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赵日天的背景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到派出所录完口供出来,刚好碰到下了车往派出所里跑的程爵,看到薛慧满脸伤痕,程爵心如刀割,一把就将薛慧抱在了怀里,薛慧原本已经止住了泪水,结果看到程爵又忍不住哭了起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薛飞和薛岩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放开薛慧,程爵杀气腾腾地问道:“丁广志现在在哪儿呢?”

    薛飞知道程爵想要干什么,说道:“我们已经报警了,现在不能打他,一是违法,二是那样也太便宜他了。”

    薛岩接茬道:“没错,要整他,就要让他身败名裂,以后在七河都没法出门见人。”

    薛飞看着薛慧问道:“姐,这日子还能过下去了吗?”

    薛飞已经是铁了心想要收拾丁广志了,但婚姻毕竟是薛慧的,离婚与否还是要由薛慧自己做主,他不能自作主张替薛慧做决定,倘若薛慧真的还要维持这段婚姻,他也只能尊重薛慧的选择。

    “过不下去了,不过了。”薛慧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态度决绝地说道:“为了心儿什么事我都能忍,但是丁广志在外边找/小姐,动手打我,这两件事我绝对忍不了,我要跟他离婚,我要是再跟他过下去,我就不姓薛!”

    薛慧都这么说了,薛飞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转天,薛家强把照片洗出来,薛飞就交到了市纪委,随即市纪委就针对照片一事进行了立案审查。

    薛飞以为丁广志只有嫖娼这一件事,没想到的是,丁广志还涉嫌受贿,曾为三家药商向关河区医院供药行过方便。

    查明情况后,市纪委报市委研究决定,给予丁广志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薛慧不想离婚的话,丁广志的事情需要向薛仁贵和张凤霞隐瞒,既然已经铁了心想要离婚,就不能再瞒着了,薛飞就如实的跟他们说了丁广志的事情。

    薛岩离婚结婚才过去没多久,现在薛慧又要离婚,薛仁贵和张凤霞的心情可想而知。不过两个人全都支持薛慧和丁广志离婚,而且还说必须要心儿的抚养权,孩子绝对不能给丁广志。

    于是,薛慧去法院提出了离婚诉讼申请。

    眼下无疑是薛慧人生当中最为灰暗的一段时光,她每天都无精打采,闷闷不乐,对所有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似乎只有程爵来到七河陪着她的时候,她的心情才会有所好转。

    为此,程爵在这段时间不知道往七河跑了多少次。尤其是丁广志出事的初期,程爵曾一度每天晚上去七河,第二天早上再回冰城,一跑就是半个月,对薛慧和心儿娘俩照顾的无微不至,让薛慧一颗受伤的心得到了极大的慰藉。

    “我之前说什么来着?我是不是说程爵可能对姐有意思,怎么样,成真了吧?”薛岩看着薛飞说道。

    薛飞之前确实不相信程爵会喜欢薛慧,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不认为结过婚生过孩子的薛慧能吸引程爵,可是现实情况却一再证明他想错了,程爵就是喜欢薛慧,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喜欢,是动了真格的。

    见薛飞不说话,薛岩又说道:“如果丁广志要是好好日子好好过,不闹出现在的事,我肯定是不支持程爵和姐在一起的。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丁广志出事了,我估摸几个月后离婚的事法院就能判下来,到时姐就是单身了。姐还年轻,肯定还要再婚的,程爵咱们也算是知根知底,他对姐和心儿又好,他们要是在一起,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薛飞摇头说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程爵的婚事也许程爵连自己都做不了主。”

    薛岩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薛飞也没有给他细解释,但薛飞觉得他有必要跟程爵谈谈。

    周五的晚上,程爵又来到了七河,薛飞没有让他去薛慧家,而是先把他叫到了饭店。

    “如果我没猜错,你是想跟我说我和你姐的事情吧?”看着给自己倒酒的薛飞,程爵开口问道。

    “没错,我就是想跟你谈这件事。你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薛飞放下酒瓶,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

    “实话实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找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但缘分这种东西它真的不是人为能控制的,说来就来,根本不给你任何的准备时间。我记得我第一次来七河,第一次见到你姐的时候,我就有怦然心动的感觉。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我见过比你姐好看的,也见过比你姐年轻的,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过那种感觉,只有对你姐才有,就像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小男孩看到心仪的姑娘那种感觉,你应该知道的,很强烈。不过我也清楚,你姐是有家庭的人,我不可能去破坏她的家庭,但我必须承认,自从见过她,和她有过接触之后,我对她的好感与日俱增。喜欢一个人未必一定要和她在一起,我想我和你姐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有缘无分吧。可直到丁广志嫖娼出事,又把你姐给打了,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我要争取抓住这个机会,我也已经做好了准备。”程爵开诚布公地说道。

    “爱情是容易让你冲动的,爵哥,你不是小孩了,作为一个成年人,我认为你还是应该理智一些。”薛飞提醒道。

    “你认为我现在不理智?”

    薛飞点了点头说道:“站在我的立场,说实话,我是不赞成你和我姐在一起的。”

    程爵不解:“为什么呀?你怕我不能对你姐好?”

    “不是,如果你们能在一起,我相信你会对我姐好的,因为我了解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是婚姻不是你情我愿那么简单的事情,它是要涉及到两个家庭的。你想没想过,你要是跟你家里提你和我姐的事情,你家里会同意吗?以你的家庭,他们会愿意让你找一个二婚还带着一个孩子的女人吗?我觉得不会,肯会不会的。”薛飞解释道。

    程爵听了沉默不语。

    “我作为你的朋友,要是站在为你着想的立场去考量,我也不会建议你找一个我姐这样的女人。以你的家庭背景和条件,你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啊,干吗非得找我姐那样的呀?而我要是站在为我姐考虑的立场上,我也不赞同找你这样的男人。我姐她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了,再次选择婚姻就势必要更加小心谨慎。真要是嫁给你,就算你能顶得住来自家庭的压力,我姐她一个弱女子能吗?反正以我对她的了解,我是没有这个信心的。所以我希望你能三思而行,不要头脑一热就做出不理智的决定。”

    每个女人都期盼着嫁入豪门,可是殊不知豪门深似海,想要享受让外人羡慕的物质生活,就要承受外人所不知道的苦闷,这一定是成正比的,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好事和坏事都是相对应的,不可能什么好事都是你的,坏事都跟你没关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薛慧就是个普通老百姓,活了三十几年,一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程氏家族是什么样儿的薛飞是有一定了解的,虽然他从来没跟程爵的父母接触过,但也可想而知,以薛慧的出身和现实的情况,想要嫁入程家,不说是天方夜谭,可能性也几乎是微乎其微的,程爵的爸妈是肯定不会同意的。作为薛慧的亲弟弟,薛飞必须得为学会着想,不能让她已经受伤的心灵再受到一次伤害了。

    程爵一杯酒下肚,说道:“我确实没想那么多,我觉着只要我喜欢你姐,你姐也喜欢我,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听了你的话,我认为你说的很有道理,想要和你姐在一起,必须得先过我爸妈那关。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让他们接受你姐,但我肯定会想办法让他们接受的。今天我把话先撂这儿,不管我爸妈接不接受你姐,我对你姐的心意是不会变的,更不会轻易放弃,不信你就等着看吧。”

    程爵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可是薛飞仍旧对程爵和薛慧的事情不太乐观。

    最近一段时间,薛飞净忙着处理薛慧和丁广志的事情了,就没顾得上琢磨和赵日天拉近关系的事情。现在薛慧和丁广志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只等着法院对丁广志的受贿和薛慧的离婚做出判决了。

    得知了赵日天不冷不热的症结所在,薛飞决定对症下药,只是在下药之前,还是先搞清楚赵日天的背景为好,不能太盲目了,万一赵日天就是个愣头青,跟叶良辰对着干只因天不怕地不怕,那接近他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为了弄清楚赵日天的背景,薛飞给路涛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想办法调查一下赵日天的家庭情况。

    三天后,路涛就把赵日天的家庭情况弄清楚了。

    赵日天的父亲叫赵大海,是林江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母亲叫景春玲,是冰城市检察院检察长。

    赵日天这样的家庭背景确实不一般,可是跟叶良辰相比还是要逊色一些,那么赵日天为什么敢和叶良辰对着干呢?薛飞一时想不明白,不过拥有如此家庭背景的赵日天显然是值得薛飞花心思结识的。

    随即,薛飞又让薛家强请了几天假,专门去冰城盯着赵日天,看看他最近几天的动向,随时向他汇报。

    薛家强到了冰城,发挥了他侦察兵出身的本领,每天在暗中跟踪赵日天,想方设法的了解他的一举一动,然后向薛飞一一汇报。而作为冰城市公安局信和区分局刑警队副队长的赵日天却浑然不知,可见薛家强不仅具有极强的侦查能力,同样反侦察能力也是非常出色的。

    周五晚上,薛飞接到薛家强打来的电话说,周六赵日天有个朋友过生日,晚上要在荣和大酒店3楼,3066包间吃饭。薛飞听了以后,叫薛家强预定一间和3066包间相近的包房,越近越好。

    挂了电话,薛飞就分别给谢长顺和孟德胜打了电话,请他们周六晚上吃饭。

    周六的晚上,薛飞提前来到了荣和大酒店,在门口,薛飞和薛家强正说话的时候,一辆奔驰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然后就见一男一女下了车。

    男的看上去得有五十多岁了,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看就是个大老板。下了车,司机就赶紧将羽绒服披在了他的身上。女的三十岁左右,长得很漂亮,穿着也很时尚,上身穿的是短款的貂皮大衣,下身是短裙、打底裤、高跟靴子的搭配。

    两个人相视一笑,就进了酒店。

    薛飞无意间的一回头看到了两个人,见女的是云朵,想要打招呼,发现云朵正在聚精会神,有说有笑的和身旁的男人聊天,并没有看到他,薛飞到了嘴边的话也就没说出口。

    这时,谢长顺和孟德胜来了,薛飞冲薛家强使了个眼色,薛家强就进了酒店,薛飞则过去迎接。

    “你们怎么是一起来的呀?”薛飞笑着问道。

    “我来这儿刚好路过你孟叔叔家,就顺便接上他一起过来了。”谢长顺说道。

    “你小子突然请我们两个吃饭,不是有事要求我们两个吧?”孟德胜笑着问道。

    “您说错了,我要真求你们办事,就不请你们吃饭了,直接说就是了,来这么好的酒店多浪费啊,我本来挣的就不多。”薛飞打趣道。

    “嘿,老谢你瞧见了吧,薛飞这小子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敢情请我们两个吃饭算浪费是吧?”孟德胜假装嗔怪道。

    “哈哈。不过没有外人,在外面吃饭确实挺浪费的。为什么不在家里吃啊?”谢长顺有点不明白。

    “家里哪有外面方便啊,就咱们爷三多好啊。”薛飞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赶紧进去吧,外面太冷了。”

    “今晚你小子可得多喝一点,喝少了我可不高兴。”孟德胜指着笑着说道。

    “您放心吧,指定把您陪好了。”

    薛飞经常来冰城,也经常能见到谢长顺和孟德胜,不过都是和他们单独见面,像今天这样,三个人同时聚到一起的时候并不多,因为有的时候谢长顺忙,有的时候孟德胜有事,不是每一次想聚的时候都能同时有时间的。

    进了包间坐定后,三个人就吃喝聊了起来。

    正兴起的时候,饭桌上薛飞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薛家强发来的:他去卫生间了。

    薛飞看过信息后,拿起手机起身说去趟卫生间,就出去了。

    本书源自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