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你们俩有没有发生什么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来到深蓝酒店,欧阳锦绣住的还是上次她得阑尾炎时的那个房间,按响门铃后,很快门就开了。品书网

    薛飞抬腿刚要进屋,欧阳锦绣伸手就拦住了他,铁青着脸色说道:“站住,我让你进来了吗?”

    这是大姨妈来了,还是更年期提前了?怎么一大早就像吃了炸药似的。

    欧阳锦绣不让进,薛飞当然是不敢进的,于是薛飞就说了句“那我走了”,然后转身就要走人。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那我是走还是不走啊?”薛飞真的要崩溃了,每次面对欧阳锦绣他都会显得无可奈何,无计可施。

    “进来!”欧阳锦绣恶狠狠地瞪了薛飞一眼,转身就朝客厅走了过去。

    薛飞关上门,跟着欧阳锦绣来到客厅,欧阳锦绣坐在了沙发上,薛飞刚想坐下,结果就听欧阳锦绣说道:“谁让你坐了?”

    薛飞叹了口气,只好站到了一边:“你昨天不是说有事跟我说吗,什么事啊?要是没事我就回七河了。”

    “你昨晚真在云朵家住的?”欧阳锦绣不答反问,满眼杀气地看着薛飞,那眼神让人有种不寒而栗之感。

    “真的呀,怎么了?”薛飞活了二十六年没怕过谁,可是面对欧阳锦绣这样的眼神,他却不敢与之对视。

    “你这不是第一次在她家住了吧?”

    “第二次。”

    “你们俩……”

    “你到底想问什么呀?直说吧。”

    “你们俩是不是住一个屋了?”欧阳锦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薛飞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呀?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薛飞很奇怪。

    欧阳锦绣紧锁眉头道:“怎么没关系,当然有关系了。你是一个有前科的人,云朵是我公司的员工,我是她的老板,我当然要关心她的安危了。你赶紧说,你们俩到底住没住一个屋?”

    前科?薛飞冷笑了一声,真是骂人不带脏字啊。

    “住了,而且还是同床共枕,云朵她爸妈都知道。”薛飞心说住不住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没听说老板能管员工跟谁一个屋睡觉的,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欧阳锦绣一听,脸色就变得更难看了,怒视薛飞的双眼里像是有两团火一样在熊熊燃烧着,双手也攥起了拳头,此刻她有种想要冲过去暴揍薛飞一顿的冲动,不过最终她还是强忍住了。

    “那你们俩有没有发生什么?”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是假扮她男朋友,是为了骗她爸妈,能发生什么呀。”薛飞没好气地说道。

    “真没有?”

    “你爱信不信,我得回七河了。”薛飞实在懒得和欧阳锦绣闲扯下去了。

    “你站住,你不能走!”欧阳锦绣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看到薛飞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欧阳锦绣攥着拳头的双手松开了,看薛飞的眼神瞬间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欧阳锦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昨晚给薛飞打电话,得知薛飞要在云朵家留宿,心里就不舒服,导致昨晚一夜都没有睡好。刚刚薛飞说和云朵同床共枕,她简直气的要死,她为什么对薛飞和云朵在一起会这么紧张啊?难道是……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薛飞是她的仇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的。

    “还有什么事啊?”薛飞不耐烦地问道。

    “你从今以后不许再给云朵假扮男朋友了,别问我为什么,就是不许,否则后果自负!”欧阳锦绣的话说的十分霸道,既是命令也是警告。

    “我知道了,这回我可以走了吧。”薛飞心说即便你不说我也不会再去云朵家了,这男朋友要是再装下去,非出事不可。

    “不行。”

    “您还有什么事儿啊?”

    “我一个人待着没意思,你今天得留下来陪我。”

    “我明天还得上班呢,我怎么陪你呀?”

    “那我不管,反正你不许走。”欧阳锦绣说话的样子像是撒娇又像是耍赖,薛飞心里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但也不得不从。

    欧阳锦绣还没有吃早饭,薛飞陪着她到外面吃完早饭后,欧阳锦绣提出说想去逛街,薛飞就陪着她去逛街了。

    冰城的各大商场在冰城老百姓,乃至整个林江省老百姓的心目中,那都算得上是购物的天堂,然而欧阳锦绣却不屑一顾,这也难怪,像她这种一般购物只会去香港或者国外的人,怎么可能会看上国内商场卖的国内品牌呢,她逛街纯粹是无聊为了打发时间而已。

    在商场里穿梭来,穿梭去,欧阳锦绣只是走马灯式地看一看,没有一件东西是能入得了她的眼的。不过她没看上,薛飞倒是看上了一个东西。

    女士丝巾。

    和曲媛媛在一起这么久了,薛飞也没正经送过她什么礼物,想到过一段曲媛媛要去七河看他,薛飞就想买个丝巾送给她当礼物,正好也适合这个季节佩戴。

    薛飞不想让欧阳锦绣知道他买丝巾的事,他怕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就谎说去一下卫生间,叫欧阳锦绣等他一下。欧阳锦绣没有多想,只是叫他快去快回。

    薛飞前脚刚走,欧阳锦绣的手机就响了,是她助理罗薇打来的电话。

    欧阳锦绣到冰城没有任何公事,她是昨天从其他城市飞回到京天后,临时决定来冰城的,罗薇想要跟她来,她没让,一个人买了张机票就飞过来了。

    罗薇给她打电话说的是公司的事,她接听后,一边说话,一边看着渐行渐远的薛飞。当她看到薛飞走着走着,突然向左边拐去的时候,她登时一怔,棚顶的指示牌写的很清楚,卫生间在右边啊,他怎么往左边走去了?

    欧阳锦绣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薛飞肯定不是去上卫生间了。

    给曲媛媛送礼物,薛飞不想送太差的,倒不是怕曲媛媛嫌弃不好,而是曲媛媛身份在哪儿摆着呢,是公众人物,出门要是戴一个几十块钱的丝巾也不是那么回事,可是薛飞现在又钱紧,所以要买就只能买那种大牌,但又不是很贵的那种丝巾。

    到爱马仕和范思哲的专柜看了看,东西确实好,就是价钱有点接受不了,贵的要五六千,便宜的也要两三千,都赶上他一个月的工资了。

    挑来选去,最后看上了一个叫做EITAKEELY牌子的丝巾,也算是国外的一个大牌,价格在五六百到一千多之间,款式又不错,非常适合他的选择标准。

    选中了一款价值899的丝巾,付了钱,导购小姐包好后,薛飞心满意足地拿着丝巾往出走的时候,突然,欧阳锦绣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此刻正在眼神犀利的看着他,他不由得心里一紧,她怎么来了?

    “这里是卫生间?”欧阳锦绣明知故问。

    “我是去了卫生间之后才来这儿的。”薛飞辩解道。

    “你手里拿的什么呀?”欧阳锦绣看着薛飞手上拿的丝巾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进来随便看看。”薛飞赶紧把手背到了后背。

    “藏什么藏呀,我都看到了,给我看看。”欧阳锦绣伸出手,说话的语气永远都是那么霸道,不容置疑。

    薛飞只好乖乖的把丝巾交到了欧阳锦绣的手上。

    欧阳锦绣从袋子里拿出盒子,把盒子打开一看是条丝巾,问道:“这是给你女朋友买的吧?”

    薛飞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欧阳锦绣把盒子放回袋子里交给薛飞,拿着丝巾一番打量,最后把丝巾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走进店里站在镜子前照了照,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瞧欧阳锦绣并没有摘下丝巾还给他的意思,薛飞心里暗叫不好,说道:“这丝巾你戴着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我看挺好的。”欧阳锦绣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

    “像您这么高贵的人,怎么能戴这种廉价的东西呢,有失/身份,还是赶紧摘下来吧。”

    “真的和我不搭?”欧阳锦绣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薛飞问道。

    “不搭,一点都不搭。”薛飞使劲摇了摇头。

    “好吧,既然不搭,那我就……”薛飞以为欧阳锦绣会说还给他,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欧阳锦绣说道:“还是戴着吧。”

    “不搭你还戴着干吗呀?”薛飞皱眉不解。

    “你跟我说去卫生间,结果去买了丝巾,你就是个骗子,作为对你的惩罚,我决定将这条丝巾没收了,希望你以后引以为戒。”说完,欧阳锦绣便一脸得意地走了。

    薛飞无比郁闷,欧阳锦绣那么有钱,干吗非得要他的丝巾啊?不过这事儿也怪他自己,早知如此下周再来买好了,本来就钱紧,现在又损失了一笔,哎。

    中午睡过午觉,薛飞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欧阳锦绣在客厅做瑜伽。

    欧阳锦绣身上穿的是瑜伽服,半袖的上衣和七分短裤,都是紧身的,把欧阳锦绣凹凸有致的身材体展现的淋漓尽致,虽然没有露任何性感的部位,却性感十足。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欧阳锦绣忽然说道。

    薛飞紧忙收回视线,走到一边倒了杯水喝。

    “你不是会做饭吗,晚上做饭给我吃吧。”欧阳锦绣又说道。

    “没有厨房,去哪儿做啊?”薛飞一口气喝掉了一杯水,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

    “我想什么办法呀,我在冰城没有家,有朋友也都是外地的,住的都是租的房子或者单位的房子,你总不能让我再去跟饭店借厨房吧?上次炖个鸡汤,我就给了饭店三百,这要是做几道菜,还指不定多少钱呢。你那么有钱,你怎么不在冰城买个房子啊,到时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薛飞话里带气,你休想再让我花钱,我可没钱再往你身上搭了。

    欧阳锦绣听了薛飞的话,一反常态,没有让薛飞非做不可,她只是回头看了薛飞一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晚上吃过晚饭,欧阳锦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要洗脚,薛飞就给她打了盆水。以为打完水就没事儿了,结果欧阳锦绣又让他给洗,他只好坐在地上给欧阳锦绣洗脚。

    睡觉的时候,薛飞特意把手机闹铃调到了第二天早上四点,他要赶回七河上班,而冰城开往七河的长途客车首班发车时间是早上五点,他必须得打好提前量。

    凌晨四点,闹铃准时响起,睡梦中的薛飞被惊醒后,起身穿好衣服,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就悄悄离开房间打车去了客运站。

    虽然乘坐的是最早的一趟班车,但由于有四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七河的时候也已经十点多了,薛飞顾不上回家换衣服,就直接去了市政府上班。

    因为吴中正的原故,薛飞一直在祈祷吴中正最好是还不知道他没有去上班。

    来到办公厅所在的楼层,还不等进办公室,就看到潘兆丰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笑着说道:“薛秘书长,我正好想去叫你呢,吴市长叫咱们两个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薛飞不知道吴中正已经知道他迟到了还是不知道,怀着忐忑的心情和潘兆丰上了楼。

    一进吴中正的办公室,吴中正就面露不悦之色,他看着薛飞问道:“小薛同志,今天上班迟到了吧?”

    还是知道了,薛飞心里一沉,有些难为情地说道:“昨晚有事去了一趟冰城,今早才赶回来,对不起吴市长,我下次一定注意。”

    “工作就要有个工作的样子,尤其是你的职位很重要,担负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找不到你人哪行啊?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知道了。”

    “把你们两个叫过来,是要告诉你们一件事。鉴于小薛同志到市政府工作的时间还不长,对工作还不是很熟悉,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的工作安排,及一些事务的汇报工作,就先由兆丰来同志负责吧。兆丰同志政治素质过硬,对待工作认真,对办公厅的各项工作也非常了解,小薛同志,你以后可得多跟兆丰同志学习学习,知道吗?”吴中正一副训教的口气说道。

    薛飞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其实薛飞对于他的工作已经全都熟悉并掌握了,之前在做各项工作的时候办的都是井井有条,没有出现任何的差池,所以吴中正说他来的时间短,对工作还不熟悉,根本就是胡说,是借口。

    当然,薛飞也不相信因为他上班迟到了一次,吴中正就会把他的工作交给潘兆丰,他猜吴中正这么做,一定和之前让潘兆丰取代他做攀岩节筹委会副主任一样,和吴自强有关。

    “兆丰同志,以后你就得多辛苦一点了。没办法,谁让你是老同志呢,新同志还没成长起来,只能由你这个老同志挑重担了。”吴中正用余光瞟了薛飞一眼,对吴中正夸赞道。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谢谢吴市长信任。”潘兆丰还真拿着鸡毛当令箭了,他看向身旁的薛飞说道:“薛秘书长以后有不懂的地方就尽管问我,千万不要客气。”

    薛飞一笑置之。

    本文来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