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低级错误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吴中正把薛飞身上的一大部分工作交给潘兆丰后,薛飞现在就只剩下了一项工作,全心全意的伺候姜山。品书网 而姜山在面对薛飞的时候,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这也不由得让薛飞在工作上一直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马虎。

    这个周四,姜山分别要到七河市公交公司和蒙利县进行调研,一天的时间很紧凑,这也是今年姜山最后一次下去调研。

    周一薛飞得知消息后,去姜山办公室问了一下随行人员的问题,随即就制定了人员的名单,其中薛飞是全天陪同。周二把名单交到姜山的手上,姜山看过后表示同意。

    周四早上,所有随行人员在市政府集合后,乘坐依维柯就去了市公交公司。

    调研这种事无非就是参观开会,至于能不能解决一些实际问题那就得另说了。

    到了公交公司,除了参观开会,姜山薛飞等人还乘坐20路公交车考察了一下运行情况,考察完就已经到了中午。

    公交公司原本是打算安排所有人留下吃饭的,但姜山以下午还要去蒙利县调研为由给拒绝了。把其他的随行人员给打发走以后,就只剩下了姜山和薛飞两个人。

    薛飞提议到附近找个饭店吃饭,然后让司机吃完饭回市政府去接下午去蒙利县调研的随行人员,他们俩就在饭店等,到时车过来接他们俩就行了,省着折腾,姜山听了表示可以。

    薛飞是想找一个好一点的饭店,他花钱请姜山吃顿饭,顺便也和姜山套套近乎,联络一下感情。而姜山却并不给他这种机会,姜山伸手一指马路对面的拉面馆,说过去吃碗面吧。领导说吃面,薛飞哪敢说吃别的呀,就只好跟着姜山过马路去了拉面馆。

    两大碗牛肉拉面,两样小菜,薛飞和姜山就对坐吃了起来。

    吃面的过程中,薛飞试探着和姜山说话,可姜山不怎么拾茬儿,都是用“嗯”和“啊”这样的字眼来回应,搞的薛飞说了两三句后就不敢再说了,担心会引起姜山的反感。

    吃完面条,薛飞准备去结账时,姜山告诉薛飞只付自己的就可以了,他的那份他自己掏,然后拿出钱包就把他那份的面钱给结了。

    姜山如此和薛飞保持距离,让薛飞心里既不舒服又很无奈。这么长时间,薛飞观察到,姜山和其他人在一起,多数时候都是有说有笑的,也没什么副市长架子,可唯独对他区别对待,他实在想不明白会为何如此。

    下午去蒙利县,随行的人员有市发改委、市工信委、市投资促进局等部门领导,主要调研蒙利县的产业项目、工业经济发展、招商引资和项目储备等情况。

    蒙利县委县政府得知姜山要过来,县委书记县长以及相关部门领导全都出动了,依维柯还没到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老远就看到大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可见对姜山到来的重视程度。

    依维柯在大门口停下后,姜山第一个下了车,他面带微笑,与等待迎接他的蒙利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们一一亲切握手。

    当姜山来到蒙利县招商局局长刘向东的面前时,刘向东面部表情有些夸张,他一副激动兴奋的不得了的样子,双手握住姜山的手,晃了晃说道:“姜市长好,我是招商局局长刘向东,您还记得我吗?”

    刘向东点头道:“记得,咱们见过面。”

    刘向东一听姜山还记得他,就更激动了:“那您一定还记得您借给我的那本《风云二十五年》吧?”

    因为工作的原故,刘向东曾和姜山有过两次近距离接触。其中第二次是在姜山的办公室,刘向东看到了办公桌上放着一本《风云二十五年》,这本书讲的是改革开放二十五年来,国内企业走向市场、走向世界的成长、发展之路。刘向东为了跟姜山套近乎,当时就说他一直想拜读这本书,但一直忙于工作,没有抽出时间去书店买,于是就向姜山借了这本书。一本书而已,姜山也没放在心上,就借给了他。

    其实姜山压根就没想再往回要,也几乎都快把这茬儿给忘了,刘向东一提醒,他才想起来有这么回事。

    姜山也没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就跟下一个人去握手了。

    薛飞就在姜山的身边,姜山和刘向东的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

    见过县里的领导后,姜山和薛飞一行人便对蒙利县经济开发区展厅、兴利生物、物美食品、美源至和生物药业、绿洲食品等企业进行了实地查看,详细了解企业生产规模、工艺流程、产品销售市场等方面情况,并就蒙利县工业经济运行和产业项目谋划工作给予了好评。

    座谈会上,蒙利县委书记和县长就全县的工业经济发展打算各自做了简要的介绍,姜山在听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作出了一些指导。

    会议结束时,已是傍晚时分,外面的天已经基本黑透了。

    蒙利县委书记和县长强烈挽留姜山和薛飞一行人留下吃晚饭,姜山以晚上家里有事为由拒绝了。

    从会议室里出来,薛飞去了一趟卫生间方便了一下。出了办公楼,准备上车走人的时候,一个人叫住了薛飞。

    “薛秘书长留步。”

    薛飞回头一看是刘向东。

    虽然整个下午一直没有和刘向东有近一步的接触,但是通过之前刘向东和姜山的对话,薛飞对刘向东还是有一定的印象。

    “刘局长有事?”薛飞笑着问道。

    “我之前跟姜市长借了本书,麻烦薛秘书长把这本书替我还给姜市长。”刘向东将一本书递到薛飞面前,薛飞一看是《风云二十五年》。

    “刘局长怎么不亲自交给姜市长啊?”薛飞没有接。

    “这本书是我跟姜市长借的,按理说应该是由我亲自还的,只是县里这么多领导看着呢,不太好,所以就麻烦薛秘书长帮个忙了,可以吗?”刘向东用乞求的眼神看着薛飞说道。

    薛飞有点犹豫,可是想到确实有借书这么回事儿,他不过就是帮忙交给姜山而已,举手之劳,就答应了下来。

    从刘向东手里接过书,薛飞心还是比较细的,他没有拿着就走,而是翻看了一下,见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他才拿着书上了车。

    薛飞也没有把书马上就给姜山,他也怕车上的其他人看到会多想,就寻思等回到市里的时候再说。

    蒙利县离七河市里非常近,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回到市政府,由于还不到下班时间,姜山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薛飞随后拿着书就过去了。

    “姜市长,蒙利县招商局刘局长说之前跟您借了本书,当着县里领导的面还给您,怕其他人会多想,就托我还给您。”薛飞说着话就把书放在了办公桌上。

    “嗯。”姜山应了一声,他看了眼书,然后拿在手里就翻了起来。

    “那我先出去了。”薛飞刚要走,姜山就把他给叫住了。

    “你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姜山忽然脸色铁青,指着书的后勒口问道。

    薛飞一看就是一惊,书的后勒口里竟然夹着一张卡,薛飞拿起一看,是一张购物卡,卡在后勒口里被双面胶给固定住了,顿时薛飞就眉头紧锁,后背冒了冷汗。

    薛飞就怕书里会有夹带,所以才当着刘向东的面把书翻了一下,可惜他还是大意了,没有发现藏在里面的购物卡。

    “姜市长,我……”薛飞刚要解释,姜山就把他给打断了。

    “你是怎么做工作的?书里面夹着一张购物卡,这是什么性质你不知道吗?这是行贿,幸好我翻了翻书及时发现了,我要是没发现就把书给收了,我这就是受贿,这个罪名我可承受不起,到时纪委找上我,算你的,还是算我的?”姜山愤怒道。

    “对不起姜市长,我不知道书里面会有东西,如果知道我也不可能替刘向东转交的。是我太大意了,是我工作失职,没有把工作做好。”薛飞低头认错,此刻他心里都恨透了刘向东。

    “你身为市政府秘书长,居然会犯这种错误,实在是太低级,太不符合你的身份了。这本书你怎么拿来的,你就怎么给我拿回去,另外今天晚上你回去写份检查明天交给我,必须要深刻!”姜山拍着办公桌说道。

    “我知道了。”薛飞应道。

    从姜山办公室里出来,薛飞就给薛家强打了电话,告诉他马上准备车,拉他去蒙利县。

    在去蒙利县的路上,薛飞的脸色很难看,他对购物卡的事情懊悔不已。

    自己怎么能犯这种错误呢?确实是太低级了,差一点成了刘向东行贿的帮凶,看来以后可不能凡事都热心肠去帮忙了,搞不好都可能会把自己搭进去。

    薛家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薛飞脸色不好看,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专心致志的开车。

    到了蒙利县,见到刘向东,薛飞用力一把将手上的书塞到了刘向东的怀里,把刘向东推了个趔趄,他什么都没说,因为事情已经都发生了,他既不能骂刘向东一顿,更不能伸手打,所以只是恶狠狠地瞪了刘向东一眼,然后便上车走人了。

    回到市里,薛飞和薛家强找了一个饭店,由于心情不好,那一天晚上薛飞喝了不少酒,他真的很在意这件事情。本来姜山就有点看不上他,吴中正又在打压他,跟自己两个顶头上司都处不好关系,以后在市政府还怎么混啊?而这时又偏偏出了这档子事,和姜山的关系无疑是雪上加霜。

    其实在购物卡的这件事情上,薛飞和刘向东都该庆幸姜山的高抬贵手,如果姜山把购物卡交给纪委,刘向东的县招商局局长就别想再干了。薛飞的问题虽然不会那么严重,但他失职的事情要是让市委市政府的人全都知道了,显然也是好说不好听的,所以该庆幸姜山对这件事情做了低调的冷处理,薛飞写了检查交给他后,他也就没再追究什么。

    由于事情是临近过年发生的,导致薛飞在过年的时候心情都不是特别好,不过他藏在了心里,并没有让自己的不良情绪影响到家人。

    过年期间,除了薛飞隐藏自己的坏心情之外,还有薛岩,因为陈艳玲的事情,薛岩心里一直很苦恼,很憋屈。薛飞为此借着买东西的机会,拉着薛岩出去谈了谈,叫薛岩要有耐心,沉得住气,他既然答应了把事情调查清楚,他就一定会做到的。

    薛慧和薛岩相继结婚后,薛飞去他们两家吃饭的次数,这么多年十个手指都是能数的过来的,去的少显然不是因为薛飞和薛慧薛岩的关系不好,也不是他们不想叫薛飞去,实在是他们的另一半比较各色,丁广志和陈艳玲都不算是那种合群的人,所以不是非去不可,薛飞也不愿意去他们家里。

    大年初三,丁广志居然破天荒的给薛飞打了一个电话,叫薛飞和曲媛媛去他们家吃饭,薛飞惊诧不已,往窗外看了看,太阳也没打西边出来啊,丁广志这是怎么了?

    薛飞婉拒说不去了,丁广志则非要让他和曲媛媛去,还把电话给了薛慧,薛慧说她正在家里准备晚饭,叫薛飞和曲媛媛必须得去,要是不去她可就不高兴了,薛飞一听只好答应过去吃饭。

    大年三十儿的那天,一家人团聚吃饭的时候,曲媛媛给了心儿五百块钱压岁钱,按理说她和薛飞还没结婚,这个压岁钱完全是可以不给的,但曲媛媛的心中,她已经把自己当做是薛家的人了,作为长辈,过年给压岁钱是应该的。本来她是想给一千的,但薛飞没有同意,最后和薛飞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才最终定的五百。

    想到有压岁钱一事,薛飞就怀疑丁广志找他和曲媛媛吃饭,可能是为了还人情,不想欠他们什么。薛飞觉得如果要真是如此,丁广志这个人可就太没劲了。

    曲媛媛第一次登薛慧丁广志的家门,又是过年,空着手去不好看,两个人就去超市买了四样东西。

    进了家门,打过招呼后,曲媛媛想进厨房帮薛慧做饭,薛慧没有让,就在客厅和丁广志心儿闲聊了一会儿。时间不长,饭菜全都摆在了饭桌上,所有人洗了洗手便围坐在桌子前。

    看書網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