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传闻是假的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早上,薛飞和云朵几乎是同时醒的,看着眼前的云朵,薛飞感觉有些难为情,同时也觉得有点对不住云朵。品书网

    刚开口说话,云朵就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昨晚的事跟你没关系,是我主动的,也是我自愿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负责的。”

    薛飞听了云朵的话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通过昨晚的事,他知道他并非对云朵没感觉,也许是之前的诱惑不够强烈,才致使他没有对云朵动心思。当面对云朵的主动和一丝不挂的胴/体时,他发现他根本就抵挡不住,瞬间就败下阵来了。

    云朵依偎在薛飞的怀里细声说道:“我现在是安全期,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吃点避孕药。”

    薛飞搂着云朵说道:“嗯,一会儿我去药店买。”

    起床后,薛飞出了酒店,除了到药店买紧急避孕药,还到附近的时装店买了条裤子给云朵。云朵的羊绒衫和裙子都被撕坏了,羊绒衫有貂皮大衣挡着,裙子没遮没挡,又没法穿打底裤直接出门,只能买条裤子应急。

    回到酒店,云朵换上裤子,吃了避孕药,两个人就下楼去了酒店的餐厅吃早餐。

    吃饭的时候,看着对面的云朵,薛飞忽然想起了之前他答应潘齐撮合和云朵在一起的事情。

    “你和潘齐有联系吗?”薛飞问道。

    “没有啊,好久都没有联系了。”突然提到潘齐,云朵感到很奇怪。

    “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啊?”

    “挺好的呀,你怎么突然想起他来了?”

    “我之前见到他了,他现在还是单身,聊天的时候聊到了你,他说他还没有忘了你,如果可能的话……”

    云朵一听脸色就变了,把筷子往饭桌上一放说道:“没有可能,你告诉他,还是别打我的主意了,我根本不喜欢他。”

    云朵的反应强烈让薛飞有点没想到,可他还是想再争取一下:“潘齐这个人很好,家庭条件我就不说了,重要的是他喜欢你,我认为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你爸妈对你的婚事那么着急,你自己之前不是也说想尽快成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吗,潘齐真是一个不错的结婚对象,他……”

    “行啦,别说了。”云朵恼火的打断道:“薛飞你什么意思啊?我刚和你发生完关系,你就想把介绍给别人,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说了,我不会让你负责的,你干吗这么着急把我推给别人啊?你是怕我赖上你吗?你要是害怕,我现在可以给你写个保证书。”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你就是这个意思,我讨厌你!”云朵说完起身就要走,薛飞赶紧将她拦住。

    “你别走啊,我不是怕你赖上我,也不是想把你推给谁,我就是觉得你和潘齐挺合适的,就想撮合撮合你们俩。”

    “我还觉得我和你挺合适的呢,你怎么不撮合呀?你给我起开,我要回家。”云朵伸手推薛飞。

    “好啦好啦,我错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还不行吗。不提了,我以后再也不提了。”薛飞把云朵抱在怀里一通道歉,云朵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吃完饭,云朵没有马上走,她和薛飞回到房间又呆了一会儿,本来她是想和薛飞一起吃午饭的,可惜薛飞之前已经和赵日天约好了,只能下次有机会再说了。

    中午,薛飞和赵日天在深蓝酒店一起吃了顿饭。

    通过昨晚见过谢长顺和孟德胜以后,赵日天对薛飞的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不仅对薛飞兄弟相称,更是在饭桌上直接送了薛飞一张海阔天空俱乐部的会员金卡,贵重程度可能不及潘齐给的深蓝酒店的至尊金卡,可是在冰城能拥有海阔天空俱乐部会员金卡的人,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赵日天能赠送薛飞,说明他已经接纳了薛飞,准备和薛飞做朋友了。

    “那天晚上过后,叶良辰没有找你的麻烦吧?”薛飞关心道。

    “没有。那天的事本来就是我占理,再说了,他想找我的麻烦,他也得掂量掂量。我听说那天晚上过后,他到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赵日天得意地说道。

    “叶良辰这个人睚眦必报,在他的眼里只要他吃亏了,就是别人的错,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千万别被他算计了。”薛飞提醒道。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赵日天知道叶良辰肯定会不甘心的,他早就做好了迎接叶良辰报复的准备。

    “叶良辰就是个祸害,有他在冰城一天,他的冤家对头我看没有一个能够有出头之日的,全都会被他一直压着。我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原本在冰城工作好好的,愣是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发配来发配去,真是苦不堪言啊。幸亏是他要抢我的女朋友,要是我抢他的女朋友,我估计我非得被他玩死不可。”薛飞话里有话,暗指赵日天也是被叶良辰压着的众多人之一,赵日天当然不会听不明白。

    “他确实是个祸害,在冰城恨他的人太多了,可惜都是敢怒不敢言,没有几个敢像我一样跟他对着干的。不瞒你说,据我所知,有的人甚至想下黑手弄死他,就是碍于叶向辉是省委书记,真要弄死他会出大事,就没敢轻易下手。”虽然之前在黑玫西餐厅把叶良辰给打了,但赵日天心里清楚,叶良辰仍旧是林江第一少,在别人谈论的时候,他还是会排在叶良辰之后,而一切的源头就是叶向辉,这是眼下所改变不了的事实,他不甘心也没有办法。

    “对于像叶良辰这种人,真想整他,我认为只可智取,不可强攻,否则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是这么个道理,只是真正操作起来太难了。不过我听说叶向辉好像快要被调走了,你知道这个消息吗?”

    “我不知道,我这是第一次听说。”

    叶向辉真的要被调走了?如果事情属实,薛飞觉得叶良辰在冰城也就张狂不了几天了。哪怕叶向辉当了更大的官也没用,因为县官不如现管,林江省要是换了新书记,谁还会买叶向辉的面子呀,他也就省着费心思去想怎么整叶良辰了。

    为了验证事情的真伪,在回七河的路上,薛飞给谢长顺打了个电话求证此事。谢长顺的回复是确实有这个传闻,但可以肯定是假的。如果是真的,叶向辉在今年秋天就应该被调走了,因为今年正值上面大换届,叶向辉没能去京天,以他的判断和叶向辉的年纪,估计叶向辉以后也就去不了了。即便能去,也是去人大政协之类的地方养老,不大可能再去什么重要部门担任要职了。

    听了谢长顺的话,薛飞多少有点失望,叶向辉继续在林江任职,就意味着叶良辰将会继续在冰城为所欲为下去,看来还是得琢磨如何铲除叶良辰这个祸害。

    年前佟大志在深蓝酒店打了一架,由于酒店换了经理,不知道佟大志是潘齐让秘书安排到的酒店,就把佟大志给开除了。

    “怎么回事儿啊,为什么打架?”薛飞看着佟大志一脸严肃地问道。

    “这事儿不赖我,酒店的大厨把他的亲戚安排在了后厨,那小子见我表现的好,眼气,就经常没事儿找茬儿,我一直都在忍着,不跟他一般见识,可是他得寸进尺,没完没了,竟然诬陷我偷后厨的东西,我实在忍不了了,就动手打了他。”佟大志十分委屈地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能骗你吗,再说我是那种会没事故意找事儿的人吗。”

    薛飞对佟大志的话还是相信的,通过这几年的接触,他对佟大已经很了解了,知道他是一个比较老实的孩子,在深蓝酒店表现的也一直都不错,他能动手打架,一定是把他惹急了,否则他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你要是想回酒店,我可以跟酒店说说让你回去。”

    “我不想回去了,我已经在后厨干够了。”佟大志肯定地说道。

    “那你有什么想法吗?”薛飞问道。

    “我现在没什么想法,反正就是不想回酒店了,你要是安排我去干别的,我就去去干,你要是不给我安排,我就自己出去找,看看什么合适就干点什么。”佟大志确实没什么目标,但他知道想要找一份工作还是比较容易的,尤其是他现在已经成年了,不用担心因为年龄的问题会没有人用他。

    “马上就要过年了,年前就别考虑工作的事情了,在家里帮忙买点年货跑跑腿什么的,年后再说吧。”薛飞一时也不知道该给佟大志安排什么工作,他也需要好好想一想。

    今年过年程爵又是在七河过的,薛仁贵和张凤霞对程爵的印象不错,也知道程爵对薛慧有意思,不过他们一句没有问过薛慧,他们相信薛慧在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后,会更加清楚谁才是真正适合她的男人。

    大年初三,程前给薛飞打电话,叫他去京天呆两天。还有潘齐,他今年是在京天过的年,也希望薛飞能去京天。

    薛飞原本并没有去京天的打算,但先后接到程前和潘齐的电话后,他多少有点动心,加上程爵也鼓动他去,曲媛媛也没有意见,最后就决定去京天玩两天。

    程爵在得知程前给薛飞打电话后,就突然冒出个想法,他想带薛慧和心儿也去京天玩一玩,因为她们娘俩还从来没有去过京天呢,如果薛飞和曲媛媛不去,他单独带她们娘俩去,她们娘俩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有了薛飞和曲媛媛,他相信薛慧是不会拒绝的。

    事实的确如此,薛慧听说薛飞和曲媛媛去京天,就给薛飞打了电话,确定是真的,她就决定一起去。在薛慧的记忆里,她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七河,每年过年也都是在七河,早就想出去溜达溜达,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尤其是京天,那是她从小就很向往的地方,如今有机会去,还是坐飞机去,她真的很高兴,也很激动,临出发的前一天,她甚至都失眠了。

    薛岩也想去京天,无奈隋雪菲的肚子越来越大,行动不方便,他不可能扔下隋雪菲自己去京天,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到了京天,程前专门派人去机场接了薛飞等人,接到他家里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席间程爵对薛慧和心儿娘俩照顾的无微不至,又是夹菜,又是哄心儿玩,程前见了直看薛飞。

    饭后,程前和薛飞单独聊了一会儿,问是怎么回事,薛飞没有隐瞒,把薛慧和程爵的事情全都说了,还问程前是怎么看的。程前说他没有任何意见,只要是真爱,结过婚生活孩子都不是问题,关键是程爵的爸妈能否接受就要画一个大大的问号了。不过程前说他看得出,程爵对薛慧是动了真感情了,不然不会那么卖力表现的。

    说是一起来京天玩,其实是分头行动的。在京天呆的两天时间里,薛慧她们娘俩一直和程爵呆在一起,程爵开车带着她们到处去玩。薛飞和曲媛媛则是跟程前呆了一天,又和潘齐呆了一天。

    和潘齐在一起的时候,薛飞跟他说了云朵的事情,潘齐听了苦笑说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看来他和云朵真的是没有缘分。

    决定来京天的时候,薛飞就在想要不要告诉欧阳锦绣一声,因为和曲媛媛在一起他很犹豫,直到到了京天,他也没有决定是否要告诉。但是在临走的前一天晚上,薛飞却决定还是告诉欧阳锦绣一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跟欧阳锦绣说,感觉要是不说,就像一桩心事没有完成似的。

    给欧阳锦绣发了信息,欧阳锦绣很快就回复让薛飞去找她,薛飞说他明天一早的飞机就走了,欧阳锦绣说她不管,她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看到薛飞,薛飞有点后悔跟欧阳锦绣说了,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他只好跟曲媛媛撒谎,说程前找他有点事,就离开酒店去见欧阳锦绣了。

    以往薛飞来京天见欧阳锦绣都是在华族会所,这次不同,欧阳锦绣告诉薛飞的是一个别墅的地址。

    到了以后,欧阳锦绣就劈头盖脸的指着座钟上的时间,怒不可遏的对薛飞吼道:“你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我让你一个小时以内到,这都多久了?你太不拿我的话当回事了,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啊?”

    薛飞已经很久都没看到欧阳锦绣这么发脾气了,突然狂风暴雨,让他一时还有点适应不了。薛飞愣了愣说道:“我不是故意迟到的,我住在市里的酒店,你这别墅在郊区,我光打车就花了一百多块钱,太远了,不赖我。”

    “借口!你就会找借口!我告诉你薛飞,你今晚必须想办法让我高兴,否则我跟你没完,你也别想离开京天。”

    “你这是怎么了?大过年的干吗生这么大的气呀?谁惹你了?”

    “我不用你管,你是谁呀?你有什么权利知道我为什么生气,谁惹我生气了?我给你十分钟时间,你要是不能把我逗笑,你就死定了!”

    看書罓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