瑶在身边看着了,这样一来最后赢多少他说了算,想给马佳瑶多少就给多少。

    连续输了三次,第四次再玩的时候,朱浩然和关岭的手气突然就好了起来,他们联手一次就赢了五百多万。第五回再玩的时候又赢了六百多万,等于是把之前输的不仅全都赢了回来,还倒赢了叶良辰的钱。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叶良辰和朱浩然几乎是每周玩一次,一次两到三天,叶良辰始终是保持在一种输多赢少的状态当中。

    赌徒的心理是赢了还想赢,输了还想捞,贪婪成性,欲/望无边。当叶良辰一心想把输掉的钱捞回来的时候,他就输的越来越多,一晃两个月过去了,他已经输了七千万。

    期间马佳瑶和钱焱都劝过他好几次,叫他适可而止,还是不要玩了,可他似乎已经走火入魔了,什么都听不进去,钱焱提醒他朱浩然可能在做鬼,他也不相信。直到他整整输掉一个亿的时候,他才开始起疑心,为什么他一直这么点背呢?

    马佳瑶明天要去一趟外地,正好她晚上想和叶良辰一起吃饭,就没有给叶良辰打电话,得知叶良辰在如月江南会所就过去找他,打算吃饭的时候跟他说明天出门的事情。

    来到叶良辰的办公室,刚要敲门,发现门是虚掩的,伸手想要推门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钱焱的声音。

    “叶少,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钱焱问道。

    “有话就说,整什么事儿啊。”叶良辰脸色不好看,说话语气也很冲,这全都是因为输钱造成的。毕竟输掉了一个亿,对于谁来说那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那是叶良辰目前几乎能用的所有现金,心情要是好就怪了。

    “你说嫂子和那朱浩然能不能是一伙的呀?”钱焱试探着问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们俩怎么可能是一伙的呢,你别在那儿瞎说。”叶良辰最信任的就是马佳瑶,他绝不相信马佳瑶会联合别人算计他。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虽然你和嫂子很恩爱,她对你很好,可毕竟那朱浩然是她带来的人,她不是说朱浩然是散财童子吗,怎么现在成了貔貅,只进不出了呢?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搞不好前面输钱是故意的,是假象,就是为了引你上钩,然后再后发制人赢你的钱,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钱焱觉得在金钱面前一切都是靠不住的,更何况马佳瑶只是叶良辰的女朋友,又不是领了结婚证的老婆,给叶良辰下套,坑叶良辰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

    听了钱焱的话,叶良辰也多少有点含糊,马佳瑶真的会联合朱浩然坑他?虽然从情理上叶良辰肯定是不相信的,但是什么事都怕想,越想就越觉得会有这种可能。

    “如果真如你所说,我该怎么办?”叶良辰一点主意都没有,遇到事他全都依仗钱焱给他出主意。

    “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咱们得先搞清楚朱浩然到底是怎么赢的。再玩的时候,咱们安排在一个有摄像头监控的房间里,是否有猫腻,到时就一目了然了。”

    “嗯,这个主意好,就按照你说的找个办。”

    马佳瑶听了两个人的对话,心里咯噔了一下子,她觉得事情非同小可,必须告诉薛飞,让薛飞想应对的办法。于是马佳瑶就没有跟叶良辰一起吃晚饭,她悄悄离开如月江南会所后给薛飞打了电话。

    按理说在叶良辰的身上弄了一个亿已经不少了,如果让朱浩然和关岭两个人突然消失,再让马佳瑶远走高飞,叶良辰根本没地方找去,只能自认倒霉。然而薛飞的真正目的还没有达到,所以他还不能停手。而且他觉得既然玩,就要玩大的,如果能直接玩死叶良辰那是再好不过的。

    接到马佳瑶的电话,薛飞轻松一笑,叫她不要慌,他知道如何应对。

    钱焱给叶良辰出主意用监控监视佟大志扮演的朱浩然出牌,无非就是想通过回放等其他技术手段,看看朱浩然是否耍了手段。既然如此,那就不用任何手法,反正已经赢了一个亿了,输一点又何妨?更何况真拼牌运,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几天后,叶良辰和朱浩然约了一次牌局,这一次一共玩了两天半,全程都是在装有摄像头的房间玩的,佟大志在没有使用任何手法的情况下,凭借着不错的牌运和高超的牌技,又赢了叶良辰一百多万。

    事后,叶良辰和钱焱把录像一帧一帧的回放,结果可想而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使得叶良辰非常恼火。

    “看到了吗,人家根本没使什么手段,就是我的牌运不好。”

    钱焱对此也无话可说,不过他却心生了一个主意:“叶少,既然他没有玩手段,不如我们玩一玩手段,你觉得怎么样?”

    “我也不会啊,怎么玩啊?”

    “咱们可以找会的人玩啊。”

    “你认识?”

    “我还真认识一位,我明天就去找他。”

    冰城有一个人称“千万之王”的人,名叫尤胜,早年曾混迹于缅甸、越南、香港和澳门等赌场,专职替人赌钱,因为一次使手法时失手被看了出来,当场就被剁掉了一只手,当时失血过多差点一命呜呼,而后便退隐江湖。现在以开小卖店为生,偶尔也会玩上几把,使点手法,不过他只跟陌生人玩,因为熟人没人跟他玩,都知道他的手段,所以也有人称他为“尤一手”,有人说白了,也有叫谐音“有一手”的,意思是别看他就一只手,打牌却是有一手。

    钱焱平时喜欢赌博,对于尤胜这个人早有耳闻,但是一直没有见过,这次正好能用上尤胜,他就通过朋友找到了尤胜,许诺只要能帮助叶良辰赢钱,到时可以得到二百万的好处费,并且可以保证人身安全。尤胜一听就动心了,当即就答应了钱焱,还收了钱焱十万块钱的好处费。

    钱焱是中午和尤胜见的面,而当天晚上尤胜就被公安局的人给抓住了。

    本文来自看书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