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联手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最近有群众反应有些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中午的时候喝酒,下午上班一身酒气,工作时频频出错不说,有的还甚至在上班时睡觉。品书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还有人写匿名信举报政府官员赌博,动不动就成千上万。

    针对中午喝酒和赌博一事,在开县委常委会时,薛飞在会上提了出来,要禁止中午喝酒,禁止官员赌博。

    “我不同意禁止。具体事情要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展淑萍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中午喝酒,势必会影响下午的工作。官员赌博,会引导社会的不正之风。老百姓赌博尚且是违法的,官员赌博,成何体统?展县长说具体事情要具体分析,我不明白到底该怎么分析?”薛飞看着展淑萍说道。

    “很多喝酒不是为了喝酒而喝酒,可能是必要的应酬,比如参加红白喜事,就赶上中午了,怎么办?也有可能是为了工作,譬如与客商谈事。如果真要禁止,我觉得不仅不会帮助到工作,反而还会影响到工作。至于赌博,这个事情本来就很难界定,平时一家人在家打个扑克麻将,算不算赌博?与三五好友玩一玩,算不算赌博?”

    “不管是什么应酬,只要在一周至周五上班期间,中午就是不能喝酒。参加红白喜事就一定要喝酒吗?与客商谈事要是不喝酒就谈不成?如果是客商要求的非要喝酒,那就晚上去喝,时间也充裕,为什么非要赶在中午休息有限的时间去喝?这是说不通的。赌博的事情也并不难界定,自己是在赌博,还是单纯的只为了消遣,自己心里会不清楚?如果自己搞不清楚,那就以抓现行为准,只要符合相关法规,抓到一个处理一个,绝不姑息。”薛飞强硬的反驳道。

    展淑萍脸色阴沉,被薛飞辩的不知该说什么了,就看对面的王三胜。

    王三胜心领神会,说道:“赌博这件事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我就不发表个人观点了,我只说喝酒。喝酒对于我们民族来说是一种风俗,想喝就喝,随时随地的喝,薛书记是汉族人,还是外来的,你不懂我们民族。”

    王三胜是少数民族。

    薛飞听了王三胜的话说道:“无论哪个民族的风俗习惯我都是尊重的,但国有国法,党有党纪,只要是公职人员,是党的领导干部,就必须遵守相应的法规和纪律。我从来没听说过因为民族风俗就可以为所欲为的。”

    王三胜被驳的哑口无言了,展淑萍就又看向了包宗恒。

    包宗恒其实没什么想说的,因为薛飞说的两件事全都有理有据,根本不好辩驳,但是他又得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就只能说道:“不管怎么说,我对禁止中午喝酒和禁止赌博一事是持保留意见的,我认为还是应该三思而行。”

    “其他人还有什么想法和看法?”薛飞看了一眼其他人问道。

    焦晋说道:“薛书记提出的两个禁止总得来说是没有问题的,我的建议是,如果真要禁酒,应该先从县直机关开始,从上往下推行既有力度,又有表率作用。”

    薛飞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焦书记的建议非常好。那就从今天开始,禁酒禁赌从县直机关开始执行,希望所有人都能够自觉遵守,散会。”

    双禁令规定出台没几天,县畜牧局副局长刘凤祥就在赌博的时候被抓到了,薛飞准备将他撤职重罚。

    这天早上,薛飞刚进办公室,水源就进来说曾担任县政协主席的谭千里想要见薛飞。薛飞不认识谭千里是谁,见是县里过去的老领导,就让水源把人请进来。

    谭千里一进来,薛飞就想起了他第一天刚来上班时在人工假山前碰到的那个白发老者,原来他叫谭千里。

    薛飞起身走出办公桌,伸出手热情地说道:“你好谭老,我们又见面了。”

    谭千里与薛飞握了下手,脸上没什么笑模样,他说道:“难得薛书记还记得我。”

    “谭老给我的第一印象很深刻,我至今记忆犹新啊。”薛飞将谭千里请坐后说道:“不知谭老今天过来有何贵干啊?”

    薛飞亲自给谭千里倒了一杯水。

    “我是过来给人求情的。”谭千里直言不讳道。

    “哦?谭老给谁求情啊?”薛飞问道。

    “县畜牧局副局长刘凤祥,他是我外甥,希望薛书记能高抬贵手给他一次机会,毕竟他玩的不算大,一场牌输赢三四百而已,如果你要是撤了他的职,只怕到时全县人都会笑话你的。”

    “此话怎讲?”薛飞不明白。

    “全县人都知道,天泽打牌打的最大的是一个县领导,你不敢抓他,拿一个副局长出气,大家当然会笑话你。”

    薛飞听了神情冷峻,他知道谭千里说的县领导是王三胜,他对此事已有耳闻。

    谭千里亲自来求情,话又说到了这个份上,薛飞很无奈,最后只好从轻发落了刘凤祥。

    周五晚上下了班,薛飞就开车去了冰城,他跟何苗约好了,两个人要一起吃晚饭。

    吃饭的时候,何苗问了薛飞一个问题,她在纸上写到:我从认识你到现在,一直在用文字和你交流,从来没有跟你说过一句话,你为什么不问我原因?

    何苗对于这个问题很好奇。

    薛飞淡淡一笑,用手语回答道:“因为我早就知道你不会说话。”

    何苗惊呆了,薛飞竟然会手语,她看错了吗?何苗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用手语问道:“你刚刚是在用手语跟我说话?”

    薛飞用手语回应道:“是的。”

    “你怎么会手语呢?”

    “我知道你不会说话以后,我就想我以后要是跟你交流,要是不会手语肯定会特别不方便,所以我就去书店买了学手语的书,一直在偷偷的学习。”薛飞从他的包里把书拿出来递给何苗说:“你看,这就是我买的书。”

    薛飞之所以没告诉何苗,是因为他想等学习的差不多的时候再告诉何苗,给何苗一个惊喜。其实之前好多次跟何苗在一起的时候,他都差一点用手语回答,腿摔伤的时候何苗去看他,他还险些让何苗看到他的手语书。

    何苗听了薛飞的话眼圈红了,一副像是随时要哭的样子,薛飞见状紧忙起身坐到何苗的身边安慰。

    “你怎么了,我学手语是多好的事啊,以后你就可以省好多好多的纸和笔了,不是吗?”薛飞握住何苗的手说道。

    何苗挣脱开薛飞的手,气愤的做了个手语,薛飞没有看懂,因为他只掌握了一些基本的手语用语,太复杂的他还没有学会。

    何苗见薛飞没明白,就拿起笔写到:薛飞我讨厌你,你就是一个坏人!

    “我怎么坏了?”薛飞才明白何苗刚刚比划的意思。

    “你受伤了不告诉我,学手语你也不告诉我,你还拿我当你的女朋友吗?”

    “呵呵,我这不是告诉你了吗,之前没告诉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不需要你给我惊喜,我希望你能对我坦诚。”说话间,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从何苗的眼睛里滚落而出。

    “好啦,我知道了,我发誓我以后做所有事情都告诉你,绝对不向你隐瞒任何事情。你别哭了,好不好?”薛飞赶忙去给何苗擦眼泪,看到她哭,薛飞就有种心疼的感觉。

    何苗用手在薛飞的胸口捶了一下,然后就扑进了薛飞的怀里。

    虽然何苗怪薛飞没有告诉她学手语的事情,但是何苗对薛飞学手语的这件事还是非常感动的。

    薛飞抱住何苗,在她的耳边说道:“你以后教我手语吧,书上的内容有限。”

    何苗用鼻子“嗯”了一声。

    吃完饭,其实时间还不算晚,薛飞原本是想跟何苗压会儿马路的,可惜何清毅给熊峰打了电话,让何苗快点回家。

    其实即便何清毅不打电话,薛飞想真正跟何苗享受二人世界也是很难的,因为无论去哪儿,熊峰都会如影随形的跟着,两个人也已经习惯了。

    目送何苗上了车走远后,薛飞拿出手机刚要给赵日天打电话,赵日天的电话就先打了进来,薛飞心说还真是巧啊。

    接听电话刚要说这个巧合,就听赵日天说道:“我在海阔天空俱乐部,你赶紧过来,我等你。”

    赵日天说话的声音冰冷之中略微有些颤抖,薛飞猜想可能是出了什么事,就赶紧开车赶了过去。

    虽然很早以前赵日天就送给了薛飞一张海阔天空俱乐部的会员金卡,可薛飞还从来没有去过,这回是第一次。进去以后,发现富丽堂皇,装修的非常奢侈和高档,估计能来这里的人肯定非富即贵。

    报上赵日天的名字,就有人将薛飞带到了楼上的一个包间。

    进去后,里面除了赵日天,还有一个女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高挑,长相妩媚,身上的名牌长裙和高跟鞋表示着她非是一般人。

    赵日天没有给薛飞介绍女人是谁,女人礼节性的冲薛飞微笑着点了下头,然后就出去了。

    赵日天脸色煞白,坐在椅子上抽烟的他,拿着烟的手有些颤抖,薛飞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赵日天将手上的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重新又点上一根,深吸了一口之后,说道:“我对叶良辰下手了,我没有找别人,我是自己干的。今天晚上叶良辰在一个饭店吃饭,他吃完出去上车的时候,我戴着帽子和墨镜,假装路过慢慢靠近他,然后掏枪给了他一枪。我是冲他腿打的,我没想要他的命,没想到被他的手下给看到了,推了他一下,一枪打在了车上。叶良辰的反应很快,他从怀里拿出枪朝我开了一枪,还好我躲闪及时,当时子弹是贴着我的鼻子尖飞过去的,如果反应稍微慢一点,你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说完,赵日天猛吸了两口烟,显然他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仍心有余悸,还没有在恐惧中完全走出来。

    薛飞听了眉头一挑:“后来呢?”

    “我跑了,他们也没敢久留,上车就走了。”

    薛飞就知道赵日天再用暴力的方式对付叶良辰是不行的,果不其然,他并没有报复成功。

    薛飞伸手扇了扇刺鼻的烟味,坐下说道:“我当初就跟你说过,对付叶良辰最好是智取,不要强攻,因为他老子是叶向辉,再加上你一直使用同样的办法对付他,当他有了防备以后,你是很难得手的。通过今晚的事,我相信叶良辰以后会更加小心谨慎的。”

    赵日天突然非常暴躁,他将手上的半支烟狠狠地摔地上说道:“真他妈憋屈,我咽不下这口气!”

    薛飞从一开始就知道,想要对付叶良辰不能心急,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所以接近赵日天,和赵日天拉近关系以后,薛飞也并不着急撺掇赵日天跟他联手对付叶良辰。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和了解,薛飞知道赵日天是个心高气傲的自负之人,这种人你必须得让他吃亏,让他知道他的办法是不行的,他才可能会听你的,跟你合作,否则他是不可能真正把你放在眼里的。

    所以薛飞就任由赵日天折腾,耐心的等待他折腾不动的那一天的到来,现在看是到时候了。

    “咽不下去这口气就继续想办法报复就是了。”相对于赵日天的狂风暴雨,薛飞则是一脸的和风细雨,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轻松。

    “你说的太轻松了,再想对叶良辰下手谈何容易。”赵日天就是因为感觉再没有下手的机会了才会突然性情大变。

    “你为什么总想着要直接对叶良辰下手呢?就没想过换个思路?”

    “什么意思啊?”

    赵日天扔在地上的烟还在燃烧着,薛飞起身来到烟前,抬脚踩在烟上碾了碾说道:“在对付叶良辰的事情上,咱们哥俩的目标是一致的,只是一直以来都是你一个人在按照自己的办法单独行动,如果你相信我,愿意跟我联手,我保证会事半功倍。不过,前提是必须以我为主,你得听我的才行。”

    赵日天见薛飞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感兴趣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对付叶良辰?”

    “我已经说过了,对付叶良辰宜智取,不宜强攻。”

    “怎么智取?”

    “你同意跟我联手,自然就知道了。”

    赵日天稍加思索后,下定决心说道:“好,我同意跟你联手,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全都听你的。”

    本部来自看书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