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补刀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是的,他确实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不过离婚的原因不是他造成的,是他的前妻生活作风有问题,还怀了别人的孩子,最后被他发现了,所以最后就离婚了。”薛岩真想要和隋雪菲好,离过婚一事瞒是瞒不住的,既然隋正兴已经知道了,薛飞自然是要趁机说一些薛岩的好话,争取把离过婚一事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的。

    薛飞说道:“我不是故意在隋局长的面前夸奖我哥,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他可能不是那种特别有能力,能赚很多钱,能让自己的妻儿老小过上大富大贵生活的男人,但他的的确确是一个好男人。他的好不仅仅是体现在顾家,对另一伴无微不至,对婚姻忠诚不二,还体现在工作中,隋局长若不信,可以去化工厂打听一下他在厂子里的人缘怎么样。从婚姻的角度来说,隋局长是过来人,我还没结婚,所以没资格去评价什么样的婚姻是最好的。但是我认为,作为一个女人来说,除了基本生活能够得到保障以外,肯定都希望找那种疼她爱她,一心一意只对她一个人好的男人。以雪菲的条件,找到条件多好的男人我都不会意外,但她之所以选择了我哥,我想就是因为她看中了我哥身上的那些女人最想要的特质。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是很难幸福的,我知道雪菲和我哥想要在一起,需要得到隋局长的点头认可。也不管他们最后能否在一起,我只希望隋局长能够全面的去看一个人,而不是只看某一点。我也相信我哥他在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后,会更加珍惜他的下一段婚姻。”

    手机阅读

    作为七河的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巩立臣的升迁已经不是吴中正所能决定的了,他又不缺钱,平时在工作上和隋正兴配合的也不错,自然是不想卷入吴中正与隋正兴之间的矛盾冲突。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但是吴中正给他打电话了,他也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

    想了又想,吴自强承认强/暴与否那是吴自强的事情,他不想插手去管,不过他倒是可以去找隋正兴谈谈。

    转天初七,是新年后上班的第一天,巩立臣到了公安局,得知隋正兴已经来了,就去了隋正兴的办公室。

    “老隋,年过的挺好呗?”敲门进了隋正兴的办公室,巩立臣笑着问道。

    “过的不太好啊,那边坐吧。”隋正兴板着脸,起身把巩立臣让到一边的沙发坐。

    “怎么会不好呢?”

    “你是为了吴自强的事情来的吧?”隋正兴不答反问。

    “你怎么知道的?”巩立臣多少有点惊讶。

    “吴自强是吴中正的命根子,出了这么大事,他要是不找你我反倒会觉得奇怪。”隋正兴倒了一杯水放到巩立臣的面前,问道:“他是不是让你保吴自强,不让吴自强承认强/暴啊?”

    巩立臣不置可否,刚要说话,隋正兴又说道:“老巩,你家也是女儿,如果昨晚的事情要是你女儿的遭遇,你会怎么样?”

    巩立臣沉默不语。

    “也许我该庆幸的是吴自强没有得逞,否则……你懂得。咱们俩搭档工作了这么多年,我什么脾气,老巩你是最了解的,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作为雪菲的父亲我不会直接参与此案,但我会一直在旁边看着,我不插手,别人也别想插手。”隋正兴看着巩立臣说道,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巩立臣过来原本是想和稀泥,提醒隋正兴毕竟隋雪菲没有被强/暴,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是不要与吴中正为敌为好。但是在听了隋正兴的话以后,他知道他没有再说的必要了,再说只会得罪隋正兴,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

    对于巩立臣来说,找过隋正兴,就算是给吴中正面子了,至于吴中正有什么其他办法捞吴自强,那就是吴中正的事情了,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回到办公室,巩立臣就给吴中正打了一个电话,说隋正兴在公安局的威望不次于他,证据又表明吴自强确实有强/暴隋雪菲的嫌疑,所以吴自强的事情他也无能为力。然后不等吴中正说话,就以还有事为由把电话挂了。

    吴中正接完巩立臣的电话,大骂了一声滑头,他不信巩立臣一点忙都帮不上,分明是不想不想得罪隋正兴。

    巩立臣不帮忙,只能另想办法,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要说吴中正在七河毕竟树大根深,经营了这么多年,即便公安局的一把手不帮他,他还是能通过他庞大的人脉关系网联系到主办吴自强案件的负责人,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队长柯凡。

    从王爵会所里出来上了车,柯凡看了看副驾驶上的二十万现金,脑子里回荡的全都是“事成之后刑警支队支队长也是你的”。

    长舒了一口气,柯凡启动车,随即就离开王爵会所,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吴自强手术后,柯凡去医院对其进行了审问,结果是吴自强拒不承认自己强/暴隋雪菲,说隋雪菲在诬陷他。他只承认有过肢体接触,因为他们曾经谈过短暂的恋爱,有一些感情纠纷,仅此而已。此外,他还要告隋雪菲故意伤人,要隋雪菲负刑事责任。

    之前承认了吴自强确有强/暴行为的吴自强的两个小弟,在柯凡重新审问过后,他们翻供了,说吴自强没有强/暴隋雪菲,他们当时承认是因为从来没进过派出所,见到警察一时紧张,就说了与事实不相符的话。

    就在柯凡准备结案,移交检察院审核,吴中正以为吴自强这回算是没事了的时候,柯凡突然被逮捕了。

    隋正兴干了几十年公安,虽然在隋雪菲的案件上按照规定他是要回避的,可是就像他跟巩立臣说的那样,他会在旁边看着,他不插手,别人也别想插手。隋正兴就知道吴中正不会闲着,所以他早就让人偷偷盯着办理吴自强强/暴案件的柯凡等认了,就怕吴中正会直接找上他们走后门,没想到吴中正还真这么干了。

    柯凡被捕后,案件的审理工作就不再由刑警支队二大队负责了,而是改由四大队负责。

    吴中正得知这一消息后,心里就是一沉,他感觉形势不妙,恐怕吴自强这次是难逃牢狱之灾了。不过多少让吴中正感到庆幸的是,当时他留了个心眼,二十万不是他直接给柯凡的,而是交代别人给的,为了以防事情败露,那个人给完柯凡钱的当晚,他就让其离开了七河,现在看来是非常明智的,不然他就危险了。

    有了柯凡的前车之鉴,四大队的人不敢掉以轻心,认真仔细的又把涉案人员全部都审问了一遍。

    这次再审,吴自强的两个小弟顶不住压力,推翻之前的口供,又承认了吴自强强/暴隋雪菲一事。虽然吴自强始终不承认,但这并不重要,因为法院在判决一起案件的时候,并不是以犯罪嫌疑人承认与否来判定的,只要证据确凿,就可以判决。更何况吴自强两个小弟的口供和隋雪菲说供述的几乎如出一辙,隋雪菲身上的伤痕,被撕破的衣服也是有力的佐证,所以吴自强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不过吴自强的事情还不没完,因为还有补刀的。

    傍晚临下班的时候,薛飞给隋正兴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想请他一起吃个饭。隋正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薛飞下班后先到了一步,隋正兴赶到的时候笑着抱歉道:“不好意思薛秘书长,临下班时忙了点事,路上又有点堵车,让你久等了。”

    “没有没有,我也是刚到。”薛飞请隋正兴坐下后,叫过服务员点菜。

    隋正兴说他不喝酒,薛飞自己喝也没意思,就没有点酒。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就是闲聊天,对于吴自强和隋雪菲的事情只字未提。

    说着说着,薛飞脸色一变,重重的叹了口气,隋正兴不知所为何事,就问道:“薛秘书长怎么了,有心事?”

    薛飞放下筷子说道:“咳,别提了。去年我爸晚上出去遛弯的时候,被一个闯红灯的摩托车给撞成了重伤,凶手扔下摩托车当时逃逸了,至今也没有抓到。”

    “哦,有这种事?薛秘书长详细说说。”隋正兴感兴趣地说道。

    薛飞把薛仁贵被撞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后,说道:“其实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只是碍于他的身份和他的背景,我拿他没有办法。”

    “还有人能让薛秘书长作难?我真的很好奇这个人是谁?”隋正兴明白薛飞跟他说父亲被撞一事的目的,但他更好奇让薛飞作难的人。

    隋正兴坚信薛飞上面一定是有人的,而且还是冰城的,甚至可能是省里的,不然这个年龄到这个级别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此有来头,父亲在七河被撞却无能为力,这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说来这个人隋局长也认识,他就是吴自强。”薛飞看着隋正兴说道。

    吴自强?隋正兴愣了一下,他像是想起了什么。

    “有一件事隋局长可能有所不知,我和吴自强是高中同学,算起来也是十几年的老同学关系了,我真没想到他竟然会是撞我父亲的肇事凶手。”

    “你怎么知道是吴自强撞的?”

    “交警队迟迟没有找到凶手,我就通过那辆被弃的摩托车,顺藤摸瓜找到了一家郊区的改装厂,那辆摩托车就是在那里改装的,改装厂的人还准确无误的说出了吴自强的名字和身份。隋局长对市公安局的情况无疑是最了解的,你说你们局里还有第二个叫吴自强的人吗?”

    “不管谁犯了法,都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既然已经非常明确是吴自强了,薛秘书长就只管让家里人去交警队举报好了。”

    “举报能有用吗?”薛飞试探着问道。

    “当然有用,我相信交警队一定会秉公执法的。”隋正兴严肃地说道。

    薛仁贵被撞的那天晚上,鲁平接到通知赶到了现场。在清查现场的时候,除了被弃的摩托车,鲁平还独自发现了一个机动车驾驶证,打开一看居然是吴自强,他感觉事情非同小可,就没有声张,第二天一早交给了秦柱处理。

    秦柱一看是吴自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又交给了隋正兴。隋正兴拿到吴自强的驾驶证,考虑当时吴自强和隋雪菲正在相互了解的阶段,吴自强要是出事了,隋雪菲和吴自强肯定就吹了。加上吴自强撞的人又没有性命之忧,隋正兴就动了私心,叫秦柱和鲁平不要把事情声张出去,就这么放着,时间长了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果薛飞今天不提这件事,隋正兴都快把这码事给忘了。他没想到吴自强撞的竟然是薛飞的父亲,现在他正愁吴自强强/暴未遂这一个罪名不能多被判几年呢,这下加上肇事逃逸这个罪名,绝对够吴自强受的了。

    薛飞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跟隋正兴提他爸被撞的事情,是因为他知道这是最佳时机,隋正兴正恨得吴自强压根直痒痒呢,再给吴自强加一条罪名,隋正兴一定乐见,事实也确实如此。此外,他也算是为他爸被撞一事出了气,何乐而不为?

    聊完薛仁贵被撞的事情,隋正兴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我听说你哥离过婚?”

    其实隋正兴根本就不是听说的,是他暗地里调查了薛岩,还顺便调查了薛飞的家庭背景。

    对于调查的结果隋正兴有些诧异,他以为薛飞的父母会不是一般人,没想到就是一般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那薛飞上面的人又会是谁呢?他猜不到,但他看得出,薛飞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从他心里来说,他更愿意自己的女儿和薛飞好,小伙子人有人才,文有文才,前途无量。薛岩和薛飞比起来,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简直十万八千里。

    最让隋正兴接受不了的是,薛岩居然还结过一次婚,他女儿找一个二婚条件还特别一般的,他心里总觉得有些别扭,有点说服不了自己。

    “是的,他确实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不过离婚的原因不是他造成的,是他的前妻生活作风有问题,还怀了别人的孩子,最后被他发现了,所以最后就离婚了。”薛岩真想要和隋雪菲好,离过婚一事瞒是瞒不住的,既然隋正兴已经知道了,薛飞自然是要趁机说一些薛岩的好话,争取把离过婚一事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的。薛飞说道:“我不是故意在隋局长的面前夸奖我哥,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他可能不是那种特别有能力,能赚很多钱,能让自己的妻儿老小过上大富大贵生活的男人,但他的的确确是一个好男人。他的好不仅仅是体现在顾家,对另一伴无微不至,对婚姻忠诚不二,还体现在工作中,隋局长若不信,可以去化工厂打听一下他在厂子里的人缘怎么样。从婚姻的角度来说,隋局长是过来人,我还没结婚,所以没资格去评价什么样的婚姻是最好的。但是我认为,作为一个女人来说,除了基本生活能够得到保障以外,肯定都希望找那种疼她爱她,一心一意只对她一个人好的男人。以雪菲的条件,找到条件多好的男人我都不会意外,但她之所以选择了我哥,我想就是因为她看中了我哥身上的那些女人最想要的特质。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是很难幸福的,我知道雪菲和我哥想要在一起,需要得到隋局长的点头认可。也不管他们最后能否在一起,我只希望隋局长能够全面的去看一个人,而不是只看某一点。我也相信我哥他在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后,会更加珍惜他的下一段婚姻。”

    隋正兴听了薛飞的话,什么都没说,只是轻叹了一口气。

    看书網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