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车祸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不知是不是因为车上有罗薇和司机的原故,一路上欧阳锦绣没跟薛飞说一句话。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她不说,薛飞也没说,车里异常安静。

    到了七河市里,车就靠边停了下来,薛飞下了车,欧阳锦绣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看了他一眼。薛飞关上车门,车就开走了。

    望着两辆车渐行渐远,薛飞心想,难道欧阳锦绣不是来整他,而是来谈生意的?

    欧阳锦绣到七河还真是与生意有关。

    欧阳锦绣作为一个商人,她早就看出了房地产市场将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引领经济大潮,在经济发展中扮演举足轻重的作用。林江省虽然地处边疆,不能与中部或南方省份相比,但从房子价格上来看,目前绝对是价值洼地,太便宜了,一旦上涨,必然是有利可图的。

    华族集团不是专业做房地产开发的公司,为了能在房地产市场上分一杯羹,去年华族集团仅下半年,就接连收购了三家中等规模的房地产公司,成立了属于自己的房地产集团,华族地产集团,首个进军的目标市场就是林江省。

    欧阳锦绣很重视房地产这一块,从她去年曾先后几次到林江省来考察就可见一斑。

    欧阳锦绣想要全面的进军林江省的房地产市场,七河作为林江省的第四大城市,华族地产集团自然不会错过。尤其是最近七河市政府要大力推进城市化进程,鼓励房地产开发,华族地产集团更是蠢蠢欲动。

    目前已经有几块地进入了他们的视野范围,至于哪些该拿,哪些不拿,集团老总戴望春没有自己决定,而是上报给了欧阳锦绣,欧阳锦绣这次到七河就是来拍板的。

    欧阳锦绣把几块地全都考察了一遍后,她最终看上了其中的两块地。一个是位于市中心,晨阳小区加食品厂的地块,简称晨食地块。一个是临近市中心,原汽配厂加旧货市场的地块,简称汽旧地块。欧阳锦绣对戴望春下了死命令,这两块地必须拿下。

    拍完板已经是晚上了,欧阳锦绣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就准备离开七河去冰城。之所以这么着急走,是因为明天她要去另外一个城市出席一个很重要的活动,同时公司也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她回去处理,所以她必须要在明天早上之前赶回京天,处理完公司的事情马上再离开京天去出席活动,时间非常的紧张。

    当天晚上,欧阳锦绣一行人从饭店里出来,上车没走多远,就在十字路口赶上了红灯,车随即就停了下来。

    这时,一辆摩托车无视红灯,突然从欧阳锦绣所坐的车旁呼啸而过,声音非常刺耳,惹的欧阳锦绣直皱眉。

    在对面的斑马线,此时正有一个人由北向南正常行走,由于他没有在第一时间注意到狂奔过来的摩托车,骑摩托车的人因为车速太快躲闪不及,瞬间就发生了车祸,那个人至少被撞飞出去有十几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后,头破血流,一动不动。

    车祸发生后,骑摩托车的人没有大碍,他从地上爬起来没有过去看被他撞到的人,而是仓皇的弃车逃逸了。

    这一幕被当时所有在等红灯的人给看到了,可惜等红灯变绿灯后,没有一个人过去看一看,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开车就走了。欧阳锦绣也完全可以那么多,可她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人,于是她就让司机赶紧把车开过去救人。

    过去后,被撞的人身边围了一些人,都是看热闹的,议论纷纷。欧阳锦绣下了车,推开众人,看到被撞的人是个男的,五六十岁的样子,她来到被撞的人身边,蹲下身伸手探了探鼻息,还有呼吸。由于看样子伤的很重,又不知道具体伤在了哪里,欧阳锦绣担心他们不够专业,如果冒然挪动被撞的人,很有可能会加剧他的伤势,所以就拿出手机拨打了120。

    在等急救车的过程中,欧阳锦绣一直在用纸巾按着被撞的人出血的头部,试图帮他止血,因此手上和衣服上都沾了不少血渍。

    急救车来了以后,罗薇提醒欧阳锦绣得赶紧去冰城,不然很有可能会赶不上飞机。欧阳锦绣这会儿已经顾不上去冰城了,她觉得既然她管这件事了,就得管到底,于是就上了急救车去了医院。罗薇和其他人不知所措,只好开车跟着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被撞的人被推进了急救室抢救。随后,交警赶到了医院,对欧阳锦绣做了笔录。

    眼下当务之急就是联系被撞人的家属,可惜从他的身上既没有找到手机,也没有找到例如身份证之类的证件。

    “董事长,咱们走吧,这里既有警察又有医生护士,咱们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再不走可就真赶不上飞机了。”罗薇看了眼时间提醒道。

    “不行,必须得等家属过来,就这么走了算怎么回事啊。”前一段欧阳锦绣看到了一个新闻,也是一个人出了车祸,被送到医院后,因为家属没有凑齐手术费,医生拒绝做手术,最后因为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而宣告死亡。眼下这个人连家属都联系不上,欧阳锦绣担心她要是走了,涉及到做手术要是没有人交钱,医院再不管该怎么办?人命关天,她可不想让这件事成为她生命中的一个遗憾。

    “可是公司的事情,还有您明天要出席的活动该怎么办啊?”罗薇心急地问道。

    “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重要,公司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我请他们到公司是来混日子的吗?不要什么事情都指望我来解决。至于活动,推掉,就说我有事去不了了。”欧阳锦绣恼火地说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照我说的去做。”这时抢救室出来一个护士,叫欧阳锦绣赶紧去交钱,病人需要马上做开颅手术,顺便再办一下住院手续,欧阳锦绣应了一声,就跑去交钱了。

    罗薇看着欧阳锦绣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薛仁贵每天晚饭后都有走步锻炼的习惯,一般都会走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今天晚上也不例外,七点吃完饭,七点半左右的时候,他像往常一样离开家又出去走步了。

    按理说八点半薛仁贵就应该回来了,见还没有回来,张凤霞就跟薛飞念叨了一句,薛飞说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结果过了九点,还不见薛仁贵回来,薛飞就给薛仁贵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通了,但是没有接。

    之后连续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是通了没人接,薛飞和张凤霞就有点着急了。考虑到薛仁贵每天出去走步锻炼也没有固定的路线,出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就选择了报警。

    报完警,薛飞又分别给薛慧薛岩打了电话,两个人得知薛仁贵失踪了,就紧忙赶了过来。

    眼瞅着都快十一点了,还是联系不上薛仁贵,虽然知道出去找可能不会有什么结果,可薛飞等人实在是坐不住了,于是四个人就分成了三组,薛飞和薛岩各一组,薛慧和张凤霞一组,出了家门就分头在大街上找了起来。

    一直找到后半夜三点多也没找到薛仁贵,四个人实在走不动了,就回了家。

    到了家里再打薛仁贵的手机,提示关机了,张凤霞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张凤霞一哭,薛慧跟着也哭,薛岩本来爱哭,这种事儿当然也少不了他了。

    薛飞本来就心烦,三个人再此起彼伏的一哭,他就更烦了,便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了上。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当听到手机响了,薛飞本能的,“噌”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座机号,接听后,就紧忙夺门而出。

    电话是派出所打来的,说昨晚八点左右,在文化路和建设大街交叉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名年纪在五十到六十岁之间的男子被一辆摩托车给撞了,车祸发生后被送去了市第一医院抢救,让薛飞去医院看一看是不是他爸。

    由于不确定是薛仁贵,张凤霞他们还在睡觉,薛飞就没有叫醒他们,自己打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一打听,得知昨晚被撞的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目前正在病房,薛飞就赶去了病房。

    来到病房外,透过玻璃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人,从体型上看是个男的,只是头上缠着白纱布,看不太清脸。床边趴着一个人,只能看到后背,从穿着来看是个女的。

    薛飞没有冒然进去,他轻轻敲了敲门,可惜里面没有任何反应。又使劲敲了敲,躺在床上的男人有了反应,他用手推了推床边的女人,女人醒了以后,男人伸手指了指门,女人揉了揉眼睛,迷迷瞪瞪的起身就朝门走了过去,其实她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当薛飞看到走过来的女人是欧阳锦绣时,脑袋里就“轰”的一声响,推门进了病房,把刚要开门的欧阳锦绣给撞了个趔趄,欧阳锦绣顿时清醒不少。

    来到病床前一看,发现是薛仁贵,薛飞就激动的一把握住他的手问道:“爸,您这是怎么了?”

    “他是你爸?”欧阳锦绣满脸惊愕。

    欧阳锦绣看到薛飞就已经很惊讶了,听到薛飞管床上的人叫爸,她简直难以置信,这也太巧了吧?

    “爸你先等一下。”薛飞过去拉着欧阳锦绣的胳膊出了病房,他怀疑是欧阳锦绣把他爸给撞了。

    刚想问欧阳锦绣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时前来查房的护士看着薛飞说道:“你是病人的家属吧?我跟你说,你可得好好感谢一下这位姑娘,要不是她好心拨打了120,给病人交了手术费,病人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她见病人的家属没来,整整照顾了一夜,现在像她这样的好人可是不多了。”说完,护士就进了病房。

    原来误会她了。

    当欧阳锦绣把昨晚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后,薛飞十分感动,那一刻他把他与欧阳锦绣之间的恩怨情仇全部抛在了脑后,他将欧阳锦绣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谢谢,谢谢你救了我爸。”

    欧阳锦绣没想到薛飞会抱她,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一时间手足无措。

    不知道是被吓了一跳,还是怎么了,欧阳锦绣发现她的心跳特别快,脸上好像还有些发热。不过被薛飞抱着的感觉很奇妙,好像很舒服,很有安全感。

    奇怪,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欧阳锦绣皱了下眉,抬腿就踢了薛飞一脚。

    “啊!你踢我干什么呀?”薛飞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赶紧弯腰摸了摸中招的小腿。

    “你还抱起来没完了是吧,臭流氓,又趁机占我便宜!”虽然是一脸气愤的样子,可是这一次欧阳锦绣的表情,乃至语气,似乎都透着一股娇嗔的味道。

    “我没有,我就是太激动了,没想到你会救了我爸,我想感谢你一下而已。”

    “感谢动嘴就行了,动什么手啊。你赶紧进去看看吧。”欧阳锦绣白了薛飞一眼,说完就朝卫生间走了过去。

    昨晚薛仁贵被撞确实很危险,除了胳膊腿骨折了以外,还有颅内出血的症状,幸好抢救的及时,进行了开颅手术做了引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薛仁贵看到薛飞来了很高兴,对待自己的伤病也很乐观,昨晚那么惊险他都没死,这就说明他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还劝薛飞不要太担心了,修养一阵就没事了。

    此外,薛仁贵也特别提到了欧阳锦绣,说昨晚多亏了欧阳锦绣,叫薛飞一定要好好感谢她,还要尽快把手术和住院的费用还给人家,薛飞点头答应,表示知道了。

    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很快张凤霞和薛慧薛岩就过来了,薛飞则趁机到外面和欧阳锦绣一起吃了个早饭。

    “真是谢谢你了,我……”薛飞的话没说完,就被欧阳锦绣给打断了。

    “行啦,说一遍就得了,别没完没了的,我救人又不是为了让你感谢我。”欧阳锦绣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

    “好吧,那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但是你垫付的手术费和住院费我得还给你。”

    “再说吧,又没多少钱。”欧阳锦绣昨晚一共花了三万五千块钱,手术费花了一万五,住院费存了两万。

    “这可不能再说,一码是一码,我爸治病住院怎么能让你花钱呢。只是……”

    “怎么了?”见薛飞突然不往下说了,欧阳锦绣很好奇。

    “只是我现在没那么多钱,我得过一段才能还给你,我给你写了一个欠条。”薛飞从兜里拿出一张事先写好的欠条递到了欧阳锦绣面前,他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欧阳锦绣垫付的钱薛飞打算由他来承担,可他现在钱紧,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只能先写个欠条给欧阳锦绣。

    欧阳锦绣拿起欠条一看,差点没笑喷,“你至于困难到连三万五千块钱都没有吗?”

    “还真至于,你现在让我拿出一万块钱我都费劲,但是你放心,最多两个月,我肯定把钱还给你。”薛飞从小到大都是别人跟他借钱,他从来没欠过别人钱,这次算是开天辟地头一回。想到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正处级了,混的连三万五千块钱都拿不出来,确实有点失败。

    “你一个月的工资应该是三千左右吧?两个月才六千,你就是不吃不喝,你也还不上我的钱呀。除非这钱让肇事者出,不过我看那个人可是不好找。”

    “我会想办法的。”

    “什么办法?跟别人借?”

    “这你就别管了,那是我的事。”

    “得了吧,别搞的我好像急着跟你要钱似的。”欧阳锦绣把手上的欠条撕碎扔进纸篓里,板起脸说道:“这点钱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以后就别再提了,再提我就生气了。”

    薛飞知道欧阳锦绣的脾气,就没再说什么,不过三万五千块钱他是一定得还给欧阳锦绣的,这件事绝不能这么就算了。

    吃完早饭,欧阳锦绣哈欠连天,她为了看护薛仁贵,直到快亮天的时候才趴在床上睡了一会儿,结果薛飞就去了,这会儿她困的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薛飞见状,就说要不去他家休息一下,正好他家没人。欧阳锦绣想都没想就同意了,然后就去了薛飞家。

    进了薛飞的卧室,欧阳锦绣脱下外套就躺在了床上。

    看着欧阳锦绣漂亮的脸蛋,静美的样子,一时间薛飞竟有些心猿意马,从而又犯了色胆包天的毛病。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低头在欧阳锦绣诱人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薛飞出去把门关上后,欧阳锦绣的脸随即就绯红一片,她微皱了下眉头,一翻身,把被子盖在了脑袋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本書源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