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亲子鉴定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不相信市公安局还会有第二个吴自强,既然已经证实撞他爸的那辆哈雷摩托车是金三胖的改装厂改装的,改装厂的人又说出了吴自强的名字,那就一定是他认识的那个吴自强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难怪在他爸住院的时候,吴自强会跟着柳晓庆一起看望,原来是去打探情况,想看看是不是他撞的那个人。

    吴自强撞了薛仁贵,这个事儿无疑会很难办,本来就不是人命案子,吴自强逃逸的时候脑袋上还戴着头盔,现场又没留下什么证据,以吴自强和吴中正的身份,想要仅凭摩托车的证据将吴自强绳之于法实在太难了。薛飞甚至怀疑交警队的人早就知道是吴自强干的了,只是没法公事公办,就故意说没有线索,还没有抓到,想一直把这件事拖下去,直到拖黄为止。

    难道真的要吃这哑巴亏了?薛飞真是不甘心。

    陈艳玲终于要生了。

    昨天陈艳玲就提前一天住进了关河区医院,薛岩心里虽然老大不情愿,但还是向厂子请了假,去医院照看陈艳玲。

    今天一早,薛仁贵和张凤霞还有陈艳玲的爸妈早早就赶到了医院。上午八点半,陈艳玲被推进了手术室,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剖宫产手术,孩子终于降生了,是个男孩,母子平安。

    当护士把孩子从手术室里抱出来的时候,四位老人全都高兴的合不拢嘴。薛岩则正好相反,脸上没什么笑模样,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了孩子一眼,甚至都没看清楚孩子的脸就去了卫生间抽烟。

    等陈艳玲被推出手术室,推回到病房的时候,薛岩也只是强挤出一丝笑容冲陈艳玲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

    孩子出生后,张凤霞就分别给薛慧和薛飞打了电话,把喜讯告诉了他们。薛慧什么都不知道,一听说生个男孩,就特别高兴。而薛飞只是应了一声,说知道了,没有多说话。

    中午休息,薛慧和薛飞全都赶到了医院。薛飞只是看了孩子一眼,然后冲薛岩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就出去了。

    来到一处没人的地方,薛飞说道:“你高兴点,绷着脸干什么呀。”

    薛岩皱眉道:“我高兴的起来吗,那孩子是不是我的我都不知道呢,是你你能高兴吗?”

    薛飞能理解薛岩的心情,也就没呛着他说话:“至少有一半的可能性是你的。孩子现在生下来了,就意味着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赶紧做亲子鉴定吧,我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薛岩心急地说道,现在过的每一天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还得稍微再等一下,我得想办法弄到那个人的毛发才行,到时你们一起做,孩子究竟是谁的,就一目了然了。”怎么才能弄到吴中正的毛发呢,薛飞眼下还真没什么主意。

    “那你快点想办法吧,我真的是一天都不想再看见陈艳玲了,我真怕哪天我会坚持不下去露馅的。”

    “我知道,我会抓紧的。”

    薛飞现在每天什么事都没有,就是按时上下班,然后在办公室里看看书,上上网,这也给了他大量的时间用来想究竟如何弄到吴中正的毛发。

    想到弄到吴中正头发之类的东西,不跟他近距离接触是不行的,可薛飞现在的情况显然没法跟吴中正近距离接触,所以就只能等待机会,伺机而动了。

    薛飞让薛家强每天下班盯着吴中正,如果要是看到吴中正去饭店歌厅之类的地方,就给他打电话。

    吴中正平时饭局特别多,请他的人有官场中人,也有一些做企业的,可以说他要想吃饭,每天都有人排着队请,所以薛家强盯了一个星期,有四天吴中正晚上都是在外面吃的饭,只是可惜没什么下手的机会。

    不过时间不长,机会终于来了。

    经过一周的盯梢,薛家强已经不再是看到吴中正进饭店就给薛飞打电话了,因为薛飞跟他说了,想要弄到吴中正的头发,所以没有好的下手时机,给薛飞打电话也没用。

    这一天,吴中正晚上吃完饭从饭店里出来,他没有像之前几天一样坐车回家,而是和其他几个人又驱车去了一家KTV。薛家强跟到KTV后,觉得这回有门,就给薛飞打了电话,薛飞随后就赶到了KTV。

    酒喝的多了,尿自然就多,KTV里又是以唱歌喝酒为主,所以吴中正进了包房没多久,很快就去了卫生间。薛飞一看机会出现了,刚想叫薛家强行动,发现吴中正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一起跟着吴中正进了卫生间,薛飞就拉住了薛家强的胳膊,没有让他动。

    不知道是吴中正喝的太多了,还是肾不好,半个小时以后,又跑进了卫生间。这次薛飞提前让薛家强在卫生间里等着,伺机下手。

    这次吴中正从包房里出来身边也跟了个人,但没有跟着进卫生间,薛飞在远处看着,心想这次应该是成了。

    薛家强在卫生间里被尿骚味熏的够呛,正想着是不是要出去透透气的时候,看到吴中正进来了,薛家强看到他走到尿斗前解开裤腰带放水,就直接奔他的头发去了。

    “二哥!”薛家强伸手使劲一薅,拽掉了吴中正十几根头发,疼的吴中正“嗷唠”一声叫。

    “哎,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怎么薅我头发呀?”吴中正眼神中透着怒火,但更多的是醉酒的迷离。

    “哎呦,对不起对不起,认错人了,我还以为我二哥呢,不好意思。”薛飞笑着道完歉,转身就走了。

    “什么眼神啊,谁是你二哥啊?你以为我的头发是羊毛啊随便薅,再把我薅成葛优怎么办?本来头发掉的就厉害。”吴中正一边系裤腰带一边嘟嘟囔囔。

    出了卫生间,薛家强冲远处的薛飞做了个OK的手势,薛飞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用棉签袋把吴中正的头发装起来,出了KTV,薛家强就回了宿舍。薛飞一边往家走,一边给薛岩打电话,告诉薛岩把他和孩子的头发准备好,明天拿去做亲子鉴定。

    薛岩非常激动,同时心情也很矛盾,看到孩子那么可爱,他真怕孩子会不是他的。但这个亲子鉴定是必须要做的。

    薛岩想要弄到孩子的头发太容易了,第二天他就把自己和孩子的头发交给了薛飞,薛飞则拿着头发去了市第一医院。正常的DNA鉴定要一周出结果,多花钱加急两天就能出结果。等待是最煎熬的,所以薛飞选择了加急。

    两天后,薛飞和薛岩去了医院取结果。薛岩紧张的不得了,在拿到结果之前,薛岩心跳的特别快,双手都是汗。而在拿到结果之下,他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结果显示,16个基因座,孩子与吴中正有15个是相符的,而与薛岩相符的只有3个,这就意味着孩子是吴中正的,不是薛岩的。

    “我现在就去跟她离婚。”薛岩出了医院愤怒道。

    “你等等。”薛飞抓住薛岩的胳膊说道:“你冷静点,你现在还不能跟她离婚。”

    薛岩甩开薛飞的胳膊说道:“我还不跟她离婚?现在真相已经大白了,难道我还要忍气吞声的继续在那个婊/子的面前演戏吗?我做不到!”

    薛飞把薛岩拉到一边说道:“你听我说,我不是不让你跟她离婚,而是现在不能离。就算你现在去法院起诉,法院也不会判的,婚姻法规定,女方在生产后一年内,男方是不准提出离婚的,除非是协议离婚。我的想法是,你这么就跟她离了,不是太便宜她了吗,怎么也得想办法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吧。”

    “你打算怎么办啊?”

    “当然是要让她身败名裂了。”薛飞早就想好了主意,他耳语告诉了薛岩后,薛岩点了点头。

    “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了。”薛岩攥着拳头说道。

    一晃,孩子就满月了。按照七河当地的风俗,小孩满月后都是要办满月酒的,陈艳玲生的孩子自然也不能例外,薛岩安排好饭店后,把两家能叫的亲朋好友全都通知了,满月酒的当天非常热闹,坐了近三十桌,完全不亚于一场婚礼。

    参加满月酒都是要给份子钱的,收礼金的人把名字和钱数写好后,全都交给了薛飞。

    开席后,薛岩和陈艳玲挨桌敬酒,对所有到来的亲朋好友表示感谢。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薛飞起身从饭店服务员的手里接过麦克风说道:“对不起,打扰大家一下,我想跟大家说几句话。在说之前,请允许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薛飞,是薛岩的弟弟,今天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前来参加孩子的满月酒,我代表我哥谢谢大家。”

    薛飞突然站起身发言,薛仁贵和张凤霞感到很意外,薛慧和丁广志也想不明白,这种场合应该是薛岩和陈艳玲他们两口子发言才对,怎么是薛飞发言呢?难道是他们两口子委托薛飞替他们讲话?

    陈艳玲也纳闷,她直看身旁的薛岩,意思是你让薛飞代表讲话的?

    薛岩沉着脸色看着薛飞,对陈艳玲询问的眼神视而不见。

    “按理说今天应该是一个高兴的日子,但我不得不对大家公布一个不好的消息,陈艳玲生的这个孩子不是薛岩的。”薛飞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是一惊,随后便一片哗然。

    “薛飞你胡说八道,你这是诽谤!”陈艳玲当时就急了,她走到薛飞面前怒气汹汹地质问道:“你凭什么说孩子不是薛岩的,你有什么证据?你今天要是拿不出证据,我就去法院告你!”

    薛飞冷笑了一声,说道:“大家静一静,我知道一定有人会想问你凭什么说孩子不是薛岩的,我想说的是,这么大的事我当然不会信口雌黄,我现在就告诉大家我为什么这么说。”

    薛飞从兜里拿出之前做的亲子鉴定说道:“这是在市第一医院做的亲子鉴定,是用孩子和薛岩的头发做的,结果显示孩子不是薛岩的。”

    陈艳玲一把抢过亲子鉴定结果,看了以后当时就傻眼了。

    “陈艳玲你扪心自问,你和薛岩结婚以来,这几年薛岩有对你不好的时候吗?没有吧?据我所知,你们从结婚到现在,家务活全都是薛岩干,你几乎没有伸过一把手,没错吧?你半夜突然说想吃鱼肉,薛岩就必须得出去给你买鱼,要是买不到,你吃不着,薛岩就不许睡觉,有这事儿吧?前两年薛岩因为早起起晚了,没有及时给你做早饭,你就大发雷霆,给了薛岩一个大嘴巴,把嘴都打出血了,这事儿不是我编的吧?”说着话,薛飞抬手给了陈艳玲一记响亮的耳光,看的所有人目瞪口呆,“这是我替薛岩还给你的。”

    “薛岩这个人没什么大本事,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普通人,但作为一个丈夫,他绝对是一个称职的好丈夫,可惜你陈艳玲打心眼里从来就没看得去过薛岩。没关系,如果你陈艳玲认为自己可以找到更有本事的男人,你可以向薛岩提出离婚,然后再去找,而不是你和薛岩处在婚姻存续期内的时候出轨。两口子在一起过日子,最该坚守的一道底线就是忠诚,但你陈艳玲没有做到。”薛飞抬手又给了陈艳玲一个大嘴巴子,陈艳玲嘴角当即就出血了,“不守妇道也该挨打!”

    “我必须再一次对大家说一声对不起,真的很抱歉影响了大家的心情,但是我不得不让大家知道陈艳玲的庐山真面目,同时也希望在座结了婚的,都能够好好守护自己的婚姻。”薛飞拿出礼金簿说道:“大家来的时候给的礼金都已经记下了,请大家走的时候把自己的那份钱全都领回去,这个礼金钱我们薛家是没脸收的,如果钱是给陈艳玲或孩子的,那另说。”

    薛飞的话音未落,陈艳玲她妈突然心脏病发作倒在了地上,之后就被120拉去了医院,这场满月酒也就此宣告结束。

    回到家,张凤霞趴在床上呜呜直哭,薛慧坐在一旁安慰。其他人则全都在客厅坐着,面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对于陈艳玲,薛仁贵一向是不喜欢的,他觉得陈艳玲作为一个女人太过于强势了,在家里把薛岩欺负的也太厉害了,但也仅此而已。毕竟是两口子,哪有好坏对错,只要双方愿意过得好就行了。可他万万没想到陈艳玲竟然会出轨,还生了别人的孩子,这不仅对薛岩来说是一种耻辱,对他们薛家来说都是奇耻大辱,简直是欺负人欺负到了家。此刻薛仁贵都恨透了陈艳玲,当时在饭店要不是顾忌自己的身份,他都想上去给陈艳玲两个大嘴巴。

    “事已至此,我看也没什么好难过的,应该高兴才对。像陈艳玲这种不要脸的女人,薛飞今天这么做就对了,就得让他们家的亲戚朋友都好好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薛仁贵看着薛岩说道:“儿子,赶紧跟她离婚,,你年纪又不大,工作又稳定,不愁找不到好女人,爸给你张罗。”

    “我知道了爸,你放心吧,我明天就跟她离婚。”薛岩现在感觉一身轻松,因为他知道他的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

    本部来自看书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