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最冷的十一月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换房?什么意思啊?”薛飞看着另一边处在黑暗之中的欧阳锦绣问道。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就是用你家现在的房子,换城心花园的一套新房子。”欧阳锦绣解释道。

    “不用添钱?”

    “不用。”

    “为什么呀?”薛飞不理解欧阳锦绣为什么要这样做。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谁也不许说话了,睡觉。”说完,欧阳锦绣就不再吱声了。

    虽然不知欧阳锦绣出于什么目的,但欧阳锦绣的话让薛飞很感动。

    第二天早上醒来,薛飞发现欧阳锦绣竟然在他的怀里,他的手此刻正在搂着欧阳锦绣的腰,他被吓了一跳。薛飞没有马上松开手,不是他呆住了,而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想松开手,这似乎是出自于一种本能的意愿。

    尤其是当看到近在咫尺的欧阳锦绣闭着眼安静的样子,薛飞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顿时就沸腾了起来,他受不了了,情不自禁的就把嘴巴凑到了欧阳锦绣的嘴边,轻轻的亲吻了一下,然后赶紧把眼睛闭上,生怕这个时候欧阳锦绣会突然睁开眼睛。眯着眼睛偷偷观察了一下,看到欧阳锦绣一动不动,心里才踏实。

    薛飞特别想再亲一下,甚至于攻破欧阳锦绣的齿关,但只能想想,却真让薛飞做他不敢,趁着欧阳锦绣睡着占点小便宜也就算了,真要是把欧阳锦绣给弄醒了,那就无异于是把老虎给弄醒了。

    嘴是不敢再亲了,不过搂着欧阳锦绣的手却没有放开,还特意又把欧阳锦绣往怀里抱了抱,见时间还早,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刚闭上眼,欧阳锦绣的眼睛就睁开了,她皱着眉看了看薛飞,然后又把眼睛给闭上了。

    回到家,薛飞说了换房的事情,薛仁贵和张凤霞都不同意,他们觉得欧阳锦绣太吃亏了,他们家这是什么地段,城心花园那是什么地段,根本没法相提并论,他们不能占这个便宜。

    但欧阳锦绣坚持要给他们换,为了让他们同意,欧阳锦绣还谎称他们家这片马上也要拆迁了,而且十有八九会是她的公司拿到这块地,虽然现在这里不能和城心花园相比,可等这里拆迁盖新小区后,这里也会大面积的升值,到时和城心花园的价值就差不多了。

    做了大半天的工作,好说歹说,薛仁贵和张凤霞算是同意了换房,不过直接换不行,他们还是觉得占便宜太多了,就决定补给欧阳锦绣三万块钱,欧阳锦绣要是同意,他们就换,要是不同意就算了。欧阳锦绣拿他们没办法,只好同意另外收他们三万块钱。

    换房子的事情定下后,欧阳锦绣说钱不着急,等换的时候再给她就行,可薛仁贵不同意,他说必须马上给,然后就去银行取了三万块钱给了欧阳锦绣。

    欧阳锦绣当着薛仁贵的面把钱收了,而背地里又还给了薛飞。

    “你这是干什么呀?”看着欧阳锦绣递过来的三万块钱,薛飞感到不解。

    “这钱我不要。”欧阳锦绣把钱塞到了薛飞的手里。

    “为啥不要啊?嫌少?”

    “房子我都换了,我还差这三万块钱吗?我要是给你爸他肯定不会要的,你就拿着吧,平时开车不是也需要花油钱吗,就拿这个钱加油吧。”

    “这……这不行,这钱我不能要。”薛飞想把钱塞回给欧阳锦绣,欧阳锦绣把手背到了身后,薛飞感到很无奈:“本来换房你就吃亏,这钱你要是再不要,不就更吃亏了吗?”

    “哼,你知道我吃亏了就行。”欧阳锦绣嘟着嘴说道。

    欧阳锦绣想来想去,没有让薛飞一家人选房子,而是在临离开七河的时候,亲自给选了一套房子,还特地叮嘱七河分公司的经理,等工程竣工后把房子给装修了,全部都用最好的材料,钱先由公司垫付,回头等她再来七河的时候找她报销。

    十一过后,薛飞就等着省纪委的消息,可是等了大半个月,也迟迟没有任何的动静,薛飞就给谢长顺打电话,问省纪委那边有没有消息?谢长顺的回复是还在审查阶段,但情况比较复杂,可能还得再等等。

    省纪委常委会针对目前掌握的证据,经过开会研究,认为应该立即对吴中正和宋莉进行双规,不过当石权把事情在省委常委会上说了以后却遭遇了阻力,而且还是双重阻力,这就是谢长顺口中的“情况比较复杂”。

    向明远出头是石权意料之中的,叶向辉则是石权没有想到的,不过事后石权才知道,省人大秘书长兼《人民利益报》社长李正刚是叶向辉的人。

    “我认为有点小题大做了吧。”叶向辉听了石权介绍完纪委目前掌握的吴中正和宋莉的证据后,不以为然地说道:“谁在工作中不会遇到几个冤家对头啊,不能因为别人说了点什么,我们听风就是雨吧。”

    “叶书记说的对,都是我们自己的干部我们应该充分信任才是,如果有人举报就要去查,省纪委的人手恐怕不够吧?省委常委会每天估计也都不用干别的了,就坐这儿研究处理谁不处理谁吧,那样的话其他工作还做不做了?”向明远接茬说道。

    “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吴中正和宋莉违法乱纪的的事情可以说是证据确凿,绝不是什么听风就是雨。至于向书记说的是不是有人举报就该查,作为纪委书记,我的回答是不会都查,但只要证据确凿的,就一定要查,否则纪委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们的干部我们确实应该给予最大的信任,但不是所有干部都能对得起这份信任。对于党政干部中的那些害群之马,我们就要是看到一个抓一个,一个都不能放过。”石权的一番话掷地有声,十分强硬,搞的会议室内一时间气氛十分的压抑。

    叶向辉拿起茶杯慢吞吞地喝了口水,放下说道:“党员干部终究是人,不是神,即便是神,也难免会犯错,而且也要允许犯错,人不犯错,能进步吗?吴中正自从担任七河市长以来,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七河去年的GDP已经超过了500亿,放眼全省,GDP超过500亿的市有几个?屈指可数。”

    石权反驳道:“吴中正能当七河市长,我相信他肯定是有一定的能力,否则人大不会选他做七河的父母官。但能力和违法乱纪是两回事,吴中正就算是把七河的GDP提升到1000亿,违法乱纪也不能姑息,更不能以功抵过。”

    “吴中正我不了解,但宋莉这个人我有过一些接触,我认为这个人还是非常不错的。虽然年轻,但踏实肯干,不仅在《人民利益报》干的不错,报社旗下的公司也被她经营的风生水起,七河的攀岩节和文化园区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像这样的人,如果仅仅因为一些假发票,一段录音就毁了她的前程,未免太让人寒心了吧?让其他年轻干部看到了会怎么想?以后在工作中还有人敢大展拳脚吗?只怕都会畏首畏尾吧。”向明远没好气地瞥了石权一眼说道。

    “《人民利益报》是省人大主办的报纸,也是全国人大系统唯一的一份面向全国发行的报纸,副主编出了事,不仅对人大不利,对林江省的形象也是有损害的。”叶向辉看着石权提醒道。

    “那按照叶书记和向书记的意思,为了宋莉的前程,为了面子,吴中正和宋莉违法乱纪的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呗?”石权冷声问道。

    “不是当做没发生过,而是先放下再说吧,有些事宜扩大,有些事就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石书记也是林江的一份子,肯定也不想给林江抹黑吧?好啦,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以后就不要再提了。”叶向辉说不提了,石权自然也就没法再说什么了,可石权并没有打算就此放手,如果放手,那也就不是石权了。

    散会后,石权回到办公室经过一番思量后,他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石权在省委常委会上提了吴中正和宋莉的事情后,吴中正和宋莉很快就知道了,两个人非常紧张和慌乱,虽然知道叶向辉和向明远并没有同意省纪委的双规,可仍旧惴惴不安,这种情况差不多持续了一周的时间才慢慢得到缓解。

    吴中正怎么也没想到姜山会去省纪委实名举报他,居然还有录音,看来调查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纵然心里对姜山憎恨无比,发誓一定要给姜山点颜色看看,但由于当下是敏感时期,吴中正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先忍着,然后再找机会再对姜山下手。

    纪委没有马上查办吴中正和宋莉令姜山感到很不安,如果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随后可能面临的就将是吴中正和宋莉的报复,但举报一事又是自己做的决定,所以姜山的心情别提有多糟糕了。

    薛飞不知道吴中正和宋莉的事情是不是就这么被压下了,就他而言,他别无选择,唯有等待。

    时间进入十一月,刚下完一场阵雨的七河随即就又迎来了一场大雪,这场雪连续下了三天三夜,夜晚的气温一度降到了零下二十度,电视上说,这是近十五年来,七河最冷的十一月份。

    而这个最冷的十一月份注定会让七河人民难忘,也注定让吴中正难忘。

    晚上吃完饭,薛飞接到了栾凤从美国打来的电话,考虑到在家里说话多有不便,薛飞就下楼到了车上和栾凤聊天。

    薛飞不会和栾凤每天都通电话或者发信息,他们一般一周会联系三四次,有的时候忙,也可能两次,总之是一直保持着联系的。

    栾凤在学校表现的非常出色,如今不仅口语娴熟,也结识了一些外国朋友,可以说在美国过的很不错。但再好终究不是家,她很想回国,回到薛飞的身边,只是她嘴上从没说过,她怕一旦说出来会忍不住想哭,那样她只会更加想念薛飞。

    薛飞也很想念栾凤,也很希望栾凤能够早日回来,就是不知道届时一个全新的栾凤还会不会像过去那样依偎在他的身边。

    和栾凤打完电话,薛飞刚要开门下车,这时手机又响了,是隋正兴打来的。接听后就听隋正兴说道:“抓到了,李伟抓到了。”

    李伟,王爵会所副总经理,之前吴自强涉嫌强/暴隋雪菲被抓,吴中正为了给吴自强洗脱罪名,用钱和许诺的官职买通了时任七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队长,主办吴自强一案的柯凡,当时替吴中正给钱传话的人就是李伟。事后,为了以防万一,吴中正让李伟离开了七河,打算等事情彻底平息了以后再让李伟回来,不想却被七河市公安局的人给抓了。

    经过审问,李伟对吴中正指使他买通柯凡一事供认不讳。为了戴罪立功,李伟还说出了吴中正是王爵会所的幕后老板,以及吴中正和陈艳玲通奸是他在中间给牵的线等事情。

    薛飞把李伟的事情前脚刚告诉谢长顺和石权,随后七河就出了一件大事。

    薛岩所在的单位,也就是七河化工厂发生了一起苯胺泄露事故,经初步核查,泄露总量为40吨,发现泄露后,化工厂同时关闭了管道出口入口,并关闭了厂里的排污口下游的一个干涸水库,截留了约30吨的苯胺,另有约10吨苯胺排入了七河。

    事情上报给市政府以后,吴中正担心省里会把责任算在他的身上,就下令隐瞒了事故,既没有向省政府汇报,也没有告知省环保厅。

    虽然七河市政府和化工厂启动了紧急预案,对七河河道内的污染物进行了活性炭吸附清理,但事故影响的远不止七河,还有周边的市县。其中牡丹市就因为苯胺泄露而导致市区内大面积停水,齐兴市的住建和环保部门也在严密的关切着事态的动向。

    七河的事情吴中正能隐瞒,影响了其他市县,纸就包不住火了,但还是隐瞒了四天,省环保厅才得知这一事故。

    当时省长何清毅正在京天,听闻此事后非常震惊和愤怒,他连夜从京天赶到了七河事故现场踏勘,并责令有关部门要妥善处理,尽快查出造成事故的原因。

    省长都来了,吴中正知道事情闹大了,无奈只好站出来表态,说之所以推迟披露时间,是因为对污染事故的严重性认识不足,因此向公众道歉。

    转天,何清毅赶回冰城,主持召开了林江省安全生产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会上,何清毅先是对受到污染影响的七河及周边市县的广大老百姓说了声对不起,之后表示要严格事故问责,加紧事故调查,根据调查结果,无论涉及到哪一层,涉及到什么人,只要有违法违纪违规行为,都要依法依纪依规严肃追究问责,坚决遏制此类事故再次发生!对于事故掩瞒不报,省政府及他本人,绝对零容忍!

    本书首发于看书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