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英雄救美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一早,隋正兴刚进办公室,秦柱随后就敲门进来了。

    秦柱是七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

    “有事儿?”隋正兴问道。隋正兴在公安局分管交警支队。

    “昨晚八点左右,文化路和建设大街交叉口发生了一起车祸。被撞的人没有违反交规,正常过马路。肇事者骑的是一辆无牌照的改装摩托车,因为闯红灯躲闪不及引发了事故,肇事后逃逸,目前不知所踪。”秦柱说道。

    “被撞的人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隋正兴有点奇怪,不就是一起交通事故吗,秦柱用得着特地向他汇报吗?

    “没有,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正在第一医院救治。”

    “那就赶紧安排人手寻找肇事者吧。”

    “这件事有点棘手,你还是看了这个之后再做决定吧。”秦柱拿出一个驾驶证放在了办公桌上。

    隋正兴打开驾驶证一看,当即一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从现场找到的。”

    “现在有多少人知道这个驾驶证?”

    “算上你和我,一共三个人。”

    “告诉那个人,绝对不能往出说,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过,这是命令。另外,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吧?”隋正兴严肃地说道。

    “我知道,你放心吧。”秦柱应道。

    秦柱走后,隋正兴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打电话,拨了几个号码后,他脑子一转,又把话筒放下了。拿钥匙打开办公桌的一个抽屉,把驾驶证锁了起来。

    碍于自己的身份,薛仁贵被撞后薛飞没有出头,一直是薛岩在和交警队的人联系。

    薛家人现在最大的愿望无疑就是尽快将肇事者绳之于法,然而想要找到肇事者却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晚骑摩托车的肇事者是戴着头盔的,肇事后现场只留下了一辆没有牌照的摩托车,其他什么都没有找到,想要找到车主,无异于大海捞针。

    着急归着急,一时半会儿的找不到肇事者,也就只能耐心等待了,等待交警队那边尽快有消息。

    昨天傍晚下班,薛飞准备去医院的时候,在大门口碰到了同样下班的柳晓庆,柳晓庆非要叫薛飞去吃饭,薛飞说不去有事也不行,无奈薛飞就跟柳晓庆说了他爸出车祸了,正在住院,柳晓庆这才放行。

    如果薛飞不在七河任职,柳晓庆觉得即便知道薛飞他爸住院了,也不用去医院看望。而薛飞现在在市政府当秘书长,他又知道了薛飞他爸住院的事情,作为老同学,不去看望一下似乎有点不合适,所以今天下班后,他就打算买点东西去医院看一下。

    刚从办公楼里出来,手机就响了,是吴自强打来的,吴自强说他在市政府的大门口。

    柳晓庆挂了电话,就快步朝大门走了过去。

    上了吴自强的车,柳晓庆问道:“过来找我有事?”

    吴自强脸色不太好,他说道:“晚上我请客,陪我喝点酒。”

    柳晓庆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因为吴自强请客从来不去孬地方,看来今晚又可以改善伙食了。

    “吃饭之前你先送我去一趟医院吧。”

    “去医院干什么呀?”

    “薛飞他爸出车祸了,我寻思过去看看,不去不好,你说是不是?”要不是琢磨以后可能会用到薛飞,柳晓庆其实是不愿意去看望薛仁贵的,因为看不是白看的,买个果篮少说也得花几十块钱。

    “车祸?什么时候的事儿啊?”吴自强转了转眼珠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昨天跟我说的。要不你也去看看?”柳晓庆觉得吴自强要是去的话那就太好了,买东西的钱吴自强肯定会出,同时还能改善吴自强和薛飞的关系,一箭双雕,多好的事,就是吴自强未必会去。

    “好啊,一起去吧。”吴自强十分爽快的就答应了,柳晓庆有些诧异,但也没有多想。

    开车来到市第一医院的门口,吴自强从钱包里掏出三百块钱递给了柳晓庆,让他下去买点东西。

    柳晓庆买了两个果篮,花了二百五,剩下五十块钱还给吴自强,吴自强没有接,叫柳晓庆留着买烟抽,柳晓庆也没推托,就揣兜里了。

    进了住院部的大楼,柳晓庆给薛飞打了个电话,没有说吴自强跟他一起来的,只是问薛仁贵住几号病房。薛飞没想过要让任何人过来看望他爸,就跟柳晓庆一个人说了,他还来了。得知柳晓庆已经到医院了,又不能让他回去,只好把房间号告诉了柳晓庆。

    当薛飞看到吴自强时,惊讶不已,他怎么来了?看了看柳晓庆,柳晓庆微微一笑。

    虽然想不通吴自强为什么会来医院看望他爸,但来了就是客,薛飞一如往常,和吴自强笑着打了个招呼,吴自强也笑着应了一声。

    和薛仁贵打过招呼后,吴自强站在病床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薛仁贵,问道:“薛叔,您这伤看上去好像挺重啊。”

    薛仁贵笑着说道:“是挺重,好在救的及时,不然还真不好说。”

    “您是怎么伤的呀?”

    “咳,别提了,前几天晚上出去遛弯,正好好走着呢,突然过来一个车就把我给撞了,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吗,那您知道是什么车把您撞的吗?”

    “当时不知道,事后知道是一辆……”薛仁贵刚要说摩托车,薛飞就打断了他的话。

    “爸,大夫说您得多喝水,对您有好处。您喝口水吧。”薛飞把水杯递给薛仁贵的同时,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尽量少说话。

    “是一辆轿车,开车的人酒驾。”薛飞接过话茬说道。

    以薛飞和吴自强的关系,吴自强能来医院本身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来了还这么关心薛仁贵的伤势,这就更奇怪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了谨慎起见,薛飞就故意说了谎话。

    “哦,那这么说肇事者已经抓住了?”吴自强又问道。

    “已经抓到了,交警队正在依法处置。”薛飞说道。

    薛仁贵不明白薛飞为什么要说谎,但他知道薛飞这么说一定有其道理,也就没再吱声。

    柳晓庆和吴自强没有多做逗留,两人坐了一会儿就起身走了。

    见交警队那边迟迟没有找到肇事者,薛飞心里很着急,事情要是这么一直放下去,很有可能最后就不了了之了,结果就是薛仁贵白被撞了,这是薛飞接受不了的。

    交警找不到,薛飞就打算自己找,只是肇事者头上戴着头盔,想要直接找肇事者本人是很难的,想来想去,只有从那辆摩托车下手了。

    摩托车现在在交警队,想要近距离的接触那辆摩托车,交警队没人是不行的,该怎么才能和交警队的人搭上关系呢?薛飞这两天都在琢磨这个问题。

    明天周六,薛慧不用上班,傍晚下班后,她去了医院替换张凤霞,陪护薛仁贵。

    张凤霞回到家做了点吃的,打包后,打发薛飞送到医院给薛仁贵和薛慧爷俩吃。为了不让薛飞来回折腾,张凤霞特意多打包了一些,带出了薛飞那份,薛飞就留在了医院吃晚饭。

    天气越来越热了,薛仁贵目前又没法下床,想要洗澡是不可能了,只能用手巾擦身体,薛慧作为女儿又不太方便,这个活儿就落在了薛飞的身上。吃完饭,薛飞给薛仁贵从头到脚擦了一遍,又陪他聊了聊天,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医院到家里说远不远,说近也不算近,反正走着差不多得半个小时,薛飞明天不上班,没什么事,这会儿回家也不可能睡觉,就打算溜达着走回家。

    从医院出来没走多远,兜里的手机就响了,是薛岩打来的,接听后薛飞不由得眉头紧锁,挂了电话,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就赶奔了关河区医院。

    薛岩在电话里说他被打了,现在在关河区医院,叫薛飞赶紧去一趟,至于因为什么被打,叫薛飞过去干什么没有说。

    坐在出租车里,薛飞回想到七河任职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似乎没有一件是好事,全都是操蛋事,想必叶良辰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特别高兴的,因为他的目的达到了。

    到了关河区医院急诊楼,薛飞看到薛岩鼻青脸肿的,头上缠了一圈白纱布,手臂也吊上了三角巾,刚想问他是怎么弄的,就见薛岩身边站着一个人,对方也看到了薛飞,两个人都是一脸吃惊的样子。

    “是你?”两个人异口同声。

    “你们认识啊?”薛岩看了看薛飞,又看了看隋雪菲。

    “认识,之前见过一面,你怎么在这儿啊?”薛飞对于隋雪菲和薛岩站在一起感到很奇怪。

    “我是跟他一起来的。你认识他?”隋雪菲指着薛岩问道。

    “他是我哥。”薛飞说道。

    “亲哥?”

    “嗯,亲的。”

    “哦,难怪我刚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长得像我见过的一个人呢,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现在看到你我想起来了,他长得像你。”在隋雪菲的眼里,薛岩和薛飞的相似程度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跟薛飞相比,论身高长相薛岩虽然都要略学一筹,但也算是一个帅哥了,毕竟薛飞是超级大帅哥级别的,一般人是比不了的。

    “你认识她?”把薛飞拉到一边,薛岩好奇地问道。

    “她是我一个高中同学的女朋友,你们俩怎么会在一起啊?”薛飞更好奇。

    薛岩把来医院之前的事情一说,薛飞就全都明白了。

    薛岩因为陈艳玲的事情心里一直不舒服,就像吃了苍蝇,恶心的不得了,但又不能吐出来,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差了。为了排解心中的苦闷,薛岩现在隔三差五的就会自己在外面喝一点小酒解愁。

    今晚从一家烤串店喝完酒出来,薛岩就沿着马路一边哼着歌一边慢悠悠的往前走,他不想马上就回家,因为他不想看到陈艳玲。

    隋雪菲晚上和单位同事一起聚餐,吃完饭本来她的同事是想开车送她回家的,但她没有让,因为吴自强说会去接她,她就在饭店的门口等。

    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吴自强没等来,等来了吴自强的电话,吴自强说他突然有事,接不了隋雪菲了,叫隋雪菲自己打车回家,改天他带隋雪菲去牛排之家吃西餐。

    等了半天居然白等了,隋雪菲别提多生气了。吴自强不来,就只能打车回家了。刚刚饭店门口的出租车还一辆接着一辆的停来走去,这会儿想打车却一辆都没有了,隋雪菲简直要气爆炸了。

    隋雪菲沿着饭店前的马路往前走,她的想法是路上肯定有车,碰到了就打,总比干在饭店门口等着强。

    要说隋雪菲的想法不错,可惜她没走多远,迎面就撞上了两个醉醺醺的男人,二人看到隋雪菲秀色可餐,便拦住了隋雪菲的去路,不仅嘴上竟是污言秽语,还动手动脚的,薛岩就是在这个时候遇到的隋雪菲。

    薛岩这个人天生胆子就小,要是放在平时,他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要绕道走的。然而今晚他没有,一是仗着喝了酒,酒壮怂人胆,二是因为陈艳玲的事情他早就憋了满肚子的气无处发泄,所以当看到有人敢当街耍流氓的时候,他从路边捡了半块砖头就冲了上去。

    薛岩活了三十年就没打过架,这使得他在实战的时候很快就处于了下风,手上的半块砖头抡了好几下也没拍到两个流氓,倒是被流氓抢了去拍在了他的脑袋上,还被一顿拳打脚踢。万幸的是,两个流氓只顾着揍他了,没有再打隋雪菲的主意。

    不过两个流氓走的时候没有空着手,将薛岩和隋雪菲的钱包,还有隋雪菲的手机给抢走了。薛岩的手机能幸免于难,是因为太破了,不值钱,两个流氓没看上。

    隋雪菲将薛岩送到医院经过一番检查,除了脑袋开了个口子,缝了几针外,没什么大碍。剩下的都是皮肉伤,胳膊也没骨折,就是在交钱的时候发现兜里没钱了,于是薛岩就给薛飞打了电话,叫薛飞到医院其实是来交医药费的。

    “你先替我把钱交了吧,等明天我把钱还给你。”隋雪菲看着薛飞说道。

    薛岩受伤都是因为救她,医药费理当由她来说,只是她的钱包被抢了,今晚的事情她又不想让家人朋友知道,所以就只能明天去银行补办了银行卡,取了钱再还给薛飞了。

    “算了吧,也没多少钱,不用还了。”薛飞客气道。

    “不行,这个钱我必须还,不是多少的问题,而是就应该由我来出。”隋雪菲的态度非常坚决。

    薛飞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交了钱三个人就离开了医院。

    打车把隋雪菲送回家后,在送薛岩的时候,薛岩不太想回自己家,他想跟薛飞一起走,薛飞没有同意,说陈艳玲现在正怀孕呢,再过两个月就生了,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怎么行,必须回家。

    别看薛岩是哥,但他一向都听薛飞的,虽然心里老大不愿意回去,但还是硬着头皮回去了。

    本文来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