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不时兴招标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进了宾馆房间,看到薛飞拄着拐,何苗鼻子一酸,眼泪当时就下来了,一下子就扑到了薛飞的怀里。品书网

    薛飞用一只手搂着她,笑着说道:“傻丫头,你哭什么呀,我伤的又不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何苗哭了一会止住了眼泪,薛飞想给她擦眼泪,她一把推开了薛飞的手,嘟着嘴拿出纸笔写到: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薛飞说道:“我不是怕你担心吗,又不是什么好事。”

    何苗用鼻子“哼”了一声写到:我是你女朋友,为你担心是应该的,你不告诉我就是你的不对。

    薛飞点了点头,一副很后悔的样子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知道错了,你就别生气了呗。”

    何苗写到: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你以后要是有事再敢瞒着我,我就不理你了!

    何苗把叹号写的特别粗重。

    薛飞举起手发誓道:“我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了,我要是再骗我们家小蝴蝶,我就……”

    何苗打断问道:“谁是小蝴蝶?”

    薛飞摸了摸何苗的脑袋说道:“当然是你了。最开始我不是不知道你的名字吗,看你跳舞像只蝴蝶一样,我就在心里给你起了个名字叫蝴蝶,一直没告诉你。”

    何苗仰头十分可爱的想了想说道:“小蝴蝶这个名字我喜欢,那我批准你以后就叫我小蝴蝶吧。”

    薛飞点头表示没问题。

    薛飞受伤了,何苗觉得她作为女朋友理应留下来照顾薛飞,就给她爸打电话,但是遭到了何清毅的强烈反对。何清毅的理由很简单,女孩子不能随便在外面过夜,万一发生危险会后悔一辈子。

    何苗为了让她爸同意她留在天泽县照顾薛飞,让熊峰给她爸打电话,说薛飞住的地方有两个房间,薛飞的腿又受伤了,不可能发生不好的事情,叫她爸放心,结果何清毅还是不同意。

    何苗生气了,她不想理她爸了,她就是想留下,她就不信她爸还能亲自跑到天泽县来抓她回去。

    因为有曲媛媛的前车之鉴,薛飞不同意何苗留下,本来何清毅就不同意他们在一起,要是把何清毅惹急了,万一也来曲海波那一套,将来藏户口本怎么办?来日方长,在一起的机会有都是,不能只看眼下这一朝一夕,况且他伤的又不严重。

    何苗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女孩,听了薛飞的话,心里虽然不愿意走,可还是同意了晚上回家去住。

    何苗一走,紧接着云朵就来了,她是通过看报纸得知薛飞受伤的。

    云朵这趟是来专门照顾薛飞的,为此她连工作都不做了。薛飞劝她回去忙,他伤的不重,过几天就好了。无奈云朵根本不听,铁了心非要留下,薛飞也拿她没办法。

    自从和云朵发生关系以后,薛飞就发觉他和云朵的关系已经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其实一想到云朵,薛飞心里就会本能的想要离她远一点,想要跟她保持距离。可是每次当见到云朵的时候,他又无法做到真正和云朵保持距离,甚至有时还会觉得和她在一起很享受,真的特别矛盾。

    关于佟大志的工作问题,薛飞一直没有想好要如何安排,所以年后佟大志自己就在七河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干了起来。

    要说佟大志这孩子还真是不错,之前在深蓝酒店后厨工作的时候,他挣的钱都由他自己保管,花多少也由他自己说了算。可能是长大了吧,他发现自己有些大手大脚了,年后在找到保安的工作以后,他就把之前存的钱,加上当保安挣的钱全部交给了张凤霞,让张凤霞替他保管。不仅如此,还隔三差五的就给薛仁贵和张凤霞买点什么,老两口特别感动,薛飞知道后也感到很欣慰。

    佟大志当了保安后干的不错,不过前些天他又跟人打架了,这次还是不愿他,是对方是想往院子里闯,他拦着不让他进,对方动手打了他以后,他没有控制住脾气就还手了。事情发生以后,佟大志不仅去了医院,还被单位给开除了,理由是作为保安,无论如何都不能动手打人,会连累单位。

    佟大志不敢让薛飞知道他又打架被开除的事情,就叫薛仁贵和张凤霞别跟薛飞说,怕薛飞知道会说他。前一阵子恰好薛慧回七河,跟张凤霞闲聊天的时候聊到了佟大志,张凤霞就说了佟大志被辞退的事情。薛慧觉得佟大志命苦可怜,年纪还小,出去打工也不是长久之计,应该学点什么,所以前两天和程爵到天泽来看薛飞的时候,薛慧就把佟大志的事情跟薛飞说了,薛飞才知道佟大志打架被开除的事情。

    薛飞也希望佟大志能学点什么,可是学什么呢?薛飞给佟大志打电话,问了他对什么感兴趣,佟大志支吾半天也没说出个子丑寅某来,只说等脸上的伤好了他再去找一份新工作。

    佟大志要是自己找工作,只能找保安饭店服务生这样的工作,薛飞琢磨还是得他给安排,这几天他一直在想这件事。

    “你公司缺不缺人啊?”薛飞拄着拐来到窗边,靠在窗台上看着云朵问道。

    “缺呀,我公司发展的不是挺快的吗,拿到单子越多,用人就越多,一直在广纳贤才。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来了?”云朵好奇地问道。

    “我认识个人,他现在没工作,我寻思他能不能到你那儿干点什么呀?”薛飞之前还真没往云朵那想,刚刚云朵接了个电话,像是她公司人事部门的人打来的,薛飞就想起了佟大志工作的事情,就想问问看。

    “可以呀,他什么学历,有什么特长啊?”云朵在薛飞的面前一点不避讳,她脱下身上穿的胸罩,换了个新的,还让薛飞帮她把扣子扣好。

    “他没什么学历,也没什么特长,有个工作干就行,但是最好别安排他干保安什么的,因为他还小,我是希望他能在你那儿学点东西。”薛飞伸手把扣子扣上说道。

    “你说的这个人是谁啊,你把他的情况详细跟我说说。”

    薛飞把佟大志的情况言简意赅的跟云朵说了以后,云朵沉思片刻说道:“让他做我的司机兼助理怎么样?”

    “司机应该可以,但他得现学,他不会开车。至于助理,他能行吗?”薛飞的想法是,云朵能把佟大志安排到她公司,哪怕是在办公室打杂也行,也能学到不少东西,没想过要让佟大志去给云朵当司机和助理,他担心佟大志胜任不了。

    “怎么不行啊,他那么小,慢慢学呗,谁天生就行啊。你就把他交给我吧,让他去找我,我先给他报个驾校,先把车学了。学车的钱我给他出。”

    “我先替他谢谢你了。”薛飞真心的感谢道。

    “切,跟我还这么客气,有意思吗?”云朵搂住薛飞的腰,仰着头看着薛飞撒娇道。

    “好吧,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让他给你当助理也好,正好可以看着你。”

    “看着我?什么意思啊?”

    “你总把衣服穿的那么少,我怕你感冒了。”

    云朵被薛飞的话逗笑了,娇嗔道:“你怎么那么讨厌啊,我不是都答应你了,以后绝对不再少穿衣服了吗,你还不相信我呀?”

    薛飞笑着摇头道:“不是不相信,只是想上个保险而已。”

    云朵做无奈状叹气道:“完了,我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骂,以后身边跟着小特务,什么坏事都干不了了。”

    云朵心口不一,别看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别提多高兴了,她觉得薛飞还能想着她少穿衣服的事情,还要让佟大志看着她,说明薛飞心里是有她的,是在意她的。

    直到薛飞可以离开拐杖走路,云朵才离开天泽县回到冰城上班。

    薛飞恢复了健康以后,他就召集所有县委常委开会,在会上提出了修路和“农民办事不出村”这两件事。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路不通,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是脱贫致富的第一大阻碍。另外,路不通堵的还不仅仅是农民们的生财道,堵的还是人心,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为官者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既然是服务,就要尽量让老百姓少跑腿,让信息多跑路,所以农民的事,能在村子里办的,就尽量在村子里办了,让农村也尽快实现信息化。

    薛飞以为他提出的这两件事会遭到以展淑萍为首等人的强烈的反对,然而事实却截然相反。

    “薛书记说的这两件事我认为非常好,是实实在在为老百姓谋福利的事情,我赞同。”展淑萍表态道。

    “我也赞同。”王三胜说道:“下面乡镇村子里的路早就该修了,不然进出都不方便。”

    “我也没有意见,只要是为老百姓好的事情,我想大家都应该没有意见吧?”包宗恒扫了一眼其他常委说道。

    所有人都赞成修路和搞“农民办事不出村”这两件事,只有纪委书记焦晋对山区搞信息化持怀疑态度,焦晋觉得薛飞就是在说梦话,很难办成。

    两件事确定下来以后,县交通运输局就着手做起了修路的前期工作。另一边信息化的试点工作也正式启动了,展淑萍还特地签字批了六十万的经费。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薛飞正在办公室琢磨,能不能把长寿乡的长寿山打造成一个旅游景点的时候,水源敲门进来了,说县交通运输局的常务副局长夏安想要见他。薛飞有点奇怪,交通运输局是县政府的组成部门,夏安汇报工作应该去找展淑萍才是,怎么来找他呢?不会又是来送礼的吧?虽然疑惑,薛飞还是让水源把夏安叫进来。

    夏安一进办公室,手里拿着的一个黑色塑料袋一下子就引起了薛飞的主意,薛飞的脸当时就绷了起来。

    “你好薛书记,我是交通运输局的副局长,我叫夏安。”夏安恭谨地说道。

    “你有事吗?”薛飞问道。

    “有事,这个……”夏安说着话就要把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放在薛飞的办公桌上,薛飞见了立马制止了他。

    “你应该知道我是不收礼的,你要是给我送礼来的就赶紧走吧。”薛飞冷声说道。

    “薛书记你误会了,这里是钱不假,但我不是来给你送礼的,这是别人给我送的礼。”夏安解释道。

    “什么意思啊?”

    “我们局现在不是正在搞农村公路的事情吗,我是具体负责人,中午的时候,龙腾建设公司的霍瑞凡找到了我,给了我二十万块钱,想让我关照,我不要他非塞给我,我一想还是交到薛书记你这儿来吧。”夏安对薛飞不收礼的事情感到很佩服,他拿着钱过来,一方面是想向薛飞证明他也是一个清官,另一方面他也是趁机认识薛飞,和薛飞拉拉关系,之前给薛飞送礼的众多人之中并没有他。

    一听是这么回事,薛飞就向夏安投去了赞赏的目光:“这件事你办的非常好,就把这钱上交财政吧。”

    夏安点头道:“听薛书记的。”

    “霍瑞凡找你是想让你帮忙中标吗?”薛飞问道。

    薛飞对霍瑞凡的印象比较深,因为霍瑞凡是他到天泽县第一个给他送礼的,也是让他见识一千块一张的港币长什么样子的人。

    “中标?”夏安笑了:“薛书记,你刚到天泽的时间不长,有些事情可能你还不是特别了解,咱们天泽是不时兴招标的。”

    “不时兴?那工程建设的施工单位如何选定啊?”

    “一般来说像龙腾建设这样的公司会承揽到项目。”

    薛飞心里一紧,给农村修路是县财政勒紧裤腰带干的事,有人居然还想趁机钻空子,捞好处,不按市场规律办事,岂有此理,绝对不能让这些人得逞。

    两天后,农村公路规划审查委员会宣布成立,薛飞任主任。天泽县所有农村公路项目必须经过总体规划的要求进行公开投招标,必须经过审查委员会的审查才能上马开工。

    薛飞的这一举措可是把展淑萍等人给气坏了,他们之前在常委会上之所以支持薛飞提出给农村修路和“农民办事不出村”这两件事,是因为他们觉得修路一事上有很多油水可以捞,薛飞这么一搞,他们还捞什么呀,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

    看书罓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