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只要证据足够多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五分钟以后,谢长顺回到书房说晚上带薛飞见一个人,是谁没有说,薛飞也没有问。品书网

    晚上,薛飞在饭店的雅间里见到了一个男人,此人中等身高,年龄在五十岁左右,谢顶很严重,头发掉的基本已经都差不多了。架在鼻梁上的一副眼镜镜片很厚,镜片后的眼睛不大,但眼神却很犀利,会给人一种可以洞穿一切的感觉。

    “薛飞,这是省纪委的石权书记。老石,他叫薛飞,是我老友的儿子,现在在七河市政府任职。”谢长顺见引道。

    “石书记您好,见到您很高兴。”薛飞笑着伸出双手与石权握手,但心里着实一惊,他没想到谢长顺会带他来见省纪委书记。

    薛飞对石权的了解为零,不过谢长顺能把石权单独请出来吃饭,可见两个人交情匪浅。

    “嗯。”石权伸出一只手跟薛飞握了一下,同时打量了薛飞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落座后,石权说道:“老谢,你叫我到这儿来什么事儿啊?为了过来,我可是连晚上的家宴都没参加呀。”

    谢长顺笑着说道:“请你来自然不是小事,不过咱们先吃饭,然后再说也不迟,不能空着肚子呀。”

    石权说不喝酒,点菜的时候就没有点酒,菜上齐后,谢长顺与石权边吃边聊,薛飞则坐在一边只负责听。

    谢长顺见吃的差不多了以后,叫一直没有说话的薛飞把吴中正和宋莉的情况说了一下。

    薛飞说完后,谢长顺说道:“老石,你说这事儿不小吧?”

    石权没有马上答话,他低着头做沉思状,少顷,他抬起头严肃道:“吴中正倒是其次,宋莉这个人我听说过,不简单,和省市的领导多有来往,其中一些传闻,我想老谢你应该也是听说过的,想要拿下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石权所谓的传闻,即宋莉和向明远的传闻,虽然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两个人确实有事,可无风不起浪,传闻这种事从来都不是空缺来风的。

    对于宋莉和向明远的传闻,谢长顺刚被调到省里就听说了,虽然真假难辨,但他觉得即便是真的也不算什么大事,因为每个人的追求是不一样的,官场中人更是如此,尤其是有些人到了一定位置以后,在金钱上,在美色上,不仅会动心,还会动手,这绝对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官场中的普遍现象,只是有些人最后能做到全身而退,有些人则会玩火自/焚。

    向明远会怎样谢长顺不知道,但眼下向明远确实是拿下宋莉的一大障碍,毕竟是林江省的第三号人物,即便是身为省纪委书记的石权,也不可能不顾忌。

    不过石权是一个铁面无私之人,眼里不揉沙子,曾有人戏言,在林江省除了叶向辉石权动不了,就没有石权想动而动不了的人。别看是一句戏言,却充分说明了石权作为纪委书记冷酷强硬的一面。事实也确实如此,自从石权到纪委任职以来,林江省被拿下的副厅级以上官员,比之前所有加起来的都多,创了历史之最,所以有人称石权为史上最严厉的纪委书记。

    谢长顺正是知道这些,才把石权单独请出来说宋莉和吴中正的事情,在他看来,如果想动宋莉,必须要有石权的鼎力支持才行,否则就太难了。

    “反腐之事从来都不容易,越是难,就越是要狠抓,绝不能让害群之马在林江省的官场肆意驰骋,这不也是你老石为人做官的一贯风格吗。说到底宋莉也就是一个报社的副主编,省里要是都拿她没办法,她以后还不得上天?而且我也不信到了生死关头真会有人站出来给她保驾护航,没有人会那么傻的。”谢长顺的这番话前面是捧石权,后面则是激石权,如果连一个报社的副主编都搞不定,你这纪委书记当的也就未免太失败了。

    不知是谢长顺的激将法起了作用,还是石权早就想好了,他说道:“如果要是有足够多的证据能够证明宋莉有事,就不愁办不了她。”

    石权的言下之意无疑就是可以办宋莉,谢长顺听后看了薛飞一眼,说道:“老石,你就说怎么办吧,薛飞去办就是了。”

    石权的办法是,一方面要继续搜集宋莉违法犯罪的相关证据,越多越不嫌多,另一方面最好是能有人向纪委举报,最好还是实名举报,证据要充分确凿。想要拿下宋莉,这两方面缺一不可。

    薛飞把石权的话牢牢记在了心里,可是他觉得想要做到这两方面难度实在太大。想要找到宋莉更多的证据本身就很难,让人实名举报,简直是难上加难,对于薛飞来说,他只能试试看,要说把握是一丁点都没有。

    从饭店里出来,谢长顺告诉薛飞,宋莉和吴中正的事情急不得,想要扳倒他们,就必须得有耐心,还要有信心。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做了,就一定会露出马脚,留下蛛丝马迹。更何况现在已经知道了宋莉车和房子的事情,这是非常坚实的第一步,继续走下去,必会有收获的。

    当天晚上,薛飞没有去深蓝酒店住,而是在谢长顺家里住的。

    躺在床上,薛飞一时没有困意,他脑子里全都是宋莉和吴中正的事情。想着想着,薛飞忽然想到一个人,或许找他,能够知道宋莉的更多事情。

    第二天早上,薛飞从谢长顺家里吃过早饭就走了,他去了路涛的宿舍找路涛,到了宿舍路涛还在睡懒觉。

    把路涛强行推醒后,薛飞让路涛带他去见陆建军,路涛问干什么,薛飞说见面就知道了。由于还没吃早饭,路涛说去见陆建军可以,但是必须得请他吃早饭,还得是豪华早餐,骨头汤里必须多加肉。

    吃完豪华早餐,路涛给陆建军打了个电话,陆建军说他在家,让路涛和薛飞直接去家里找他。得知陆建军已婚生子,薛飞就没有空着手去,买了一些水果和小孩爱吃的零食。

    到了陆建军家,只有陆建军自己在家,他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陆建军很热情,把薛飞和路涛请坐后,又是拿水果,又是沏茶倒水的。

    薛飞这趟过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让陆建军在冰城继续找一些宋莉违法的证据。之所以选陆建军,是因为陆建军跟宋莉有仇,如果他能答应,必定会尽心尽力,虽然不见得一定能查出什么,但总比什么行动都没有要强。如果真能发现什么,或许到时还可以让陆建军实名举报宋莉,薛飞相信为了扳倒宋莉,陆建军一定会愿意做的。

    当然,前提是要让陆建军知道他和薛飞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他这么做不会白做,是有安全保障的,所以薛飞先言简意赅的跟陆建军说了他与吴中正之间的恩怨,之后又说了他为什么想要将宋莉绳之于法的目的,来博取陆建军的信任。

    陆建军听了薛飞的话眉头紧锁,路涛则是一脸惊讶。

    “薛飞,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些事啊,拿我当外人是吧?”听到薛飞说陈艳玲和吴中正有事,吴自强撞了薛仁贵,路涛有些难以置信,薛飞从来没跟他说过一个字,所以他一无所知。

    “不是拿你当外人,主要是家丑不可外扬。陈艳玲给我哥戴了绿帽子,还生了别人的孩子,然后我到处去跟人说,这像话吗?虽然不赖我哥,但终归这不是什么好事啊。”薛飞解释道。

    “宋莉的情况你肯定也有过一些了解,想要拿下她并不容易,你有把握吗?”陆建军看着薛飞问道。

    “把握当然有,现在缺少的就是证据,有力的证据。昨晚我和省纪委的石权书记在一起吃饭来着,提到了宋莉的事情,他说只要证据多,确凿,就能办宋莉。”薛飞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认识省纪委书记?”陆建军惊愕地看着薛飞问道。

    “陆哥,你可能对薛飞的身份还不太了解,薛飞是七河市政府的秘书长。”路涛只是介绍了薛飞的身份,没有再多说什么。路涛对薛飞和谢长顺的关系是多少知道一些的,也知道谢长顺现在是省委秘书长。

    市政府秘书长?看着年轻如此年轻的薛飞,陆建军更加惊愕了,不过随即他就恢复了平静。这个年纪就到了这个位置,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认识省纪委书记自然也就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你是想让我搜集宋莉的证据?”陆建军已经听出了薛飞过来的目的。

    “嗯。”薛飞点头道:“你在冰城比较方便,对宋莉也比较了解,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宋莉其他方面的蛛丝马迹。我现在手上掌握的证据还是不够多,我也会想其他的办法。”

    陆建军没有马上说什么,很显然他在思考,在想该不该答应薛飞。

    薛飞见陆建军不语,说道:“陆哥,你别为难,这件事你觉得你能做你就做,不能做也不妨碍咱们做朋友,毕竟你之前被宋莉整的不轻,有所顾忌也是正常的。”

    薛飞的话音未落,就听陆建军说道:“宋莉的事情我会全力以赴的,你给我留个电话,有消息咱们随时联系。”

    陆建军同意了,薛飞心里有那么一丝小小的喜悦,但这只是开始,还没到真正可以高兴的时候呢。

    陆建军答应了薛飞以后就行动了起来,只要有时间,他就会跟踪宋莉,在暗中观察宋莉的一举一动,以及和宋莉接触的形形色色的人。路涛有时间也会参与其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与此同时,在七河,有一个人也正在观察着吴中正的一举一动,这个人就是姜山。

    姜山发现,宋莉看上的七河郊区那片文化园区建设用地,其实是思源煤业的地。

    早在两年前,思源煤业就选定了那230亩地为公司培训基地建设用地,并于当年向七河市财政局支付了2200万的土地出让金。而如今宋莉不仅看上了那230亩地,同时也交纳了1000万的土地出让金,最后思源煤业和群众之声全资子公司群众传媒竟然又变成了合作开发的关系,姜山觉得其中必有猫腻。

    为了弄清楚其中的奥妙玄机,姜山通过人脉关系,认识了思源煤业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辛万隆。

    经过几次铺垫性的吃饭喝酒后,姜山大致摸透了辛万隆的脾气秉性,之后再一次吃饭喝酒的时候,就使劲给辛万隆灌酒,待他出现了五分醉意之后,姜山就开始套他的话。

    “辛书记,我听说市郊的那片地原来是你们公司的地,后来又成了文化园区的建设用地,现在你们思源煤业和群众传媒又成了合作伙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姜山问道。

    “咳,别提了。”辛万隆放下酒杯,醉醺醺的叹气道:“作为我们公司来说,当然是不愿意和什么群众传媒合作了,还不是吴中正给丁书记打了电话,说文化园区在办手续的时候才知道地是我们公司的,当时没搞清楚,就同意群众传媒搞园区了。群众传媒实力有限,我们是省属企业,实力雄厚,不如就合作开发吧。丁书记很为难,就向总公司做了汇报,总公司的意见是要与地方政府搞好关系,虽然我们是省属企业,但离不开地方政府的支持。”

    思源煤业是林江省煤炭运销总公司控股的股份制企业,辛万隆口中的丁书记是思源煤业的党委书记、董事长丁延河。

    “这种合作,你们一定是吃亏了吧?”姜山心说果然是有猫腻,而且还是吴中正从中起的作用。

    “岂止是吃亏,简直是吃大亏了。我跟你说姜市长,那群众传媒就是一个空壳,狗屁都没有,一开始虚列前期运作费用,夸大其经营能力,就是为了让我们公司上钩。现在我们公司上钩了,可是损失了老鼻子钱了。”辛万隆气愤道。

    “现在损失多少了?”

    “我们公司收购了群众传媒70%的股份,花了3600万,这钱已经是打水漂了。前一段群众传媒又提出了增资扩股,将群众传媒的注册资金5000万增加到1.5亿。新增的1个亿,我们公司出7000万,群众传媒出3000万,已经完成验资了。最近群众传媒又与我们公司协商,以归还股东在群众之声前期垫付的资金为由,想将1个亿的增资进行重新分配,我们公司现在也已经同意了,群众传媒这次又分得了4950万,但我觉得事情还远没有结束呢。”

    如辛万隆所说,事情确实没有就此结束。

    没过多久,群众传媒就以合作出现分歧为由,提出让思源煤业对群众传媒全部控股,而思源煤业党政联席会议决定收购群众传媒的30%股份,股权转让价为4500万,并签订了转让协议。

    思源煤业上报林江煤运后,群众传媒更名为了林江思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林江煤运批复同意,但30%的退股费思源煤业不愿意出,因为思源煤业知道他们已经损失了很多钱,但就在这个时候,吴中正又出马了,他找丁延河吃了顿饭,之后第二天4500万就支付给了群众之声。

    姜山从辛万隆口中得知这些事情后,经过一番思考,他给薛飞打了个电话,约薛飞晚上一起吃饭。

    看書蛧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