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命根子折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吴自强将隋雪菲带到了他所在的包间,让两个小弟在门口守着,包间里只有他和隋雪菲两个人。

    隋雪菲见吴自强面相不善,眼露凶光,心里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看到吴自强朝她慢慢走了过来,她赶紧向后退。

    “吴自强你别过来,你想要干什么?”隋雪菲怯生生地问道。

    “干什么?干你!”吴自强邪笑道。

    “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你是警察,你要是乱来可是知法犯法,我爸是公安局长,他不会放过你的。”隋雪菲胆战心惊,她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害怕过。

    “你少拿你爸吓唬我,别说你爸这个局长是副的,就算是正的又能怎么样,还能大的过我爸吗?我爸两次三番的上赶着给你爸打电话,为什么?因为我想好好跟你谈恋爱,甚至想跟你结婚,可你他妈跟脸不要,非得要和那个薛岩好,你他妈眼睛是不是瞎呀?竟然会看上那种货色,可见你也是个贱/人。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早被那个薛岩睡了吧?”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隋雪菲冷声说道。

    “我当然不会管,但今天我必须让你知道,薛岩能睡你,老子也一样能睡你,你个贱/货!”说着话,吴自强就扑向了隋雪菲。

    隋雪菲此时已经退到了角落,退无可退了,面对如狼似虎的吴自强,她当然不会甘心被其玷污,就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反抗,同吴自强周旋。

    一时间,在包房里你追我赶,你扑我躲,两个人全都耗费了大量的体力。隋雪菲虽然已经倾尽全力了,可她毕竟是个女人,在体力对比上,先天就处于弱势的她,最终毫无悬念的输给了吴自强。

    吴自强将隋雪菲压在身下后,像疯了一样撕扯隋雪菲身上的衣服,已经快没力气的隋雪菲根本无法阻止,使得吴志强很快就把隋雪菲下半身扒的只剩下了一条内裤。

    看到眼前的景致,吴自强非常亢奋,赶紧解裤腰带准备霸王硬上弓。

    难道自己真的要被吴自强这个禽兽强/暴了吗?隋雪菲不甘心,她觉得如果要是被吴自强得逞了,她也就不活了。

    就在吴自强把自己的裤子拽到小腿处,准备侵犯隋雪菲的时候,隋雪菲利用吴自强起身的工夫,使出最后一丝力气,抬腿就是一记铁膝盖,正中吴自强的要害部位,吴自强当时就倒在了地上,捂着下边痛苦的直在地上打滚。

    隋雪菲见状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提上裤子,她连系裤腰带都顾不上了,就赶紧往出跑。

    外面两个看门的见隋雪菲要跑,就拦住隋雪菲往回推,隋雪菲大声呼救。

    “救命啊!救命啊……”

    这个时候,薛飞和曲媛媛过来了,他们听到有人喊救命,就赶紧跑了过去。一看是隋雪菲,薛飞上去一拳就撂倒了一个人,另一个准备还手的时候,被刚好赶过来的程爵一脚给踹在了心口上,后退了五六步后重心不稳倒在地上就没再站起来。

    这时薛岩也赶过来了,隋雪菲看到薛岩,哇的一声就扑到薛岩怀里痛哭了起来,薛岩有点发蒙,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进了包间,看到地上躺着的人是吴自强,薛飞和曲媛媛全都大吃一惊。见吴自强没有穿裤子,曲媛媛随即就转身出去了。

    隋雪菲衣冠不整,吴自强裤子在膝盖以下,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薛飞紧紧地攥着拳头,他万没想到吴自强竟然能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他真想上去打吴自强一顿,但又怕脏了自己的手。

    “打电话报警!”薛飞出了包间对薛岩说道。曲媛媛现在情绪不稳定,薛岩打电话报警是最合适的。

    “报警?报什么警?”薛岩一头雾水。

    “吴自强强/暴雪菲!”曲媛媛无比愤慨地说道。

    强/暴?薛岩愣了一下,随即双手扶在隋雪菲的肩膀上上下一打量,这才发现隋雪菲的衣冠不整,薛岩的脑袋顿时就“嗡”的一声响。

    “你被他得逞了?”薛岩紧张地问道。

    “没有,没有。”隋雪菲摇头说道。

    薛岩怒火中烧,想进包间跟吴自强玩命,薛飞拦住了他:“你冷静点,这个时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赶紧打电话报警。”

    薛岩看了看薛飞,他拿出手机走到一边去打了110。

    薛飞来到隋雪菲面前安慰道:“不用害怕,已经没事了,你先把裤子穿好,然后马上给你爸打一个电话,跟他实话实说。”

    隋雪菲这会儿脑子混乱无比,完全没有自主思考的能力,薛飞怎么说她就怎么做了。

    隋正兴接到隋雪菲的电话后,高血压瞬间就犯了,他没有把事情告诉隋雪菲的母亲,怕她接受不了,吃了药后,说局里有事就出门了。

    派出所的人到了KTV后,看到要抓的对象竟然是吴自强,全都面面相觑。由于吴自强下边受伤了,就先带吴自强去了医院,剩下的所有人则被带回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隋正兴询问了一下,得知自己的女儿平安无事,放心了许多,但是对吴自强却已经恨之入骨。

    隋正兴不是一个人来的派出所,他是带着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人来的,到了派出所后就直接接收了该起案件,因为犯罪嫌疑人是吴自强,他不得不这么做,否则一旦吴中正插手,这件事情可能最后就会不了了之。

    在得知吴自强被送去了医院,吴中正又派人火速赶去了医院,命令一定要看好吴自强,绝对不能让他跑了,同时除了医护人员,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吴自强。

    在做笔录的时候,隋雪菲将吴自强强/暴她的整个过程全都说了一遍,还要求鉴定她身上被吴自强抓破的伤痕,以及被撕扯坏的衣服。

    吴自强的两个小弟见了警察就直哆嗦,警察一问,就一五一十的全都交代了。

    薛飞等人也全都如实的说出了自己所看到的情况。

    从派出所出来,隋正兴想要带隋雪菲回家,隋雪菲不想跟他回去,她现在只想和薛岩在一起。

    “爸,薛岩是我男朋友,我今晚和他在一起,你自己回去吧。”隋雪菲紧紧地搂着薛岩的胳膊,可怜巴巴地说道。

    男朋友?隋正兴着实一愣,怎么从没听女儿说起过啊,就不禁上下打量了一下薛岩。

    薛岩看到隋正兴很紧张,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薛飞用手捅了一下薛岩,示意赶紧打招呼,薛岩这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了。

    “叔叔您好,我叫薛岩。”薛岩向隋正兴鞠躬问候道。

    隋正兴没搭理薛岩,他看向隋雪菲说道:“这么晚了,不回家像话吗,赶紧走!”

    “我不回家,我就要跟薛岩在一起。”隋雪菲说着话眼泪就下来了。

    薛飞见状,走到隋正兴面前笑着说道:“隋局长,我是薛岩的弟弟,能借一步说话吗?”

    隋正兴看了看薛飞,见年前的年轻人一脸英气,感觉不凡。

    跟着薛飞走到一边,薛飞伸出手说道:“隋局长你好,我叫薛飞,是市政府秘书长,能见到你很高兴。”

    隋正兴平时很少跟市政府的人打交道,因为平常出席市政府的大小会议,一般也轮不上他这个公安局的二把手,所以他不认识薛飞。但听了薛飞的自我介绍后,他多少有了点印象。

    隋正兴之前从别人的耳朵里听说过,市政府来了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秘书长,据说大有来头,但一直未曾谋面过。没想到今天会在这种场合与薛飞见面,近距离一看,还真是年轻啊。

    “是薛秘书长啊,久闻大名了。”隋正兴笑着与薛飞握了握手,客气道。

    “隋局长过谦了。关于雪菲和我哥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他们在一起已经有段时间了,他们是真心喜欢彼此才在一起的。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有惊无险,但对雪菲心理的创伤一定是极大的,既然她想跟我哥在一起,我认为就让她去吧,毕竟雪菲也不是小孩子了。另外跟我哥在一起,也有助于雪菲尽快的抚平心理的创伤,你说呢?”

    薛飞的这番话听似平常,其实是在向隋正兴表达着两层意思。薛飞说隋雪菲不是小孩子了,还说和薛岩在一起已经有段时间了,其中代表着什么,隋正兴不会不明白。出了这么大的事,隋雪菲想和薛岩在一起,则表示着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很深了。

    薛飞这么说的目的,实际上是在为日后薛岩去隋正兴家里做铺垫。他这个哥哥嘴笨又实在,条件又一般,他这个当弟弟的只能尽力帮忙了。

    隋正兴稍微迟疑了一下,说道:“好吧,就听薛秘书长的吧。”

    隋正兴又打量了薛岩一眼,然后就走了。

    男人一辈子,那话儿在不经意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外力的伤害,不过多数都是疼一会儿也就没事儿了。而吴自强这次可不是疼一会儿那么简单,由于当时他正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当中,隋雪菲那一膝盖顶的又势大力沉,到医院经过检查,得出的结果是折了。

    “折了?”吴中正赶到医院,听到说吴自强的那话儿折了的时候,当时就傻了,折了是什么意思?没了?那岂不成了太监?他们老吴家要断后了?吴中正感觉现实太残酷了,他根本无法接受,脸色简直像个死人。

    “嗯,折了,不过你放心,还是能够接上的,而且绝大多数人都能恢复,正常生活是没问题的。只是恢复时间的长短不好说,因为每个人的身体素质是不一样的。”医生说道。

    “你的意思就是传宗接代没问题?”吴中正紧紧地抓着医生的手问道。

    “是的,所以你不要太担心了。”医生把手抽出来转身就走了。

    吴中正的心情犹如坐过山车,刚才吓的要死,这会儿则长长的松了口气。坐在走廊边的椅子上,稳了稳心神,心说太好了太好了,这要是接不上,老吴家岂不是要断后了吗?虽然陈艳玲也给他生了个儿子,可那毕竟是庶出,要是等那小家伙养老,估计只能是下辈子了。

    想到把吴自强命根子弄折的人,吴中正就怒不可遏,想进病房去问吴自强,走到门口时,被人给拦住了:“对不起,你不能进去。”

    “我是病人的父亲。”吴中正说道。

    “那也不能进去。”

    “你是谁呀?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我是警察,正在办案。”对方拿出警察证说道。

    警察?怎么会有警察呢?难道自强犯事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要是还想继续当警察,你就让我进去,不然我分分钟就让你下岗,你信不信?”吴中正想进去问问吴自强到底犯了什么事。

    “请你赶紧离开这里,不要影响我们办案,否则就是妨碍公务,我可以马上拘留你。”警察不认识吴中正,也不想认识。

    吴中正叹了声气,他不相信他说出自己的身份眼前的警察敢拘留他,但他非常想知道吴自强到底怎么了,他隐约的感觉事情好像不简单。

    走到一边,吴中正拿出手机想给隋正兴打电话,可是一想到吴自强和隋雪菲的事情,他放弃了这个想法,而是打给了巩立臣。

    巩立臣是七河市公安局局长。

    巩立臣对吴自强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当他接到吴中正的电话时,他说不知道,需要了解一下,稍后打过去。

    巩立臣不了解还好,一了解非常震惊。他早就听说了吴中正想要和隋正兴做亲家,好像一直没什么结果,没想到如今亲家是做不成了,要做仇人了。和隋正兴共事多年,他太了解隋正兴了,虽然对方是吴中正,但以隋正兴的脾气,恐怕这仇人是要做定了。

    巩立臣如实的把情况告诉了吴中正,吴中正听后脑子空白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强/暴隋雪菲?吴中正简直难以置信,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呢?他不相信,他绝对不相信,一定是有人想要害他儿子,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隋正兴。

    吴中正想给隋正兴打电话,转念一想他不能打,至少现在不能打,是否真的是强/暴还有待查证,他现在就给隋正兴打电话,难免会有心虚之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绝对不能让吴自强承认强/暴,不管真假都不能承认,一旦要是承认了,就不好办了。

    于是,吴中正又给巩立臣打了个电话,叫他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保吴自强,事后必有重谢。

    本文来自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