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好事连台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经调查,苯胺泄露事故是由于苯胺罐区一条软管破损,而雨水排水系统未关紧,导致泄露的苯胺通过下水道排进了污渠。品书网

    事故查明后,七河化工厂的相关领导被有关部门给带走了,而吴中正因负有领导责任,林江省委决定其不再担任七河市长职务,姜山任代市长。

    然而屋漏偏逢连阴雨,吴中正的霉运没有就此结束,他刚被撤职,随后叶向辉就接到了中纪委的电话,说收到了举报吴中正和宋莉的匿名材料,问题很严重,要求林江省必须彻查两人及其相关人员。

    上面都发话了,叶向辉和向明远也就不敢再站出来力保了。吴中正和宋莉被双规后,随即有多达几十人被查,其中包括省人大秘书长李正伦和思源煤业董事长丁延河等省市企业领导,向明远则独善其身,没有受到事件牵连。

    对此谢长顺感到好奇,他问石权宋莉是否交代了她和向明远的事情,石权说交代了,而且问题很严重,但是在向上面汇报的时候,上面的态度很坚定,表示不动向明远,他也没办法。

    过了年,姜山被正式选举为了七河市市长,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正厅级领导。姜山成了市政府一把手,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薛飞,在姜山的运作下,潘兆丰被调走了,薛飞真正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市政府秘书长。

    为了让隋正兴同意薛岩与隋雪菲的事情,薛飞特意求了姜山帮忙,让隋正兴成为了七河市公安局局长。对此,隋正兴专门请薛飞吃了顿饭表示感谢。

    四月,木佳市中级人民法院和牡丹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开庭审理了吴中正和宋莉的案件。

    在一审判决中,木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受贿罪,判处吴中正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财产8万元;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8年,受贿所得赃款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吴中正不服,当庭表示上诉,二审时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牡丹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宋莉一案时查明,在七河市第一届攀岩节中,宋莉使用大量虚假票据虚列攀岩节支出,将经费中的550万据为己有。

    在七河文化园区的项目上,宋莉利用吴中正的关系,以虚假出资的方式成立了群众传媒有限公司与思源煤业合作,并通过转股权、费用款、私刻公章、使用大量虚假票据等方式,给思源煤业造成了9050万的巨大损失。然后通过背书方式多次转账,将其中的7300万据为己有。

    除此外,宋莉还用赃款购置多辆高档汽车,在国内国外购买了超过4000万的房产。同时用于证券理财630万,还收了一张吴中正的银行卡,内存有30万。

    最终,法院以贪污罪,判处宋莉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进入五月份,最高兴的人莫过于薛岩,因为这个月他的好事一桩接着一桩,全都赶到了一起。

    因为苯胺泄露事故,姜山在与化工厂的新任领导接触中得知薛飞的亲哥薛岩在化工厂工作,就让化工厂的领导多多关照薛岩,结果很快薛岩就被提拔为了厂办公室主任。

    薛岩一直是个安于现状,没什么雄心壮志的人,当他得知自己当了厂办公室主任一事时,他的脑子完全是蒙的,事后好多天他都感觉像是做梦一样,太不真实了,他怎么可能当领导呢?

    薛岩当上领导没几天,隋正兴就同意了他和隋雪菲的婚事,因为隋正兴看得出女儿是真的想和薛岩在一起,通过观察,薛岩这个人又很踏实本分,把女儿交给他自己也放心,再加上薛飞的因素,隋正兴感觉再不表态就不合适了。

    相对于当领导,薛岩显然更看重隋正兴的点头同意,他也因为这件事情整整高兴了好几天。

    这股高兴劲儿还没过去,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更大的好事,隋雪菲怀孕了。

    在经历了之前陈艳玲的事情,薛仁贵和张凤霞都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意思,他们在得知隋雪菲怀孕了以后,特地把薛岩叫回家问了问,孩子肯定是他的吧?现在还没结婚,要是结婚以后发现再不是,以后真的就没脸出门见人了。

    薛岩让他们把心放肚子里,说隋雪菲和陈艳玲不一样,隋雪菲肚子里的孩子百分之百是他的,因为隋雪菲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是第一次。

    薛仁贵和张凤霞心里踏实了,随即薛岩和隋雪菲结婚日期就被提上了日程。隋正兴对薛家没有任何物质上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薛岩能对隋雪菲好一辈子,薛岩表示他一定会做到的。

    把房子重新布置了一下,拍了结婚照,六月下旬,薛岩和隋雪菲正式领了结婚证,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礼的当天,不仅曲媛媛专程从京天赶到了七河,程爵也从冰城赶到了结婚现场,还随了一份五千块钱的大礼,要知道薛飞和薛慧不过只拿了两千而已。

    程爵被安排和薛飞薛慧他们坐在了一桌,同桌的丁广志一看到程爵就没什么好脸色,尤其是看到心儿和程爵特别亲,更是眉头紧锁,气不打一处来。

    以往程爵来七河,基本都是住薛岩那儿,如今薛岩结婚了,虽然过去住也有空闲的房间,但终归今天是结婚的大喜日子,程爵过去住显然不是太合适。薛飞家程爵也没法过去住,曲媛媛来了,佟大志也回来了,家里根本没地方了。

    程爵想去住酒店,薛慧想了想说还是去她们家吧,心儿跟她和丁广志一起睡,让程爵住心儿的房间。心儿一听高兴的直拍手,丁广志则脸色阴沉直瞪薛慧。

    “去咱们家住方便吗?”丁广志本来就看不上程爵,薛慧还让程爵去他们家住,他肯定是不愿意的,但又不好直说,只能通过难看的脸色,和委婉的话语来表示反对。

    “有什么不方便的,不就是睡一宿觉吗,程爵,你就去我家吧。”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薛慧觉得程爵这个人挺好的,随和好接触,同时又很大方,每次来七河不仅买这买那的,这次薛岩结婚又随了五千块钱,绝对不能怠慢,必须好好招待。

    “人家可是贵客,心儿房间的床那么小,你就不怕人家休息不好?”要不是薛家人在场,丁广志都想张嘴臭骂薛慧一顿,心说你个缺心眼的玩意儿,程爵来七河是冲薛飞薛岩来的,随礼又不给你,你在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啊,二货。

    “没事儿,天气越来越热了,床要是小我可以睡地上,反正你们家也是地板嘛。”程爵看着丁广志笑着说道。

    “没错,就去我家住吧。”薛慧不搭理丁广志,觉得他一点人情大道理都不懂。

    在酒店吃完晚饭,程爵就跟着薛慧一家三口回家了。

    心儿进了家门就跟薛慧说,她晚上要和程爵一起睡,薛慧不同意,怕她打扰到程爵。可程爵说没事儿,心儿又一直吵闹个不停,薛慧就同意了,但遭到了丁广志的强烈反对。

    “不行,今晚你必须跟爸爸妈妈睡!”丁广志用命令的语气对心儿说道。

    “为什么呀?”心儿不满地问道。

    “你说为什么?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不能和不认识的人接触,万一你睡到半夜,被坏人抱走了怎么办?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丁广志虎着脸说道。

    “你说什么呢,谁是坏人啊?心儿她喜欢程爵,程爵也喜欢心儿,就让她跟程爵睡呗。”薛慧给丁广志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怎么这么说话呀,程爵听了会怎么想啊?

    丁广志对薛慧的眼色视而不见,他怒气冲冲地说道:“喜欢就能在一起睡啊?你要是喜欢他,你也去跟他一起睡呗?”

    “丁广志,你喝多了吧?你说的是人话吗?你当着心儿的面说什么呢?”薛慧真急了,她感觉丁广志蹬鼻子上脸,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就说了,怎么着?我他妈告诉你薛慧,你们老薛家没他妈一个好人!”丁广志指着薛慧的鼻子,肆无忌惮地骂道。

    薛慧推开丁广志的手质问道:“你跟谁他妈他妈的呢?我们家人怎么你了就不是好人了?”

    丁广志脾气越来越大,他伸手推了薛慧一把,薛慧毫不退让,也还手回推了一下,结果致使丁广志就更使劲了,双手一把推过去,推得薛慧顿时失去了重心,连退三步,一旁的程爵想伸手拉住她,可惜为时已晚,身子向后一道,脑袋直接就撞到了门框上。

    心儿见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赶忙跑过去问道:“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你怎么了……”

    程爵早就气的不得了了,但他毕竟是外人,人家两口子吵架,他也不好插嘴说什么。可是看到丁广志这么混蛋,竟然跟薛慧动手,程爵再也忍不了了,抬手一拳就抡了过去,丁广志瞬间被掀翻在地,嘴角流了血,两颗牙也被打活动了。

    丁广志伸手摸嘴一看出血了,顿时暴跳如雷,从上站起身就朝程爵扑了过去,可惜他不知道程爵是特种兵出身,他要是知道,他绝不会傻到跟程爵打架。

    结果可想而知,丁广志毫无还手之力,被程打的满地找牙,这不是一个形容词,丁广志是真的被程爵把牙给打掉了。丁广志见打不过,知道家是待不下去了,便夺门而逃。

    丁广志之所以发这么大的脾气,除了看不上程爵,不愿意让程爵到他家来住之外,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在薛岩的婚礼上,他看到了姜山。姜山是薛岩和隋雪菲的证婚人。

    薛岩何德何能,能请到市长大人给他做证婚人?姜山显然不是冲着薛岩来的。而根据丁广志的观察,姜山也不是冲着隋正兴来的,因为在吃饭的时候,姜山是挨着薛飞坐的,期间只是和隋正兴说了两句客套话,剩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和薛飞聊天,姜山不是冲着薛飞来的,还能是冲着谁?

    这使丁广志又不由得想起了薛飞不帮他当上局长的事情,在酒店憋了一肚子气,就等着回家发泄呢,刚好心儿吵着说要和程爵一起睡,他就借题发挥了起来,只是没想到会被程爵揍了一顿。

    从家里出来,丁广志先去了躺医院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打车去了一家名叫“红粉海湾”的洗浴中心。

    薛慧的脑袋没有大碍,只是被撞出来一个包,程爵想带她去医院,她不肯去,程爵就做了个简易的冰袋敷在了她的脑袋上。

    心儿哭困了,哈欠连天,程爵带她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把她送回了房间后,告诉她先睡,一会儿就过来陪她。

    关上门来到客厅,程爵抱歉道:“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你们两口子也不会吵架。”

    “跟你没关系,是丁广志太混蛋了。要说对不起也应该是我说,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薛慧说的是心里话,她没想到丁广志会混蛋到这种地步,不仅不顾家里有客人就跟她吵架,还当着心儿的面跟她动手,丁广志的行为真的是让她感到伤心。

    “你别这么说,你要是这么说,我就更过意不去了。要不……要不我还是走吧,然后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

    “走什么呀,都说好了从这儿住,不许走!一会儿心儿要是找你,我可没法跟她交代。”

    “可是……”

    “你不用管丁广志,他经常发疯,估计是婚宴上喝的太多了,等明天醒酒了就好了。”薛慧见时间已经不早了,站起身说道:“累一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屋睡觉了。”

    薛慧抬腿朝房间走,没走两步,程爵就从身后抱住了她,把她吓了一大跳,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紧张的要死,想把程爵的手拿开,却发现脑子已经失去了对手的控制。

    程爵将薛慧的身子转过来,双手捧着薛慧的脸,与薛慧四目相对,然后慢慢的靠近薛慧。薛慧手足无措,双手攥着拳头犹如抓着两个千斤重的铁锤,想抬却根本抬不起来,最后只是艰难的把眼睛闭了上。

    程爵在薛慧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之后在薛慧的耳边轻声说道:“晚安,做个美梦。”

    本文来自看書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