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还有什么困难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怎么了,有事啊?”云朵看到薛飞接完电话后看时间,觉得他可能是有什么事要去办。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欧阳锦绣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机场接她。”薛飞没有瞒着云朵,如实地说道。

    “她来冰城了?”云朵惊讶道。

    “嗯,她说她现在在机场。”薛飞不知道欧阳锦绣来冰城是谈生意,还是专门为了折腾他而来的。

    薛飞很奇怪,欧阳锦绣知道她在冰城啊,来冰城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而是让薛飞去接呢?薛飞和欧阳锦绣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我和你一起去吧,欧阳董事长平时是不坐出租车的,正好我开车了。”

    “好吧,那咱们走吧。”

    两个人离开咖啡厅就赶奔了机场,云朵知道欧阳锦绣的脾气,就一路开的飞快。

    薛飞从没见过一个女孩把车开到一百迈以上还十分淡定从容的,云朵虽然驾驶技术娴熟,但为了安全起见,薛飞还是把安全带给系上了。

    快到机场的时候,薛飞给欧阳锦绣打了一个电话,问了她一下所在的具体地点,然后告诉她十分钟以后出来。

    到了机场,离着老远就看到欧阳锦绣肩上挎着包,脸上戴着墨镜,身穿一件卡其色的风衣,一条浅蓝色的修身牛仔裤,和一双白色的休闲鞋,正抱着胳膊优雅的站在路边,身旁立着一个行李箱。

    车停在欧阳锦绣的身边,薛飞和云朵全都推开车门下了车,欧阳锦绣看到云朵也来了,当即就皱起了眉头,不过由于有墨镜挡着,薛飞和云朵并没有看见。

    云朵刚要开口和欧阳锦绣打电话,欧阳锦绣便语气冰冷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您给薛飞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和薛飞在咖啡厅喝咖啡,听说您来冰城了,正好我开车了,就一起和薛飞过来接您了。”云朵笑着说道。

    欧阳锦绣听了云朵的话,狠狠地瞪了薛飞一眼,可惜有墨镜挡着,薛飞还是没看见。

    欧阳锦绣上了车也不说话,就在后面静静的坐着。薛飞坐在副驾驶上也不吱声,他不敢没话找话,怕惹祸上身。

    云朵见气氛有些诡异,便笑着问道:“董事长,您这次来冰城有什么事吗?”

    “我有没有事需要向你汇报吗?”欧阳锦绣说话很冲。

    薛飞听了很不悦耳,心说干吗非得这么说话啊?就不能好好说吗?怎么跟谁都像是一副有仇的样子呢?

    云朵脸色一红,有些尴尬,忙解释道:“您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您尽管说。”

    “我用不着你,你不够级别。”

    “那您这是要去哪儿啊?”云朵微微皱了皱眉问道。

    “我上次住的深蓝酒店。”欧阳锦绣说完后,一路上车里再没有人说过话。

    到了深蓝酒店,薛飞下车将后车门拉开,欧阳锦绣从车上下来说道:“你跟我走,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啊?”薛飞问道。

    “进酒店再说。”

    “我现在不能跟你走,我得去云朵家。”

    “去她家干什么?”

    薛飞把欧阳锦绣拉到一边小声说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在假扮云朵的男朋友,今天特别不巧,我碰到云朵她妈了,已经答应她妈晚上去家里吃饭了,我要是不去不就是言而无信了吗。”

    欧阳锦绣听了薛飞的话脸色就是一变,她瞥了云朵一眼,没说什么,拉着行李箱就朝酒店走了过去。

    薛飞快步追上去,从钱包里拿出潘齐给的他那张至尊金卡说道:“凭借这张卡可以免费住最好的房间,你拿着吧。”

    欧阳锦绣就像没听到薛飞的话一样,也没看薛飞,继续往前走。

    薛飞见她不拿,也就没有再跟着,就停下了脚步。转身刚要走,就听背后传来了欧阳锦绣的声音:“把卡给我!”

    听到欧阳锦绣又要了,薛飞就把卡递了过去。

    “不用白不用!”欧阳锦绣一把从薛飞的手里拿过卡就进了酒店。

    薛飞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个怪人。

    在去云朵家的路上,云朵好几次都想问薛飞和欧阳锦绣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每次都忍住了,始终没有问出口。

    进门的时候茹芸正在做菜,薛飞在客厅与关键闲聊了一会儿后,见茹芸还在厨房忙活,就去了厨房,看到茹芸正准备要做鱼,薛飞已经有段时间没做饭了,一时技痒,就撸起袖子说他来做。

    茹芸怕薛飞做不好,说不用了,她来做就好了,让薛飞出去等,一会儿就吃饭了。但薛飞坚持要做,茹芸又不好说什么,只好就把身上的围裙交给了薛飞。

    薛飞做鱼的时候,云朵一家三口全都站在门口,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就好像不是在看做鱼,而是在看一件很稀奇的事一样。其实主要是他们不知道薛飞会做鱼,当看到薛飞做的有模有样的时候,他们都感到很吃惊。

    所有菜都上了桌儿以后,云朵一家三口也不礼让薛飞,全都拿起筷子先尝薛飞做的鱼,吃过后,三个人赞不绝口,直说薛飞做的好吃。

    “真没想到你还会做饭,文武双全啊。”关键打趣道。

    “呵呵,我就是瞎做,肯定没阿姨做的好吃。”薛飞谦虚道。

    “谁说的,你做的可比我做的好吃多了。当然,要是拿我的跟朵朵比,我还是比朵朵要强一点的。”茹芸笑着说道。

    “您跟我比什么呀,您都做多少年饭了,我只是偶尔做一次,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好吧。”云朵不满地反驳道。

    “怎么没有可比性,我跟你说,我之前一直很担心你的厨艺不好,会找不到好婆家,因为男人绝大多数都是不会做饭的。不过现在看到薛飞会做饭我就放心了。”茹芸一副很欣慰的样子说道。

    “说到做饭,你们俩也都老大不小了,是不是应该把结婚的事提上日程了。”关键看了看薛飞和云朵说道。

    云朵看薛飞,没有吱声。薛飞很庆幸他之前跟云朵说了分手的事情,因为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

    云朵不说话,薛飞要是再不说话就不合适了。放下筷子,薛飞笑着说道:“叔叔阿姨,不瞒你们说,我和云朵还真是谈论过结婚的事情,就像叔叔说的,毕竟我们都老大不下了,也该谈婚论嫁了。但实现中有些问题现在是很难解决的,如果解决不了,结婚的话就会很麻烦。譬如我和云朵现在不在一个城市工作,一旦要是结婚了,两地分居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你们说是不是?”

    云朵没想到薛飞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心里不禁惊叹薛飞的反应真快。

    “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了,你们俩要是结婚,肯定是要以你为主的,到时让朵朵辞掉现在的工作。”关键说道。

    薛飞看向云朵,示意你该说话了。

    “爸,您知道我得到现在这份工作多不容易吗,怎么可能说辞就辞呢。”云朵说的是心里话。

    “是工作重要还是结婚重要?薛飞是国家干部,难道你不辞职,还让他辞职吗?你要是真有能力,到哪儿找不到一份工作啊。”关键严肃地说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关键不容云朵分说,看向薛飞问道:“薛飞,还有什么困难,你全都说出来,咱们一起想办法解决。”

    薛飞瞧这架势这么吓人,他要是不出个难题,搞不好关键今天都有可能把结婚的事情定下来。

    “要是结婚的话,房子也是个问题。我们家三个孩子,我上面有一个姐一个哥,我哥结婚的时候,买房子的钱就是我爸妈出的,他们都是普通工人,现在又都退休了,让他们再给我买房子是很不现实的事情,我现在自己又买不起,所以……”薛飞的言下之意是,买不起房子就没法结婚。

    茹芸听完薛飞的话笑了:“这个问题我和你叔叔也早就想过了。我们家的情况你应该也有一定的了解,我和你叔叔就朵朵这一个孩子,这么多年虽然积蓄不多,但也多少有一点存款。朵朵工作也这么多年了,她的收入也很可观,我们的钱加在一起买一套普通的房子肯定是不成问题的,所以房子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

    “这怎么能行呢,结婚买房子本来就是男方应该做的事,怎么能让女方买呢,这不合适。”薛飞紧忙说道。

    “我们家没那么多讲究,只要你们在一起过的幸福,就比什么都强。你还有什么困难吗?”关键一副你还能再说出困难吗?你要是能,我们就还会说“我们早就想过了”。

    “没有了,不过结婚是大事,我得回去跟我爸妈商量一下。”薛飞实在是想不出其他困难了。

    “这话说的对,结婚是大事,父母那关是必须过的。朵朵,有时间你去一趟七河,去看看薛飞的爸妈有没有什么要求,只要咱们家能满足的,咱们全都答应。”关键看着云朵说道。

    “嗯,我知道了。”云朵看了薛飞一眼说道。

    这顿饭吃到尾声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雨点打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这是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雨。

    吃完饭,薛飞和云朵一起收拾了碗筷,没有让茹芸动手。

    收拾完,薛飞就想走人,无奈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关键和茹芸又叫他去客厅,薛飞就来到客厅坐了下来,心想雨一停就走,可不能在这儿留宿。

    然而雨没有任何要停的迹象,关键和茹芸也没有让薛飞走的想法。

    “今晚就留在家里住吧。”关键说道。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薛飞刚要说他晚上不留宿,茹芸随即又说道:“以后再来冰城,无论来家里还是办事,要是晚上走不了就在家里住吧,也不是外人,出去住宾馆还挺贵的,犯不上。”

    薛飞和云朵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眼神中都充满了无奈。

    茹芸这么一说,薛飞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上回都住过一次了,这回都谈及他和云朵结婚的事了,他要是说不住走人,无疑容易引起关键和茹芸的怀疑。一咬牙,住就住吧,最后一晚,以后再也不来了。

    心里刚决定住下,欧阳锦绣就打来了电话,薛飞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接听了电话。

    “你在哪儿呢?”欧阳锦绣问道。

    “我在云朵家呢。”薛飞说道。

    “你什么时候走啊?”

    “我不走了,晚上就从这儿住了,你有事儿啊?”

    电话那头瞬间就没声音了,薛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喂?喂?你还在吗?”

    话音未落,电话里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又发什么神经啊?薛飞没太放在心上。

    房间里,薛飞和云朵像上次一样各躺在床的一边,黑暗中,两个人瞪着眼睛,安静的倾听着窗外雨水敲击玻璃的声音。

    渐渐地,两个人都点困了,但两个人都不太敢睡,因为房门的锁自从上次坏了以后,就一直没有修上,他们很担心关键和茹芸故技重施,半夜开门再进来。

    不过担心归担心,困劲儿一旦汹涌起来,真的是锐不可当。最终,他们实在是扛不住了,眼皮一沉,就双双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是云朵先醒的,睁开眼睛她先是看到薛飞的手在搂着她的腰,随后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顶着她的后腰。什么呀?蓦然,云朵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脸上红霞飞,吓得她一动也不敢动。

    半晌,见身后的薛飞一直没有动,云朵就轻轻拿起薛飞的手,想起身下床。结果就在她已经半坐起身子的时候,被薛飞又一把给拉躺在了床上,薛飞闭着眼在她的嘴巴上亲了一下,然后就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整个过程非常快,云朵一点反应都没有,尤其是被薛飞亲的那一刻,她的脑子完全是空白的。不过被薛飞亲完以后,她的心跳就像在打鼓一样,越来越快,脸上也是愈发的涨红,滚烫。

    艰难的从薛飞和自己的身体中间把右臂抽出来,云朵犹豫了一下,最后轻轻搂住了薛飞的腰。

    薛飞一直处在睡梦中,他对云朵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所以醒来后他在面对云朵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尴尬。云朵显然是不会说发生过什么的,她的表情一如往常,心里的滋味却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吃过早饭,薛飞就离开了云朵家去了深蓝酒店,他可不敢不告而别,昨天欧阳锦绣说找他有事,他想问问是什么事。

    看書惘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