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态度大变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吴自强肇事逃逸的事情谁都没跟谁说过,他以为没有人会知道是他,时间长了也就不了了之了,但事实却事与愿违。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当吴中正得知这一消息后,先是感到非常的震惊,之后心就彻底凉了,他知道吴自强这次蹲监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因为吴自强的事情,吴中正着急上火,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岁,他恨隋正兴隋雪菲父女,更恨薛飞薛岩哥俩,在他看来,要不是因为他们,吴自强不至于到这天这步田地,都是他们逼的,他们害的。

    过了年后,薛飞发现姜山对他的态度发生了质的变化。过去两个人要是见到,薛飞打招呼,姜山最多是用鼻子嗯一声,神情总是很冷漠。而年后见到姜山打招呼时,姜山不仅会跟薛飞说上两句,也有笑模样了,这让薛飞感到十分不解。

    一早的党组会议上,针对七河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民生工作,以及房地产开发等事情,党组成员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只有薛飞始终默不作声。

    作为一个正处在自我检讨和反省中的人,在党组会议上,薛飞显然没有说话的资格。即便能说,他在党组中也是人微言轻。所以还是不说的好,他也乐得当一个旁听者。

    准备散会的时候,姜山突然说道:“薛飞同志的事情是不是也也该讨论一下了?”

    听到姜山的话,所有人全都看向了吴中正,吴中正的脸上立即就露出了不悦之色。

    只有薛飞看向了姜山,感觉不可思议。

    见没有人说话,姜山又说道:“去年的攀岩节,薛飞同志确实是犯了比较严重的错误,但年轻人哪有不犯错误的?不犯错意味着不会成长,犯错就是成长的代价。更何况薛飞同志犯的错误,并没有给攀岩节造成什么直接的影响,说来在这件事情上,薛飞同志还是应该要多多和吴市长学习,毕竟是老同志啊,做事情总是喜欢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姜山的“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无疑是在讽刺吴中正,表面上让薛飞写发言稿,实际上暗地里早就准备好了,就是为了整薛飞。

    吴中正微皱眉头,看了看姜山,心说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之前对薛飞不是一直都爱搭不理的吗,怎么突然向着薛飞说话了?

    “姜市长的意思是薛飞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吴中正显然不想就这么算了,他想继续晾着薛飞,直到让他变成空气,然后再找个机会将其发配。

    “不算了还能怎么样?”姜山针锋相对地看了吴中正一眼,然后看向其他人说道:“薛飞同志事后检讨也做了,反省的时间也足够长了,我相信他已经完全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吸取了教训的他,在今后的工作中一定会有更好的表现。如果继续抓着之前的事情不放,就难免有对人不对事之嫌了,这要是传出去,对七河市政府的形象是非常不利的。我建议马上恢复薛飞同志的工作。”

    姜山的指桑骂槐让吴中正心里非常不痛快,但是对姜山的话他又无法反驳,因为按照薛飞犯的错误,一直抓住不放确实是不合适的,除非又有新的错误,所以吴中正即便不情愿,也只能同意。

    “散会!”吴中正没好气的白了姜山一眼,起身就走了。

    “薛飞同志,从今天开始,由你来协助我的日常工作,希望你能好好表现。”姜山微笑着大声说道。

    “我知道了姜市长。”薛飞起身答应道。

    之前见面打招呼已经让薛飞受宠若惊了,现在在党组会议上,又公然站到吴中正的对立面支持他,帮助他恢复工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

    其实是谢长顺在其中起的作用。

    姜山与薛飞无冤无仇,他之所以一直都看不上薛飞,是与他过去的经历有关。

    姜山当年大学毕业后留在了京天,进入公务员队伍后,就一直在京天工作,先后在团市委、市委市政府、文化部文化科技司、办公厅等单位部门工作,直到后来干部交流被调到了七河担任常务副市长。

    在姜山的政治生涯当中,曾先后两次遭到过排挤,一次是在京天团市委工作的时候。姜山工作了五年,好不容易通过积极的工作,优异的表现得到了领导的赏识,领导当时都找他谈过话了,可以说提副科级的事情基本已经都定下来了,结果突然生变。一个进了团市委才区区一年,平时在工作中也没有什么作为的人最后抢了他提副科级的名额,原因是那个人上面有人,跟团市委的领导打了招呼,姜山就因此失去了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提拔机会和名额。

    第二次是在文化部文化科技司工作的时候,当时三个副司长,姜山排在第二个,按理说司长被调走了,第一副司长被扶正,他就应该顺理成章的成为第一副司长。本来部里面也是打算这么安排的,结果又是临时生变,从其他单位调来了一个人,担任了第一副司长。这位比姜山不仅小五岁,还是直接跳两级,被破格提拔上来的,而且还没什么工作能力,但在工作中却喜欢对别人指手画脚,姜山看不惯,与他没少发生摩擦,后来部里领导就把姜山调到了办公厅工作,在副手中继续排名第二。

    如果当年副科级能够顺利得到提拔,如果当时要不是被抢了第一副司长的位置,姜山觉得今天的他,至少是正厅级,甚至在某省当个副省长也是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因为被那些年轻轻轻,没什么真本事,但上面有人,通过走后门给耽误了,才致使他到今天还是个副厅级,而且已经原地踏步快五年了。

    正是因为过去的经历,使得姜山打心眼里看不上薛飞,26岁正处级?能有多少阅历和本事?肯定是仗着上面有人抢了别人的位置。

    如今姜山对薛飞态度大变,并不是他改变了对薛飞的看法,而是他通过去年的攀岩节开幕式,发现了薛飞与谢长顺的关系似乎不一般。

    为了证实这一点,姜山还特地动用他的关系查证了一下,才得知谢长顺与薛飞的父亲薛仁贵交情匪浅。难怪薛飞会年纪轻轻就到了现在这个位置,果然是上面有人。

    姜山上面也有人,只是远在京天,有时远水解不了近渴,想要在七河,在林江省有一番作为,省里没有支持者是不行的。虽然看不上薛飞,但在工作中薛飞跟他其实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不是他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却可能成为他的助飞器。更何况吴中正在打压薛飞,他与吴中正又貌合神离,借着这样的机会要是能和薛飞靠近,搭上谢长顺的关系,再升一步是指日可待的。

    离开会议室,薛飞跟在姜山的身后,去了姜山的办公室。

    “姜市长,谢谢您替我说话。”薛飞感谢道。

    “没什么,本来你也应该恢复工作了,其他人可能都忘了,我只不过是提醒了一下他们而已。”姜山说的轻描淡写,并没有因为他帮了薛飞而表现的高高在上。

    “以前我在工作上有过一些失误,给您带来了不便,不过我已经吸取了教训,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了,我会用实际行动向您证明的。”

    “嗯,犯错不怕,知错能改就是好样的。不过在以后的工作当中,你需要比之前更加谨小慎微才行,因为有一个道理你应该懂,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姜山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我知道。姜市长晚上有时间吗,我请您吃饭吧。”虽然不明白姜山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改变态度,但终归是好事,薛飞想趁热打铁,和姜山拉近关系。

    “好啊,我晚上有时间。”姜山欣然应允。

    从那以后,薛飞和姜山的关系越来越亲近,两个人经常会在一起吃饭聊天,俨然成为了工作中的好搭档,生活中的好朋友。这让市政府里的其他人一头雾水,不明白两个人怎么突然就好成这个样子了。

    华族地产集团虽然在七河先拿下的是汽旧地块,但华族地产集团还是决定先开发后拿到的晨食地块。华族地产集团是个外来企业,需要在七河先把知名度打响,而晨食地块地处市中心,一旦开盘,必将会吸引整个七河的目光,不出意外,开盘后将会出现抢购的现象,这无疑是打响企业知名度的最好机会。同时也算是一次试水,看看到时开发出来的小区反响会如何,也为日后开发汽旧地块,及其他项目累积一些经验。

    华族地产集团去年在拿下晨食地块后,就着手做起了拆迁和设计等方面的工作,到了今年五一,大楼已经都起来三四层了。

    欧阳锦绣难得五一有时间,就来到了七河,想实地看一看工地的进展情况,毕竟这是她旗下房地产公司的第一个项目。

    在到达冰城的时候,欧阳锦绣就给薛飞打了电话,她让薛飞去一趟冰城,说想买个东西,想让薛飞帮她出主意,可惜薛飞并不在七河。

    今年的五一假期薛飞没有休息,假期的前一天,他就和姜山去了外地,连续参加了几场大型的招商引资活动,得等假期结束他才能回七河,所以他没法帮欧阳锦绣出主意,不过他倒是问了欧阳锦绣想要买什么东西,但欧阳锦绣在电话里并没有说,只说还是有她自己拿主意算了。

    欧阳锦绣到了七河后,没有选择住宾馆酒店,她买了东西直接去了薛飞家,去看望薛仁贵和张凤霞,然后就住在了薛飞家。由于之前通电话的时候欧阳锦绣也没说,薛飞也不知道欧阳锦绣去他家了,后来张凤霞给他打电话,他才知道。只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也不能给欧阳锦绣打电话把她赶走。

    欧阳锦绣到工地看了看,做了一些指示后,她没有马上离开七河,而是对薛仁贵和张凤霞说她对七河一无所知,听说七河有很多风景名胜,正好五月份的天气也好,不冷不热,希望他们能带她到处去走一走,转一转。

    薛仁贵和张凤霞都退休了,每天在家也没什么事,于是就带着欧阳锦绣逛起了各种好玩的地方,欧阳锦绣也一直呆到了薛飞回来。

    薛飞和姜山坐飞机到了冰城后,薛家强特地开车去了机场接机。回到七河市里,薛飞就让薛家强把车靠边停了下来,他说自己有点事,跟姜山打了个招呼,就下了车。

    目送车走了以后,薛飞就给欧阳锦绣打了个电话,这是事先约定好的。薛飞把他所在的地方告诉了欧阳锦绣,很快欧阳锦绣就过来了。

    当欧阳锦绣出现在薛飞面前的时候,薛飞很惊奇,原因倒不是欧阳锦绣身上穿的衣服,或者戴了什么饰品,而是出现在眼前的车,是一辆黑色,还没有上牌照的宝马X5。

    “上车。”欧阳锦绣降下车窗说道。

    薛飞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上了车,好奇地问道:“这车是你新买的,还是公司的?”

    “我新买的,在冰城买的。我之前给你打电话,叫你去冰城,就是想让你帮我参谋参谋,买什么车好,结果你不在七河,我就只好自己拿主意了。”欧阳锦绣看了眼时间,摸了摸肚子说道:“我饿了,你请我吃饭吧,午饭我不想回你家去吃了。”

    “好啊,那就去牛排之家吧。”薛飞告诉了一下欧阳锦绣怎么走,然后问道:“你只是偶尔来冰城和七河,干吗要专门买辆车啊?”

    “自己有车不是方便吗,总比打车要好,有些出租车特别不干净,根本没法坐,一般遇到不干净的车,我是从来都不坐的。”

    “你不是说你没洁癖吗?”

    “我……你管我有没有呢。”欧阳锦绣白了薛飞一眼说道:“这车我不用的时候你就开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开?还是算了吧。”薛飞摇头道。

    “怎么了?”

    “我一个政府官员,开这么好的车,我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本来吴中正就看他不顺眼,这要是看到他开一辆价值百万的车,指不定得怎么做文章呢。再说他家距离市政府也近,走着也没多远,就当锻炼了。公务出行可以坐公务车,平时也可以打车,根本没必要自己开车。更何况像这种SUV都是油老虎,就他每个月那点工资,还是算了吧。

    “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又不贪赃枉法,心虚什么?再说了,你以为我是白让你开的呀,我是为了让你到时方便去冰城接我。以前没车,你总是不能第一时间去冰城,去机场。现在有车了,我看你还有什么理由。”欧阳锦绣说了哼了一声。

    敢情欧阳锦绣把车白给薛飞开是假,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她自己考虑。可是即便如此,薛飞也不想开,因为这同样会涉及到油钱。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欧阳锦绣一副不容辩驳的样子地说道。

    薛飞不敢再吱声,只能被动接受。

    本部来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