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还是没看住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笑通常是只有在精神放松的状态下才会有的一种反应,欧阳锦绣正在气头上,薛飞怎么可能在短短十分钟内就把她逗笑呢,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品书网 可是欧阳锦绣这么说了,薛飞只能照做。

    薛飞把他认为好笑的笑话一一全都讲了出来,欧阳锦绣根本不为所动,盯着时间,始终一副气愤异常的样子。

    眼瞅着还有两分钟就到时间了,薛飞急中生智,剑走偏锋,伸手就挠起了欧阳锦绣的痒痒,薛飞以为这样欧阳锦绣就会笑了,没想到适得其反,欧阳锦绣不仅没笑,反而还哭了,结果导致欧阳锦绣变得更加生气。

    “薛飞你个王八蛋,我打死你!”

    欧阳锦绣抬手就打薛飞,薛飞赶忙用手护着脸往屋里躲,欧阳锦绣就追,一时间两个人俨然变成了猫和老鼠。

    薛飞慌不择路,一个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欧阳锦绣趁机把薛飞骑在了身下,然后就是一通粉拳头。

    似乎是打的不过瘾,欧阳锦绣还抓起薛飞的胳膊咬了一口,特别狠,疼的薛飞差点没叫出来。看到胳膊上一排又清晰又深的牙印,薛飞这下真急了。

    翻身将欧阳锦绣压在身下,薛飞死死地按着欧阳锦绣的胳膊,欧阳锦绣不服气,使劲挣脱,薛飞见状,低下头就吻住了欧阳锦绣的嘴巴,欧阳锦绣挣脱的就更激烈了。

    欧阳锦绣攥着拳头使劲捶打薛飞的后背,慢慢的,她变得越来越没有力气,直到最后由捶打变成了紧紧地抓着薛飞的衣服……

    半个小时后,薛飞坐在小板凳上给欧阳锦绣洗脚,欧阳锦绣则坐在沙发上噘着嘴看着薛飞,显然她还在生气,但要比之前好了许多。

    “你到底怎么了,干吗这么生气啊?”薛飞不解地问道。

    “跟你没关系,不许问!”欧阳锦绣语气冰冷地说道。

    “跟我没关系你干吗那么对我呀?”

    “我愿意,你有意见呀?”

    “没意见,你那样对我我特别高兴。”

    “虚伪!”

    “说正经的,你是不是有暴力倾向啊?我建议你去医院看看,真要是得抓紧治啊。”薛飞看了眼被欧阳锦绣咬的胳膊,牙印仍然清晰可见。

    欧阳锦绣不满的抬起脚,做出一副要踹薛飞的样子说道:“你才有暴力倾向呢,你是不是还想挨揍啊?”

    薛飞赶紧将欧阳锦绣的脚按在水盆里说道:“别激动别激动,我不是为了你好了吗,没有最好,有了不能讳疾忌医对不对?说真的,我真感觉你有……”

    “你还说是吧?我告诉你,我就见到你才会有暴力倾向,对别人我才不会呢。”

    “为什么呀?我有那么欠揍吗?”薛飞皱眉道。

    “你就是欠揍,我看见你就想揍你!”欧阳锦绣凶巴巴地说道。

    “那我以后离你远点,咱们别再见面了。”

    “你敢!你再说一遍试试。”欧阳锦绣指着薛飞,她当真了。

    “我乱说的。”薛飞无奈地说道。

    “我不想再听到这种话,你要是敢再说,我还咬你!”欧阳锦绣警告道。

    给欧阳锦绣洗完脚,把水倒掉后,薛飞见时间已经不早了,说道:“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回冰城,我得走了。”

    欧阳锦绣站起身,伸手拦住薛飞说道:“不行,你今晚不许走,我不高兴,你得陪我。”

    看到欧阳锦绣像个孩子似的,薛飞笑了:“机票早都买好了,初七我就上班了。另外这次我姐和心儿也来了京天,他们第一次坐飞机出这么远的门,我不能让他们自己回去呀。”

    “我不管,反正你今晚不能走。你要是担心你姐和孩子,我可以明早派人送他们去机场,到了冰城后,再让人去接他们,把他们送回七河。”欧阳锦绣是铁了心不想让薛飞走。

    “咱能别这样吗?我明天真得回去,我……”

    “不行不行。”欧阳锦绣不由分说,拉着薛飞就上了楼。

    卧室里,欧阳锦绣将一瓶指甲油递给了薛飞,让薛飞给她涂脚趾甲,薛飞就小心翼翼的涂了起来,可惜涂的一点也不好,经常会涂到欧阳锦绣的脚趾上。

    看到薛飞笨手笨脚的,欧阳锦绣呵责道:“你怎么那么笨啊,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难道没给女孩子涂过指甲油吗?”

    “当然没有了,要是涂过能这么不在行吗。”薛飞有点跟自己较劲,越是涂不好,他越是想涂好。

    “你真没涂过?没给曲媛媛涂过?”

    “没有。”

    欧阳锦绣听了,心情似乎又好了一点,她从薛飞的手里拿过油刷,一边演示一边说道:“应该这样涂……这样……”

    薛飞看的很仔细,然后按照欧阳锦绣的方法一试,发现还真是管用,比他之前涂的好多了。

    看着薛飞一丝不苟的涂着指甲油,欧阳锦绣问道:“你爸妈没有催你和曲媛媛结婚?”

    “催了,能不催吗,隔三差五的就跟我说。”

    “那你怎么说?”欧阳锦绣似乎很关心薛飞的婚事。

    “我能怎么说呀,敷衍了事呗。你不允许我和曲媛媛结婚,曲媛媛她爸也不同意,为了阻止我们两个在一起,他竟然连户口本都藏起来了,我看我和曲媛媛这婚是彻底结不了了。”薛飞叹气道。

    “你就直接说曲媛媛她爸不同意好了,少拿我说事儿,我才不信你会那么听我的话呢。”

    “我还不听你的话呀?你要这么说话可是太违心了。”薛飞抬起头说道。

    “你听我的话是你罪有应得,谁让你占我便宜来着,活该!”欧阳锦绣用手指戳了一下薛飞的脑门说道。

    “所以现在我特别后悔,每天都在忏悔,我怎么能对你做那种事情呢,一定是上辈子没干什么好事,这辈子才会受到你的折磨。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就算是打死你,我也不会再趁人之危了。”

    “可惜晚了,后悔……嗯?你说什么?打死我?薛飞你是不是又想挨揍了?”欧阳锦绣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哈哈,我口误。”薛飞坏笑着赶紧与欧阳锦绣保持起了距离。

    “你骗人,你给我过来让我打你一下!”

    “我不,我不过去。”

    两个人在屋子又玩了一会儿猫追老鼠的游戏,跑的有点累。欧阳锦绣说她困了,想睡觉,薛飞就对她说了晚安,然后就起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薛飞想关门,欧阳锦绣不让,还叫薛飞也不要关房间的门,全都开着,她说她怕薛飞偷她家的东西。

    其实欧阳锦绣是怕薛飞趁她睡着的时候偷偷跑掉,门开着,有动静她能听见,所以躺在床上困了她也不敢睡。

    想睡却不敢睡是一件非常煎熬的事情,坚持了一会儿欧阳锦绣就受不了了,她从床上坐起来,深呼吸了一口气,抱着枕头下了床就去了薛飞住的房间。

    薛飞还没睡,见欧阳锦绣上了自己的床,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欧阳锦绣直言不讳:“我怕你跑了,我得看着你。”

    薛飞笑着问道:“你就不怕我占你便宜?”

    欧阳锦绣把手上的枕头往她和薛飞的中间一放,说道:“不许超过枕头,否则后果自负!睡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欧阳锦绣睁开眼一看,发现床上只有她自己,薛飞不见了。

    下床去找薛飞,楼上楼下都不见薛飞的人影,来到门口一看,薛飞的鞋也不见了,欧阳锦绣知道薛飞走了,就气的不得了。她以为和薛飞睡在一张床上就能看住薛飞了,没想到还是没看住,看来下次得想点别的办法才行。

    这次京天之行虽然短暂,但薛慧和心儿娘俩过的特别开心,尤其是薛慧,她不再是之前那个闷闷不乐的她了,显然她已经从失败的婚姻阴影中走了出来,而程爵在其中无疑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坐车回七河的路上,薛飞在和薛慧谈起程爵的时候,薛飞看得出薛慧也喜欢程爵,只是喜欢中带有忧虑。

    年后,法院开庭审理了薛慧和丁广志离婚一案。法院的一审判决是同意两个人离婚,孩子的抚养权归薛慧,丁广志每个月支付生活费。考虑丁广志有家庭暴力和婚内出轨等情况,现金财产七三分,薛慧拿多数,丁广志拿少数。房子由于是丁广志的婚前财产,薛慧是没有份的。

    薛慧和丁广志全都服从判决,不过丁广志表示,在他被正式释放之前,薛慧和心儿可以在他的房子里继续居住,薛慧没有接受他的好意。

    离婚对于薛慧来说是人生一个全新的开始,她不希望和丁广志再有任何的瓜葛,所以法院判决以后,薛慧和心儿就搬到了薛仁贵和张凤霞那边去。

    刚刚过去的这个年叶向辉一家过的极其不顺心。

    年前的时候先是京天方面有变化,叶向辉不能去京天了,使得叶向辉郁闷至极,因为着急上火,一下子病倒了,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出院后情绪一直十分低落。

    叶向辉出院没几天,叶良辰就在黑玫西餐厅被赵日天给打了,结果叶良辰又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

    过年那几天闲着没事,叶良辰和朋友去滑雪,一不小心腿摔成了骨折,不得已又住进了医院。与此同时,梁梅又突然得了脑梗,也住进了医院,所以今年这个年对于叶家来说别提过的有多糟心了。

    叶良辰被赵日天打了,事后冰城的官二代和富二代圈子人尽皆知,可以说叶良辰的面子已经丢尽了,这也是叶良辰从小到大以来吃的最大的一个亏。然而叶良辰却没有任何的举动,甚至连句狠话都没有,在外人的眼里他这就是认怂了,害怕了赵日天,以后林江第一少的名号将从此归属于赵日天。

    钱焱自认为很了解叶良辰,一开始他根本不相信叶良辰会认怂,他相信叶良辰很快就会进行报复的。可现实情况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般发生,一晃两三个月都过去了,叶良辰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也不禁让他怀疑叶良辰是不是真的怕了赵日天。

    “叶少,黑玫的事儿就这么算了?”在医院的高干病房里,钱焱看着叶良辰问道,他想知道叶良辰到底是怎么想的。

    “谁告诉你算了?我说过这样的话吗?”叶良辰没有抬头看钱焱,他在低着头专心致志的摆弄他新买的手机。

    “那你怎么一点动作都没有啊?你知道外面人都在怎么说吗?他们……”

    “如果你是赵日天,你把我打了,你会怎么想?”叶良辰打断钱焱问道。

    钱焱想了想说道:“我想你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报复,然后会小心翼翼的堤防。”

    钱焱说完之后立马恍然大悟,他马上又说道:“你这是时间换空间,想让赵日天慢慢放松警惕,让他误认为你是真的怕了他,然后在他最松懈的时候出手,对他进行狠狠的报复,我说的没错吧?”

    叶良辰抬起头奸笑道:“你要是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我留你在身边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钱焱竖起大拇指吹捧道:“叶少,你真的是太高明了,我不得不说你比过去更成熟,更老练了。赵日天那愣头青惹了你,他以后就等着倒霉吧。”

    话音未落,马佳瑶推门进来了,钱焱看到马佳瑶高耸的胸脯,挺翘的 屁股,眼神中就流露出了异样的神色,他嘴甜地叫了声嫂子,马佳瑶冲他笑了一下。

    “老公,今天感觉怎么样啊?”马佳瑶来到病床前在叶良辰的脸上亲了一口问道。

    叶良辰受伤后,马佳瑶推掉了去外地拍摄的工作,专心在医院做起了陪护,昨天她家里有事,回了家一趟,处理完以后今天她马上又赶了回来,钱焱过来是给她顶班的。

    “挺好的,今天大夫说下周就可以出院了。”叶良辰牵着马佳瑶的手笑着说道。

    “叶少,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钱焱不想打扰叶良辰和马佳瑶的二人世界。

    “你别走,你先去一趟LV专卖店,刚刚我收到他们发来的短信,说春季的最新款已经全部都到货了,你去给佳瑶拿一个新款的包过来。”叶良辰说道。

    “不用了,我不缺包。”马佳瑶拒绝道。

    “我送你包跟你缺不缺包没有关系,是对你这段时间在医院陪我的奖励。”叶良辰在马佳瑶的脸蛋上轻轻掐了一下,对钱焱说道:“你去吧,快去快回。”

    “嗯,我这就去。”钱焱冲马佳瑶的胸部狠狠地看了一眼就出去了。

    薛飞和赵日天自从成为了朋友以后,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近,相处的非常融洽,知道的两个人认识时间不长,只是朋友关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亲哥俩呢。

    周末薛飞和赵日天约好了一起吃饭,薛飞到了冰城,没有和赵日天直接去饭店,而是先去接了一趟赵日天的女朋友。

    本书源自看书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