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咱们俩睡一张床吧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曲媛媛现在不仅已经完全适应了在京天工作,同时在工作上表现的也很出色,只是工作上顺利,并不能掩盖她对感情的担忧。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她希望能和薛飞快一点结婚,快一点建立属于他们的家庭,然后再快一点生孩子,赶紧稳定下来。可是迟迟拿不到户口本,意味着这一切都只能是空想,她又不想再继续等下去了,于是她决定向曲海波低头。

    她知道户口本一定在曲海波的手里,如果不向曲海波低头,她可能就永远都拿不到户口本,虽然心里也不情愿,但说到底是她父亲,向自己的父亲低头也没什么可丢人的。

    曲媛媛跟薛飞说了以后,薛飞心里依旧矛盾,同时也不乐观,他不太相信曲海波能把户口本交出来,但他嘴上又不好说什么,就只好去了冰城。

    为了避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薛飞和曲媛媛事先先和茹芸见了一面,想让她先跟曲海波通个气,看看曲海波是个什么态度,然后再见面。

    茹芸答应了两个人,只是回家跟曲海波说的时候,曲海波勃然大怒,直言他活一天,他就不会同意曲媛媛和薛飞的婚事,还让茹芸告诉他们两个,最好别到家里来,否则别怪他不客气。茹芸对曲海波的态度很不满,两个人大吵了一架,但问题还是没能解决。

    曲媛媛得知后大哭了一场,薛飞只能安慰她,并跟她说,即便他们不领那一纸结婚证,他也会对她好一辈子的。

    在冰城呆了四天,曲媛媛就返回了京天。薛飞准备回七河的时候,欧阳锦绣就到了冰城,薛飞去机场接了她。

    晨食地块被正式命名为了“城心花园”,目前所有楼层即将封顶,预售工作随即就将展开,欧阳锦绣此次过来就是看预售工作的准备情况的,所以薛飞接到她以后没有在冰城逗留,直接就去了七河。

    欧阳锦绣还是像之前一样住在了薛飞的家里,薛仁贵和张凤霞表面上欢迎,心里面总是隐隐有些不安,可是每次提醒薛飞,薛飞又都说和欧阳锦绣只是朋友,没有其他关系,搞的他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欧阳锦绣到七河的第二天就下起了雨,这也是今年入秋以来七河下的第一场雨,非常大。下雨天也没法出门,欧阳锦绣就呆在薛飞家里,和薛飞一家三口闲着没事打麻将。

    一直到了中午,外面的雨也没有停的意思,不过四个人全都饿了,欧阳锦绣就让薛飞去做饭。

    薛飞到了厨房简单的做了个热汤面条,薛飞一家三口每个人只吃了一晚,欧阳锦绣则一个人吃了两碗,还有些意犹未尽,要不是顾忌薛仁贵和张凤霞,薛飞瞧她那意思,似乎是还有再想来一碗的样子。

    吃完饭,四个人困劲儿就上来了,就各自回屋去睡觉了。

    欧阳锦绣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感觉脸上冰凉,像是有水滴滴在了她的脸上。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做梦,后来感觉越来越清晰,她就睁开了眼睛,结果发现不是做梦,是真的有水滴滴在了她的脸上。仔细一看棚顶,原来是漏水了。

    出了房间把正在客厅睡觉的薛飞叫起来,薛飞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进了屋一看是漏水,就说是老毛病了。

    薛飞家的这个房子的年龄比薛飞的年龄还大,从建成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年了。这是一栋四层高的楼房,薛飞家住顶楼,由于年久失修,一遇到大雨天气,棚顶就容易漏水,之前也简单修过几次,但都没有修好,考虑花很多钱修又犯不上,时间长了也就不当回事了,没想到这回让欧阳锦绣赶上漏水了。

    在来薛飞家之前,欧阳锦绣从小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薛飞家这么老的房子,房子漏水更是第一次遇到。在她看来,像这种老掉牙的房子早就该淘汰了,不知道薛飞一家这么多年是怎么住过来的。

    虽然心里不太高兴,但毕竟是在薛飞家里,有薛飞的爸妈在,欧阳锦绣并没有把不高兴显露在脸上。

    大雨终于在傍晚时分停了,吃完晚饭,一天没有出屋的欧阳锦绣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于是薛飞就跟着她出了家门。

    雨后的空气无比清新,虽然有风,却并不会感觉冷,吹打在脸上,会让人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之前满是尘埃的柏油马路,在雨水的冲刷下又重新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可能是下雨的原故,路上的车辆和行人不是很多,但车辆在经过一些坑洼之处的时候,会把里面的积水溅的到处都是,而那“唰”一下的声音倒是尤为好听。

    薛飞和欧阳锦绣沿着马路一直往前走,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就那么走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欧阳锦绣有点走不动了,就停了下来。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问道:“你有多久没有给我洗脚按摩了?”

    薛飞想了想说道:“好像有段时间了。”

    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欧阳锦绣可以随意指使薛飞,在薛飞家里,她自然就要收敛,不能让薛仁贵和张凤霞看到,所以薛飞确实是好长时间没有给欧阳锦绣洗脚按摩了。

    考虑到在薛飞家里确实不方便,下次见到薛飞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呢,欧阳锦绣临时决定就近找个酒店开个房间,让薛飞给她洗脚按摩一下。

    附近有快捷酒店,欧阳锦绣嫌弃不好,就去了对面的三星级酒店。进去后,薛飞掏出钱包问道:“有钟点房吗?”

    前台工人员摇头道:“对不起,我们酒店晚上没有钟点房。而且现在是十一假期,酒店客房很紧张,目前就只有一间大床房了,499一晚,要吗?”

    薛飞肯定是不想要的,就洗个澡按个摩而已,又不过夜,499太贵了,但他又不好直说,就看身旁的欧阳锦绣:“要吗?要不咱们再去别的酒店看看?”

    “看什么呀,就这个吧,我都走不动了。”欧阳锦绣不想再换地方了。

    薛飞微皱了下眉头,只好掏钱拿身份证办了入住手续。

    进了房间,欧阳锦绣就进了卫生间去洗澡。由于是临时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准备,使得欧阳锦绣对酒店的洗漱用品很不满意,她有心想让薛飞回家给她去拿她的东西,一想又太折腾了,就只好勉为其难的将就一次了。

    洗完澡出来,欧阳锦绣就趴在了床上,薛飞就伺候了起来。

    虽然薛飞不是专业的,但欧阳锦绣却很享受薛飞给她按摩的感觉,闭上眼,无比放松。

    想到下午棚顶漏水的事情,欧阳锦绣问道:“你家的房子住了那么多年了,是不是该考虑换一下房子了。”

    薛飞一边按摩欧阳锦绣的小腿一边说道:“短期内应该不会换吧。”

    其实关于换房子的事情薛飞曾跟薛仁贵和张凤霞不止一次提过,但是两个人都不同意。理由是他们老了,有个住的地方就行,而且这房子也住这么多年了,习惯了,不想再换了。

    事实上这根本就不是薛仁贵和张凤霞不是换房的真实理由,有好房子,谁愿意住漏水的房子?之所以不想换,是因为他们考虑薛飞还没有结婚,一旦结婚,势必要买房子。他们老两口手里还有些钱,到时准备全部都给薛飞,要是换房子,老房子卖不了多少钱,新房子又贵,到时手里这点钱就该不剩什么了。

    薛飞对他们的想法心知肚明,叫他们不用担心他结婚买房子的事情,他会自己想办法,根本不需要他们出钱。说了很多次,也没有说服他们,薛飞现在也就不再提这茬儿了。

    “为什么呀?是因为没有钱吗?”欧阳锦绣问道。

    “算是吧。”薛飞随意应了一句。

    “你爸妈养了你们三个孩子,都长大成人参加工作了,现在他们老了,难道你们不应该出钱给他们改善一下居住条件吗?”

    薛飞听了欧阳锦绣的话没有吱声,感觉很惭愧。薛飞知道薛慧和薛岩跟他一样,都有一片孝心,无奈只是他们现在的能力实在是有限。

    薛慧和丁广志都是挣死工资,还要养一个孩子,很不容易,让他们出钱几乎是不可能的。薛岩就更不用说了,离婚虽然没什么损失,但这些年也没什么积蓄,跟陈艳玲离婚,给陈艳玲的五万块钱中还有三万是跟家里借的,这个钱什么时候能还上还不一定呢,让他拿钱也不现实。薛飞就更不用说了,之前在程前身边工作的时候是没少挣钱,之后回到林江,当了公务员以后,那点钱也全都没了。虽然当官之前觉得有权就有了一切,可真正走进官场以后才知道,这也不是绝对的。就像他现在当的市政府秘书长,几乎就没有捞钱的机会。即便有,他也不敢,真要是被人抓住把柄,前途就毁了,所以他现在也是靠工资过日子的人,也没什么钱。

    见薛飞不说话,欧阳锦绣怀疑自己的话可能说重了,她不了解薛慧和薛岩的经济条件,但她知道薛飞的情况,每个月挣三千块钱,又没有灰色收入,让他给他爸妈改善居住条件显然不是一件现实的事情。

    欧阳锦绣没有没有再针对房子的事情说什么。

    忽然,外面又下起了雨,这场雨似乎比白天的时候还要大,大雨如注。

    按摩完,两个人就坐在床上等雨停,不然实在是没法回家。

    在等雨停的过程中,薛飞接到了薛仁贵的电话,问他们在哪儿?什么时候回去?薛飞肯定不能说他们在酒店,就说在一个超市里避雨,等雨停了就回去。

    眼瞅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到了九点半,雨还丝毫没有停的意思,欧阳锦绣就说今晚不走了,就在酒店住算了。

    薛飞可不想在酒店住,就一个房间一张床,怎么住呀?他打算再等等看,也许一会儿就停了呢。

    一晃半个小时就过去了,雨还在下着,薛飞有点等不及了,他站起身说道:“要不你在酒店住吧,我自己回家。”

    欧阳锦绣想都没想就表示反对:“不行,咱们俩一起出来的,你把我一个人扔在酒店像话吗?”

    “要不你就跟我一起走。”

    “外面下雨怎么走啊?要是被淋湿了,感冒怎么办?”

    “那怎么办啊?总不能咱们俩都从这屋住吧?”

    欧阳锦绣看了眼时间,说道:“要不你去前台问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房间。”

    薛飞到前台问了一下,现在不仅没有空闲的房间了,就连加床加被褥都不行。到酒店门口一看,更是一辆出租车都没有。

    回到房间把情况跟欧阳锦绣一说,欧阳锦绣皱眉道:“实在不行咱们俩就睡一张床吧。”

    薛飞听了,一副你开什么玩笑的样子说道:“一张床怎么睡啊?”

    “怎么不能睡啊,床这么大,一人一边呗,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呀?”欧阳锦绣心说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装什么正经呀你。

    薛飞看了看外面的雨,又看了看时间,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到卫生间给薛仁贵打了个电话,告诉晚上不回去住了,在外面的酒店住了,薛仁贵听后提醒薛飞千万不能乱来,薛飞说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眼瞅快十一点了,两个人就关了灯躺在了床上。

    这不是薛飞第一次因为下雨走不了和一个女人躺在同一张床上了,虽然之前不止一次和云朵在一起睡过,但薛飞发现他和云朵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私心杂念,而此时此刻和欧阳锦绣躺在一起则不同,他心里总是有一股莫名的感觉,不知是冲动还是什么,总之一颗心不是很安分。

    其实欧阳锦绣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是两个人都各自装在心里,彼此都不知道罢了。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锦绣忽然开口问道:“你睡了吗?”

    薛飞回道:“还没呢。”

    “我公司开发的城心花园已经封顶了,马上就要做预售了,到时让你爸妈去选一套房子吧。”

    “算了吧,不用了。”现在七河人谁都知道城心花园是地段最好的小区,开盘后肯定便宜不了,薛飞觉得以他家目前的财力,除非把老房子卖了,再加上她爸妈的所有积蓄,才可能到城心花园买一套小平米的房子,但是他爸妈一定不会同意的。

    “什么不用了,就这么定了。”欧阳锦绣又露出了她霸道的那一面。

    “我们家买不起,要是买得起,肯定去买。”

    “谁说让你买了。”

    “白送啊?”

    “你想的美,我的意思是可以换房。”

    本書源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