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你喜欢我吗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来到卫生间,薛飞推门进去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尿斗前放水的赵日天。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薛飞解开裤腰带一边方便,一边用余光盯着赵日天,待赵日天方便完提裤子的时候,薛飞也提起裤子系裤腰带。

    “天哥,这么巧啊,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你。”薛飞看着赵日天,一副很意外的样子说道。

    “薛飞呀,是挺巧的,你也过来吃饭?”赵日天看到薛飞是真的很意外,他笑着跟薛飞打招呼,心里却想怎么碰到这小子了。

    “我是在外面吃饭,不是在这里。”薛飞示意赵日天,这里可是卫生间。

    赵日天被逗的哈哈大笑,两个人就出了卫生间。

    “一直想和天哥吃顿饭,可惜天哥你忙,也没时间,今天正好赶上了,你可不能拒绝我。”薛飞说道。

    “今天还真不行,不是天哥不给你这个面子,今天我朋友过生日,我是过来祝贺的,我这吃到一半突然就消失了,朋友那边没法交代。改天吧,改天我请你吃饭怎么样?”赵日天想赶紧把薛飞打发走,他才不想和薛飞吃饭呢。

    “不行天哥,绝对不行!”薛飞拉着赵日天的胳膊说道:“可以不吃饭,但必须得跟我喝一杯酒,就一杯,喝完我就放你走,这个面子你总不能不给我吧?”

    “这……”赵日天是真不想去,可是薛飞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要是再拒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毕竟薛飞曾出手帮过他,他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了:“好吧,不过说好了,就一杯酒啊。”

    两个人往包间走的时候,路上碰到了云朵。

    云朵迎面走来,边走边拿着手机打电话,没有看到薛飞,薛飞也就没跟她打招呼。

    脱掉貂皮大衣的云朵,身上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羊绒衫,由于是低胸的,胸前的波涛一览无余,使得赵日天狠狠的在云朵的胸部上看了两眼。云朵过去后,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云朵的背影。

    进了包间,赵日天看到谢长顺和孟德胜感觉有点眼熟,谢长顺和孟德胜不认识赵日天,就双双看向了薛飞。

    “介绍一下啊,这是我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叫赵日天。天哥,这是我的两位叔叔,这位是谢叔叔,是省委的秘书长,这位是孟叔叔,是省政府的秘书长。”薛飞介绍道。

    听了薛飞的介绍,赵日天当即就想起了谢长顺和孟德胜的名字,他很惊奇,薛飞怎么会认识他们呢?

    “两位叔叔好,我是薛飞的朋友,在其他包间吃饭,刚好碰到薛飞了,就过来打个招呼。”赵日天拿起酒瓶倒满一杯酒,举起说道:“初次见面,我敬两位叔叔一杯,当然,也敬薛飞,我干了。”

    说完,赵日天仰头就干了下去。

    谢长顺和孟德胜什么都没说,两个人只是微笑着冲赵日天点了下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一个省委秘书长,一个省政府秘书长,薛飞叫他们叔叔,还和他们在一起吃饭,看来关系不一般啊。这么说薛飞也不是一个小白人啊,看来自己低估薛飞了。

    从包间里出来,赵日天觉得他必须得重新审视薛飞,不能再用之前的态度和眼光去看待薛飞了。

    “这个赵日天是干什么的呀?”孟德胜感觉赵日天不是一般人。

    “他在信和区公安分局工作,他爸两位叔叔一定都认识。”薛飞笑着说道。

    “谁呀?”谢长顺问道。

    “赵大海。”

    谢长顺和孟德胜对视了一眼,赵大海是谁他们当然不会不知道,只是好奇薛飞怎么会和赵日天成为朋友呢?据他们所知,赵大海好像和叶向辉的关系不一般啊。

    薛飞知道谢长顺和孟德胜心中的疑惑,就没有向他们隐瞒,如实的跟他们说了和赵日天结交的目的,两个人听了恍然大悟。

    “我就说你小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请我们两个到这儿来吃饭嘛,你看怎么样,还是有目的的。”孟德胜看着谢长顺笑着说道。

    “官场之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你和赵日天接触不是坏事,只是一定要小心谨慎,做事要步步为营,切莫操之过急,偷鸡不成反蚀米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谢长顺提醒道。

    “没错,你谢叔叔提醒的很对。赵日天的为人如何我不了解,赵大海我还是多少有一些了解和耳闻的,这个人老奸巨猾,不容易接近,更不容易被利用,你日后要是跟他打交道,可得多长几个心眼。”孟德胜接茬说道。

    “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吧,我会见机行事的。”薛飞举起酒杯笑着说道:“事先没告诉你们是我的错,我罚酒一杯。”

    “一杯就想了事啊,必须三杯。”孟德胜不饶道。

    “没错,必须三杯,不然错误肯定会认识的不够深刻。”谢长顺也不打算放过薛飞。

    “哈哈哈,好好好,三杯就三杯,你们就欺负小孩吧。”薛飞笑着说道。

    吃完饭,从包间出来,谢长顺和孟德胜都让薛飞去他们家里住,薛飞不想去打扰,就婉言谢绝了。

    走出酒店,将两个人送上车,目送着车走远后,刚想去马路对过的深蓝酒店,背后就有一个人叫住了薛飞。

    “薛飞。”

    薛飞回头一看是赵日天,便笑着说道:“天哥,你吃完了?”

    赵日天同样笑着说道:“是啊,谢秘书长和孟秘书长走了?”

    其实赵日天早就吃完了,他故意没走,一直在酒店的大厅等着薛飞出来。

    “他们刚走。我今晚在冰城住,如果明天有时间,我想请天哥吃个饭,不知道天哥有没有时间啊?”

    “有时间,不过不是你请我,而是我请你,你之前帮了我,我还没向你表示过感谢呢,请你吃饭,就算是向你表达一下感谢之情吧。”

    “好啊,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临走的时候,赵日天问道:“兄弟,你在哪儿工作啊,我还不知道呢。”

    薛飞知道赵日天这是在探他的底,就如实道:“我在七河市政府工作,我是七河市政府秘书长。”

    赵日天一听,眼睛当时就闪烁起了异样的光芒,但只是一闪而过,说了句明天见,就开车走了。

    看着赵日天的车影渐渐远去,薛飞诡秘一笑,这招还真是好使啊。

    穿过马路来到深蓝酒店,在门口,薛飞又一次遇到了云朵,这一次云朵也看见了薛飞。

    云朵正在搀扶着之前薛飞在荣和大酒店门口见到的那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跟那时不同的是,此时那个老男人像是已经喝多了,醉醺醺的样子,手还很不老实,在云朵的腰上摸来摸去。

    薛飞不知道两个人是什么关系,看到云朵被人占便宜,云朵不仅没有拿开对方的手,脸上还没有任何的怒意,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尤其是这么晚了,云朵和一个老男人来酒店,薛飞就不禁产生了一些联想,就没有和云朵说话,板着脸看了云朵一眼就进了酒店。

    云朵刚要和薛飞说话打招呼,看到薛飞脸色不大好,看她的眼神也跟平常不一样就知道薛飞一定是误会了。想叫住薛飞解释,无奈身旁还扶着一个人,只能等一会儿再说了。

    躺在酒店房间的浴缸里,薛飞仍然在为云朵和一个老男人在一起而耿耿于怀,不过转念一想实在没必要,他和云朵就是普通朋友,云朵和谁怎么样跟他有什么关系,真是杞人忧天。

    由于跟谢长顺和孟德胜喝了不少酒,薛飞有些头晕。闭上眼,一边按摩太阳穴,一边尽量让自己不去想与自己无关的事情,然后慢慢放松,直到彻底的放空自己。

    刚刚要安静下来,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薛飞的心脏快跳了几下,不禁皱眉。

    拿起手机一看,是云朵打来的,她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不是应该和老男人一起在房间里吗?有心不接,又觉得不太好,于是就接通了电话。

    不等薛飞开口说话,薛飞就先听到电话里传来了云朵的哭声,然后就听云朵问道:“你在哪儿呢薛飞?”

    听到云朵哭了,薛飞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忙问道:“我在房间呢,你怎么了,哭什么呀?”

    “你房间多少号啊?我害怕,我要去找你。”

    看样子是出事了。薛飞把房间号告诉了云朵后,就马上起身擦干身体穿上了衣服。

    很快,房间门铃就响了,门一开,云朵就扑进了薛飞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薛飞把门关上后,知道这个时候问云朵也说不清楚,就拍着她的后背先让她哭,打算等她哭够了再问她发生了什么。

    大约五分钟以后,云朵的眼泪渐渐止住了,薛飞扶着她的肩膀看她,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有很多地方坏了,看样子像是被撕扯的。

    “你这是怎么了?谁干的呀?”薛飞担心地问道。

    “之前你在酒店门口看到的那个男人干的,他想欺负我。”云朵擦着眼泪可怜兮兮地说道。

    “你没有被他怎么样吧?”薛飞小心翼翼地问道。

    “当然没有了,我怎么可能会让他得逞呢。要是让他得逞了,我就不活了。”

    “那你们俩是怎么回事儿啊?”薛飞想知道两个人的关系。

    “他是一个开发商,他们公司新建的一处小区已经封顶了,我的物业公司想入住那个小区,当然就得讨好他了,我就请他吃饭,谁知道他竟然想对我……”说着话,云朵又要哭。

    “好啦好啦,都过去了,不是没发生什么吗,就当是做了个恶梦吧。”听了云朵的话,薛飞知道自己错怪云朵了。虽然和云朵只是朋友关系,可是当得知云朵和那个老男人没什么的时候,薛飞心里还是很高兴。

    “我今晚能从你这儿住吗?我这个样子回家,要是被我爸妈看到,我怕他们会担心。”云朵看着薛飞的眼睛乞求道。

    薛飞不想答应云朵,因为他开的这个房间不是套房,只有一个房间一张床,云朵要是留下会没法睡。可是看到云朵的样子,薛飞又不忍心拒绝。稍微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同意了,反正又不是没有一起住过,之前都没出什么事,这次也肯定不会的。

    云朵晚上也喝了不少酒,一身的酒气,薛飞同意她住下后,她就进了卫生间去洗澡。

    洗完澡,云朵裹着浴巾出来,犹如出水芙蓉般娇艳,薛飞看了一眼就把眼睛移开了。

    虽然已经不止一次同床共枕过了,可是当男女独处一室的时候还是比较容易尴尬,薛飞为了避免尴尬,不敢多看云朵,强制自己对云朵裸露在外的一双美腿,以及随时随地不断散发着的性感视而不见,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视看。

    薛飞不看云朵,云朵却在一旁一直偷看薛飞,眼神异样。薛飞很难时时刻刻保持着全神贯注,尤其是电视里的内容并不怎么吸引他的时候,他的眼睛就难免会去瞟云朵。当注意到云朵在偷看他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薛飞说云朵要是困了就先睡,云朵说她不困,然后始终是看看电视,看看薛飞,这样一直持续到了十一点。

    薛飞还不困,可是他想睡觉了,云朵也不想看了,薛飞就关了电视关了灯,两个人就躺在了床上。

    薛飞刚躺下,云朵就凑过来从身后抱住了薛飞,薛飞身体顿时就是一僵,问道:“你……你怎么了?”

    “我害怕,你能抱着我吗?”云朵用哀求的语气问道。

    “这不合适吧,我……”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除非你讨厌我,否则你就抱着我好不好?求你了。”

    对于女人的这种要求,即便是柳下惠转世,也未必能够拒绝,更何况是薛飞。他欣赏云朵的美,但是在那个方面,他对云朵的感觉始终不是那么强烈,甚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这是他通过之前和云朵睡在一张床上所得出的结果。如果他对云朵真有兴趣,按照他的脾气秉性,不管男朋友真假,他可能早就把云朵拿下了。

    转过身,当把云朵抱在怀里,发现她身上的浴巾不见了的时候,薛飞心里就是一动,随即就情不自禁的有点心猿意马。自己不是对云朵没感觉吗,怎么又突然胡思乱想了起来?

    正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静,要克制的时候,就听到云朵问道:“你喜欢我吗?”

    云朵把薛飞给问住了,不是薛飞不想回答,实在是他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因为针对这个问题他以前也想过,可结果始终是不确定喜欢,又非常确定不讨厌,而且很有好感,至于好感是不是喜欢,就不知道了。

    蓦然,云朵开始亲吻薛飞的脖子,然后慢慢向上,直至亲吻住了薛飞的嘴。

    薛飞脑子有点缺氧,本来就喝了不少酒,云朵这么一吻,他的脑子就更晕了,一时间理智彻底在脑子里消失了,只剩下了本能的反应。

    薛飞激烈的回吻云朵,云朵伸手脱薛飞的衣服,两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气喘吁吁……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