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陈艳玲的姘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得知隋雪菲的男朋友是市长的儿子后,薛岩这次是铁了心不想再和隋雪菲联系了,他就是个平头老百姓,哪惹得起市长的儿子?更何况他和隋雪菲又没什么,真要是被吴自强抓住不放,实在是犯不上。品书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所以任由隋雪菲打电话,到厂子来找,薛岩都不搭理她,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堵他,他也对隋雪菲视而不见,对她的话听而不闻,搞的隋雪菲无比郁闷,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隋雪菲并没有就此放弃,因为她从来都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她就不相信薛岩能做到一直不搭理她。晚上下班,她又去了薛岩下班回家的必经之路等薛岩。

    薛岩老远就看到了隋雪菲,她怎么又来了?真是一根筋。

    薛岩使劲蹬自行车,他想假装没看见隋雪菲,快点过去,结果在路过隋雪菲的时候,被隋雪菲一把给拽住了,幸亏他反应快,一只腿先着地支撑住了身体,不然非摔倒不可。

    “你干什么呀?”薛岩有点恼火。

    “你究竟要躲我到什么时候?”隋雪菲质问道。

    “谁躲你了,把手拿开,我要回家。”薛岩语气生硬地说道。

    “我不,我就不松手。”隋雪菲用双臂紧紧地搂住薛岩的胳膊,嘟着嘴说道:“我知道你挨揍的事情是我引起的,如果你要是因为这件事不高兴,我向你道歉。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已经和吴自强说的很明白了,我不会再和他见面,你也不用担心吴自强会再找你的麻烦了。”

    “不管你和吴自强有没有关系,跟我都没有关系,咱们俩真的不要再见面了,对谁都不好。”薛岩抽出胳膊说道。

    “你真的不想再见到我了?”隋雪菲神情漠然地问道。

    “不想。”薛岩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我要是说我喜欢你呢?”

    薛岩心里一动,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隋雪菲,你喜欢我?没搞错吧。

    隋雪菲看着薛岩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从你救了我之后,我就喜欢上你了。”

    英雄救美一般只有在故事里才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很少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但每个女孩的心中却都有一个被英雄所救的梦,当自己身处险境之时,能有一个勇敢的男人及时出现,解救自己,保护自己。那天晚上路遇流氓,隋雪菲觉得如果不是薛岩及时的出现,后果可能不堪设想,所以在她的心目中,薛岩就是她的大英雄,她也把他们之间这种相识的过程看做是缘分的开始。

    之后在与薛岩不断的接触中,隋雪菲发现,薛岩虽然不是那种很强势很有能力的大男人,但却是一个好好先生,跟他在一起可能不会享受荣华富贵,但一定可以幸福长久。作为一个女人来说,最大的梦想不就是和心爱的人过平淡而又甜蜜的日子吗?所以她认定了薛岩就是她想要的那种男人,即便薛岩不再搭理她,她也没有想过放弃。

    薛岩听了隋雪菲的表白愣了愣,他听得出隋雪菲说的是真心话,这使得他内心很慌乱,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我知道你有家庭,你媳妇马上就要生孩子了,我也无意破坏你的家庭,可我就是喜欢你,那种感觉是我根本无法控制的,我不想欺骗自己。未来我们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把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告诉你,我也请求你不要不理我,我不会逼你做任何事情的,好不好?”隋雪菲情真意切地说道。

    薛岩什么都没说,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像答应和答应都是错的,为了避免继续犯错,索性还是不说为好。

    推着自行车刚要走,隋雪菲问道:“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吧?”

    薛岩听了明显一怔,而后推着自行车就走了。

    今天薛仁贵出院,为了庆祝一下,晚上张凤霞坐了一大桌子菜,还叫了薛慧薛岩两家人过来吃饭。不过只有薛慧带着心儿和薛岩过来了,丁广志晚上有饭局,过不来,陈艳玲则回了娘家。

    薛仁贵其实伤还没有完全好,只是没有继续住院的必要了,可以回家慢慢养,但即便如此一家人还是很高兴,席间推杯换盏,谈笑风生。住院一个月,薛仁贵滴酒未沾,可是把他给憋的够呛,今天心情大好的他力排众议,喝了一小盅白酒好好解了一下馋虫。

    在说到造成薛仁贵受伤的肇事者时,一家人都很气愤,尤其是薛飞,他一直想自己调查一下摩托车的事情,无奈一直没能够认识交警队的人,就暂时搁置了。

    一家人正在吃饭的时候,薛飞在卧室充电的手机响了,薛飞起身到卧室拿起手机一看,是薛家强打来的,接听后心里就是一沉。挂了电话,拔下充电线就以有事为由出了家门。

    打车来到情缘宾馆,薛家强把他亲眼看到的事情跟薛飞说了一遍。

    晚上下班,薛家强和车队其他几个司机相约在情缘宾馆旁边的饭店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烟没了,薛家强就出了饭店,到一边的超市买烟,结果看到了陈艳玲。薛家强认识陈艳玲,陈艳玲可不认识薛家强,所以薛家强就没有躲,买了烟之后就在后面跟着陈艳玲。

    陈艳玲在超市买了两样东西,一样是湿巾,一样是安全套,两样东西都是超市里面最好的,结完账,陈艳玲就离开超市进了情缘宾馆。

    自从薛飞让薛家强盯着陈艳玲以来,一直是查无所获的状态,今晚好不容易撞上了,薛家强哪能放过这种机会,就跟着陈艳玲进了宾馆。

    这家宾馆里面没有电梯,是步行梯,陈艳玲挺着七个月的大肚子爬的非常缓慢。薛家强跟着陈艳玲来到三楼,在楼梯拐角处停住了脚步,盯着陈艳玲进了房间后,薛家强快步走过去看了一下房间号,然后就回到楼梯的拐角处准备守株待兔。

    等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楼梯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开始薛家强没太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等的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上上下下了不少人。可是当他看清楚上来的这个人的脸时,他大吃一惊,而看到这个人进了陈艳玲所在的房间时,他更是脑子空白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你确定那个人是吴中正?”薛飞眉头紧锁问道。

    “我确定,他就从我眼前过去的。”薛家强十分肯定地说道:“当时我想躲来着,可是太震惊了,脑子根本没反应过来,不等躲他就从我面前走过去了。我可以确定他不认识我,因为我没给他开过车,他要是认出了我,估计也就不会再进陈艳玲的那个房间了。”

    陈艳玲出轨的对象竟然是吴中正?薛飞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他们两个人怎么会搞到一起去呢?

    虽然盛怒不已,这个时候进去捉奸也是最佳时机,但薛飞没有那么做,他想从长计议。

    薛飞知道薛家强不会骗他,可他还是想亲眼看一下吴中正的本人,于是他下楼到了宾馆外面,让薛家强在三楼等着,吴中正一旦要是出来,就给他打电话。他相信以吴中正的身份,是不会在宾馆过夜的。

    一等就是将近两个小时,临近十点半的时候,薛飞接到了薛家强的电话,薛家强说吴中正从房间里出来了。

    薛飞站在宾馆的一边假装打电话,用余光瞄着宾馆的门。时间不长,就见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的,薛飞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吴中正。

    吴中正下了台阶来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一直以来,薛飞对吴中正和吴自强父子的打压与欺辱都是隐忍的态度,甚至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而在陈艳玲这件事情上,薛飞是绝对忍不了的,因为这已经侵犯了他的底线,伤害到了他的家人,不管吴中正是否知道陈艳玲和他的关系,薛飞觉得他都要让吴中正和陈艳玲这对狗男女付出惨痛的代价。

    看着远去的出租车,薛飞紧紧地攥了攥拳头,满眼都是仇恨。

    薛飞没有急着告诉薛岩,他需要好好想一想到底该如何应对这件事。

    回到家,躺在床上一直想到后半夜将近三点钟才闭眼睡去。

    转天晚上,薛飞约薛岩一起吃了晚饭。

    饭桌上,一开始薛飞什么都没说,只顾着吃东西,薛岩以为薛飞只是单纯找他吃饭呢,也没有多想。

    吃了一会儿后,薛飞开口说道:“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说完,薛飞将一整杯啤酒干了下去。

    薛岩一听就感觉不是什么好事,便放下筷子,摆出了一副你说吧,我已经准备好了的样子。

    “陈艳玲确实在外面有人了。”薛飞看着薛岩说道。

    想了又想,薛飞觉得还是应该告诉薛岩,虽然薛岩不知道,可能对报复更有利,但薛岩毕竟是当事人,作为陈艳玲的合法丈夫,他不应该被蒙在鼓里,他应该知道事情的真相。

    对于陈艳玲出轨一事,其实薛岩在心里早就认定了,可是当亲耳听到薛飞说的时候,他多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心脏猛烈的快跳了几下,然后低下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亲眼看到了?”

    “嗯。”

    “那个男的是谁,干什么的?”

    “这个你不用知道,你就知道有这么个事儿就行了。”薛飞认为薛岩还是不知道吴中正为好。

    “我要跟她离婚。”薛岩拿起酒瓶将酒杯倒满,一饮而尽。

    “你不能跟她离婚,至少现在不能。”

    薛岩拿起酒瓶刚要倒酒,听到薛飞的话,他把酒瓶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愤怒道:“为什么?难道我明知道自己当了王八,我不把绿帽子不摘下来,还要继续戴下去?”

    薛岩的声音很大,引得临近其他桌上的人纷纷侧目。

    薛飞左右看了看,皱眉道:“你小声点,什么好事儿啊你那么大声?我不让你现在跟她离婚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以为我愿意让你继续被人戴绿帽子?”

    “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这也不用知道,这件事我会替你做主的,你就等着看奸夫淫妇最后的下场就行了。但在这之前,你必须做到和以往一样,不能在陈艳玲面前表现出任何异样,你能做到吗?”

    薛飞之所以让薛岩继续在陈艳玲面前演戏,其目的是想让陈艳玲把孩子平安生下来,然后搞清楚孩子到底是谁的。不管陈艳玲如何,孩子是无辜的,如果孩子是薛岩的,到时离婚,这个孩子是必须要的。如果不是薛岩的,就要看看是不是吴中正的了。要是吴中正的,这对于报复吴中正来说,无疑会是一个强有力的武器。

    薛岩又倒满一杯酒,一口干掉后,犹豫再三,咬着牙说道:“我能,我听你的。”

    薛岩猜不到薛飞会如何替他出气,但他知道薛飞让他继续隐忍一定是有道理的。在这种大事面前,他相信薛飞,也愿意听薛飞的话。

    不得不说,通过陈艳玲出轨一事,薛岩要比以前成熟不少,薛飞让他不在陈艳玲和家人面前表现出有心事,他真得就做到了。然而内心的那份苦涩却无处排解,只要一有机会可以不回家,他就会一个人在外面买醉,因为只有喝醉的时候他才不会去想自己不幸的婚姻。

    隋雪菲每天都会去等薛岩下班,哪怕薛岩一句话不跟她说,她也会默默的陪着薛岩走一段路,看着薛岩回家,然后再离开。

    这两天看到薛岩情绪十分低落,隋雪菲很担心,问薛岩怎么了,薛岩也不说,但薛岩也没有赶她走,所以薛岩喝酒的时候隋雪菲就在旁边陪着,渐渐地,两个人算是又联系了起来。

    下午薛飞陪着姜山到下边的一个县城出席了一个活动,傍晚在回市政府的路上,在等红绿灯的时候,薛飞无意中看到了薛岩和隋雪菲并肩而行,不禁微皱了下眉头。

    如果不知道陈艳玲的姘头是吴中正,薛飞肯定会给薛岩打电话,质问他为什么又和隋雪菲在一起了。现在知道了,对待吴自强也不想再忍他什么了,薛飞就没有打这个电话,因为他知道薛岩现在的心情不好,回到家里又不能表现出来,在外面有个人陪伴不是坏事。

    回到市政府,薛飞没有急着下班,坐在办公室里,他在想一个问题,隋雪菲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吴自强追求曲媛媛那么多年,薛飞很清楚,他看上的可不单单是曲媛媛的自身条件,曲海波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之一。没有追到曲媛媛,以吴自强心高气傲的性格,薛飞相信他追别的女孩,即便整体条件不如曲媛媛,肯定也不可能太差了,所以隋雪菲除了长得好看之外,应该家庭条件也不错。

    为了证实这一点,薛飞专门调查了一下隋雪菲的家庭背景,最后得知了隋雪菲的父亲是隋正兴。

    撞薛仁贵的肇事凶手迟迟没有找到,想要自己调查摩托车的情况又一直苦于不认识交警队的人,如今得知了隋正兴是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又正好分管交警支队,薛飞就想能不能让隋雪菲帮帮忙。

    中午,薛飞去了市财政局找隋雪菲,隋雪菲看到薛飞有点紧张。

    “你千万别怪薛岩,是我主动重新和他联系的,不关他的事。还有,我和吴自强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我不骗你,不信你去问他。”隋雪菲以为薛飞是来兴师问罪的,赶忙解释道。

    “我不是来找你说这件事的,我想跟你谈点别的事情。”薛飞说道。

    “什么事啊?”

    “我请你吃饭吧,边吃边说。”

    来到财政局附近的一家饭店,找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来后,薛飞把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放到了隋雪菲的面前,叫她不要客气,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隋雪菲只点了一个菜,叫薛飞也不要多点,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剩下了浪费。

    隋雪菲的节俭让薛飞对她增加了几分好感。

    薛飞点了两个菜,两瓶饮料,把菜单还给服务员,并提醒尽量快一点。

    “你想跟我谈什么事啊?”隋雪菲猜不到。

    “你是不是喜欢我哥啊?”薛飞直截了当地问道。

    本部来自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