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查处两违建筑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回到天泽县,不等薛飞和展淑萍等人拉近关系,就出了一件大事。品书网

    晚上可能是水喝多了,薛飞后半夜两点多被尿憋醒了,站在马桶前正小便的时候,突然感觉好像房子晃悠了几下,身体站立不稳,一下子贴到了墙上。那一瞬间薛飞分不清房子是真晃了,还是在做梦,方便完就迷迷糊糊回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薛飞才得知昨晚地震了,县里一栋居民楼垮塌了,死了三个人。

    垮塌的小区名叫“安泰家园”,赶到现场后,薛飞看到整栋大楼已经都变形了,成倾斜状,给人一种随时可能会倒的感觉。十层高的楼,其中靠右边的一个单元楼变成了九层楼,相当于一个长方形上面缺了一个角,第十层几乎整个掉在了地上,死的三个人就是十层的一户人家,也是这个单元楼十层唯一的住户,否则伤亡将会更大。

    听到县地震局的人说昨晚的地震为五级时,薛飞感到很诧异。虽然对地震不是很了解,可是薛飞也知道五级地震并不算是破坏力特别强的地震,楼怎么就给震塌了呢?为什么周边其他的楼全都安然无恙?

    薛飞在地震现场做出指示,要求相关人员一定要安抚好遇难者家属的情绪,做好善后工作。疏散其他单元楼里的住户,一定要保障所有人的安全,并做好安置工作。同时尽快安排专业人员入驻现场,对危楼进行评估鉴定。

    在准备离开现场的时候,一群住户把薛飞给拦住了,其中有人大声说道:“我们的房子质量有问题,现在没法住了,我们全都无家可归了,开发商一定给我们一个说法,希望政府给我们做主!”

    其他人应和道:“没错,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希望政府给我们做主!”

    身旁的工作人员是想让在现场维护秩序的警察把住户们赶走,薛飞没有让,薛飞伸出双手一边示意大家不要喊了,一边说道:“大家好,我是县委书记薛飞,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跟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非常难过。关于房子的质量问题,县委县政府会让专业的人员进∧∠,m..co√m行检测鉴定,如果真存在质量,我向大家保证,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希望大家相信县委县政府。”

    说完,薛飞在身旁工作人员的护送下在人群中走过,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薛书记,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好官,我们相信你一定会公事公办的。”

    喊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薛飞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上车就走了。

    回到县委县政府,薛飞召集相关人员开会,就地震伤亡一事做出了一系列部署,并强调必须尽快查清安泰家园是否存在质量问题,一定要实事求是,不得瞒报,否则将严肃处理。

    回到办公室,薛飞接到了原冰城市委组织部部长,现任冰城市委副书记郑江河打来的电话。郑江河向薛飞问了地震及伤亡情况,薛飞如实做了汇报。

    挂了电话,敲门声响了起来,是水源。

    “薛书记,谭千里谭老想要见您。”水源说道。

    “请他进来吧。”上次谭千里是过来求情的,薛飞不知道这次他过来所为何事。

    谭千里进来后,薛飞将他请坐,不等开口问他有什么事,谭千里就问道:“你一定很奇怪昨晚的地震为什么会把楼给震塌吧?”

    薛飞一直在想这件事,见谭千里主动问起,便问道:“是质量的原因吗?”

    谭千里颔首道:“现在盖的楼房基本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这种结构的房子抗震性好,整体性强,耐火性、耐久性、抗腐蚀性也非常好。天泽三面环山,容易发生地质灾害,盖楼房最应该使用的就是这种钢筋混凝土结构。而出事的安泰家园是砖混结构,这种房子不出事的时候一点问题都没有,一旦遇上像昨晚的地震,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砖混结构还是偷工减料的,不出事就怪了。”

    薛飞好奇道:“您怎么知道安泰家园的房子是砖混结构的?”

    “我在天泽生活几十年了,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告诉你,在县城里,像这种砖混结构的房子可不止安泰家园这一处,这两年新起的楼房很多都是,而且多数是私楼。”

    “私楼?”

    “没有得到许可,私自搞了一片地,弄了点钱盖,盖的过程中就开始预售,不等盖完,大把大把的钱就全都进了兜里,说白了,这些都是违章违法建筑。你知道中环路有一个天泽第一楼吧?”

    “我知道,怎么了?”天泽第一楼是天泽县最好的小区之一,也是楼层最高的小区,共十七层,就在天泽宾馆的对面,从薛飞所住的房间里看过去一清二楚。

    “那是郝器大盖的。”

    “郝器大是谁呀?”薛飞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郝器大是谁你都不知道?”谭千里为微皱眉头说道:“他是展县长的司机,天泽第一楼也是私楼。如果不治理,只怕以后还会出更大的事情。”

    薛飞面色凝重,县长的司机盖私楼,县长不知道?还是县长默许的?看来违章违法建筑还真是个大问题,必须得整治才行。

    转天,薛飞召集县房管局、县城管局、县国土局、县规划局、县建设局等部门领导开会,宣布成立“两违建筑专案调查组”,薛飞任组长,新调到房管局任局长的夏安担任副组长。

    会上,薛飞责令调查组查清天泽县县城及其下面乡镇所有的违法违规建筑,统计一下有多少是必须拆除的,随时向他汇报。

    薛飞还强调,两违建筑事关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调查组必须严格认真,有一说一,公事公办,如果有人瞒报或者谎报,一旦发现,责任人立即撤职。

    会后,五个单位抽调精兵强将,混编成六个小组,开始划片区分头清查起了全县的两违建筑。

    经调查发现,天泽县不仅有很多两违建筑,而且很多楼的背后都有政府官员的影子。

    最终,全县一共查到两违建筑565栋。

    薛飞最为关注的无疑是展淑萍的司机郝器大私建的天泽第一楼,薛飞很担心会因为展淑萍的原故而“漏掉”。事实上还真是“漏掉”了,在两违建筑的名单之中,天泽第一楼不在其中,因为在整治之前,郝器大拿到了县里有关领导的签字,一下子合法了,又不存在质量问题,所以也就没法处理天泽第一楼和郝器大了。

    不仅是天泽第一楼,很多与政府官员相关的,没有质量问题的私楼最后全都在正式整治之前摇身一变成了合法建筑,这让薛飞既气愤又无奈。

    虽然没有抓到一个腐败的领导干部,但因为安泰家园死了人,又查到了那么多两违建筑,薛飞决定严惩,以此来警示他人。

    具体惩罚措施为,所有两违建筑全部罚款,而且是重罚。有质量问题但不严重的除进行罚款外,私建楼者必须负责出钱修复。质量问题严重的,譬如安泰家园,一律拆除,私建者还要承担所有住户的房屋赔偿,必须原价退还给住户。

    对于薛飞制定的惩罚措施,两违建筑专案调查组的人全都认为有些过重了,希望薛飞能够适当的轻一些,毕竟只是安泰家园出了事,其他两违建筑并没有造成什么危险后果,罚点钱,让他们知道错了也就行了。

    薛飞没有听取他人的建议,他的态度非常明确,就按照他制定的方案进行处罚,如果从轻发落,以后肯定还会有人存在侥幸心理私搭乱建,反正就是罚点钱的事,挣的总比罚的多,无所谓,这是绝对不行的。况且危楼不拆,留着何用?

    惩罚措施执行以后,共罚款5900万,拆除危楼335栋。

    惩罚措施让建私楼的人叫苦不跌,其中被罚款还被拆楼的人,对薛飞的恨简直如杀父夺妻一般。

    随后,县委县政府大院的墙上突然贴满了匿名传单,一开始内容写的基本都是“薛飞其实是个大贪官”、“薛飞是个伪君子”、“薛飞道德败坏”之类的言词。

    过了几天以后,匿名传单又出现在了薛飞住的天泽宾馆的墙上,大街小巷之中也随处可见,内容较之前也进行了“升级”,说薛飞和夏安共享一个情妇,不仅说的有鼻子有眼,还写的如黄色一般。还有一份传单直接把一个“买凶杀官”的报道复印多份,写上了薛飞的名字。

    薛飞本人也收到了数十封恐吓信、侮辱信,对此,薛飞全都一笑置之。县公安局提出派专人保护薛飞,被薛飞给拒绝了。

    晚上下班,回到天泽宾馆,在大堂里,一个人叫住了薛飞。

    “薛飞!”

    薛飞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怔:“你怎么来了?”

    欧阳锦绣一身杀气,不仅表情冰冷,说话的语气更冰冷:“我是来找你算账的。”

    薛飞一头雾水:“算什么账啊?”

    薛飞赶紧想他最近哪里得罪了欧阳锦绣,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

    “进了房间再说。”欧阳锦绣朝薛飞的腿上看了一眼说道。

    进了房间,薛飞将欧阳锦绣的行李箱放到一边,问道:“你来怎么没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你啊?”

    欧阳锦绣回身抬手将一个东西扔在了薛飞的脸上,薛飞弯腰在地上捡起来一看是一张报纸,上面有关于他之前拒绝收礼和下乡调研受伤的报道。

    “这怎么了?”薛飞不明白。

    “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欧阳锦绣愤怒的质问道。

    “我……我不是怕你担心吗,所以……”

    “呸!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担心你?”

    “对啊,正因为什么人都不是,就没有必要告诉你了。”

    “薛飞你王八蛋,你气死我了!”欧阳锦绣像疯了似的,动手就开始打薛飞,薛飞赶紧躲避。

    “我错了我还不行吗,我向你道歉,你就原谅我一次吧。”薛飞边跑边说道。

    欧阳锦绣不依不饶,薛飞跑着跑着,就被欧阳锦绣给追到了卧室里,欧阳锦绣将门一关,来了个瓮中捉鳖,薛飞很快就被欧阳锦绣给逮到了,之后摁在床上就是一通乱拳。

    薛飞实在忍不了了,就翻身将欧阳锦绣按在床上吻住了她的嘴巴,欧阳锦绣马上就从拼命反抗挣脱的状态之中变得平静了下来。

    薛飞算是发现了,想要治欧阳锦绣的蛮不讲理和胡乱发疯,亲她是最好的办法。

    “你动不动就爱发脾气打人,你这是公主病,得改,知道吗?”薛飞做严肃状说道。

    欧阳锦绣面色绯红,听了薛飞的话伸手还要打薛飞,薛飞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胳膊:“怎么,你还没完啊?”

    趁薛飞不注意,欧阳锦绣翻身将薛飞骑在了身下,双手死死的按住薛飞的胳膊,薛飞忙问:“你想干什么?”

    “你说,你受伤为什么不告诉我?”欧阳锦绣虽然看上去仍旧是气呼呼的样子,但明显跟之前相比语气要柔和了许多。

    欧阳锦绣没有看报纸的习惯,电视也是八百年才看一次,用电脑的时候基本都是办公,很少浏览新闻,所以对于薛飞的事情她一无所知。

    之所以还是知道了,是因为欧阳锦绣去外地出差,在回京天的飞机上,罗薇在报纸上看到了天泽县查处两违建筑的事情,其中提到了薛飞,罗薇就把报纸给欧阳锦绣看,然后就顺便说了之前薛飞不收礼以及受伤的事情,欧阳锦绣听后一下子就担心了起来。

    下了飞机,欧阳锦绣就让罗薇给她找和薛飞所有相关的报纸,看到薛飞真的受伤了,她就让罗薇修改她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安排,一个人坐飞机就去了冰城。事先没有给薛飞打电话,是因为欧阳锦绣以为薛飞的腿还没好,怕打了也白打,薛飞也没法开车去接她。之前在宾馆大堂里看到薛飞已经痊愈了,她瞬间松了口气,可是对于薛飞没有告诉她受伤的事情却大为恼火。

    “你不是说了吗,你不是我什么人,不会担心我,那我还告诉你干什么呀。”薛飞笑着说道。

    “你给我严肃点,我没跟你开玩笑。”

    “那你之前是在跟我开玩笑喽?”

    “你……”

    薛飞使劲一挺腰,一下子坐了起来,欧阳锦绣则瞬间失去重心,身体向后倒了过去,薛飞伸手一把搂住她的腰,她才幸免没有摔到。

    薛飞看着欧阳锦绣的眼睛认真地问道:“你真担心我了?”

    欧阳锦绣面对薛飞眼神有些不敢与之对视,她看向一边,娇嗔道:“我才不担心你呢。”

    薛飞笑了,他把欧阳锦绣的脸转过来说道:“口是心非,不担心我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

    欧阳锦绣想强迫自己看着薛飞的眼睛,发现还是不行,而且脸上发热,难为情的要死,就只好低下头说道:“你长得那么丑,我才不看你呢。”

    欧阳锦绣的声音平添了几分娇柔。

    “可是你长得特别好看,我愿意看你。”薛飞抬起欧阳锦绣的下巴说道。

    两个人四目相对,薛飞情不自禁的慢慢向欧阳锦绣靠近,就要亲到她的嘴巴时,欧阳锦绣伸手一把就将薛飞给推倒在了床上,脸蛋红扑扑地问道:“你还没回答受伤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快说!”

    “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我不是说了吗,我怕你担心,再说又不是多大严重的伤,告诉你也没什么用啊。”薛飞对于没亲到欧阳锦绣的嘴巴感到很不爽。

    “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欧阳锦绣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张纸,薛飞一看是污蔑诽谤他的那些传单。

    “这没什么好说的,坏人造谣而已。”

    “你真的没有和别人共享一个情妇?”

    “怎么可能啊,你用脚后跟想想我也不可能干那种事啊。就算是我有情妇,我也得独享啊,我怎么可能跟别人共享呢。”

    “你敢!你要是敢包养情妇你就死定了,我肯定第一个去举报你!”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