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丁广志的怒火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到了牛排之家,薛飞和欧阳锦绣找了个空桌坐下来后,点了东西就吃了起来。品书网

    柳晓庆和他女朋友也在牛排之家吃饭,他们是先来的。吃完往出走的时候,柳晓庆看到了薛飞,就让他女朋友先走,说看到老同学了,过去打个招呼,顺便说点事。

    “薛飞,这么巧啊。”柳晓庆走过去笑着说道。

    “晓庆啊,你也过来吃饭?”薛飞没想到会碰到柳晓庆。

    “我已经吃完了,就是过来跟你打个招呼。”柳晓庆说着话,就坐在了薛飞旁边的椅子上。

    欧阳锦绣看了柳晓庆一眼,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薛飞从她的眼神里看的出来,她对柳晓庆的到来不是很欢迎,只是他也没有办法,他总不能赶柳晓庆走吧?

    “这位美女是?”柳晓庆看了眼对面的欧阳锦绣问薛飞,心说好漂亮啊,感觉比曲媛媛还要漂亮。

    “我朋友。”薛飞没打算引见两个人认识。

    “你好,我叫柳晓庆,是薛飞的高中同学,也是他的好朋友,请问美女尊姓大名啊?”柳晓庆站起身伸出手说道。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咱们俩应该不会再见面的。”欧阳锦绣低着头吃东西,连看柳晓庆一眼都没看,让柳晓庆很尴尬。

    薛飞见状,紧忙打圆场,把柳晓庆拉坐下说道:“她这个人就这样,没见过什么世面,见到陌生人就不好意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话音未落,欧阳锦绣在桌子底下就踢了薛飞一脚,疼的薛飞直皱眉。

    “晓庆,你是不是找我有事儿啊?”柳晓庆不是一个看不出眉眼高低的人,明知道欧阳锦绣在,他还故意坐下不走,薛飞猜他一定是有事。

    “我确实有点事儿。”柳晓庆看了看欧阳锦绣,那意思是有她在,不太方便说。

    薛飞看出来了,他也看了看欧阳锦绣,想让她走估计是不可能的,就想起身和柳晓庆到外面说。

    刚要起身,就见欧阳锦绣看着柳晓庆说道:“有什么事儿就说呗,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柳晓庆听了很刺耳,薛飞也感到不舒服,怎么这么说话呀?薛飞看着柳晓庆笑着说道:“有事儿你就说吧,这儿也没有外人。”

    柳晓庆见欧阳锦绣不走,又不让薛飞走,而薛飞好像又挺听她的,就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很快他就决定了,还是说。他找的是薛飞,又不是欧阳锦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啊?反正他们又不认识。

    “你也知道,我在市委政研室也干了好几年了,那个地方没啥意思,一直想挪挪窝,可是一直也没有机会。其实说白了,主要就是上面没人,有人早就走了。我的情况你也了解,不认识什么人,也没什么钱,所以我就寻思,你能不能……”柳晓庆的话没说完,就被欧阳锦绣给打断了。

    “不能,这个忙薛飞帮不了。”欧阳锦绣十分果断地说道。

    “为什么呀?”柳晓庆真有点生气了。

    “你想换单位,想升官,应该靠自己去争取,而不是投机取巧想着让别人帮忙。我觉得你要是真有能力,人事组织部门应该会把你派到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上去的,如果你没有那个能力,就算让你做市长,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欧阳锦绣嘲讽道。

    薛飞要抓狂了,心说姑奶奶这儿哪有你的事儿啊,你就吃东西得了,总发什么言啊。

    薛飞一个劲儿的给欧阳锦绣使眼色,欧阳锦绣假装看不见。

    “你是官场中人吗?你了解官场里的事吗?如果不了解,就请你闭嘴吧,我没跟你说话,你不觉得随便打断人家的话,随便乱发表看法,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吗?”柳晓庆反击道。

    “你也好意思提官场?”欧阳锦绣冷笑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也就是个科员吧?科员懂官场里的事?你也太高抬自己了吧?要说没礼貌,也应该是你没礼貌在先吧?明明看到我和薛飞在这里吃饭,你打个招呼也就算了,还坐下不走了,谁允许你坐下了?你经过我们同意了吗?我告诉你,因为你的到来,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食欲。”

    “你……”柳晓庆被气的脸红脖子粗,薛飞赶紧拉起他往出走。

    “晓庆,你也别跟她一般见识,女人吗,头发长见识短,你全都看我了,咱们俩出去说,走……”薛飞一边往出拽柳晓庆,一边说道。

    出了西餐厅,柳晓庆气愤道:“这什么人啊,你怎么认识这么个奇葩呀?”

    薛飞笑着说道:“她跟我平时也这样,不是只针对你,你别放在心上就好了。”

    “她真是你的普通朋友?”柳晓庆对两个人的关系表示怀疑。

    “当然了,我和媛媛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和她就是普通朋友。”

    “那工作调动的事,你能不能帮帮我啊,我想去关河区的卫生局,我听说那儿有个副局长的空缺。”柳晓庆用乞求的眼神看着薛飞。

    不等薛飞说话,柳晓庆又说道:“薛飞,咱们俩这么多年同学关系了,我也从来没求过你什么,这是第一次。你也别为难,能帮就帮,不能忙就拉倒。帮是情意,不帮是本分,你也不用怕我不高兴,我不是那样的人。”

    薛飞是真想拒绝柳晓庆,因为这件事对于现在的他而言确实很为难,可是柳晓庆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要是再拒绝,只怕会坏了多年的感情。所以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薛飞说道:“那我就帮你想想办法吧。”

    柳晓庆见薛飞同意了,高兴的不得了,握住薛飞的手激动地说道:“谢谢你薛飞,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

    “我只能尽力而为,到时要是帮不成,你可别怪我。”薛飞声明道。

    “怎么会怪你呢,谢你还来不及呢。我相信你肯定会让我如愿以偿的。”柳晓庆觉得除非薛飞不答应,只要答应,他的副科级就是板上钉钉了。

    如果吴自强要是没进去,柳晓庆会去找吴自强帮忙,可惜吴自强如今已经身陷囹囵了,他能求的人也就只有薛飞了,他又不想错过关河区卫生局副局长这个位置,就只好让薛飞帮忙了。

    柳晓庆走后,薛飞回到了西餐厅。

    “你会不会说话?你说谁没见过世面?谁头发长见识短啊?”欧阳锦绣不满地发问道。

    “我那不是说给他听的吗,就那么一说,你别当真啊。再说了,我同学过来,你什么态度啊?人家找我有事,你总替我说什么话呀。”薛飞对欧阳锦绣刚刚的言行也很不满。

    “我怎么了?我那还不是为你着想吗?以你现在的情况,你还真能帮他是怎么着?”

    “帮不帮我自己决定,我自己说,你别替我说呀。”

    “我就说了,你能怎么样?”欧阳锦绣一拍桌子,怒火熊熊道。

    薛飞看到一左一右的全都在往他们这边看,紧忙安抚道:“我不能怎么样,我能把你怎么样啊?你是姑奶奶,你有权利干涉我的任何事情,我全都听你的,行了吧?”

    欧阳锦绣不依不饶:“不行。”

    薛飞无奈道:“那您还想怎么样啊?”

    “我要惩罚你,但现在还没想好,晚上告诉你。”欧阳锦绣拿起刀叉想继续吃,薛飞拦住了她。

    “生气的时候别吃东西,对身体不好。”薛飞把欧阳锦绣手中的刀叉放到了一边,欧阳锦绣也就没有再吃。

    晚上,吃完晚饭,欧阳锦绣叫薛飞下楼散步。

    没走多远,欧阳锦绣说她想好了如何惩罚薛飞,她要薛飞背她。薛飞心里肯定不愿意,欧阳锦绣再瘦也得有一百斤,背在身上指不定得走多远呢。但又不敢反对,只好硬着头皮把欧阳锦绣背在了身上。

    欧阳锦绣自打上了薛飞的后背,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就没离开过薛飞的后背。这一晚,可是把薛飞给累个够呛。回到家洗了个澡,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欧阳锦绣走后,薛飞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柳晓庆的事情让他着实有些挠头,以他的能力,他真的是帮不了柳晓庆,虽然丑话说在了前面,可是如果真的帮不到,柳晓庆肯定会觉得他是不想帮忙的。

    该怎么办呢?整整想了两天,最后薛飞决定去找姜山帮忙。

    “有事儿?”看到薛飞进来了,姜山问道。

    姜山想起身倒杯水,薛飞就接过水杯到饮水机前接了杯水给姜山。

    “有点事儿。”薛飞笑着说道。

    “说吧,什么事儿啊。”姜山喝了口水道。

    “就是吧……我有个同学……他……”

    “干吗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跟我还客气什么呀。”

    “我有个高中同学,是市委政研室工作,他想换个工作岗位,想去关河区卫生局当副局长,找我帮忙,我的情况姜市长您是最清楚的,我怎么帮他呀,但又不好拒绝,所以……”

    “所以你就想让我帮忙?”姜山笑着问道。

    薛飞点点头,有些难为情:“我知道我不该因为这种事来找您,可是又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坏了多年的同学情谊。您要是能帮的话最好,帮不了也没关系,回头我让他知道我已经尽力就行了。”

    “按理说这种忙我是不应该帮的,不符合规矩。但你开口了,又这么重情重义,我不得不帮啊。不过我可跟你说好了,这种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姜山提醒道。

    “我知道了,谢谢姜市长。”薛飞以为姜山不会帮忙,甚至可能还会批评他,没想到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心里很高兴。

    把一个科员升为副科级,对姜山来说易如反掌。七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跟姜山是老乡,他们都是辽河人,私交也非常好,姜山一个电话打过去,柳晓庆就被调到了关河区卫生局当副局长。

    对于薛飞帮了这么大的忙,柳晓庆无以为报,就请薛飞去了星级酒店吃了顿饭,以表感谢。在饭桌上,薛飞告诉柳晓庆,他帮忙的事情谁都不要说,让别人知道不好,柳晓庆连连点头答应。

    到了新的工作岗位,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和领导同事搞好关系。

    第一天到卫生局上班,柳晓庆先去了一把手局长的办公室打了个招呼。出来后,随即又去了常务副局长的办公室。

    关河区卫生局的常务副局长是丁广志。

    “丁局长忙着呢?”柳晓庆进屋后笑着问道。

    “哎呦,是柳局长啊,欢迎你来到卫生局工作。”丁广志起身同柳晓庆握了握手说道。

    “我这初来乍到,以后还希望丁局长在工作上多多帮助啊。”

    “帮助谈不上,都是为了工作吗,有事情大家可以一起商量,一起讨论来解决。”

    坐下后,柳晓庆说道:“丁局长可能有所不知,我和薛飞是高中同学。”

    柳晓庆对薛飞家里的情况门清,自然就知道丁广志是薛飞的姐夫,他提及此事,主要是想和丁广志套套近乎,在日后的工作当中能够多支持他,多关照他。

    一听是薛飞的同学,丁广志笑着说道:“是吗,那就更不是外人了。你到卫生局来工作,薛飞知道吗?”

    “当然知道了,就是他给我办的。”柳晓庆见丁广志不是外人,也就没瞒着。

    “哦?他给你办的?”丁广志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

    “嗯,要不是薛飞帮忙,我还真是来不了咱们卫生局呢。我之前一直在市委政研室工作,早就想换个地方了,后来跟薛飞一说,薛飞二话没说就把事给办了,特别有力度。都说三岁看到老,上学的那会儿,薛飞在班级里年纪最小,学习却最好,我就觉得他将来肯定得有大出息……”

    丁广志听了柳晓庆的话,心里非常不舒服。他可是薛飞的亲姐夫,他求薛飞帮忙,让他当上卫生局的局长,薛飞说有心无力,帮不了。轮到柳晓庆,怎么就能帮了呢?难道他这个亲姐夫还不如一个高中同学?

    薛飞,你还真是能分得清谁远谁近啊。

    因为柳晓庆的无心之话,惹的丁广志一天的心情都不好,晚上回到家也没什么好脸色。

    由于丁广志偶尔就如此,薛慧早就不放在心上了,见他脸色不好,就没搭理他,只是吃饭的时候叫了他一声。

    吃饭的时候,心儿跟薛慧讲班级里发生的趣事,娘俩不时就发出阵阵笑声。丁广志本来就心烦,听到她们总笑,心里就更烦了。

    把筷子往饭桌上重重一放,丁广志怒气汹汹地说道:“行啦,别说了,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吃饭时间你们干什么呢?是不是看我特别可笑啊?”

    心儿被丁广志吓得低头不再吱声了,拿起筷子一边小口的吃东西,一边偷看丁广志。

    薛慧对丁广志突然发脾气很不满,可是她不想在心儿面前跟丁广志吵架,瞥了丁广志一眼就忍了。

    丁广志重新拿起筷子后,随即又把筷子给扔在了桌子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天天就会做这些破玩意,就不能做点别的?天天吃这些东西谁能受得了。”

    说完,丁广志起身走到客厅,拿上外套就出去了。

    心儿被丁广志吓哭了,薛慧把心儿抱在怀里一边哄一边生闷气。

    丁广志到外面找了个饭馆独自喝起了闷酒。喝完从饭馆里出来,他就打车去了一个名叫“红浪漫”的洗浴中心。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