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十八岁生日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来到歌舞团,薛飞站在六号排练厅的门口,看到女孩正在里面全情投入的跳着舞,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女孩如精灵一般舞动,画面让人赏心悦目,然而薛飞脸上却没有一点笑模样,他神情严肃。

    一曲结束,薛飞拍着手走进了排练厅,女孩这才注意到薛飞,脸上立马就洋溢起了甜美的笑容,她跑到一边从袋子里拿出纸笔,问薛飞什么时候来的。

    薛飞没有像以往一样直接回答她,而是从女孩的手里拿过纸笔,用女孩的方式进行了回答,告诉她自己已经来一会儿了,一直在门口看她跳舞。

    女孩问薛飞她跳的怎么样,薛飞冲她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把纸翻篇,用笔写下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

    女孩看了以后脸色当即就变了,她马上问为什么?

    “我昨天去算卦了,算卦先生说我今年有婚运,我的另一半是一个比我小十一岁的女孩,但必须要在明天之前和她约会,约会一旦成功,我和她就会在两三年内结婚。如果不能成功约会,我不仅会错过她,下一次婚运出现可能要等到五年以后。我今年二十九岁,我猜你应该不是那个比我小十一岁的女孩,即便是,你也不会同意跟我约会的,因为我们都认识一个多月了,你都不肯告诉我你叫什么,怎么会愿意跟我约会呢。好啦,你继续练舞吧,我必须要赶在明天到来之前找到那个比我小十一岁的女孩,我不想错过她。但愿我们有缘还能再见。”薛飞说完之后就走了。

    薛飞没走多远,女孩就追上他拉住了他的胳膊,然后一脸焦急地举起手中的纸,上面写着:我今年十八岁。

    “那又能怎么样呢?你又不会跟我约会。”薛飞要走,女孩拉住薛飞不让他走。

    女孩快速在纸上写了几个字:你想跟我约会吗?

    薛飞点点头:“当然想了,但我知道你不会同意的。”

    女孩又写了几个字:你没有约我,怎么会知道我不同意呢?

    薛飞难以置信地看着女孩:“这么说你愿意成为我生命中的另一半?”

    女孩满脸娇羞,她在纸上写到: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对你也有好感,但是我们还不了解,我们需要有更深的了解才能知道彼此是不是对方生命中的另一半,你说对不对?

    薛飞做了个ok的手势说道:“那今晚我们约会吧?”

    女孩也做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同意。

    不过随即女孩问算卦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薛飞想都没想,斩钉截铁地说是真的,千真万确。

    这几天薛飞没想别的,满脑子全都是女孩不会说话这一件事,他到底能不能接受一个聋哑人做他的女朋友,甚至是他的老婆,他以前从来没想过,如今这道题就真实的摆在了他的面前,让他填写答案,相信无论是谁都会很难下笔的。

    薛飞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是,当在思考一个问题掉入死胡同的时候,他不会一直在死胡同徘徊煎熬,他会换一个思路和角度去重新思考,然后就会豁然开朗,得到他想要的答案,这次也是如此。

    当不知自己能否接受另一半是聋哑人的时候,薛飞就转变思路想,他到底有多喜欢女孩?以后还能不能碰到更喜欢的?当他经过认真的思考,得到的答案是他非常喜欢女孩,但是不确定以后再能碰到更喜欢的时候,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他不能错过这个女孩,至于别人怎么想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他的幸福他做主,反正他就是认准了,咬定青山不放松。

    女孩答应了和薛飞约会后,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练完舞就和薛飞离开了歌舞团。

    在西餐厅吃饭的时候,薛飞再一次问了女孩的名字,这一次女孩没有再保密,她告诉了薛飞自己的名字叫何苗。

    除了名字,薛飞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他告诉何苗不要为难,挑能回答的回答,不能回答的可以不回答,于是何苗进行了选择性回答。

    对于何苗的提问薛飞百无禁忌,全都一一做了回答,当然其中有真有假,这也没办法,谈恋爱是不能什么话都如实说的,尤其是关于感情方面的事情。

    第一次约会很成功,薛飞不仅对何苗有了近一步的了解,还得到了何苗的手机号码,这样一来他就可以随时跟何苗联系了。

    约会结束,薛飞想送何苗回家,何苗婉言谢绝了薛飞的好意,她说有人来接她。

    从西餐厅出来,薛飞看到何苗径直朝一辆丰田轿车走了过去,临上车前何苗冲薛飞摆了摆手,薛飞笑着回应,然后目送车走远。

    回到医院,薛飞刚进病房的门,就被奚韵给推了出去。

    “怎么了,我不是回来的不是时候吧?我可什么都没看见,我半个小时以后再回来可以吧?”薛飞戏谑道。

    “你严肃点,谁跟你开玩笑了。”奚韵没好气地说道:“你不是说今天是最后一次去看她吗,怎么和她跑去西餐厅约会了?你这个人说话也太不靠谱了吧?”

    “何苗跟你说的吧?我没骗你啊,我是最后一次去见何苗,不过我说的是最后一次以追求者的身份去见何苗,因为我已经做好了当何苗男朋友的准备。”薛飞没想到何苗这么快就把约会的事情告诉奚韵了,看来得提醒一下何苗,不能什么事情都告诉奚韵,约会可是属于个人**。

    “薛飞你到底想干什么呀?你能不能放过何苗呀?我求求你了。”奚韵无奈地说道。

    “我不想干什么,我就是想和何苗在一起,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的决定。不能说话又怎么了,我们完全可以用其他的交流方式,不会有任何障碍。我会对何苗好的,我希望你能支持我们,祝福我们。当然,你不支持不祝福,我也不会放弃的。”薛飞表态道。

    “你……你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奚韵无语了,说完就气呼呼地走了。

    进了病房,赵日天问道:“你还真打算跟何苗好啊?”

    薛飞点头道:“真的,我从来没见过像何苗这样的女孩,看了第一眼就特别喜欢,不瞒你说,我现在的想法就是非她不娶了。”

    赵日天很惊讶,他显然没想到薛飞对何苗喜爱的程度已经这么深了。他说道:“何苗这个女孩确实不错,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最难得的是还没谈过恋爱,特别的单纯。但你也知道她是不能说话的,这点你必须考虑好了,这不是小事,要是结婚,这是事关一辈子的大事。如果你只是想玩玩,何苗肯定不适合你,如果你要是动真格的那可以,我支持你。”

    薛飞认真地说道:“我就是动真格的,我不在乎她能不能说话,我就是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

    奚韵始终觉得薛飞不靠谱,但她又说服不了薛飞,只好去找何苗。

    奚韵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告诉何苗,她和薛飞不合适:“你们俩不能在一起,你以后不要再和薛飞见面了。”

    何苗不明白奚韵何出此言,就用手语问道:“为什么呀?”

    “没有为什么,我这是为了你好。”

    “我和薛飞还在相互了解当中,能不能成为恋人还不一定呢。”

    “你要是继续和他见面,你肯定会上当的。薛飞都快三十岁了,他得骗过多少女孩子呀,你难道想成为下一个吗?”现在在奚韵的眼里,薛飞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感情骗子。

    “你别把他说的那么坏,我看得出他不是坏人。”何苗为薛飞辩驳道。

    “你才多大呀?你连恋爱都没谈过,你怎么就知道他不是坏人呢?苗苗,姐是过来人,姐不会害你的。”奚韵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的感情我想自己去经历,不论好坏,我都想尝试一下,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我是成年人,我有谈恋爱的权利。”

    “你是成年人了不假,可是你毕竟才刚刚十八岁,不是一定非要马上就谈恋爱的,你完全可以再等两年啊。”

    “两年之后没有合适的怎么办?难道还要再等两年,一直等到像你这么大,快三十岁了还没嫁人吗?”

    “你……你这丫头怎么说起我来了?”奚韵失去耐心了,她霸道地说道:“我不想跟你废话,总之你不能和薛飞在一起,我是你姐,你必须听我的!”

    “我不听你的,我的感情我要自己做主。”何苗的小脾气也上来了,她噘起了小嘴。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听话呀?我管不了你了是吧?你自己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你不能说话,你和薛飞在一起能有什么结果?你觉得薛飞他会娶你吗?”奚韵气急败坏,说话有点口无遮拦。

    有句老话叫当着瘸子不说短话,何苗因为自己不能说话,本来就很自卑,奚韵还专门说这件事来刺激她,这使得平常一向性格温顺的何苗受不了了,一下子就火了:“我和薛飞有没有结果是我的事,不用你管,他就算是骗子,我也不在乎,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你可以走了,我不想再见到你!”

    用手比划完,何苗就把奚韵推出了她的房间,将门反锁后,趴在床上就伤心的呜呜哭了起来。

    奚韵作为何苗的表姐,也是何苗最信任的人,她觉得她有责任也有义务守护何苗,不让何苗受到伤害。可是现实情况和奚韵想的背道而驰,她越是反对两个人在一起,两个人反而越走越近,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赵日天竟然支持他们在一起,可是把奚韵给气坏了。

    奚韵见管不了,也就不管了,心想爱咋咋地吧,反正是何苗自己的选择,最后受伤也活该。

    薛飞和何苗的关系现在的确是突飞猛进,两个人约会的次数越来越多,不仅一起吃饭压马路,还一起看过电影,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对情侣。

    不过目前还只局限于精神层面的交流,在身体接触方面几乎没有任何进展,不是薛飞不想,也不是没有机会,主要是考虑何苗这是第一次谈恋爱,薛飞不想让她觉得发展的太快了,好像跟她在一起,就是为了占她便宜似的。

    既然想与何苗长久的在一起,自然就不用在意发展的速度慢一些,哪怕是再慢一些也没有关系。而且仔细想想这样也挺好的,就是单纯的恋爱,不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这也是薛飞最想给予何苗的一种初恋。薛飞希望多年以后,当何苗想起的时候,初恋能够成为她年轻时最珍贵的记忆。

    薛飞一直以为何苗的十八岁是从过完生日后正式算起的,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从过完年算起的,她的生日还没过呢。

    何苗的生日是阳历四月的最后一天,为了给何苗过一个难忘的生日,也是他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薛飞提前半个月就开始筹划了起来。

    薛飞不想在外面的餐厅过,一是没什么创意,二来他也没有那么多钱像叶良辰和赵日天一样去包下一整层的餐厅。他想在家里过,可惜家在七河,又不是他自己住,所以就只能跟别人借房子。

    薛飞最先想到的是锦都国际公寓,他觉得那里挺合适,但他没有那里的钥匙,只能作罢。薛飞还想跟赵日天借房子,他知道赵日天在外面自己有房子,只是赵日天已经和奚韵同居了,奚韵又看不上他,也只好放弃。

    最后薛飞想到了潘齐,他很少回冰城,平常住的那套房子一直空着,借来用一下正好。于是薛飞就给潘齐打了电话,潘齐二话没说就把钥匙从京天快递给了薛飞,还说钥匙就不用还他了,房子薛飞就拿去住吧,反正他也不怎么回冰城,即便回去也有都是地方可以住。

    有了房子,薛飞就布置了起来。

    生日当天的晚上,当何苗按照薛飞告诉她的地址来到潘齐家时,一进门她就惊呆了。

    目及之处火红一片,地上满是玫瑰花瓣,桌子上的花瓶里也插着玫瑰花,简直是玫瑰花的海洋,何苗不禁为之动容。

    薛飞在拿着dv拍何苗,他想将这注定难忘的一晚记录下来。

    何苗进了屋,薛飞将她带到了饭厅,看到餐桌上摆放着生日蛋糕和丰盛的菜肴,何苗又是一惊,她紧忙从包里拿出纸笔,问桌子上的菜都是薛飞做的吗,薛飞点了点头。何苗冲薛飞竖起了大拇指,她没想到薛飞居然还会做饭。

    找好角度把dv放下,薛飞将蛋糕上的蜡烛点燃,就拍手唱起了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何苗的感动之情溢于言表,她微笑着看着薛飞,并跟随着薛飞的歌唱一起拍手。

    唱完后,何苗十指相扣,闭上眼了许了个愿,然后将蜡烛吹灭。

    何苗以为惊喜就到此结束了,令她最震惊的是,薛飞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从兜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后递到她的面前说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可能它不是特别贵重,但它是我用现在的全部积蓄买的。”

    薛飞说的是真话,为了何苗这个生日,他银行卡上的数字已经归零了,只剩下兜里的几百块零花钱了。

    盒子里是一条项链,何苗拿在手里一看,眼睛顿时就红了,她再也忍不住了,随即眼睛就湿润了。

    “喜欢吗?”薛飞伸手擦了擦何苗眼角的泪水,笑着问道。

    何苗使劲的点了点头。

    “我帮你戴上吧。”薛飞从何苗手里拿过项链戴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把她拉到镜子前看了看。

    何苗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伸手摸了摸项链,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忍不住流了下来。这是她十八年来过的最难忘的一个生日,没有之一。

    何苗转过身情不自禁地抱住了薛飞,薛飞也抱住了她,那一刻,他们是彼此的全部。

    半晌,薛飞看着何苗的眼睛,认真且深情地说道:“做我女朋友吧,好吗?”

    何苗听到薛飞的话脸蛋一下子就羞红了,但面对薛飞的注视她没有躲避,而是点了点头,答应了薛飞。

    薛飞喜不自胜,嘴唇慢慢靠近何苗,何苗如临大敌,她赶紧把眼睛闭了上,眉头紧锁,小心脏跳的特别快,这简直是她十八年来最为紧张的时刻。

    薛飞在何苗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我给你盖个章,你从今以后就是我的了,你必须对我一心一意,心里只能想着我,只许让我一个人对你好,不管有多少高富帅勾搭你,你都不许跟他们好,记住了吗?”

    何苗笑了,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

    本书源自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