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不同寻常的天泽县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天泽县地处林江省东南部,幅员面积3100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70万亩,人口35万,是国家级生态示范区、粮食高产示范县、全国绿色食品原料标准化生产基地,同时也是冰城市唯一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这是薛飞在上任前对天泽县的所有了解。

    一早,薛飞和市委组织部部长裴新明,以及一位人大的副主任等人从冰城出发,去了天泽县。

    虽然在之前的任前集体谈话会上已经宣布了任命,但到了天泽县由于要开全县的领导干部大会,告知换了新书记,所以还要再宣布一次,这也是裴新明去天泽县的目的,说是惯例,其实是走形式。

    薛飞和裴新明不熟,一路上两个人基本上没有交流。

    车开的不快,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行驶,天泽县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天泽县三面环山,从远处看过去,县城的地貌像是一张张着的血盆大口,三座山则像是三颗獠牙,随着离县城越来越近,会给人一种被逐渐吞噬的感觉。

    车刚一进入县城,就看到在远处的山壁上,有一副巨大而鲜红的“二龙戏珠”壁画,非常显眼,壁画右下角写着繁体的“龙泽”二字,薛飞不明白壁画和文字有何寓意。

    来到县城里面,薛飞透过车窗左右观瞧,走着走着,前方不远处一座气派的八层高大楼吸引了薛飞的眼珠,薛飞的第一反应是写字楼,然而等到了近前才发现是县里四大班子的办公地址。

    为了迎接裴新明和薛飞的到来,县哭四大班子领导,法检两长,及全县其他领导干部全都聚集在了县政府大门口,当裴新明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站在人群中最前面的一个女人一个箭步过去就握住了裴新明的手,笑容可掬。

    “欢迎裴部长到天泽来。”

    女人名叫展淑萍,今年33岁,身材前凸后翘,颇有姿色,是天泽县委副书记、县长。

    裴新明微笑点头,同展淑萍浅握了一下手就松开了,然后介绍道:“展县长,这位就是新来的薛飞书记。”

    听到裴新明的话,所有人的目光就全都聚焦在了薛飞的身上,神情各异。

    展淑萍伸出手一边打量薛飞一边笑着说道:“欢迎薛书记到天泽县工作,我相信在薛书记的带领下,天泽县一定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薛飞跟展淑萍握了握手说道:“但愿如此。”

    跟四大班子的其他主要领导握过手以后,薛飞和裴新明就在一众人的簇拥之下往大院里面走。

    就在这时,不远处跑过来几个人,边跑边喊道:“政府招商工程变成了烂尾楼,老百姓无处维权,请新来的书记主持公道……”

    听到喊声,薛飞和裴新明就停住了脚步回头去看,展淑萍则眉头紧锁。

    不等薛飞看清是谁喊的,几个叫喊的人就被强行拖走了。

    进了政府大院,薛飞看到别有洞天,里面远不止有气派的八层大楼。在大楼的正前方是一个人工湖,差不多有两个半足球场那么大,湖的三面草木丛生,湖里除了有一条连接陆地的栈桥以外,湖心还有个岛,岛上有个三层高的仿古楼,牌匾上写着“龙泽楼”三个字。仿古楼的前面摆放着一个鼎,有仿古楼的三分之一高,鼎的下面和龙泽楼的大门是正好相对的。

    在八层大楼的后面,还有四座六层高的楼呈两排分列,楼与楼之间间距非常大。最惹眼的是在后院正中间立着的一座人工假山,有四层楼那么高,山间有溪水流淌。

    薛飞从政至今,去过很多县政府,像天泽县政府这般壮观气派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还别说县政府,有几个市政府能比得上?

    到礼堂开完会,展淑萍想留裴新明吃午饭,裴新明婉拒说还有事就走了。

    从礼堂出来,县委办公室主任唐爱国带着一个人引领着薛飞来到了办公。进屋后,唐爱国向薛飞介绍道:“薛书记,他叫水源,是县委办公室的秘书,以后就专门协助您工作。”

    “薛书记您好,我叫水源,流水的水,源头的源,以后在工作上您尽管吩咐,我会尽全力协助您做好工作的。”水源恭谨地说道。

    水源今年二十四岁,人长得除了白白净净,再没有任何特点,不过鼻梁上架着的一副眼镜让他显得很有书卷气。水源是天泽县本地人,大学毕业后就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在天泽县委办公室已经工作一年多了。

    薛飞笑着“嗯”了一声,他对水源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薛书记,咱们县里的家属房正在翻修,一时半会儿的还住不了,所以就只能暂时安排您在天泽宾馆住了,这是房卡,上面有具体的房间号。”唐爱国将房卡放在了办公桌上说道:“晚上其他县里领导会在天泽宾馆为您接风,先跟您说一下。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没有了,你们俩先去忙吧。”薛飞收起房卡说道。

    第一天上班,想要马上就进入工作状态显然是不可能的,唐爱国和水源离开后,薛飞也离开了办公室,他想先熟悉熟悉环境,到处看看。

    四大班子的办公地址是八层大楼后面的四座六层楼,每套班子一座楼。薛飞从党委楼里出来冲人工假山走了过去,之前他只是一眼带过,没仔细看,这会儿站在假山前面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上面是有字的,写着“封爵山”三个字。

    薛飞绕着假山走了一圈,不由得想到了前面的人工湖,岛上的天泽楼和楼前的鼎,和假山是不是在一条线上啊?由于有八层大楼挡着看不到,所以没法验证,但薛飞感觉好像他们是在同一条线上的。

    薛飞聚精会神地正看着假山的时候,身旁传来一个声音说道:“薛书记一定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气派的县政府吧。”

    薛飞转头看去,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看样子得年过七旬了,长得精瘦,脸上皱纹堆累。

    “您是?”薛飞不知老者是何人。

    “曾经在县政府工作过,不过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名字不说也罢。”老者看着假山说道:“县里四大班子能在这样的地方办公,可是得感谢展县长,她可是搞建设的一把好手啊。”

    老者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薛飞一眼,然后便走了。

    薛飞对老者的背影注视良久,直止消失不见,薛飞才收回视线,朝前面的八层大楼走了过去。

    晚上下班,唐爱国安排车和薛飞一起去了天泽宾馆。

    薛飞住的是天泽宾馆贵宾楼东楼的426房间,是一个套间,虽然不及深蓝酒店的套间那般奢华,就县城而言,应该算是最高档的房间了。

    薛飞觉得有点太奢侈了,想让唐爱国给他换一个房间,普通的大床房就可以。可唐爱国说这是符合规定和标准的,考虑到薛飞的家属有可能会过来,如果只有一个房间到时会很不方便。薛飞一想也有道理,就没再说什么。

    把带来的行李箱打开将东西放好后,唐爱国说展淑萍他们已经到宾馆的包间了,薛飞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就赶了过去。

    给薛飞接风的人除了县委常委,还有人大和政协的领导。

    展淑萍作为代表说了开场白,薛飞回应了几句,随即就边吃边聊了起来。

    “薛书记没来之前,县委县政府的领导里我的年纪是最小的,现在薛书记来了,我就不得不要把年龄最小的这个位置让出来了。我知道薛书记今年二十九岁,和我家里的弟弟同岁。不瞒大家说,看到薛书记,我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弟弟一样,有种亲近感。如果薛书记不介意,我以后就称呼薛书记为小薛书记吧,如何?”展淑萍看着薛飞笑着说道。

    听到展淑萍的话,所有人全都齐齐地看向了薛飞,都想知道薛飞会如何作答。

    薛飞心里肯定是不乐意的,如果他的级别比展淑萍低也就算了,他是天泽县的一把手,展淑萍称呼他小薛书记算怎么回事?这让其他人听了会怎么想?好像他比展淑萍矮半头似的。

    “同事之间有亲近感是好事,对工作是有帮助的。只是我们这些人毕竟是政府官员,该有的严肃还是要有的。如果看着像自己的弟弟就在称谓前面加一个小字,那要是有人见展县长像家里的二婶,又该如何称呼呢?难不成要叫二婶县长,或是婶子县长吗?”薛飞笑着说道。

    其他人听了薛飞的话,有的人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有的人则实在忍不住了就直接笑了出来,惹的展淑萍直拿眼睛瞪他们。

    展淑萍没想到薛飞会这么回答,这不明摆着回击她的同时还连带着说她长得老吗,她今年才三十三岁,她可是天泽县第一美女,她哪里像二婶了?虽然心里有气,展淑萍也不好表现出来。

    “哈哈,薛书记还真是幽默。来,我敬薛书记一杯。”说完展淑萍一口就把酒给干了。

    展淑萍一个女的全都喝了,薛飞要是不一饮而尽显然是不合适的,薛飞就跟了一杯。

    随后,展淑萍就开始给其他人使眼色,于是其他人就开始轮番给薛飞敬酒。

    一开始薛飞还真以为是敬酒,后来才看出来是在故意灌他,好在他并没有喝的太多。

    唐爱国挨着薛飞坐,看到薛飞的杯子空了,就拿起酒瓶想要继续倒酒,薛飞用手捂住杯口说道:“我不行了,我已经喝了不少了。”

    展淑萍马上接茬说道:“薛书记,男人可不能轻易说自己不行啊。”

    展淑萍的话耐人寻味,听明白的人全都笑了。

    展淑萍身为县长,薛飞没想到她这么大胆直接,而且还是当着一群男人的面,看来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善类呀。

    “呵呵,行与不行可不是拿嘴说的,是真枪实弹干出来的。不过大家别误会,我说的酒,我是真的不胜酒力,这可不是装的。展县长着重提男人两字,莫非是经常遇到不行的男人?”展淑萍作为一个女人都好意思把话说的那么露骨,薛飞一个男人自然就不在乎再赤裸一点了。

    薛飞说了展淑萍一个大红脸,话里的意思不言自明。

    “这是秘密,可不能随便告诉薛书记。”展淑萍举起酒杯说道:“我再敬薛书记一杯。”

    “展县长,我真是不能再喝了。”薛飞果断拒绝道。

    “我这酒杯可都举起来了,薛书记要是不喝,这酒杯可是放不下啊。”展淑萍看着唐爱国说道:“还不赶紧给薛书记满上。”

    “薛书记,我给您倒上吧。”唐爱国说着话就要拿薛飞手里的杯子。

    薛飞回头目光如电地看了唐爱国一眼,唐爱国就像是真的被电到了似的,紧忙就把手给缩了回去。

    唐爱国心跳的特别快,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不就是被薛飞看了一眼吗,怎么会被吓到呢?心里感到很奇怪,却不敢再给薛飞倒酒了,甚至都有点不敢再看薛飞了,索性直接把酒瓶给放下了。

    “薛书记这是不给我面子啊。”展淑萍脸色一沉说道。

    “这跟面子没关系,在坐的也没有外人,大家聚到一起是为我接风,喝酒点到为止就行了,喝多了容易耽误明天工作。”薛飞就是不给展淑萍这个面子,他倒要看看展淑萍能怎么样。

    “我要是非让薛书记喝呢?”

    “那我只能辜负了展县长的一番美意了。”

    “看来必须得我亲自给薛书记倒酒,薛书记才能赏这个脸了。”展淑萍把手上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放,起身走到薛飞身边拿起酒瓶就要给薛飞倒酒。

    “展县长,你这可是有点强人所难了。”薛飞用手紧紧地抓着杯子,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展淑萍动手抢薛飞的杯子,薛飞就是不给她,一时间两个人就僵持了起来。

    第一天到天泽县,第一次和县里的主要领导在一起吃饭,薛飞不想把场面弄的太难看,不然实在是有失他县委书记的身份,和作为一个男人的风度。

    于是,薛飞在躲避展淑萍的手时,假装没拿住,把杯子故意摔在了地上,瞬间,玻璃杯就碎了。

    “行啦,这下你不用抢了,我也不用喝了。”薛飞看着展淑萍笑着说道。

    薛飞把杯子摔碎,既是为这件事画个句号,也是给展淑萍一个台阶下,不然展淑萍非让他喝,他就是不喝,展淑萍确实很没面子。

    展淑萍可是不会领薛飞的情,她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没好气地看了薛飞一眼,拿起满满的一杯酒就一口喝了下去。

    本文来自看書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