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以药威胁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陈艳玲心里清楚,如果她单单只是出轨,还可能求得薛岩的原谅。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她现在生了不是薛岩的孩子,薛岩是绝对不可能原谅她的,所以这个婚是离定了。

    不过陈艳玲有一点不明白,薛岩是什么时候发现她出轨的呢?知不知道出轨的对象是吴中正呢?一开始陈艳玲还有点担心薛岩会知道,后来一想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薛岩顶多也就是跟她离婚,她答应就是了,她不信薛岩还能把吴中正怎么样。吴中正是市长,别说薛岩只是一个小工人,就算是薛飞,也奈何不得吴中正。

    想到吴中正不会受到她离婚的影响,陈艳玲就彻底踏实了,她还指着吴中正养活她和孩子呢,吴中正可千万不能有事。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陈艳玲不信这个,都离婚了,还有什么恩情可言?虽然离婚的原因是因她出轨所引起的,可她却没打算净身出户。房子是当初结婚时薛仁贵和张凤霞出的钱,装修钱是薛岩自己出的,她争不着。家里的家用电器有些是她买的,可惜现在都用旧了,她要没什么用。在和薛岩协商离婚事情时,她提出了要钱,五万,只要薛岩给钱,她立马就和薛岩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

    五万对于每个月挣死工资的薛岩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他没有马上答复而是回家跟薛飞他们商量了一下。

    要说薛家人还是宅心仁厚,想到不管怎么样,陈艳玲和薛岩也在一起过了好几年,如今陈艳玲走了这一步是陈艳玲自己的问题,薛岩作为一个男人还是应该要大度一点,不能跟陈艳玲一般见识。

    于是,薛仁贵给薛岩拿了三万,加上薛岩自己的两万,凑了五万块钱给了陈艳玲,这才把婚离了。

    薛岩离了婚,隋雪菲可是高兴坏了,当天晚上买了菜就去了薛岩家,给薛岩做了一桌子菜,两个人好好庆祝了一下。

    从那天过后,隋雪菲不仅隔三差五的就往薛岩家跑,还有了薛岩家的房门钥匙,和薛岩两个人也是越来越近乎。

    转眼又是一年。

    过年的前几天,薛飞接到了云朵打来的电话,云朵说她爸妈想见薛飞,希望薛飞年前能去一趟冰城。

    “你没跟你爸妈说是咱们俩是假的呀?”薛飞皱眉问道。

    “我说了,他们不信,他们说除非见到你本人,只有你亲自跟他们说,他们才会相信。我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只能给你打电话了。我也不想麻烦你,可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求求你了薛飞,你就好人做到底,来一次冰城吧,最后一次,我保证!”云朵苦苦哀求道。

    “可是……”

    “求你了求你了,好不好?你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对不对?”

    薛飞是真不想再去云朵家了,可是云朵这么求他,他真是拉不脸来说不帮忙,心一软,就答应了她。

    年前的最后一个周末,薛飞坐车去了冰城。结果在去的路上,他接到了欧阳锦绣的电话,欧阳锦绣说她马上就要上飞机了,叫薛飞两个小时以后到机场去接她,不许让她等,她下飞机后必须看到薛飞,否则她要薛飞好看。

    薛飞很为难,他和云朵都说好了,云朵去客运站接他,现在欧阳锦绣又让他去接机,这不撞车了吗,怎么办啊?

    想了又想,还是觉得先去飞机场接欧阳锦绣比较重要,她要是发起脾气可是受不了。

    到了冰城,在去机场的路上,薛飞给云朵打了个电话,告诉云朵别等他了,他临时有点事需要去办一下,办完他直接去家里。

    薛飞到机场的时候欧阳锦绣已经都到了,欧阳锦绣心里很诧异,她在电话里那么说无非就是希望薛飞快点到冰城来,她知道从七河到冰城坐车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薛飞现在竟然这么快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看来她打电话的时候薛飞不是在冰城,就是马上到冰城了。

    “我都到了,你怎么才来啊?”欧阳锦绣假装不满道。

    “我已经很快了,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客车上呢,下车我就打车来了机场,一分钟都没耽误。”薛飞为了表示他确实是争分夺秒过来的,还特意伸出一只手指强调。

    欧阳锦绣把行李箱递给薛飞,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薛飞问道:“你不是不坐出租车吗?”

    欧阳锦绣奇怪地看着薛飞:“谁跟你说的?”

    “云朵跟我说的,她说你有洁癖。”

    “她的话你也信,不在京天,出门不坐出租车坐什么呀。”上了出租车,欧阳锦绣问道:“你来冰城干什么呀?”

    “办点事儿。”

    “什么事儿啊?”

    薛飞不知道该怎么说,欧阳锦绣不让他再继续假扮云朵的男朋友了,他要是去云朵家,欧阳锦绣肯定会生气的。可不实话实说,说什么呀?

    欧阳锦绣见薛飞没有马上回答,就知道肯定有事儿:“你最好老实回答,你要是敢骗我后果自负!”

    “我……”薛飞不敢不说实话,只好如实交代:“我一会儿得去一趟云朵家。”

    “你还在假扮她男朋友?你是不是喜欢她呀?你拿我说过的话当什么了?”果不其然,欧阳锦绣发火了。

    “你先别生气,你先听我说。我已经跟云朵说清楚了,这次去她家不是假扮男朋友的,是她跟她爸妈说我是她假男朋友,她爸妈不信,非得听我亲自说他们才信,我这次是去办这件事的。”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我发誓!”薛飞伸出三根手指说道。

    “你最好别骗我。一会儿从我到家开始算起,我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你要是在两个小时之内不回家,你自己想吧。”欧阳锦绣说完就不再说话了。

    出租车司机听了薛飞和欧阳锦绣的对话,看了看薛飞,又看了看欧阳锦绣,心说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又是给别人假扮男朋友,又是回家的,怎么这么乱啊。

    到了锦都国际公寓,欧阳锦绣下了车,冲薛飞指了指她手腕上价值二百三十万的百达翡丽手表,意思是她从现在开始已经计时了。

    打车来到云朵家的小区,上楼进了屋,关键和梅佳丽看薛飞的眼神明显和之前不一样。薛飞还是一如既然,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后,就去了卫生间洗手,上桌吃饭。

    关键和梅佳丽不主动开口提假扮男朋友的事情,薛飞也不好主动提,饭桌上鸦雀无声,谁都不说话,全都各自吃着东西。

    半晌,关键打破沉寂,看着薛飞开口问道:“你觉得朵朵怎么样啊?”

    薛飞看了云朵一眼微笑着说道:“云朵很好,不仅人长得漂亮,知书达理,还有工作能力,现在像她这样的女孩可是越来越少了。”

    “你喜欢什么样儿的女孩啊?”关键又问道。

    “当然是像云朵这样的了。”

    关键把筷子一撂说道:“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你喜欢朵朵这样的女孩,朵朵也喜欢你,你们俩好好在一起不就行了吗,还折腾什么呀。”

    “爸。”云朵蹙眉道,意思是您说什么呢,我为什么时候说过喜欢薛飞啊?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说错了吗?你敢说你不喜欢薛飞?”关键质问道。

    云朵没有回答,她看了薛飞一眼就把头低了下去,双颊泛起了红晕。

    “我和你叔叔的态度你是知道的,我们对你没有任何物质方面的要求,朵朵也不是一个物质的女孩,我们只希望你们能够幸福快乐的在一起,这就够了。”梅佳丽说道。

    “阿姨,您和叔叔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我和云朵真不是情侣,我们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我只是假扮云朵的男朋友而已。对于欺骗了你们,我向你们道歉,是我和云朵的错,但是我们真没法按照你们二老的心意在一起。”薛飞解释道。

    “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就算你们俩之前都是在演戏,过去的都不算了,从今天正式开始交往总可以吧?”关键说道。

    “叔叔,这不是从哪天开始的问题,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你总不能为了让我和云朵在一起,让我和我女朋友分手吧?”薛飞苦笑道。

    “你女朋友在哪儿呢?你现在就带到我面前给我看看。”关键不信。

    “她在京天工作,是一个主持人,她现在过不来,下次有时间……”

    “行啦,你也别再那编故事了。”关键一挥手,从兜里摸出一个药瓶放在了饭桌上,说道:“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这是一瓶是安眠药,你说你想让我吃几片吧?”

    薛飞要崩溃了,“叔叔,您别吓唬我行吗?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就算我现在答应你和云朵在一起,我们也不会幸福的。”

    关键对薛飞的话不为所动,他把药瓶打开,把里面的药倒在了饭桌上说道:“你不用说那些没用的,你就说你到底和不和云朵在一起吧?”

    关键摆出了一副你要是敢说不和云朵好,我现在就吃药给你看。

    云朵有点受不了了,她站起身说道:”爸您这是干什么呀?薛飞他就是帮我的忙,您干吗这么逼他呀?”

    “你给我坐下,我让你说话了吗?”关键瞪着眼睛说道,云朵无奈只好坐下。

    “薛飞,你说吧,叔叔的命现在就交给你了。”

    薛飞能说什么呀?虽然知道关键是在吓唬他,可万一要是真吃药怎么办?这个责任他能承担的起吗?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没把他假扮男朋友这件事说明白,现在反倒要弄假成真了,他招谁惹谁了。

    “叔叔,您把药赶紧收起来吧,我听您的,我和云朵好还不行吗?”薛飞决定用一招缓兵之计,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关键在他面前吃药。先把关键稳住了,等他走了以后,关键要是再吃药跟他也就没关系了。

    “这还差不多,吃饭吧。”关键心说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我就不信我制不了你。

    关键确实是老谋深算,他想到了薛飞这可能是权宜之计,为了防止薛飞跑掉,也为了防止云朵与薛飞合谋,饭后他把两个人的手机给没收了,还叫薛飞晚上从家里住。

    不仅如此,关键还一直在客厅坐着,其实是看着,以免薛飞弃机而逃。

    “对不起啊,我真没想到我爸他会这样,早知道就不让你过来了。”在房间里,云朵愧疚道。

    薛飞坐在床上低头不语,他觉得这也不能全怪云朵,他已经发过誓再也不来云朵家了,可是他没脸没记性,还是来了,能怪谁?只能怪他自己。

    “你放心,我说话算数,我说这是最后一次让你到我家里来,就一定是最后一次,只是今天你可能走不了了。”

    听了云朵的话,薛飞忽然想起一件事:“现在几点了?”

    云朵看了眼手表说道:“两点半。”

    一算时间,距离从锦都国际公寓坐车过来到现在,差不多已经两个小时了,欧阳锦绣要是看到他还没回去,一定会发脾气的,必须得给她打个电话才行。

    “叔叔,我能打个电话吗,我有急事。”薛飞打开房间的门,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关键说道。

    “不能,马上就要过年了,今天又是周末,你能有什么事。”关键才不会让薛飞打电话呢,他担心薛飞耍滑头。

    关上门,薛飞心想这下完了,到时欧阳锦绣指不定会怎么收拾他呢。

    跳窗逃跑?打开窗户往下一看,还是算了,五楼跳下去,就算不摔死,也得把腿摔折,马上就过年了,还是别去医院躺着了。

    整个下午,薛飞都是在郁闷中度过的。吃过晚饭后,回到云朵的房间,郁闷依旧在延续。

    过了十点,薛飞去卫生间上厕所,看到关键在客厅看电视。一个小时后,打开门,透过门缝一看,客厅的灯还亮着,薛飞不禁皱眉,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啊。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电视终于关了,不过关键并没有回房间去睡觉,而是从房间里拿出棉被和枕头躺在了沙发上。

    完了,这还跑得了吗?薛飞关上门算是彻底服了。

    云朵哈欠连天,她已经困的不行了,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薛飞也躺下了,他已经不再想逃跑的事儿了,闭上眼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薛飞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后觉得口渴,就下床去喝水。出了房间,到厨房倒了杯水喝,喝完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就听到客厅传来了打呼噜的声音,薛飞一看墙上挂钟的时间,这会儿是凌晨两点四十五分。

    踮着脚尖来到沙发前,薛飞小声叫道:“叔叔,叔叔。”

    关键一点反应没有,依旧打着呼噜,看样子睡的还挺香。

    再一看茶几上,他的手机和云朵的手机并排在一起呆着。本以为没机会跑了,没想到机会就这么出现了。薛飞有点兴奋,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放进兜里,悄悄走到门口穿上羽绒服和鞋,轻轻打开门锁后,身子一闪就出去了。

    关上门,薛飞像逃命一样就朝楼下跑了去。出了小区,打车就去了锦都国际公寓。

    本文来自看书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