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没被调走的原因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死婴案闹出的动静不小,不仅整个天泽县人尽皆知,市里和省里也全都知道了,为此有很多人给薛飞打电话,关心他的安全问题。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之前的传单恐吓信,县公安就提出让专人保护薛飞的安全,但是被薛飞给拒绝了。死婴案一出,市领导安排他住武警天泽县中队的住房,可还是被薛飞给拒绝了,薛飞坚持就住在天泽宾馆,领导只好安排了两个武警住在他的对门保护他的安全。

    欧阳锦绣走了以后,薛家强就住进了426房间,薛飞是不同意的,可是薛家强坚持要住进去,还说真要有人想对薛飞下手,他至少能挡上几刀,薛飞听了心里很感动,只好同意他住下。

    死婴本身就不是一件小事,又涉及到薛飞,按理说肯定是天泽县公安局当下需要重点侦破的案件,然而案发后,作为重要物证的死婴、麻绳、铁钩等物,第二天居然在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里不翼而飞了。

    薛飞得知后勃然大怒,亲自给县公安局局长打电话,说如果所有物证要是找不回来,将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

    薛飞的发火特别管用,两天后,死婴和麻绳铁钩就神奇般的回来了。对此,县公安局对外的解释是“被收破烂的老太太给捡走了”。

    物证突然失踪,又失而复得,薛飞就有种预感,死婴案八成是破不了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直到薛飞后来离开天泽县,也没查出死婴案的真凶和策划者到底是谁。

    “你们说死孩子的事儿到底是谁干的呀?”王三胜看着饭桌上的几个人问道。

    “还能有谁啊,肯定是被薛飞得罪的人呗。”包宗恒笑着说道。

    “薛飞得罪的人多了。”

    “那就是合伙作案。展县长你说是不是?”包宗恒看着展淑萍问道。

    “我不知道,这也得问肖局长啊。”展淑萍看向一旁的肖英说道。

    肖英是天泽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

    “这个可不好说是单独作案还是团伙作案,反正目前除了现有的物证之外,是一点其他线索都没有。”肖英扫视了一眼其他人,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说道。

    “死孩子无疑是一种非常严厉的警告,但愿有些人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否则在天泽就真的是呆到头了。”天泽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周九骏开口说道。

    “周主任说的没错,识时务者为俊杰。毕竟年轻吗,做错事不怕,知错就改,积极团结他人就是好同志。如果总是不断的搞出一些事情,让其他人没了活路,其实也是在堵自己的路。”展淑萍冷笑道。

    “说的好,来,我们为了展县长的话干一杯。”王三胜举起酒杯提议道。

    “干杯!”众人齐声说道。

    对于薛飞在天泽县的所作所为,省市两级政府都有人对薛飞有看法,他们觉得你薛飞廉政,把钱退了不就得了吗,至于搞得全国人都知道吗?这是丑闻,是在给地方抹黑,像这样的人应该趁早调走,省着弄出更大的事情出来。

    其实薛飞在搞干部年轻化的时候就险些被调走。因为之前给薛飞送钱他不要,然后再搞干部年轻化这一举措,让很多眼巴巴盼着再往前走一步的人不仅损失了钱,还彻底的失去了晋升的机会,可想而知他们得有多恨薛飞。这也导致很多人写匿名信,向市纪委和省纪委告薛飞,有人甚至扬言,薛飞不离开天泽,天泽永无宁日。

    薛飞之所以没被调走,是有人在上面压着,这个人就是叶向辉。他压着不让把薛飞调走,可并非是帮薛飞,而是希望薛飞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再狠狠的收拾薛飞,让薛飞彻底的在林江省官场消失。

    而叶向辉这么做又跟曲海波有关。

    之前因为曲媛媛的事情,叶向辉还想着等他离开林江去了京天,到时就让曲海波在林江做他的代言人。没想到叶良辰和曲媛媛没有成,叶向辉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后来叶向辉也没能去成京天。但最近叶向辉和曲海波又走到了一起,这是因为曲海波在仕途上又有了新的转机。

    曲海波在五年的副省长任期即将届满的时候,他不甘心就这样退居二线,于是他就去了京天跑关系,力求最后一搏。巧合的是,曲海波当年上大学时睡上下铺的同学,也是他的好朋友孙越,之前一直在西南某省任省长,结果五一之后,突然被调到了中组部任常务副部长,曲海波得知后就和他一起吃了顿饭,然后曲海波的工作就发生了变动。

    如今的曲海波虽然还是副省长,也并没有进入省委常委,却从分管文教体卫,排名倒数第二的副省长,一跃升到了排名正数第二,分管农林水的副省长。要知道,林江省可是农业大省,曲海波在省政府的位置一下子变得举足轻重,如果工作中能够有所成绩,随时可能会跨入省委常委序列。

    省里原本是打算等曲海波届满后将其安排到人大或政协当个副手的,然而中组部突然将曲海波的位置给前提了,让省委省政府所有的人都惊诧不已。叶向辉在政治上一向很敏感,他觉得曲海波能在即将届满的时候挪窝,肯定是京天方面有人出手帮忙。虽然没有去成京天,叶向辉在京天也是有一定人脉关系的,经过一番打探,得知曲海波和孙越是同学关系,叶向辉心里就是一动,难道他还有去京天的机会?

    叶向辉决定再做最后一次努力,于是他便二次放下身段,主动和曲海波联系,拉近关系,然后试图通过曲海波搭上孙越。

    曲海波当然愿意和叶向辉走近,可是他也不傻,他很清楚叶向辉主动接近他的目的是什么。而且有上次的教训,他不会再让叶向辉随随便便就把他给踢开的,所以他不会轻易让叶向辉和孙越认识,他要充分的利用叶向辉省委书记的权利,多为自己谋求一些好处。

    得知薛飞在天泽县所做的事情有很多人反对,都想把薛飞弄走,曲海波就让叶向辉一定要压住这件事情,绝不能把薛飞调走,就让薛飞在天泽县折腾,等到他折腾到无法收场的时候,再出手收拾他也不迟。

    所以薛飞没有被调走,表面上看是叶向辉的意思,实际上是曲海波的意思。

    薛飞把调查马佳瑶的消息交给薛家强后,薛家强就行动了起来,由于一边还要兼顾工作,所以薛家强只能是忙里偷闲来做这件事。

    薛家强通过马佳瑶的名字进行调查,结果查无所获。薛飞让赵日天通过公安局的内部网进行查找,林江省有很多叫马佳瑶的,却没有一个是叶良辰的女朋友,这说明马佳瑶并非真的叫马佳瑶。

    如此一来,就只能用跟踪的方式来获知马佳瑶到底是哪里人,真名叫什么,所以所花费的时间就非常的长,因为马佳瑶多数时间都在外地工作,或在冰城陪着叶良辰,平时很少回家。

    直到元旦的时候,马佳瑶终于回家了,薛家强一路跟随,才知道马佳瑶家住在冰城市兴城区金沟子镇桦树村二组5037号。

    知道了确切的住址,再想调查马佳瑶的真实姓名就易如反掌了。赵日天通过公安局的内部网一查,得知马佳瑶一家三口,父亲叫马忠江,母亲叫牛艳丽,马佳瑶的真名则叫马冬梅。

    一个假名说明不了太多问题,也许是觉得马冬梅这个名字太土了,就故意改名字叫马佳瑶,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为了获取更多关于马佳瑶的事情,薛飞特地批了薛家强一周的假,让他专门来调查马佳瑶更为详尽的情况。

    马佳瑶只在家呆了一天,过完元旦就走了。薛家强没有继续跟踪马佳瑶,而是留在桦树村,想看看能不能在桦树村查到些什么。

    马佳瑶家的房子盖的非常气派,院子也很大,在整个村子里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薛家强坐在车里远远地看着马佳瑶的家,正想着下一步该如何打探马佳瑶的情况时,副驾驶的车窗被敲响了,薛家强一看是一个男的,就下了车。

    男的三十岁左右,瘦高个,嘴里叼着根烟,拧眉瞪眼,痞气十足。他叫金旺,是桦树村人见人嫌的混混。

    “你是谁呀?”薛家强上下打量了金旺一眼问道。

    “我还想问你是谁呢?”金旺说话的语气很冲:“你在我们村可晃荡两天了,你想干什么呀?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了,否则你走不了。”

    “我也没打算走啊。”薛家强眼神轻蔑地看着金旺,他根本就没把金旺放在眼里。

    “那就说吧,你来我们村是不是在打什么歪主意啊?”

    “是,但我不告诉你。”

    “我靠,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他妈活腻歪了吧?”金旺说着话,上前就伸手推了薛家强一把,薛家强什么都没说。

    “赶紧向我赔礼道歉,扔下一千块钱,再开着你的宝马把我送到冰城,这事才算完。不然今天我就揍你,揍到你爸妈都不认识你!”金旺点指着薛家强说道。

    为了办事方便,薛家强开的是欧阳锦绣的宝马X5。听了金旺的话,薛家强才明白,金旺以为他有钱,想要敲诈勒索。

    薛家强兜里没有那么多现金,只有六百五十块钱,他把所有钱从钱包里掏出来往前一递说道:“就这么多了,都给你吧。”

    金旺看到钱两眼放光,他没想到薛家强这么痛快就把钱拿了出来,就伸手过去拿。就在金旺的手要碰到钱的时候,薛家强抬腿就是一脚,把金旺踹的连退了四五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把钱放回到钱包里,薛家强冷笑了一声,心说就凭你也想勒索我,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金旺见自己被薛家强戏耍了,恼羞成怒,从地上爬起来后,就像条疯狗似得朝薛家强迎面扑了过去。

    作为侦察兵出身的薛家强,拳脚功夫也是相当了得的,像金旺这样的流氓,他对付起来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其打了个鼻口窜血,跪地求饶。

    从镇卫生院里出来,鼻青脸肿的金旺一脸谄媚相地说道:“今天的事都是我不好,是我有眼无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站住。”薛家强叫住金旺,看了眼时间说道:“已经中午了,吃完饭再走吧。”

    “不用了,我回家吃就行了。”

    “少废话,赶紧走。”

    “大哥,我没带钱。”金旺把两个裤兜往出一翻,兜比脸都干净。

    “我花钱请你。”

    “这样啊,那还行。我知道有家饭店不错,我带你去。”金旺笑嘻嘻地说道。

    来到金旺说的饭店,点菜的时候,金旺壮着胆子说混身酸痛,想喝一点白酒,薛家强就给点了一瓶白酒给他。

    酒菜上齐后,金旺想要给薛家强倒酒,薛家强伸手拦住了,因为他还要开车,不能喝酒。

    金旺给自己倒上半杯白酒,举起酒杯说道:“大哥,咱们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这杯酒我敬你。”说完,金旺仰头就干了下去。

    “你是桦树村人?”薛家强问道。

    “对啊,土生土长的。”金旺说道。

    “那你对马忠江一家应该很熟吧?”薛家强想通过金旺打探马佳瑶的情况,这也是他请金旺吃饭的目的所在。

    “熟啊,一个村的能不熟吗。”金旺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去我们村是想了解老马家的情况?”

    “没错。”

    “大哥,你是干什么的呀?”金旺对薛家强的身份感起了兴趣。

    “不该问的别问,但关于马忠江一家的情况,我希望你知道的,你都能如实的告诉我。我现在知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家住在哪儿,你要是让我发现你骗了我,你最好想想后果。”薛家强的话提醒之中带着威胁。

    “大哥你放心,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想知道什么你就尽管问吧。”金旺发誓道,他可是真怕了薛家强。

    看書网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