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我不会放过你的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深蓝酒店目前已是国内最大的连锁豪华酒店,但这并不是深蓝酒店集团的终极目标,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走出国门,进军国际市场,将深蓝酒店打造成像四季酒店那样享誉世界的连锁酒店品牌。品书网

    潘齐之前一直是深蓝酒店的副总裁,经过这几年的锻炼后,潘志峰认为潘齐已经真正的成长了起来,是时候该让他独当一面了,于是就让他做了深蓝酒店的总裁,同时也将进军国际市场一事交给了他负责。

    当副总裁的时候潘齐还算比较悠闲,他只要把他负责的那一方面工作做好就行了。当了总裁以后就不一样了,不仅要负责酒店集团的所有日常工作,同时还要负责开拓国际市场,这让他一下子就变成了大忙人,也变成了空中飞人,由于集团总部从冰城迁移到了京天,潘齐在冰城呆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出差出国的时间则越来越多。

    最近深蓝酒店集团刚刚完成了对英国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收购,潘齐也得以有了几天休息时间,他没有在京天呆着,而是回到了冰城。

    一下飞机,潘齐就给薛飞打了电话,问薛飞有没有时间,已经好久没见了,想和薛飞一起吃顿饭聊聊天。

    正好是周五,下班以后薛飞没有事,就答应了潘齐,下班后开车就去了冰城。

    潘齐想在家里吃饭,可惜家里的保姆早已经被他给辞退了,没法在家吃,只能到外面吃。

    一仙小厨是冰城非常具有知名度的一家海鲜私家菜,饭店不在繁华地段,营业面积也只有区区两层,并不大,却每天都是门庭若市,而且前来吃饭的全都是有钱人,不忙的时候都需要提前三天预定,要是赶到正经吃海鲜的季节,提前一周预定都未必会有位置,生意就是这么火。

    不过潘齐无论什么时候过来都是有位置的,因为他是这家饭店的投资人。当初这家店的老板想开饭店没有钱,当时潘齐在尝了他的厨艺后,慧眼识珠,认为他行,就给他投了钱,而他也没有让潘齐失望,饭店开起来以后就火了。为了感谢潘齐对他的帮助和支持,饭店老板就特地在饭店专门给潘齐留了一个包间,不管有多少人来吃饭,包间永远是不对外开放的,以此来确保潘齐只要想过来就能有地方。

    来到一仙小厨的专属包间,点了吃的喝的,薛飞和潘齐就聊了起来。

    聊完各自的工作近况,话题就转移到了各自的感情上。

    “你还单着呢?”薛飞关心道。

    “嗯,单着。我发现三十岁之前,特别是快到三十岁的时候,我总想着要赶紧结婚,心里特别着急,生怕会结不成,就像害怕完成不了任务一样。可是当过了三十岁自己还是单身的时候,尤其是现在,我又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着急了,感觉随其自然会更好。”潘齐一脸轻松地说道。

    “家里不着急?”

    “着急,能不着急吗,但他们也理解我现在的情况,工作上特别忙,身边又没有一个适合我的女孩,着急也没用啊。对了,云朵现在怎么样啊?你和她有联系吗?”潘齐忽然想到了云朵。自从追求云朵无果后,潘齐也就再没有跟云朵联系过,对于她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

    “偶尔联系一下,她现在已经不在原来的投资公司干了,自己创业开了一家物业公司,目前干的还不错。”

    “是吗?自己创业了。”潘齐惊讶过后点头说道:“云朵自己做生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她是那种天生就具有商业嗅觉的女人,现在又正是房地产刚刚火起来的阶段,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云朵的物业公司就会做大做强的。”

    薛飞笑着问道:“你是不是还没有忘了云朵呀?”

    潘齐也笑了,还显得有些难为情:“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事情确实是过去了,但云朵却一直停留在潘齐的心里,让他时不时的就会想起来,可惜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云朵对他没感觉,他也没有办法。

    “说实话,我觉得你们俩真的挺般配的,就是不知道云朵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你还想跟她好,我愿意出出力,撮合撮合你们两个,怎么样?”虽然之前云朵拒绝过一次潘齐,但那是之前,人都是会变的。现在的云朵很渴望结婚,渴望有一个家庭,潘齐又喜欢她,也许她对潘齐的态度也早已随着时间改变了。如果真能将两个人凑成一对,无疑是一件大好事。

    “算了吧,你还想让她拒绝我第二次啊?”

    “拒绝怎么了?你是男人,你被拒绝一点都不丢面子。再说了,连试都没试,你怎么就知道一定不行呢?我告诉你啊,机会难得,你要是同意,我就找时间跟云朵说说,不同意就拉倒,将来后悔了你可别怪我。”

    听薛飞这么一说,潘齐就动心了:“那你就跟她说说吧。”

    薛飞笑着举起酒杯说道:“我祝愿你这次抱得美人归,不会被拒绝。”

    潘齐与薛飞碰杯说道:“但愿如此。”

    饭店的卫生间又少又小,楼上楼下一共只有四间,不分男女。薛飞来到卫生间,正好赶上一个人方便完出来,就进去关上门方便了起来。

    完事儿系好裤腰带刚要开门出去,就听到外面有两个人说话,薛飞就没有马上出去。

    “看什么呢天哥?”一个人问道。

    “信息。前一段我不是和叶良辰打起来了吗,有一个叫薛飞的小子帮了我,我就和他互留了手机号,当时我说以后有事就找我,其实我就是客气客气,没想到他还当真了,总给我打电话发信息,这不,又给我发了条信息,说来冰城了,问我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顿饭。”另一个人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回啊?”

    “当然没时间了。看那小子的人好像还不错,可惜跟我不是一个层次里的人,我搭理他只会给自己找麻烦,一点好处都没有。”

    “说的也是,既然不想搭理他,那就别跟他联系了,时间长了他也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哎,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还没人出来了?是不是都掉厕所里了?算了,走吧,去楼下看看。”

    两个声音消失后,薛飞开门走出厕所看到了赵日天渐行渐远的背影。

    这么长时间以来,薛飞一直没想明白赵日天为什么对他爱答不理的,今天听了赵日天的话,他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吃完饭从一仙小厨出来,薛飞和潘齐上了出租车去了潘齐家,今晚薛飞在潘齐家住。

    路上,薛飞接到了薛岩的电话,薛岩问薛飞在哪儿,听语气像是有事的样子。薛飞说他在冰城,问薛岩什么事,薛岩没有说,只说等薛飞回七河以后再说吧。

    刚挂了薛岩的电话,紧接着程爵的电话就打了进来,问薛飞方不方便到冰城来一趟,他有点事儿,但在电话里也没具体说是什么事儿。薛飞一看时间不早了,他又喝了酒,就说明天见吧。

    转天吃过早饭薛飞就想走,可潘齐说什么都不让,说难得他有时间休息,还不陪陪他,等他忙起来,下次再见面就指不定什么时候了。潘齐这么说,薛飞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又和潘齐在一起呆了一天,和程爵见面的时间也就推到了周日。

    薛飞想约程爵一起吃顿饭,程爵说他出不去,周末值班,薛飞就开车去了武警林江总队冰城支队找程爵。

    薛飞以为程爵找他有什么大事呢,见到程爵才知道,敢情是心儿周一过生日,程爵托人从京天给心儿买了一个学习机作为生日礼物,想让他转交给心儿。

    薛飞问程爵为什么不亲自交给心儿,开车去七河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程爵说他最近忙,没时间去七河。其实是因为上次把丁广志给打了,程爵担心要是去七河给心儿过生日,再见到丁广志可能会闹愉快,索性还是不去为好。

    回到七河,因为心儿是明天过生日,薛飞没有马上把学习机送给心儿,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薛岩家。

    “嫂子没在家?”薛飞进屋没有看到隋雪菲。

    “回她爸妈那儿了,晚上我也过去。”薛岩想给薛飞倒水,薛飞摆手示意他不喝。

    “你之前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儿啊?”

    薛岩面色凝重,坐在沙发上未语先叹气。

    薛飞见状问道:“怎么了,你和嫂子吵架闹矛盾了?”

    薛岩摇头否认道:“我们俩好着呢,吵什么架呀。”

    “那你干吗唉声叹气的?”

    “我叹气不是因为我,是因为姐。”

    “姐怎么了?”

    “丁广志在外面找/小姐。”

    薛飞听了一愣,随后皱眉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看到了?”

    “不是我看到的,是我同学看到的,他跟我说的。”

    薛岩有个初中同学叫齐强,在粉红海湾洗浴中心做副总经理,周五的晚上因为有事,齐强就走的晚了一点,结果下班的时候看到了丁广志。

    由于洗浴中心地处关河区,丁广志是关河区卫生局的副局长,又是薛岩的姐夫,因为卫生方面的事情,齐强曾跟丁广志打过交道,就认识丁广志。

    看到丁广志一个人来洗浴中心,齐强感到很好奇,待丁广志上楼后,齐强就来到前台问了一下,不想前台告诉他说丁广志是老顾客了,隔三差五的就过来,还经常找一个叫小丽的小姐。

    齐强跟薛岩的关系特别好,得知丁广志到他这儿来找/小姐,认为必须得告诉薛岩一声,不然等将来薛岩知道了肯定会怪他的,于是就给薛岩打了电话。

    薛岩一开始根本不相信是真的,虽然他对丁广志一直都有些看法,但这么多年接触下来,他从来没觉得丁广志是一个在生活作风方面有问题的人,他怀疑齐强认错人了。

    为了验证事情的真伪,薛岩给丁广志打了一个电话,没打通,提示已关机。之后又给薛慧打了一个电话,拐弯抹角的问了一下丁广志是否在家,薛慧说没在家,晚上有饭局,下班就没回来。

    确认事情是真的以后,薛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不敢告诉薛慧,一旦薛慧要是知道了,八成得和丁广志闹离婚,他已经离过一次婚了,他不想薛慧再离婚了,何况还有心儿,到时无论跟谁,对孩子都是一种伤害。

    也不能跟薛仁贵和张凤霞说,薛岩就给薛飞打了电话,没想到薛飞还不在七河,他也就没在电话里说,寻思等薛飞回来再说也不迟,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啊?”薛岩一点主意都没有。

    薛飞面沉似水,气愤无比,他真想马上就去找丁广志揍他一顿,但他知道现在不行,捉贼得捉赃,捉奸得捉双,现在无凭无据,丁广志是不可能承认的。

    “先别告诉姐,也别让爸妈知道,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着急上火的。这样吧,你给你同学打电话,麻烦他盯着点丁广志,如果丁广志再去的话,一定要在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然后呢?”

    “到时你就知道了。”薛飞满眼杀气地说道。

    周一是心儿的生日,一早薛飞就给薛慧打了电话,告诉她别买蛋糕了,今年的生日蛋糕由他买,晚上下班他直接拿过去。

    晚上去薛慧家的只有薛飞,其他人谁都没去。

    进了门,薛飞就把蛋糕和学习机递给了薛慧,说学习机是程爵送给心儿的生日礼物,薛慧听了面露微笑,叫薛飞替她谢谢程爵。

    心儿是第一次见到学习机,又是程爵送的,她就爱不释手,连上桌吃饭的时候都要抱着。

    丁广志是临要吃饭的时候回来的,看到心儿手上的学习机,他还以为是薛飞送给心儿的生日礼物,一问得知是程爵送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也不顾薛飞在,一把抢过心儿手中的学习机就重重摔在了地上,学习机瞬间就被摔碎了。

    心儿见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跪在地上就捡学习机的碎片,一边捡还一边说道:“爸爸你是坏蛋,爸爸你好坏……”

    薛飞板着脸没有吱声,薛慧当时就急了:“丁广志你想干什么呀?你没看到心儿特别喜欢吗,你能不能让心儿好好过一个生日?”

    “不能!我他妈不能!”丁广志使劲拍了一下饭桌,站起身怒不可遏地说道:“我说没说过那个姓程的不能再来咱们家,也不能再要他的任何东西?我说没说过?你把我的话当成狗放屁了吧?”

    “丁广志你能不能别发疯啊,那就是人家程爵送给心儿的一个生日礼物而已,就是一点心意,怎么了?你干吗这么看不上人家呀?”

    “我就是看不上他,以后他的名字都不能在咱们家出现,不然你就试试!”说完,丁广志就回了房间,“咣当”一声把门关了上。

    “薛飞你看到了吧,他简直就是个疯子神经病,我真是受够了!”薛慧眼圈红了,眼珠在眼眶里直打转。

    薛飞蹲在地上把心儿抱在了怀里,伸手给心儿擦了擦眼泪,看着她可怜巴巴的小模样,薛飞问道:“现在是不是特别心疼难过?”

    心儿撇着嘴点了点头。

    薛飞笑着说道:“没关系,坏了就坏了,到时舅舅再给你买个新的,一模一样的,好不好?”

    心儿哽咽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薛飞伸出手说道:“当然是真的了,绝对说话算话。”

    心儿跟薛飞击了下手掌,算是把学习机的事情定下了,心儿的心情也因此好转了许多。

    薛飞想让薛慧和心儿晚上去家里或者薛岩那儿住,主要是担心他要是走了,薛慧和丁广志会吵架,到时万一发生肢体冲突,薛慧肯定会吃亏的。

    薛慧现在一点也不想在家呆,因为平常即便不和丁广志吵架,丁广志一天天也没有个笑模样,还经常没事找事。可是她又必须在家呆着,因为她不想让薛仁贵和张凤霞担心,也不想给薛岩和隋雪菲添麻烦,所以心里有多少苦,多少委屈,她都得忍着。

    薛慧不去,薛飞也不能强逼着她去,但薛飞提醒薛慧不要和丁广志吵架,丁广志说什么都不用搭理他,就当他是空气。

    临走的时候,薛飞看了一眼丁广志所在卧室的门,心说你等着,你欺负我姐,我不会放过你的。

    本书源自看书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