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我就问你怕不怕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你要干吗?”欧阳锦绣有些紧张地看着薛飞问道。品书网

    薛飞没有说话,脸慢慢靠近欧阳锦绣。欧阳锦绣先是皱眉,而后索性把眼睛闭了起来。

    “你长得真丑。”薛飞在欧阳锦绣的耳边说道。

    “什么?你说谁丑?你再说一遍!”见自己被薛飞捉弄了,欧阳锦绣恼羞成怒。

    薛飞起身躲的远远地说道:“好话不说第二遍。”

    “你给我等着,到时我再跟你算账。”欧阳锦绣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就气呼呼的朝门口走了过去。

    下午肯定是没法走了,薛飞就给薛岩打了个电话,让薛岩和佟大志先走,不要等他了,他在京天有点事情要办。

    欧阳锦绣先带薛飞去了躺理发店,薛飞不同意动他的头发,他是政府官员,又不是偶像艺人,根本不需要做什么造型,可是他又拧不过欧阳锦绣,只能被摁坐在椅子上,任由理发师“宰割”。好在发型做的不是太夸张,薛飞还算是能接受。

    离开理发店,就直奔了欧阳锦绣经常去的几家世界顶级奢侈品名店,一进门,欧阳锦绣就让店员找适合薛飞的衣服,从头到脚都要换新的。

    一时间,薛飞变成了试穿衣服的机器人,换了一套又一套,欧阳锦绣都摇头表示不满意,最后一共换了二十几套衣服,试了足足两个小时,几近崩溃。

    薛飞在试穿衣服的过程当中,店长一直在欧阳锦绣身边陪同。见欧阳锦绣看薛飞的眼神不一般,便问道:“欧阳小姐,他是您男朋友吧?”

    欧阳锦绣没说话,只是微微一笑。

    店长以为欧阳锦绣默认了,便又说道:“您男朋友不仅长得高大帅气,还是个衣服架子一样,无论穿哪一套衣服都是那么有型,他不会是一个模特吧?”

    欧阳锦绣仍旧笑而不语,她和店长的看法是一样的,只是她不会从嘴里说出来。

    “到底有没有你喜欢的呀?”薛飞实在是换不动了。

    “有啊,就第一套吧,我看着挺适合你的。”欧阳锦绣坏笑道。

    “你……”薛飞才明白欧阳锦绣是在报复之前说她丑的事情。

    给薛飞挑选完衣服,欧阳锦绣见还有时间,就想去其他店再逛逛,因为她难得给自己放一天假。薛飞一点也不想走,他想找个地方坐一会儿,让欧阳锦绣去逛。欧阳锦绣当然不同意,就搂着薛飞的胳膊陪着她一起逛,其实是拉着薛飞的胳膊怕他跑了。

    走进一家店,一件红色吊带蕾丝连衣裙瞬间就吸引了欧阳锦绣的眼球,欧阳锦绣走过去拿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决定试穿一下。

    到试衣间换完出来,在薛飞面前摆了个POSE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薛飞想都没想就摇头说道:“不怎么样,赶紧换下来吧。”

    欧阳锦绣对薛飞的反馈很失望:“不是挺好看的吗。”

    “如果你要是买下这条裙子,你打算在家里穿,还是在外面穿啊?”

    “当然是在外面穿了,这是礼服,又不是睡裙。”

    “那你还是赶紧脱下来吧。”

    “为什么呀,给个理由。”欧阳锦绣觉得这条裙子很好看,她不明白薛飞为什么会不喜欢。

    “这裙子太露了。领子这么低,又这么短,还是露背的,这要是穿出去不是都让人看到了吗。我不同意买这个。”薛飞觉得这样的裙子在家里穿还行,出去穿就太便宜色狼了。

    欧阳锦绣听了薛飞的话眼露柔光,心里很高兴,嘴上却说:“可是我想买。”

    “买什么呀,赶紧换下来。”薛飞把欧阳锦绣的身子一转,就把她推进了试衣间里。

    在去欧阳锦绣家的路上,欧阳锦绣向薛飞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薛飞一一全都记在了心里。

    想到即将就要见到欧阳信中了,薛飞就忐忑不安,祈祷今晚一切顺利,千万不要出现任何的纰漏。

    来到欧阳信中的住处,薛飞放眼望去,只能用震惊和震撼两个词来形容,这哪里是一般人住的房子啊,简直是皇帝住的皇宫。之前去任远家,薛飞就对其奢华的程度叹为观止,而眼前的别墅则要加一个更字,着实是又一次刷新了他对豪宅的认识。

    一般来说女孩长得都像父亲,欧阳锦绣长得那么好看,薛飞猜想欧阳信中应该是个老帅哥,结果等见到欧阳信中真容的时候,发现根本就不是,欧阳信中长得人高马大,甚至可以说有些五大三粗,如果不认识欧阳信中和欧阳锦绣,真的很难有人会猜他们是父女关系。但欧阳信中身上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会感觉好像比他矮半头似的。

    除了欧阳信中在家,欧阳锦绣的姐姐欧阳若兰也在家里。

    欧阳若兰长得没有欧阳锦绣那么好看,但也绝对算得上是个美女,而且是个极其有气质的美女。长发披肩,戴着一个黑边眼镜的她身上还透着一股知性美,如果说欧阳锦绣是动态美,那么欧阳若兰就是静态美,她总是一副安安静静的样子。

    薛飞从进了屋,欧阳信中就开始以审视的眼光看着他,而且是持续不断地看着他,本来薛飞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欧阳信中再这么一看,搞的薛飞浑身不自在,非常难受。

    吃饭的时候,欧阳信中开口问道:“你和锦绣在一起多久了?”

    薛飞稍微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们俩认识已经有六七年了,真正在一起应该有三年了吧。”

    薛飞说的六七年指的是他和欧阳锦绣发生关系的时候,三年则指的是后来他和欧阳锦绣来往密切的这段时间。

    “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才把他领回家来?”欧阳信中看向欧阳锦绣问道。

    “在一起总得有个相处了解的过程,不能刚在一起就往家里带呀。如果您要是不让我做选择,我可能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会带他到家里来呢。”欧阳锦绣一边吃东西一边说道。

    “这么说你是打算跟他结婚呗?”

    “当然了,我把自己的第一次都给了他,不跟他结婚,跟谁结婚呀。”欧阳锦绣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一样。

    薛飞听了心里一紧,他看了一眼欧阳锦绣,心说你干吗说这个呀,虽然是事实吧,可是在你爸和你姐面前说这个有点太不像话吧。

    欧阳若兰一直在低头吃饭,安静的就像她没在饭桌前一样,不过听了欧阳锦绣的话,她抬头看了薛飞一眼。

    欧阳信中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看向薛飞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公务员,在市政府工作。”薛飞回道。

    “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除了我爸我妈,还有一个哥和一个姐。”

    “你爸妈是做什么的?”

    “他们都是普通工人,前两年已经退休了。”

    欧阳信中脸色一沉,把手中的筷子往饭桌上“啪”的一放,站起身对欧阳锦绣说了句“你跟我来”就离开饭厅上楼去了。

    欧阳锦绣冲薛飞笑了一下,示意没事,就起身走了。

    饭厅里只剩下了薛飞和欧阳若兰两个人。

    “你不是锦绣真的男朋友吧?”欧阳若兰声如莺语问道。

    “我是啊。”薛飞毫不犹豫地说道。

    欧阳若兰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起身说道:“我吃完了,你慢慢吃吧。”

    大约十分钟左右,欧阳锦绣从楼上下来了,她板着脸对薛飞说了声“咱们走”,薛飞就跟着她走了。薛飞本来是想跟欧阳信中打个招呼再走的,可惜欧阳信中根本没露面。

    在回别墅的路上,薛飞问道:“你爸跟你说什么了?”

    欧阳锦绣说道:“他说咱们俩不合适,你们家配不上我们家。”

    “还有呢?”

    “还能有什么?”

    “就没说别的?”

    “你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我就说我假扮你男朋友不行吧,哪儿哪儿都不合适,你找演员也应该找一个差不多的,你说咱们两家相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我是你爸我也不会同意的。”薛飞心里很高兴,欧阳信中不同意,就意味着他以后不用再给欧阳锦绣假扮男朋友了。

    “他同不同意是他的事,我喜欢就行了。”欧阳锦绣将车靠边停下说道:“下车。”

    “干什么呀?”

    “我没吃饱,买点方便面鸡蛋,回去给我煮面条。”

    回到欧阳锦绣的别墅,薛飞煮完面条,欧阳锦绣就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欧阳锦绣吃完,薛飞洗了碗筷,就进了卫生间去洗澡了。

    正洗着的时候,卫生间的门突然开了,把薛飞吓了一跳,看到开门的是欧阳锦绣,薛飞紧忙把身子转过去问道:“你开门干什么呀?”

    “拿你的衣服。”欧阳锦绣用余光瞥了一眼薛飞光溜溜的背影,心说真难看,然后拿起薛飞的衣裤就出去了。

    “哎,你拿我衣服干什么呀?”薛飞一丝不挂没法追出去,只能把门开个缝。

    “我怕你跑了。”上次和薛飞躺在一张床上都没看住薛飞,这次欧阳锦绣决定把薛飞的衣服藏起来,她就不信薛飞敢光着离开她家。

    “我往哪儿跑啊,我要跑我早跑了。”

    “以防万一。”欧阳锦绣的声音越来越远。

    “那你好歹给我留条裤子,我不能光着出去啊。”

    “用浴巾围在腰上。”

    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薛飞就四处找他的衣服,欧阳锦绣见了也不阻拦,她面带得意的笑容,显然是她认为薛飞找不到她藏匿的地点。

    事实上薛飞确实没找到,楼上楼下都找遍了,也没看到他的衣服在哪儿,给他的感觉他的衣服好像根本就没在屋子里。

    “行啦,别找了,明天它们就会出现了,睡觉吧。”欧阳锦绣说完就朝她的卧室走了过去。

    薛飞觉得欧阳锦绣多此一举,他压根就没想跑,这大半夜的他跑了能去哪儿啊。让欧阳锦绣把衣服主动交出来是不可能的,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薛飞放弃了继续寻找衣服,就朝客房走了过去。

    “到我这屋来睡。”欧阳锦绣说道。

    “算了吧,我喜欢一个人睡。”薛飞知道欧阳锦绣是什么意思。

    “赶紧过来,我数三个数,一……”

    薛飞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来到欧阳锦绣卧室的门口说道:“我告诉你啊,我里面可什么都没穿,要是发生点什么你可别怪我。”

    欧阳锦绣不以为然地说道:“少吓唬人,你没那个胆子。”

    看不起谁呀?薛飞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伸手关了灯,扯掉腰上的浴巾上了床就把欧阳锦绣抱在了怀里。

    欧阳锦绣通过隐约的光亮看到了薛飞把浴巾拿掉了,心里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心脏“嘭嘭嘭”的快跳个不停,被薛飞搂在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我就问你怕不怕?”薛飞气势汹汹地问道。

    “我不怕。”欧阳锦绣仗着胆子说道。

    “你说实话,你到底怕不怕?”

    “我不怕。”

    “你真的不怕?”

    “我就是不怕,你想干什么?”

    “我就是随便问问,睡觉吧。”薛飞把欧阳锦绣的脑袋往他的怀里一按就闭上了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欧阳锦绣不敢睡,神经一直紧绷着,直到听到薛飞均匀的呼吸声,知道薛飞睡着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欧阳锦绣想挣脱薛飞的怀抱,因为薛飞抱的特别紧,她不是很舒服,可是又怕会把薛飞弄醒,只好忍着了。

    把赵日天打进了医院,叶良辰算是好好的出了口恶气,同时也是对那些说他害怕赵日天的人一个回应。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之前假装低调,迟迟没有任何举动是为了迷惑赵日天,他怕赵日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以打了赵日天以后,只要他出门,身边必然会跟着十来个人保护他的安全。

    最近叶良辰和马佳瑶出国游玩了一趟,回到冰城后,叶良辰就向钱焱询问赵日天的动向。

    “赵日天前些天已经出院了,在家呆了几天就重新上班了,跟挨打之前没什么两样,也没有异常之处。”钱焱一直在盯着赵日天的一举一动。

    “他越是这样,我越得小心啊,他指不定在憋着什么坏呢。”叶良辰严肃地说道。

    “嗯,小心一点是没坏处的。对了,之前你不是说在黑玫西餐厅那次打架看到薛飞了吗,我调查了一下,薛飞和赵日天的关系确实挺不错的,两个人经常在一起吃饭,还以兄弟相称。赵日天被打进医院,薛飞还专门请了假在医院陪护来着。”

    “薛飞这个人没什么本事,根本不足为虑,主要还是盯着赵日天,我觉得他被打了,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通过之前一桩又一桩的事情,叶良辰早就不把薛飞放在眼里了,在他看来,薛飞根本不配做他的对手,他没得到曲媛媛,只能说薛飞走了狗屎运,仅此而已。

    从京天回到七河没几天,薛飞就接到了冰城市委组织部的电话,叫他去冰城一趟。组织部找谈话肯定是要调动工作,薛飞不知道这一次他是被正常调动,还是又一次的发配。

    本文来自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