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何苗的父亲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晚上何苗回到家,跟坐在客厅看书的何清毅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

    何清毅看了眼时间,叫住要走的熊峰问道:“何苗最近怎么回来的都这么晚啊?”

    熊峰是何苗的专职司机。

    熊峰听到何清毅的问话微皱了眉头,他很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何苗叮嘱叫他不要告诉何清毅,可是他又不敢在何清毅的面前说假话,真是左右为难。

    何清毅见熊峰没有马上回答,还一脸为难的样子,知道其中肯定有事,就用命令的语气说道:“实话实说,到底怎么回事?”

    熊峰见何清毅的语气都变了,眼睛朝楼上瞄了一眼,如实说道:“何苗她好像谈恋爱了。”

    “好像谈恋爱了?你看到了?”何清毅听了颇为惊讶。

    “嗯,但我不确定,这件事奚小姐好像清楚比较了解,你可以问问她。”熊峰不想承担全部责任,就特意用了“好像”这个字眼,还把难题推给了奚韵。

    “我知道了,你走吧。”

    女儿竟然谈恋爱了,说明女儿她真的是长大了,可是何清毅对这件事有喜有忧。何清毅是个十分开明的家长,女儿已经成年了,他不反对女儿谈恋爱,但他必须得弄清楚女儿恋爱的对象是谁,干什么的,他作为父亲必须要把好关。

    转天,何清毅就给奚韵打了电话,两个人见了一面。

    “姨夫,找我什么事儿啊?”奚韵进了何清毅办公室问道。

    “什么事儿你还不知道吗?”何清毅反问道。

    “您不说我哪知道啊。”

    “行啦,别跟我装傻了,我都知道了。”

    “苗苗跟您说的?”其实奚韵在接到何清毅的电话时就猜到了八成是为了何苗谈恋爱的事情,因为平常只要何清毅给她打电话,基本都是因为何苗,没有别的事情。

    “你别管谁说的,反正我已经知道了。说说吧,什么情况?”

    “您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呀。”虽然何苗不顾奚韵的阻拦依然和薛飞在一起了,奚韵却并没有因此想把何苗谈恋爱的事情告诉何清毅,她觉得这是何苗的**,即便说也是何苗自己说,外人没有说的权利。瞧何清毅这意思,肯定不是何苗跟他说的,那就一定是熊峰说的,不然就没别人了。

    “我指的是具体情况,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跟苗苗说是你告诉我她在谈恋爱的。”何清毅很了解奚韵,知道她鬼心眼特别多,每次想套她的话,不使用点小计谋都是不行的。

    “您不带这样的,您这是**裸的威胁。”奚韵抗议道。

    “没办法,我这也是为了苗苗好,你就赶紧说吧。”

    本来因为阻挠何苗与薛飞在一起,何苗现在就对奚韵有意见,何清毅要是再跟何苗说是奚韵告诉他谈恋爱的事情,这无疑会使奚韵与何苗的关系雪上加霜,奚韵无奈只好如实相告。

    “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赵日天和他的朋友去歌舞团找我,在等我排练的时候,他的朋友偶然看到了苗苗在练舞,就对苗苗一见钟情了,就开始追求苗苗,两个人相互喜欢,就在一起了。”

    “这个人叫什么呀?做什么工作的?”

    “他叫薛飞,是七河市政府秘书长。”

    “他多大年纪了?”何清毅问道。

    市政府秘书长?何清毅觉得这人怎么也得四十岁了吧?女儿找了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当男朋友?难道自己给她的父爱不够吗?

    “二十九岁。”

    “二十九岁?”何清毅心里一惊,他没想到这么年轻。

    “嗯,我听赵日天说薛飞背景不一般,具体有什么背景我就不太清楚了。姨夫不瞒您说,我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苗苗的情况在那儿摆着呢,薛飞年纪不算大,但比苗苗还是大了不少,我怕到最后要是没有结果,苗苗会受伤。可是我根本拆不散他们,您要是有办法,还是尽快让他们分开吧,他们不会有结果的。”

    何清毅什么都没说,他有自己的想法。

    晚上回到家,何清毅决定跟何苗谈谈。

    吃过晚饭,何苗准备上楼的时候,何清毅叫住了她,父女俩来到客厅坐下后,何苗用手语问:“有什么事吗?”

    何清毅开门见山说道:“我听说你谈恋爱了,是吗?”

    何苗愣了一下,面露羞涩问道:“您是怎么知道的?是奚韵说的,还是熊叔叔说的?”

    何苗与薛飞在一起的保密工作做的特别好,知道的人只有奚韵和熊峰,要不是他们中的一个人走漏了消息,她爸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谁说的不重要,我作为你的父亲,知道你谈恋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嘛。重要的是,我不同意你现在谈恋爱。”何清毅严肃地说道。

    “为什么呀?”听了何清毅的话,何苗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你是已经十八岁了,但也只有十八岁而已,还是太小了,现在谈恋爱不合适,我的想法是过两年再说吧。”

    “您说的不对。如果我现在没有遇到喜欢的人,我可以等。我已经遇到了,我为什么还要等呢?”

    “你所谓的喜欢不见得是真正的喜欢,也许只是一种好感罢了,甚至可能是一种错觉。你不能拿自己的感情开玩笑,更不能浪费别人的感情。”

    “不是错觉,我很确定我是喜欢他的,跟他在一起我很开心,见不到他我就会想他,这不是喜欢是什么?我也确定他是喜欢我的。他为了见到我,每天下班后都会专门从七河开车到冰城来看我,虽然每次只能看我半个小时,他却乐此不疲,一直在坚持,他要不是真心喜欢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了给我过生日,他几乎花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难道这还不能代表他喜欢我吗?您看,这是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何苗把脖子上的项链从衣服里拿出来给何清毅看。

    “你就不怕他是个感情骗子,或者是因为某种目的才接近你的?”何清毅从女儿的神情举止中看得出,女儿是动了真感情了。

    “他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我不会看错人的。”

    “这么说你是非要和他在一起不可喽?”

    何苗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您可以不祝福我们,但请您别拆散我们,我们是真心在一起的。”

    何清毅拿起水杯喝了口水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他,那你就找个时间把他带回家让我见见吧。”

    何苗微微皱眉:“见家长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一点都不早,除非你不确定你会和他一直在一起,否则见家长不是早晚的事情吗,早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何苗无言以对,只好说她回头就跟薛飞说。

    薛飞得知以后很诧异,他跟何苗的想法一样,刚在一起没多久就见家长,是不是太快了?

    薛飞没想过要这么快见家长,可是何苗跟他说了,还说是她爸的意思,薛飞即便心里不想见也只能答应,谁让他喜欢何苗呢。而且转念一想,反正早晚也得见,早认识一下何苗的家人也不是什么坏事。

    周末,薛飞吃过早饭就去了冰城。

    第一次登门薛飞也不知道买什么,就给何苗发信息,把何苗叫了出来。

    何苗是坐车出来的,薛飞是开车来的冰城,两辆车同时行动难免不方便,与何苗见面后,薛飞就把他的车放到了停车场,上了何苗的车。

    薛飞问何苗的爸妈喜欢什么,何苗说她爸喜欢喝茶,独爱信阳毛尖。薛飞追问她妈喜欢什么,何苗神情黯然,说她妈已经过世好多年了,他们家只有她和她爸两个人。薛飞听了心里一紧,与何苗十指紧扣,说了声对不起,何苗挤出一丝笑容说没关系。

    买完东西,在去何苗家的路上,何苗显得比薛飞还要紧张,给人的感觉不像是薛飞去她家,倒像是她去薛飞家一样。

    快到的时候,何苗拿着笔在纸上写到: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薛飞以为何苗是在提醒他不要紧张,轻松一点,就笑着点头表示知道了。

    当车来到林江省委一号院的门口时,薛飞愕然:“你家住这里面?”

    何苗点了点头。

    难道何苗的父亲是省里领导?薛飞开动脑筋就琢磨了起来。

    等跟着何苗进了家门,见到何清毅的时候,薛飞极少有的出现了失态的情况,他没有马上跟何清毅打招呼,因为他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至少持续了有三秒钟之久,回过神以后才跟何清毅问好。

    薛飞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何苗的父亲是省长何清毅,难怪何苗之前会叫他做好心理准备呢,原来指的是这件事情。

    何清毅作为林江省的第二号人物,薛飞当然不会不认识,之前七河化工厂因为苯胺泄露事故,何清毅去七河时薛飞还曾近距离的看到过何清毅,但是没有任何交流,所以薛飞知道何清毅肯定不会对他有任何印象。

    薛飞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怯场的人,失态是因为他太意外了,当稳住心神以后,他就恢复了常态。

    来到客厅坐下后,何清毅仔细打量了一番薛飞,问了薛飞一些与感情无关的问题,薛飞从容淡定,滴水不漏的全都一一做了回答。

    何苗一直在为薛飞捏着一把汗,她怕她爸会刁难薛飞,更担心薛飞会经受不住考验。当看到薛飞应对自如,表现堪称完美的时候,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很安静,何清毅只顾着吃饭不说话,偶尔会抬头瞥薛飞一眼。薛飞与何苗也没有说话,不过两个人有眼神上的交流,还会给彼此夹菜。

    吃完饭,何清毅让何苗上楼,说他想单独和薛飞聊聊,薛飞知道何清毅这是要进入正题跟他谈何苗的事情了。

    何苗不想上楼,她怕她爸会为难薛飞。薛飞看出了何苗在为他担心,就冲何苗微微一笑,用眼神告诉她不用担心,他没问题的。

    何苗不情愿的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回头看薛飞,并在心里祈祷一定不要出任何事情。

    客厅里只剩下了薛飞与何清毅后,何清毅面无表情,但眼神犀利,他看着薛飞说道:“我不同意你跟何苗在一起。”

    何清毅的话不疾不徐,声音不大不小,语气也不带有任何情绪,但是听起来很有力量,短短的一句话就像是给薛飞与何苗的关系画上了最终的句号,没有了任何余地。

    薛飞听了不慌不忙,他拿起茶壶将何清毅面前的茶杯倒上茶水问道:“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这还用说吗?你们俩方方面面都不合适。”何清毅摇头道。

    “如果您指的是年龄,我承认我确实比何苗要一大些,可是并没有大到离谱的程度,况且大有大的好处,我相信,也自信会在以后的相处当中可以把何苗照顾的特别好。如果您指的是家世,我承认我的家世很一般,不是什么达官显宦。而且您知道的,选择了当公务员,走仕途这条路,就注定不可能大富大贵。但是跟何苗在一起,别的我不敢保证,我能保证的是我会倾尽所有去对她好。如果您指的是何苗说话的问题,那我只能说您放心好了,我既然喜欢何苗,想和她在一起,就意味着我选择了她的一切,包括好的,也包括不好的,我统统都会接受,也完全做好了心理准备。”薛飞不卑不亢地说道。

    “我认为你跟何苗交往的目的不纯,你根本就不喜欢她,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接近我,想跟我拉上关系,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骗得了何苗,却骗不了我。”何清毅一副识破了薛飞真实面目的样子说道。

    薛飞淡然一笑,说道:“您能这么想很正常,我知道您不是针对我,我相信换做是任何人跟何苗交往,您都会有这种心理,这也不怪您,如果我是您,我也处在您的位置上,我想我也很难不会这么去想,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我必须要跟您说的是,在进家门之前我都不知道您是何苗的父亲,因为何苗之前一个字都没跟我提起过,所以您说我是因为接近您才跟何苗交往的,那您还真是冤枉我了。咱们是第一次见面,您对我不了解,可能无论我说什么您都不会信的。没关系,有句话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对何苗是真心的,还是图谋不轨另有想法,事实胜于雄辩,时间会说明一切的。”

    “我要是不给你这个时间呢?”

    “时间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你别忘了,我可是何苗的父亲。”

    “但选择幸福的权利永远在何苗自己的手上,谁都无权干涉。”

    “这么说你是铁了心想跟何苗在一起了?”

    “是的,我从第一次见到她就有了这样的想法,不会因为她是谁的女儿就改变自己的初衷。”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是通过这番交谈,薛飞无疑给何清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何清毅身为林江省省长,驰骋官场几十载,可以说是阅人无数,对世道人心一清二楚。然而像薛飞这样的年轻人,他似乎还是第一次遇到,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当薛飞走后,何清毅玩味地笑了笑,心说有意思,真有意思。

    本部来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