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捉奸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城心花园的房子早在五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全部都交钥匙了,现在已经九月份了,和欧阳锦绣换的房子却一直都没有消息,薛仁贵心里有点着急,又不好意思让薛飞给欧阳锦绣打电话问,因为换房子一事他们家占了很大便宜,要是问,好像他们着急了似的。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正想着什么时候房子的事情才能有消息的时候,欧阳锦绣就来到了七河,说房子已经下来了,可以去看了,薛仁贵心里特别高兴。

    当薛飞一家三口到了城心花园,进了他们的新家一看,当时就全都傻眼了。

    “锦绣,你没搞错吧?这是你跟我们换的房子?”张凤霞难以置信地看着欧阳锦绣问道。

    “没错啊,就是这个房子,你们还满意吧?”欧阳锦绣笑着问道。

    华族地产集团七河分公司的经理前几天给欧阳锦绣打电话,说欧阳锦绣给薛飞家选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欧阳锦绣得知以后就专门抽时间来到了七河。在没告诉薛飞一家之前,她特地先来房子这儿看了看,确认装修的还不错,她才告诉薛飞一家。

    “这……这……”张凤霞看了看薛仁贵和薛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锦绣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们家那房子才多大呀,七十多平米,你跟我们换房子,也应该是七十平米左右才对,可是你这房子……得有我家那房子三个大吧?”薛仁贵活了这么大岁数,只是从电视上看到过装修的富丽堂皇的跃层楼房,现实生活中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说这是他的家,他怎么不敢相信是真的。

    “这房子建筑面积289平米,实用面积是255平米,确实比您现在住的房子要大一点。之所以会是这套房子,是因为没有和您家面积相当,户型相当的房子,我选来选去,就觉得这套房子最合适了。您家里人多,薛慧姐和薛岩哥他们要是全都回来住,也能住的下。来个亲戚朋友什么的,也不愁没有地方住。您看,这套房子南北通透,布局也特别合理,最重要的是楼层不高不低,您和阿姨平时要是为了方便就坐电梯,要是想锻炼,就走楼梯,也不会累到你们。”欧阳锦绣详细的介绍道。

    “那这装修是怎么回事啊?”薛仁贵以为是毛坯房呢,没想到全都装修好了,而且一看就知道用的全都是好材料,门全都是实木的。

    “这就算我赠送的吧。要是你们自己装修的话,肯定得自己买材料,自己监工,薛飞上班忙没时间,你们二老年纪也大了,跑来跑去也不方便,所以我就让公司的人直接给你们装修好了,又放了一段时间味儿,不然房子的钥匙早就交给你们了。”

    “你跟我们换房子,本来你就吃亏,现在你还给我们换了这么大一个房子,还是装修好的,我们心里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要不还是算了,别换了。”薛仁贵真是感觉特别不好意思。

    “叔叔,咱们之前可都是说好了的,您的三万块钱我也收了,虽然没跟您签合同,但按照约定,您家里现在的房子可已经是我的了,不属于你们的了,您不是想反悔,说话不算数吧?”欧阳锦绣笑着说道。

    “我不是想反悔,只是……”

    “好啦叔叔,您还是遵守咱们之间的约定吧,何况换的时候也没明确说一定要换和你们家里一样大的呀。您看这房子现在也装修好了,基本也没什么味道了,你们找个时间就搬过来住吧。”

    薛飞站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欧阳锦绣说的都是假话。

    薛仁贵和张凤霞走了以后,薛飞一把就将欧阳锦绣抱在了怀里,他不怕欧阳锦绣不高兴,他就是想抱她。

    “你干吗?想趁机占我便宜是不是?”欧阳锦绣皱着眉头说道,却并没有把薛飞推开。

    “谢谢你,谢谢你。”除了这三个字,薛飞不知道还有什么词语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他真的很感动。

    “有什么好谢的,你以为我傻吗,给你家换这么大的房子我是有目的的,我是为了以后让你多给我做好吃的,多给我按摩,乖乖听我的话,不许惹我生气,知道吗?”欧阳锦绣嘟着嘴说道。

    “我知道,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都听你的。”

    “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有一天反悔了,我就……”

    “怎么样?”薛飞看着欧阳锦绣的眼睛问道。

    “你自己想,反正后果很严重。”欧阳锦绣娇嗔道。

    薛飞笑了笑,伸手将挡在欧阳锦绣眼前的刘海拨弄开,认真地说道:“你知道吗,你长得特别好看。”

    欧阳锦绣被薛飞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但她又不想让薛飞看到她难为情的样子,就把薛飞的手推开,故作严肃道:“切,这谁不知道啊,还用你说。”

    说完,欧阳锦绣就立马转过身,心脏一阵快跳,脸上一片绯红。

    新房随时可以入住,搬家的事情也就提上了日程。

    薛仁贵和张凤霞节俭了一辈子,在他们眼里,老房子里的东西都珍贵的不得了,实际上很多东西都已经失去了它的价值,而且都已经闲置了很久,就是一直不舍得扔。这次搬家,薛飞的建议是把到新家不需要的东西统统处理掉,否则搬过去用不上,还占地方,将来还是得扔,犯不上来回折腾它们。薛仁贵和张凤霞一想也有道理,就忍痛割爱,扔掉了很多东西。

    换房子的事情薛慧和薛岩两家一直是不知道的,突然告诉他们要搬家,他们都感觉很惊讶。最有意思的是,当他们看过新房子以后都问薛飞能不能和欧阳锦绣说说,他们也想换城心花园的房子,平米小一点也能接受。对此,薛飞只能笑着摇头。

    直到搬进了新家,薛仁贵和张凤霞仍然觉得像做梦一样,因为他们完全想不到在有生之年还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所以每天都是喜笑颜开的。

    不过老两口也居安思危,他们很清楚欧阳锦绣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吃这么大的亏跟他们换房子,他们很担心时间长了自己的儿子会移情别恋,和欧阳锦绣好上。虽然在他们的眼里,欧阳锦绣也是一个极好的姑娘,如果做他们的儿媳妇,他们也是完全没有意见的,但毕竟曲媛媛才是薛飞的正牌女朋友,他们也早就认定了曲媛媛这个儿媳妇,要是辜负了曲媛媛,那还是人干的事吗?所以他们不仅提醒薛飞要和欧阳锦绣保持适当的距离,同时也督促薛飞,赶紧把结婚的事情提上日程,薛岩那边都结了两次了,他这一边可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薛飞能说什么呀,只能是敷衍了事。

    薛飞的婚事一时半会儿是很难有什么消息的,不过薛飞的高中同学柳晓庆则进入了婚姻的殿堂。

    十一假期,柳晓庆举行了婚礼,在七河的老同学们全都参加了,还有柳晓庆过去和现在的一些同事,其中包括丁广志。

    柳晓庆想让薛飞做他的证婚人,薛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薛飞知道柳晓庆这么做是想讨好他,可证婚人一般都是德高望重的人来担当,他和柳晓庆是同学关系,他怎么能给自己的同学当证婚人呢,说出去非让人笑话不可。

    薛飞不当,柳晓庆也不好勉强,只好找了其他人。

    婚礼的当天很热闹,中午吃了一顿后,晚上所有的老同学们又吃了一顿。

    放在过去,吴自强在的话,这种场合吴自强一定是所有人的中心。如今吴自强不在了,薛飞就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每个人都围着薛飞转,不是敬酒的就是说奉承话的,薛飞心里很不喜欢,但也只能笑着应付。

    吃到最热闹的时候,薛飞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薛岩打来的,薛飞就对所有人晃了晃手中的手机,然后起身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电话接通后,就听薛岩声音急促地说道:“丁广志又去粉红海湾找/小姐了,怎么办?”

    薛飞被轮番敬酒喝的多少有点脑袋发晕,但听到薛岩的话后,瞬间就清醒了,说道:“你现在就去洗浴中心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薛飞跟柳晓庆等一众同学说家里有急事,就告辞先走了。

    打车去红粉海湾的路上,薛飞给薛家强打了个电话,叫他带上相机也马上过去,越快越好。

    到了粉红海湾,薛飞跟薛岩和薛家强说进去捉奸,叫薛家强务必把照片拍清楚了,薛家强兴奋的点头表示没问题。薛岩一脸紧张,他没干过这种事,不知道进去后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定要这么做,但薛飞决定这么做一定有其道理,他也就没说什么。

    进了洗浴中心,齐强派了一个服务生带着薛飞他们来到了丁广志所在的房间,敲响房门后,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丁广志的声音:“谁呀?”

    薛飞他们躲在一边,服务生站在门前说道:“您好,我是服务生,前台之前好像把您的账算错了,我过来跟您核实一下。”

    丁广志透过门镜一看是服务生,就把门打开了:“什么账啊……”

    门开了一个缝儿,薛飞抬腿就是一脚,毫无防备的丁广志被踹的连退了三四步,最后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薛家强首当其冲进了房间,他举起相机对着地上的丁广志,和坐在床上的小姐就是一通狂拍。

    丁广志看到薛飞和薛岩,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不过很快他就回过了神,站起身去阻止薛家强的拍摄:“别拍了,别拍了……”

    薛飞看到丁广志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抬腿就给了丁广志一脚。丁广志上半身一丝不挂,腰上系的是浴巾,被薛飞踹了一脚后,倒在床上的同时,腰上的浴巾开了,顿时春光乍泄,薛家强见了一通按快门。

    薛家强冲薛飞点了下头,示意拍完了,薛飞当即就冲过去对丁广志一顿爆揍。从小到大都没打过架的薛岩气愤难当,也上去狠踢了丁广志好几脚。

    “丁广志,你他妈好自为之!”薛飞撂下这句话后,拍了拍相机,三个人就离开了房间。

    薛飞让薛家强拍照片,既是想留个证据,也是对丁广志的一种威胁,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丁广志,你干的好事别以为谁都不知道,更别以为薛慧是好欺负的,仅此而已。

    都是男人,薛飞对于丁广志出来找女人还是能理解的,所以他没想真的要把丁广志怎么样,也没打算告诉薛慧或者家里,因为他得为薛慧考虑,还得为心儿考虑,离婚不是小事,一个完整的家绝对不能轻易就这么散了,如果丁广志能够痛改前非,以后不再出来乱搞,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薛飞这么想,丁广志可不这么想。

    丁广志觉得薛飞捉了他的奸,又拍了他的照片,肯定会告诉薛慧,告诉家里,然后薛慧就会跟他离婚。事已至此,看来这日子是过到头了。穿好衣服,丁广志就打车回了家。

    薛飞从洗浴中心出来,还特地叮嘱薛岩和薛家强,今晚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说,看丁广志日后的表现如何。

    回到家快十点了,薛仁贵和张凤霞已经都睡下了。薛飞进了卫生间,躺在浴缸里泡了个澡,差不多得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薛飞的手机当有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的时候,屏幕上方的一个小灯就会闪烁。薛飞从卫生间出来进了卧室,看到手机上的小灯在闪,就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发现有六个未接电话,其中三个是程爵打来的,两个是薛岩打来的,一个是薛慧打来的。薛飞很纳闷,来电话他怎么没听到呢?仔细一看才知道,手机不小心被他调成静音了。

    薛飞给程爵回了一个电话:“喂,爵哥,我手机静音了,洗澡没听见,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儿啊?”

    “你赶紧去你姐那儿看看,你姐出事儿了,我现在正在开车去七河的路上。”程爵的声音焦急中满是担忧。

    “我姐怎么了?”薛飞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她给我打电话说她被丁广志打了……”

    程爵话没说完,薛飞挂了电话就紧忙穿衣服。

    出了家门,薛飞给薛岩打了一个电话,薛岩说他带着薛慧正在去医院的路上,心儿在他家,隋雪菲看着呢。

    到了医院,薛飞看到薛慧鼻青脸肿,手上也有多处伤痕,非常心疼,好在经过检查所幸没有大碍。

    薛飞问丁广志呢,薛慧说打完他就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薛慧还不知道丁广志为什么会打她,以为又抽风犯病了。当她从薛飞的嘴里得知丁广志在外面找/小姐,还被薛飞和薛岩捉了奸,薛慧一下子就呆住了,随后痛哭不止。

    薛飞见薛慧哭的特别伤心,心里就更加难受了,他拿出手机报了警,心说丁广志让你走好道你不走,你偏走邪道,这可是你自找的。

    本部来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