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你做我男朋友吧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近日薛家双喜临门,一喜是隋雪菲生了个男孩,二喜是薛慧怀孕了。品书网 ∑,

    隋雪菲生孩子这件事所有人都是有预期的,也早就知道怀的是个男孩。而薛慧怀孕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大家也都很开心,可是开心之余也有那么一丝担心,薛慧到底能不能和程爵结婚?要是不能结婚该怎么办?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虽然一直以来和薛慧在一起的心十分坚定,也做好了一切准备迎接来自家里的反对和压力,但程爵还是迟迟没有跟家里说他和薛慧的事情,因为他还是有一些担心。不过当得知薛慧怀孕了以后,程爵所有的担心全都消失了,他带着薛慧就去了京天见他爸妈。

    程爵一家三口都是军人,除了程爵在武警部队工作外,程爵的父亲程青松是军队的高级领导,上将军衔。母亲方媛是军中为数不多的女将军之一,在海军某基地担任政委,少将军衔。

    要说程青松和方媛还是非常开明的家长,他们从来没有要求程爵要像程前那样,必须得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他们觉得只要人好,品行端正就行,家庭条件差一点也没关系。可是对于像薛慧这种结过婚还带着孩子的,他们实在是有点接受不了,当即就表示反对。

    程爵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他先把薛慧怀孕的医院诊断书拿给了程青松和方媛看,还说他们从小就教育他,作为一个男人要有责任感和担当,自己喜欢的女人怀孕了,他如果不负责,还要抛弃她,他还算是男人吗?这种事他程爵绝对干不出来。

    此外,程爵还说如果他们死活不同意他和薛慧在一起,他就去找他爷爷,让他爷爷主持公道。

    程爵的爷爷今年九十岁整,老爷子戎马一生,是开国中将,后升为上将,在所有的孙男娣女中,老爷子最疼爱的就是程爵,这也是程爵的倚仗和杀手锏,他就不信把老爷子搬出来他爸妈还能继续反对。

    两招一出,果然好使,程青松和方媛虽然不甘心,最后也只能点头同意。

    就这样,程爵和薛慧如愿以偿的领了结婚证,正式结为了夫妻。

    由于薛慧是二婚,加上程爵一家的身份敏感,两个人就没有举办正式的婚礼,他们也不在乎那种形式上的东西,只是拍了结婚照,然后把双方的家人叫到一起吃了顿饭,仅此而已,非常简单朴素。

    程青松和方媛因为工作的原故,没法去冰城或者七河,而薛仁贵和张凤霞都退休了,在家呆着也没什么事,他们可以去京天,于是结婚的这顿饭就安排在了京天。除了隋雪菲照顾孩子走不开之外,薛飞薛岩还有佟大志也都去了京天。曲媛媛得知结婚的消息,也赶到了现场进行祝贺。

    薛慧二婚能嫁给程爵,无疑算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薛仁贵和张凤霞作为父母的无疑很高兴。可也正因为如此,知道薛慧的情况不好,他们家的情况和程爵家相差十八万八千里,使得薛仁贵和张凤霞从开始启程去京天,直到到了京天,始终都是诚惶诚恐,他们很担心程爵的父母会不待见他们,甚至担心以后薛慧会受气。然而事实情况却并非如此。

    程青松和方媛没有因为两家家境相差悬殊而怠慢薛飞一家人,对于薛飞一家的到来他们非常热情,得知薛仁贵和张凤霞是第一次到京天,还特意安排人带他们去浏览京天的风景名胜,这让薛仁贵和张凤霞首受宠若惊。

    晚上吃完饭,薛飞一家人都被安排在了军队内部的宾馆,全都是高档套房。

    薛飞和曲媛媛刚要回房间,张凤霞就叫住了他们俩。

    “什么事儿啊妈?”跟着张凤霞进了房间,薛飞问道。

    “你哥二婚孩子已经都生了,你姐二婚现在也怀孕了,你们俩是不是也该抓紧了。”张凤霞看了看薛飞和曲媛媛,一脸严肃地说道。

    薛飞和曲媛媛互看了一眼,薛飞笑着说道:“这没有可比性,不是说我哥我姐他们结婚生孩子,我和媛媛就一定要紧随他们的脚步,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啊?”薛仁贵在一旁接茬说道:“你不是当年刚从京天回七河时候的那个你了,你马上也三十岁了,媛媛都三十多了,你作为男的能耗得起,媛媛能跟你耗得起吗?媛媛,叔叔问你,你想不想和薛飞结婚?”

    “想,当然想了。”曲媛媛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你呢,你想不想?”薛仁贵看着薛飞问道。

    “想呗,不想的话我和媛媛早就分开了。”薛飞违心地说道。

    “既然你们两个都想,那还有什么问题啊,去领个证婚不就结了吗。怎么别人都那么容易,到你们这儿就这么难呢?”薛仁贵想不明白。

    “爸妈,我知道你们着急,其实我和媛媛也着急,但真想要结婚,现实中有些事情是必须要解决的。比如说工作问题,我和媛媛现在分隔两地,要是结婚了,肯定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可是你们说我们俩的工作,谁能轻易就辞职不干了呀?我要是辞职来京天,我干什么呀?媛媛要辞职回七河,她能干什么呀?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什么时候结婚我们不敢说,但我们俩一定会抓紧的,你们也就别跟着着急操心了。”薛飞找借口说道。

    回到房间,曲媛媛趴在床上就哭了,薛飞将她拉起来抱在怀里,无奈的叹了声气。

    第二天早上,曲媛媛要录节目,一早就走了。薛飞他们吃过早饭,就跟着程爵薛慧他们出去玩了。

    薛仁贵和张凤霞难得来京天一次,程爵和薛慧他们因为结了婚也都请了一周的假,所以他们暂时先不走,到时和程爵薛慧他们一起。

    薛飞薛岩还有佟大志都是赶着周末来的,他们周一还要上班,所以周日下午的飞机,他们都得回去。

    吃过中午饭,打算休息一会儿就去机场的时候,薛飞接到了欧阳锦绣的电话,叫他马上去上次的别墅,说完就挂了电话。

    薛飞感到很奇怪,欧阳锦绣怎么知道他在京天的?

    见时间还来得及,薛飞跟薛岩说出去办点事,就打车去了上次去过的别墅。

    到了别墅,一进门,见欧阳锦绣身上穿着短衣短裤和运动鞋,脸上和脖子上香汗淋漓,看样子像是刚做完运动。

    来到屋里面,欧阳锦绣打开冰箱拿出一瓶饮料扔给了薛飞,然后又拿出一瓶饮料准备打开自己喝的时候,薛飞伸手过去将她手中的饮料给抢走了,惹的欧阳锦绣怒目圆睁。

    “还是喝饮水机里的温水吧,别喝这种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饮料,喝完胃会不舒服的。”薛飞说着话,把两瓶饮料放回冰箱里,将冰箱门关了上。

    欧阳锦绣没有坚持要喝冰箱里的饮料,她瞪了薛飞一眼,就拿杯子就去接饮水机里的温水了。

    “你怎么知道我来京天了?”薛飞好奇地问道。

    “你姐结婚你能不来吗。”欧阳锦绣喝了一杯感觉不过瘾,又接了一杯一口喝了下去。

    “你怎么知道我姐结婚的?”程爵和薛慧结婚要是大操大办,欧阳锦绣知道还好理解,就是两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连个外人都没有,欧阳锦绣怎么会知道的呢?薛飞不解。

    “我想知道就能知道,我有我的办法。”欧阳锦绣很神秘地说道。

    薛飞对欧阳锦绣的故弄玄虚不感兴趣,也没追问:“我下午的飞机回冰城,有事你赶紧说吧。”

    欧阳锦绣看着薛飞说道:“你做我男朋友吧。”

    薛飞目瞪口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欧阳锦绣让他做男朋友?开什么玩笑。

    欧阳锦绣对薛飞的反应很不满,她把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说道:“瞧你把给吓的,做我男朋友你很吃亏吗?”

    “不是,我只是……”

    “行啦,别解释了,我说的是假的,你想做我男朋友,下辈子吧。”

    “假男朋友?”薛飞顿时松了口气:“为什么要让我做你假男朋友啊?”

    “还能因为什么,家里安排我相亲,我不想去呗。对了,那个相亲对象你之前也见过,叫任远,前年他过生日,程前不是还带你和曲媛媛去他家来着吗。”

    薛飞对任远有印象,知道他是兴民银行创始人、董事长任建雄的儿子。

    “任远不是挺好的吗,和你们家也算门当户对,你为啥不想去啊?”

    “门当户对就得去啊?结婚是门当户对就行的吗?这是政治婚姻,是为了利益才让我们相亲见面的,我可不想让我的幸福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

    欧阳锦绣的父亲欧阳信中想进军银行业,而兴民银行是全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如果能和兴民银行联手,可以将欧阳锦绣家族的风险降到最低。只是生意场上是没有永远的合作伙伴的,想要将这种合作关系维系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合作关系变成亲情关系。欧阳锦绣未嫁,任远没娶,正好把他们撮合到一起,既解决了两个人的婚姻大事,又把生意做成了,一箭双雕。

    欧阳信中想的是挺好,可惜欧阳锦绣根本就不听话他的话,原本前年欧阳锦绣就该和任远正式建立恋爱关系,结果硬是一直拖到现在,怎么做欧阳锦绣的工作,欧阳锦绣就是不想和任远在一起,上次在别墅里跟薛飞发火也是因为这件事情。

    这两天欧阳信中又找欧阳锦绣谈了一次话,他给欧阳锦绣两个选择,要么乖乖和任远在一起,尽快和任远结婚,要么自己找个男朋友赶紧结婚,否则欧阳锦绣以后就什么都不要做了,剥夺她华族集团董事长的职务。欧阳锦绣对华族集团注入了太多的心血,她不想失去对华族集团的掌控,又没有男朋友,就只好先找个假的应付一下了。

    “你不想当牺牲品,你也别把我当牺牲品啊。我假扮你男朋友万一被你家里人发现是假的,他们能放过我吗?”一个欧阳锦绣就够受的了,要是惹上欧阳锦绣背后的欧阳家族,薛飞觉得他就没活路了。

    “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当初趁人之危的时候,你胆子怎么那么大呢?你就是一帮忙的,他们能把你怎么样啊?”

    “乘人之危和假扮男朋友是两码事好吧。”

    “什么两码事,在我眼里就是一码事。再说了,你能给云朵假扮男朋友,凭什么不能给我假扮,难道在你心里我还没有云朵重要吗?”欧阳锦绣这番话说的醋味十足。

    “这不能相提并论,云朵他们家怎么跟你家比呀。”薛飞简直要无语了。

    “我不管,反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今晚你就跟我去见我爸。”云朵一般只要说出“我不管”这三个字,事情基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今晚?你不是开玩笑吧?”薛飞大惊失色,他一点准备都没有,甚至都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他怎么去见欧阳锦绣她爸呀?更何况他下午的飞机还要回冰城呢。

    “你看我像是跟你开玩笑的样子吗?见到我爸他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不问你就别说,然后见机行事就可以了。”

    欧阳锦绣的话等于没说一样。

    薛飞握住欧阳锦绣的手,乞求道:“姑奶奶,您就饶了我吧,只要您不让我假扮您男朋友,您让我干什么都行。我给您洗一辈子脚,按一辈子摩,条件您随便开,行不行?”

    欧阳锦绣甩开薛飞的手,十分干脆地说道:“不行,这件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你要是再废话你就对你不客气了。”

    转身朝楼梯走去,欧阳锦绣一边上楼梯,一边小声嘟囔道:“还想给我洗一辈子脚,按一辈子摩,想的美,你是我什么人啊。”

    薛飞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去见欧阳信中,他也顾不得欧阳锦绣生气了,觉得还是先溜了再说吧,得罪欧阳锦绣最多就是被她打骂一顿,要是得罪了欧阳信中,可就真是摊上大麻烦了。见欧阳锦绣上楼去了,薛飞就朝门口移动了过去。

    伸手一拧门锁,门没开,却发出了非常刺耳的警报声,随即就听到了欧阳锦绣的声音:“不要存在任何侥幸心理,除非我让你出去,否则你插翅也离不开这栋别墅。”

    欧阳锦绣的声音像是从喇叭里传出来的,薛飞四处寻找,却没有找到喇叭,也没看到究竟是哪里发出的警报。

    插翅难逃?薛飞不信这个邪,他走到窗户前打算从窗户跑,结果离窗户还有将近一米远的时候,警报声就又响了起来。

    薛飞任由它响,来到窗户前,想打开窗户,却怎么拉都拉不开。敲了敲玻璃,看着玻璃挺薄,就决定把玻璃砸碎,破窗而逃。到一楼卫生间找了个手巾,攥紧拳头包在手上,薛飞抡起拳头就朝玻璃砸了过去,势大力沉。

    薛飞以为玻璃会应声而碎,没想到玻璃毫发无损,他却疼的差点喊娘。这一拳头打过去,薛飞感觉就像是打在了一堵墙上一样,而且这堵墙还是铁做的。

    这到底是什么玻璃啊,看着很薄,怎么这么结实啊。

    上次来别墅,薛飞走了以后还在想,这别墅在郊外,虽然周边也有一些别墅和高档小区,可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偏僻的,欧阳锦绣一个人在这里住难道就不害怕?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这别墅可不是一般的别墅,屋里的人想出去不容易,外面的人想进来恐怕更难,难怪欧阳锦绣会说插翅难逃呢。

    欧阳锦绣洗完澡换了身衣服从楼上下来,得意地笑了笑说道:“怎么样,你跑不了吧。”

    薛飞没好气地瞪了欧阳锦绣一眼没说话,摸了摸砸玻璃的手,还是有点疼。

    “去我家见我爸怎么也得庄重一点,你这身衣服肯定不行,走吧,我给你换身衣服。”

    “我不去,换什么衣服啊,不就是去见你爸吗,又不是去见总统。再说我是假的,差不多就得了。”薛飞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你赶紧的,别惹我生气啊!”欧阳锦绣伸手拉薛飞的胳膊,薛飞没有动,反而薛飞一使劲把欧阳锦绣给拉倒在了沙发上,还正好倒在了薛飞的怀里。

    薛飞顺势将欧阳锦绣压在身下,虎视眈眈地看着欧阳锦绣,像是要把欧阳锦绣吃掉似的。

    看书辋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