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大量假发票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你想不想看到吴中正倒台?”坐在饭桌前,姜山看着一边的薛飞开口问道。品书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薛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姜山为何会突然这么问,便问道:“什么意思啊?”

    “我了解了一些吴中正和人民利益报副总编宋莉勾结的事情,如果纪委要是知道了,吴中正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姜山知道薛飞恨吴中正,但不知道薛飞想不想将吴中正拉下马,他必须得先了解一下薛飞是怎么想的。

    “他们俩勾结的事情我想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只不过就是没有直接的证据罢了。另外我听说宋莉这个女人不简单,很有来头,想要动她可不容易。”薛飞很想知道姜山都了解到了一些什么。

    “再有来头,也得看她犯了什么事儿,如果是惊天大事,只怕也没人敢保她的平安吧?”在姜山看来,群众传媒和思源煤业的事绝对是大事,一旦捅出去,恐怕都会忙着和宋莉撇清关系,没人会傻到出来力保她的。

    “姜市长都了解到什么了?”薛飞很好奇。

    “你听听这个就知道了。”姜山从兜里拿出一直录音笔,里面的内容即是他从辛万隆口中套出来的话,只不过他说话的部分做了声音处理,听不出是他的声音。

    薛飞听了录音一阵激动:“里面说话的两个人是谁呀?”

    姜山收起录音笔说道:“问话的人不知道,说话的人是思源煤业的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辛万隆。”

    “这录音姜市长是从哪里弄到的?”

    姜山当然不会承认是他偷录的:“是别人匿名寄给我的,是谁我也不太清楚。”

    薛飞点了点头,但他根本不信姜山的话,他怀疑就是姜山自己录的,只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录音笔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劲爆了,简直可以称得上杀手锏。

    “您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录音笔?”薛飞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姜山问道。

    “我当然不会自己留着,我打算把它交到省里,只是我省里不认识什么人。对了,好像你认识省委的谢秘书长吧?”姜山一副忽然想到谢长顺的样子问道。

    “认识,如果姜市长愿意,我可以给你们引见。而且不瞒姜市长说,我和姜市长在对待宋莉和吴中正的事情上是志同道合的。”薛飞一听姜山的话立马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了。

    “志同道合?”

    “嗯。”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薛飞就向姜山交了实底。

    “太好了,既然咱们的想法一样,那你就抓紧时间安排和我谢秘书长、石权书记见一面吧。”姜山有点激动,他没想到薛飞除了认识谢长顺,还认识石权,看来跟薛飞拉近关系算是做对了。

    就在薛飞准备给谢长顺打电话说姜山和录音笔的事情时,陆建军那边先打来了电话,薛飞听后兴奋不已。

    陆建军经过近一个月的跟踪调查,发现一个叫于立明的人与宋莉来往密切,隔三差五的就开着面包车去群众之声见宋莉,虽然不知道两个人是什么关系,但感觉于立明很可疑,陆建军就开始偷偷跟踪于立明。

    冰城开发区有个韩家村,于立明就住在韩家村。陆建军来到于立明家的门外,前后左右看了看,发现和其他村民家里没有任何不同,就是普通的农家。如果非说有什么不同之处,就是于立明家的大门是紧闭的,里面还养着两条狼狗,一般人想要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为了了解于立明究竟是干什么的,陆建军就去了于立明邻居家。

    于立明的邻居住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不知道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反正陆建军去的时候,只看到了那个小伙子一个人在家。

    “你找谁呀?”看到家里来了一个陌生人,小伙子就开门从屋里出来了。

    “兄弟你好,我是到咱们村来找人的,本来人家给我写了一个地址,结果我给弄丢了,就知道是韩家村,具体的门牌号和电话号现在都不知道了,想跟你打听一下。”陆建军笑着说道。

    “你说名字吧,村里的人我都认识。”

    “他叫于立明。”

    “于立明?”小伙子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了:“你找于立明干什么呀?”

    “这个……他住在哪儿啊?”陆建军支吾道。

    陆建军的支吾半真半假,真是他不可能把实话告诉小伙子,假是故弄玄虚,为套小伙子的话做铺垫。结果还不等套呢,小伙子自己就说出来了。

    “你不说我也能猜得到你找于立明干什么。”小伙子诡秘道。

    “哦?那你猜猜我找他干什么?”

    “这还用说吗,不是发票就是公章呗,没错吧?”小伙子胸有成竹地说道。

    发票公章?难道于立明是做假发票公章的?

    陆建军干了十几年记者,随机应变的能力非常强,他一副被小伙子猜到了的样子说道:“小兄弟还真是厉害呀,没错,我就是为了你说的事来找于立明的。”

    小伙子朝院子外面看了看,然后伸手把陆建军拉进屋里问道:“你能要多少?”

    “什么意思啊?”陆建军不明白。

    “如果你要的量大,我可以帮你拿到最低的价格,但是你得给我意思意思。”小伙子用手做了个数钱的动作说道:“如果要是量小,那就算了,我也劝你别找于立明了,他做的都是大活儿,尤其是最近忙的不可开交,要是三千五千的,他都不带搭理你的。”

    “我不知道你说的大活儿究竟是多大,反正我要的量确实不小。你想啊,要是三千五千的,我犯得上特地跑一趟吗?”陆建军编故事道。

    “那你能要多少啊?”小伙子感兴趣地问道。

    “这个数。”陆建军伸出五个手指。

    “五万?”

    陆建军摇头。

    “五十万?”

    “五千万。”

    小伙子目瞪口呆,这量还是真大呀,这回可是让自己抄上了。

    小伙子顿时对陆建军热情起来,把陆建军拉进里屋,倒了杯水给陆建军说道:“大哥,你要是相信我,咱们俩就合作,我保证给你拿到最低的价格。”

    陆建军表示可以,只要能便宜,他绝对不会亏待小伙子。

    于是,小伙子就给陆建军编织了一个表哥的身份,为了防止说漏,两个人还特意对了下词,然后就去了于立明家。

    小伙子带着陆建军没有走正门,直接从小伙子家的院墙翻到了于立明家。于立明家院里的两条大狼狗似乎对小伙子很熟,看到连叫都没叫。

    进了屋,陆建军看到于立明的家里简直就是一个作坊,不仅有各种机器,地上到处都是纸壳箱子,里面放着一沓沓的空票和打印好的发票,还有已刻和未刻的公章,此时正有几个人在忙着。

    于立明打量了陆建军一眼,小伙子就把于立明拉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时间不长,两个人又回来了。

    “你想要五千万的发票?”于立明看着陆建军问道。

    “嗯。我听三儿说你这儿做的非常专业,就过来看看。”三儿是小伙子的小名,是小伙子告诉陆建军的,说见到于立明后这么叫他就行。

    “既然是三儿的表哥,价钱我肯定给你最低的,不过你要是想做,必须得先交点定钱。”

    “定钱不叫事儿,主要是你们得专业,我之前合作的一个人,前些天被抓了,差一点就把我给连累了,所以你们还要安全。实话告诉你,五千万只是我这次要的,以后还多着呢,所以我必须得选择一个稳定的合作伙伴。”陆建军煞有其事地说道。

    由于是小伙子带来的,小伙子称陆建军为表哥,陆建军又要这么大的量,看说话就像是个经常买发票的人,于立明就对陆建军的身份深信不疑了。

    “我这儿的专业性和安全性你都不用怀疑,不瞒你说,我这儿有很多大客户,就连省人大的人都从我这儿拿发票。”于立明说这番话的时候多少透着一股得意。

    “省人大?你这话说的有点大了吧?”陆建军猜于立明说的一定是宋莉。

    “我骗你干什么呀,不信你看看。”于立明拿出一份发货清单给陆建军看,上面清楚的写着“省人大报社”,然后下面分别写的是各个版本发票本数,以及每一次的送货记录,最底下写着合计总数为2067本。

    省人大报社显然指的是人民利益报,而2067本假发票可是不少,宋莉干吗要买这么多假发票呢?具体情况陆建军不得而知,但他知道宋莉这么干是违法的。

    “你先给我拿点样品,我回去看一下。”陆建军已经把情况摸清楚了,就打算撤退了。

    “今天不能定啊?”于立明看了看陆建军,又看了看一旁的小伙子。

    “今天不能定,但发票我肯定要,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我得拿回去让我们的另外一个人看一眼。三儿在这儿呢,你还怕我不来吗?”陆建军说道。

    小伙子也以为陆建军今天就能把事儿定下了,听到今天先不到,小伙子有点失望,但是在于立明面前他又不好说什么。

    “明哥,我表哥肯定会过来的,有我在你就放心吧。”小伙子打包票道。

    于立明见状只好如此,就拿了一些样票给了陆建军,陆建军则留了于立明的手机号,然后就离开了韩家村。

    在回市里的路上,陆建军给薛飞打了电话,把发票的事情一说,薛飞喜出望外,于是就安排姜山和陆建军一起见了谢长顺和石权。

    石权在听了姜山的录音,了解了陆建军说的发票一事后,说道:“非常好,根据目前掌握的这些证据来说,将宋莉和吴中正拉下马是绝对不成问题的,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要是再有实名举报就更好了。”

    薛飞听了石权的话,看了看陆建军和姜山。

    “你觉得谁去举报比较好?”谢长顺问道。

    “他们俩。”石权分别看了陆建军和姜山一眼。

    “我没有问题,我可以实名举报。”省纪委书记都说能把宋莉拿下了,陆建军自然没有任何顾虑,正好他被打的照片都留着呢,到时一并交给纪委。

    姜山没有马上表态,因为他和陆建军的情况不一样。陆建军就是个记者,而他可是七河的副市长,他站出来举报吴中正,这可不是小事,他必须得谨慎而为。

    石权见姜山不说话,便说道:“这次机会对于姜市长来说可是难得,姜市长难道不想把握住这次机会?”

    姜山明白石权话里的意思,他看了看石权,稍作犹豫后说道:“我也没问题,可以实名举报。”

    姜山可以说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要是站出来举报吴中正,得罪了吴中正他倒不怕,因为吴中正到时都自身难保了,又能那他怎么样?他是有些担心吴中正以及宋莉背后的人会恨上他,到时找他的麻烦。但他之所以同意实名举报,主要是不想放过接替吴中正的机会,从来富贵险中求,他要是没有豁出去的精神,只怕再想进步也就难了。

    两天后,陆建军就率先到省纪委举报了宋莉,石权派专人接待了陆建军。

    之后是薛飞以匿名信的方式向省纪委举报吴中正生活作风有问题,与陈艳玲私通并育有一子。

    最后是姜山压轴出场,拿着录音笔去了省纪委举报吴中正滥用职权,与宋莉勾结,为宋莉在七河谋取利益,大开方便之门。

    纪委全部受理了以后就是十一了。

    今年十一,薛岩把隋雪菲带回了家,见了薛仁贵和张凤霞。老两口对隋雪菲完全没挑儿,一百个满意。就是隋雪菲的爸妈态度还不明确,目前没说同意两个人在一起,也没有阻止隋雪菲和薛岩见面,但隋雪菲和薛岩都相信他们最终一定会同意的。

    秋高气爽正是河蟹肥的时候,十一有三天假期的程爵开车来到七河拿了七箱的螃蟹,薛飞和薛岩两家各两厢,薛慧家则给了三箱,说他们家有小孩,孩子多吃螃蟹对身体好,薛慧对此非常的感谢,丁广志则丝毫不领情。

    由于程爵给拿了螃蟹,薛慧觉得过意不去,就决定请程爵吃饭,程爵欣然接受,不过说要吃就在家里,他喜欢吃薛慧做的饭菜,要是去外面的饭店就算了。薛慧表示没问题,但丁广志不同意请程爵吃饭,薛慧没有理会,就在家里做了饭菜,丁广志跟薛慧吵了一架后就躲了出去。

    原本薛慧也叫了薛飞和薛岩到家里吃饭,可惜正赶上两个人都没时间。薛岩去了隋雪菲的家里,薛飞则和曲媛媛去了冰城,所以当天就只有程爵一个人去了薛慧家里。

    薛慧在厨房做饭,程爵陪着心儿在房间里玩。心儿看到程爵特别高兴,疯玩了一会儿就躺在床上喊累了,说想要喝水,程爵就去给她倒水。

    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薛慧攥着手指,皱着眉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程爵问道:“你怎么了?”

    薛慧说道:“切菜不小心切到手了。”

    薛慧想找创可贴,程爵拦住了她:“给我看看。”

    看到薛慧受伤的手指还在往出流血,程爵就把手指放到了他的嘴里吸吮了起来。薛慧很惊讶,先是一愣,随即就想把手指抽出来,但程爵抓着她的手腕,她根本就动不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薛慧有点受不了程爵那双有些炙热的眼神,突然心跳加速,脸色绯红。

    半天,程爵把薛慧的手指从自己的嘴里拿出来说道:“好了,用创可贴包一下吧。”

    薛慧不敢再看程爵,低着头就去找创可贴了。

    本書源自看書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