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履新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到了冰城薛飞才知道是干部任前集体谈话会。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参加谈任前集体谈话会的有从正县级领导职务转任非领导职务的人员,也有新提拔重用或交流调整的正县级领导干部。出席的领导有冰城市委书记华国旗、冰城市纪委书记韩敬伟、冰城市委组织部部长裴新明。

    会上,裴新明宣读了市委对于干部职务的任免决定,任命薛飞为天泽县委委员、常委、书记。

    会议结束后,薛飞在第一时间给谢长顺打了电话,随后谢长顺给冰城市委组织部打了电话,得到的回复是正常工作调整。

    从七河市政府秘书长到天泽县委书记,薛飞的级别没有变,还是正处级,但两个职务的轻重显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县委书记主政一方,一县之内至高无上,和市政府秘书长这个没有任何实权的大秘书相比,可是实打实的实权人物。而且一般来说,市政府秘书长想要再往上走,也是必须要经历县委书记这一关的,所以这次的工作调整薛飞也算是升了。

    但是薛飞并没有因此感到多高兴,他很清楚权力越大意味着责任越大,他从政以来还没有在县委县政府工作的经历,到了天泽县能不能干好,会遇到多少问题目前还是个未知数,所以不能高兴的太早了。

    一周后到天泽县上任,薛飞要在这一周内把手上的工作进行交接,同时自然也少不了一些吃吃喝喝的事情,毕竟在七河工作了三年,与一些人建立了非常良好的关系,走了肯定是要吃顿饭的。

    日前,原七河市委书记因为年龄原故退居二线,被调到了省政协工作,姜山被任命为了七河市委书记。姜山能够成功当选,离不开谢长顺和石权在省委常委会上说的好话,而这其中自然也有薛飞的一份功劳,姜山就打算让薛飞跟他一并挪窝,到市委担任秘书长。还没来得及跟薛飞提这件事,薛飞就被调到了天泽县,姜山感到很可惜。

    姜山专门请薛飞吃了一顿饭,除了寄语薛飞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取得更大更好的成绩之外,姜山还说不要因为他们不在一起工作就断了联系,以后要更加多亲多近。家里面要是有事,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千万不要跟他客气。

    柳晓庆对于薛飞被调走也感到很可惜,他原本还指望靠薛飞再往上爬一爬呢,现在薛飞被调走了,意味着以后再也借不上薛飞的光了,现实的柳晓庆不仅没有请薛飞吃顿饭,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

    薛仁贵和张凤霞对薛飞被调走不意外,他们知道薛飞不可能一直在七河任职,调走是早晚的事情,他们希望薛飞在外面能好好工作,同时还能够经常回家看看。

    薛慧和程爵结婚后,考虑到心儿和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后都需要人照顾,家里又不需要薛慧挣钱养家,两个人经过商量,薛慧就辞去了在街道的工作,决定做一名全职主妇。

    程爵没结婚之前一直住在一间二十平米的单身宿舍里,结婚以后,由于薛慧和心儿要跟他一起住,他就从单身宿舍搬进了单位分的一套九十平米的房子里。

    得知薛飞被调走了,程爵就给薛飞打电话让其来家里吃饭,顺便看看他们的新家。

    薛飞认识程爵这么多年一直叫爵哥,如今变成了姐夫,对于这个称呼,薛飞叫起来还挺不习惯的,进门之前想着叫姐夫,结果进了门还是叫成了爵哥。

    “哈哈,你就别叫姐夫了,还是叫爵哥吧,就是个称呼而已。”听到薛飞叫完爵哥又马上改口叫姐夫,程爵忍不住笑了出来,其实他也挺不习惯听薛飞叫他姐夫的,就好像是在叫别人似的。

    “好吧,叫爵哥确实顺嘴。”薛飞也笑了。

    “你们俩先聊天,吃饭还得等一会儿。”薛慧从厨房里出来说道。

    “没事,媳妇儿你别着急,慢慢做。”程爵对薛慧说道。

    薛飞简单的参观了一下房子,发现军队盖的房子和外面的商品房就是不一样。外面的商品房说是一百平米,实用面积也就八十平米。军队盖的房子说是九十平米,实际上至少得有一百多平米,三居室南北透通,布局合理,装修简约,六加一的房子还是最好的三楼,房子可以说非常好。

    来到客厅坐下后,薛飞问道:“这房子产权是你的?”

    程爵摇了摇头,给薛飞倒了杯水说道:“怎么可能,这房子军产,我只有免费使用权,要是不住了还得还给单位。”

    “你们单位没有统一购房或者自己盖房吗?”

    “去年统一购买了一批经济适用房,价格非常便宜,可是我去年单身啊,而且没准什么时候就被调走了,我买房子有什么用啊,就没买。”

    “现在想买没有了吧?”

    “是没有了,不过有我也不会买的,说实话,就那种房子别看便宜,我还真看不上。和你姐结婚,本来我是想在冰城买一套房子的,然后写你姐的名字,可是你姐不同意,她说我要是被调走了,还得再卖房子,太费事,就先住单位分的房子吧,也挺好的,所以就搬这儿来了。”当时因为买房子的问题,程爵和薛慧还险些吵上一架,程爵坚持买房子,薛慧就是不同意,两个人辩论了得有两个小时,各说各的理。男人怎么跟女人讲理呀,最后程爵只好认输投降。

    “呵呵,怎么样,娶我姐娶对了吧,她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薛飞觉得这要是其他女人听到房子写自己的名字,肯定会马上同意买房子的。

    “那是必须的,结婚之前我就觉得你姐的优点特别多,婚后发现还有很多优点是我不知道的,所以娶了你姐真是我的福气啊。”程爵心满意足地说道。

    程爵从来没觉得他娶了一个二婚带孩子的女人是吃亏了,相反就像他自己说的,是他的福气,他就是喜欢薛慧,怎么看怎么好,一点办法都没有。

    吃饭的时候,薛慧以水代酒说道:“老弟,恭喜你当了县委书记。”

    薛飞笑着举起酒杯说道:“谢谢,不过我这个县委书记是平调,没有升职,要说恭喜,我应该恭喜爵哥,他可是实实在在的又升职了。”

    最近程爵由副转正,被任命为了武警冰城支队支队长,军衔由中校晋升为了上校。

    “这么说我也得喝一杯啊。”程爵举起酒杯同薛飞和薛慧碰了一下说道:“祝愿咱们家以后没有坏事,全都是好事,干杯!”

    赵日天得知薛飞被调到天泽县的消息后,也请薛飞吃了顿饭,而且还叫上了何苗,奚韵也去了。

    饭桌上,赵日天说薛飞到了天泽县工作,无论是跟何苗见面,还是跟他见面都变得更方便了,冲这一点,就得干一杯。

    天泽县是冰城市辖县,和薛飞曾工作过的富来县一样,距离冰城市区五十公里左右,开车一个小时多一点就能到,和七河相比,确实是近了不少。

    饭吃到接近尾声的时候,已经重新和好的何苗与奚韵两个人窃窃私语,然后奚韵起身说道:“我们俩出去一趟,你们俩慢慢吃。”

    “干什么去呀?”薛飞问道。

    “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们家何苗拐跑的。”奚韵语气生硬地说道。

    薛飞就是随口一问,见奚韵这么说,就打趣道:“凡事都有万一,最好是还是告诉我去哪儿吧,不然真拐跑了,我上哪儿找媳妇儿去。”

    薛飞说完看了何苗一眼,何苗听到薛飞称呼她为媳妇儿,满面含羞。

    “你媳妇儿来大姨妈了,让我陪她去买卫生巾,要不你陪她去买?”奚韵气儿不顺地说道。

    何苗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推了奚韵一下,难为情的皱着眉,意思是你怎么能说出来呢。

    “我不想说啊,是你们家薛飞非得问啊。”奚韵瞪了薛飞一眼说道。

    “好啦,别说了,你们俩赶紧去吧。”赵日天看了奚韵一眼说道。

    有何苗跟奚韵在,薛飞不好跟赵日天提叶良辰的事情,两个人走了,无疑就有了说话的空间。

    “你出院以后,叶良辰一定每天过的都提心吊胆吧?”薛飞问道。

    “这还用说吗,肯定的,出门带十几个人,据说身上还都带着家伙。”赵日天冷笑道。

    “家伙?刀?”

    赵日天摇了摇头,伸手做了个手枪的姿势。

    “他还有枪?”薛飞惊讶道。

    “人家可是省委书记的儿子,什么没有啊。”赵日天讽刺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赵日天一口干掉杯中酒,浑身杀气道:“他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对他,加倍奉还。”

    “你想好了?”

    “嗯,我这次非弄残他不可。”

    薛飞心里是不同意赵日天这么做的,他始终觉得想要对付叶良辰,智取为上,强攻为下。但是他没有劝阻赵日天,他知道就算是劝阻赵日天也不见得会听他的,也许只有吃了更大的苦头,赵日天才能想明白这个道理。

    何况赵日天与叶良辰二虎相争,与他是没有任何利益损失的,如果赵日天真能如他自己所说,弄残了叶良辰,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虽然他并不认为赵日天能够如愿以偿。

    与赵日天吃完饭,转天薛飞就二次去了何苗家里。

    其实薛飞是不想去的,通过上次登门,他已经知道何清毅对他与何苗在一起是个什么态度了,他怕再去会自找没趣。可是何苗非要让他去,说正是因为她爸不喜欢他,他才要去,还要经常去,要好好表现,让她爸知道他的好。

    见何苗说的有一定道理,薛飞就去了,为了表现一下,还特地下厨做了饭,做的都是何清毅爱吃的菜。

    何清毅下班回到家时,薛飞正在厨房炒菜,看到薛飞在,就皱了下眉。薛飞跟他打招呼,他像是没听见一样,没搭理薛飞。

    何苗用手语告诉何清毅,薛飞的厨艺非常棒,做了很多好吃的,何清毅也不吱声,换了鞋就上楼去了。

    吃饭的时候,何清毅尝了一口蒜薹炒肉,脸色当即就变了,他放下筷子看着薛飞说道:“这种水平以后就不要再做了,太浪费食材了,做完也得扔。”

    何清毅又看向何苗说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往里带陌生人,你是一个女孩子,你得学会保护自己。”

    起身离开饭厅后,何清毅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说道:“吃完饭把碗筷刷了就赶紧走吧。”

    何苗对何清毅的话大为不满,薛飞由于早有心理准备,不以为意,但是对于他厨艺的评价他还是很在意的。

    至于把食材都浪费了吗?薛飞把每个菜都尝了一遍,和他以往做的味道没有任何区别,难道是不符合何清毅的口味?

    “菜很难吃吗?”

    “你别听他的话,他是故意那么说的,你做的非常好吃。他不吃拉倒,咱们俩吃。”何苗在纸上写到。

    吃完饭洗完碗筷,薛飞不敢多做逗留就走了。

    出了省委一号院,薛飞接到了云朵的电话,云朵问薛飞是不是在七河,她说她现在想去找薛飞。薛飞以为出什么事了,问云朵在哪儿,就开车赶了过去。

    来到一家餐厅的门口,云朵上了车搂住薛飞的脖子就是一通亲,把薛飞亲的直发愣。

    “你怎么了?”云朵住嘴后,薛飞用纸巾擦了擦云朵留在他脸上的口水不解地问道。

    “我刚刚拿下一个高档公寓小区五年的物业管理权,厉害吧!”云朵得意洋洋地说道。

    “靠这身衣服拿下的?”薛飞上下打量了一眼云朵的穿着问道。

    云朵的穿着极其性感,一条黑色抹胸超短裙,给人一种随时会掉下来的感觉。双腿尽裸,脚上穿的是一双足有十公分高的黑色高跟鞋。

    “怎么了,你不喜欢呀?”云朵搂住薛飞的胳膊问道,见薛飞面沉似水,她怀疑薛飞可能是生气了。

    “我喜不喜欢不重要,但我知道你之前见过的人他一定很喜欢。”薛飞确实有点生气,云朵穿的太暴露了,比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还要加一个更字。

    “我也不想穿成这样,可是我没办法,你知道的,有的时候谈生意就是需要这样的,不然根本就搞不定对方。我的公司才刚刚起步,和其他大的公司相比没有竞争力,我只能出此下策。”云朵解释道。

    “你就不怕再发生上次的事情吗?”薛飞知道女人穿的少容易谈成生意,就像男人在酒桌上多喝酒容易谈成事一样的,只是他怕云朵会像上次一样遇到危险。上次是跑掉了,万一跑不掉怎么办?不能因为做生意把自己搭进去吧?

    “怕,我当然怕了,所以穿成这样是我的底线,如果这样还不能搞定对方我就会放弃,我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去做生意的,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云朵穿成这样确实是无奈之举。

    “你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下车吧,我得走了。”

    “你别走啊,我以后再也不这么穿了还不行吗,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就算是再大的生意,我宁可不做,我也不会穿成这样子惹你生气的。”云朵举起手发誓道。

    “我才没生气呢。”薛飞否认道。

    “口是心非,你明明就是生气了还不承认。不过看到你生气我很高兴,说明你心里是有我的。”云朵躺在薛飞的肩膀上,心里美滋滋的。

    “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我不回家。”云朵趴在薛飞的耳边说道:“人家想你了,昨天大姨妈刚走。”

    本部来自看书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