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好好关照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没能在薛飞的身上痛快的发泄一次,反倒被薛飞给气到了,吴自强心里别提多憋火了,回到家也没什么好脸色。

    吴中正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听京戏,唱京戏,在家里待着,要么不开电视,一旦开肯定是戏曲频道,其他台一律不看。

    吴自强进家门的时候,吴中正正在客厅一边听着电视里播放的《空城计》唱段,一边闭着眼用手拍着大腿,摇头晃脑的跟着小声唱。听到关上门声,吴中正睁眼一看,看到吴自强换了鞋也没跟他说话,就直接奔楼梯走了过去,就叫住了吴自强。

    “自强,你过来一下。”

    吴自强听到吴中正叫他,就转身来到了客厅:“啥事儿啊?”

    吴中正见吴自强脸色不太好看,还一身酒气,便问:“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吴自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低着头说道:“我被人气着了。”

    吴中正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给关了,关心道:“谁把你气着了,跟我说说。”

    “这个人你认识。”

    “我认识?谁呀?”吴中正猜不到是谁。

    “薛飞,就是市政府新任的秘书长。”

    “你认识薛飞?”吴中正惊讶地看着吴自强。

    “岂止是认识,扒了他的皮,我认识他的瓤。”吴自强抬起头,气呼呼地说道:“他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

    吴中正惊诧万分,他显然想不到薛飞和他儿子会是同学。

    “薛飞怎么把你气到了?”吴中正还是不明白。

    吴自强把曲媛媛的事情说了以后,说道:“你说这薛飞是不是太不讲究了,明知道我喜欢曲媛媛,他还插一杠子,夺人所爱,哪有这么干的。还有,他比我还小两岁呢,他凭什么就正处级了?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吴中正听了呵呵一笑:“我还当什么事儿呢。这个事儿我觉得你不能怪薛飞吧?两个人在一起是要你情我愿的,你一厢情愿怎么可能有结果呢。再说了,你又不是在和曲媛媛谈恋爱的时候薛飞横刀夺爱,人家薛飞和曲媛媛是正常交往,你因为曲媛媛和薛飞好了,你就生气,那这纯属于是你的问题。至于薛飞怎么是正处级了,那是人家的道儿,你要是嫉妒,你就该努力。”

    吴中正的话吴自强显然不愿意听,他反驳道:“我上学的时候就喜欢曲媛媛,这件事人所共知,虽然我没追到曲媛媛,薛飞也不应该明知道我喜欢曲媛媛的情况下和曲媛媛好。如果没有薛飞,我相信我一定是可以追到曲媛媛的。而且你不知道,如果我要是能和曲媛媛在一起,不仅会给你娶一个好儿媳妇,对你的工作都是有帮助的。”

    “什么意思啊?”吴中正没听懂。

    “曲媛媛她爸是曲海波。”吴自强道破玄机。

    曲海波是谁吴中正当然不会不知道了,曲海波是七河走出去的官员,在没有当副省长之前,薛飞曾在七河任职多年,当过市长和市委书记,一直是吴中正的领导,所以听到曲媛媛的父亲是曲海波时,吴中正大为震惊。

    人都是自私的,刚刚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吴中正说的话很客观,然而在得知曲媛媛的家庭背景以后,吴中正马上就变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当官的哪有不想往上爬的,吴中正也想着能够有朝一日去冰城,甚至去京天,如果他的亲家要是副省长,对他的仕途发展无疑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所以这么一想,吴中正觉得薛飞确实有点可恨。

    “这么说薛飞当上市政府的秘书长,是曲海波帮的忙喽?”吴中正身在官场几十年,他从不相信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就能爬到很高的位置上去,尤其是薛飞这个年龄,不到三十岁就正处级了,背后没有人,怎么可能会到这个级别。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应该不是。薛飞出身于普通家庭,没有任何背景,曲海波作为副省长,你认为他能看上薛飞吗?不过薛飞和曲媛媛好肯定目的不纯,他很有可能是想借着曲海波的权势往上爬。爸,不是我小肚鸡肠,实在是薛飞做出的事太气人了,我咽不下这口气,薛飞现在在你的手底下,你可得替我好好关照关照他。”吴自强早就不拿薛飞当老同学看待了,自然也就不用顾及什么同学情谊了。

    吴中正不置可否,他看了眼时间,起身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别总熬夜。”

    为了拉动经济,推动城市发展,七河市政府想出了一系列的具体措施,其中之一就是利用举办一些赛事来宣传城市,从而达到提高城市的知名度,吸引投资商的目的,这也是近年来国内一些城市非常喜欢用的一种办法,且效果显著。所以当“七峰山大峡谷国际攀岩节暨系列文化商旅活动”的项目计划书交到吴中正的手里时,他非常感兴趣,为此,他还特意拿到了市政府常务会议上来讨论。

    吴中正拿着项目计划书,扫了一眼会议桌前的每一个人说道:“这份项目计划书昨天就发给在座的各位了,想必各位也已经全都看了,攀岩节的这个项目是否可行,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不要有保留。姜山同志,你先给起个头吧。”

    姜山把会前翻了几页的项目计划书合上说道:“这份计划书我详细的看了,我认为想法非常好。开发七峰山旅游区本来就是市政府的重点工程项目,如果要是能在七峰山举行攀岩节,就相当于给七峰山打了一个广告,无疑会大大的提高七峰山的知名度,届时对吸引游客将会产生非常积极的作用。”

    “我同意姜山同志的说法。”主管经济招商工作的副市长梁洪源说道:“攀岩节这个广告想要打得响,我觉得在媒体宣传方面要做足功课,省台是必须要上的,网络广告也要打,总之就是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七河,知道七峰山。”

    “我也认为攀岩节这个项目是可行的。”主管文教卫体工作的副市长张爱媛说道:“既然叫国际攀岩节,就要充分的体现国际两个字,并且要做足文章。我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要是做攀岩节这个项目,我们就要一直把它做下去,而不是只有今年做,明年就不做了,那样从长远看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应该请一些国际友人来参加,而且是高水平的攀岩选手,我相信只要我们把细节做好,随着知名度不断的提升,到时吸引外商到七河来投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他几位副市长也都或长或短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都支持举办攀岩节。

    见薛飞一句话都没说,吴中正看向薛飞问道:“小薛同志对攀岩节这个项目有什么看法吗?”

    “我和大家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也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项目,值得一做。”如果吴中正不问的话,薛飞是没打算要发言的。

    薛飞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他现在的身份和过去是不一样的。过去在旅游局、卫生局、镇政府都是一把手,所有大事都需要他把握方向拍板定夺,他是有实权的。

    而市政府秘书长是伺候人的职位,没什么实权,还要看领导的脸色行事,所以做事说话都是必须要小心谨慎的。像这种市政府常务会议他虽然有发言权,但对一件事却并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既然不能决定,又不是他的职责所在,那么献计献策的事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就尽量少说或者不说,不然万一哪句话说的不好,把谁给得罪了就不好了。要是非说不可,就随大流,省着得罪人。

    “我和大家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也认可这个项目计划,既然大家没有异议,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提议,由洪源同志担任攀岩节的筹委会主任,小薛同志担任副主任,大家有意见吗?”吴中正问道。

    没有人反对,攀岩节的筹委会负责人随之也定下了。

    周末,吴中正去了冰城。在路上,他给曲海波打了一个电话,问曲海波是否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曲海波接到吴中正的电话有点意外,他们平时是没有什么联系的,吴中正突然给他打电话能有什么事儿呢?曲海波猜不到,但他还是答应了吴中正。

    在饭店的雅间里,点菜的时候,吴中正想要点一瓶茅台,曲海波说他不喝酒,要是点酒,只能吴中正自己喝,吴中正一听也就没点。

    “自从曲省长到了省里,我就没再和曲省长联系过。不是不想联系,只是怕给曲省长添麻烦,曲省长不会怪我吧?”吴中正笑着说道。

    “怎么会呢,我们又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以后没事可以多往冰城跑一跑。”级别太低的干部是入不了曲海波的眼的,而像吴中正这种级别的,曲海波还是愿意多多交往的,不见得一定要利用,但总是没坏处的。

    “好的,曲省长要是这么说,我就没什么顾虑了。”吴中正能做七河的市长,完全是依靠一个在省里身居要职的领导,可惜这个领导已经退休了,导致吴中正现在在在省里没有任何靠山,他一直希望能够和省里的领导搭上关系,如今听了曲海波的话,他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闲聊了一会儿后,吴中正说道:“犬子吴自强和曲省长的千金是高中同学,这件事曲省长知道吗?”

    “是吗,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曲媛媛的同学曲海波几乎都不认识。

    “他们的关系还挺不错呢。我听我们家自强说,媛媛的男朋友也是他们的高中同学,叫薛飞,非常优秀,曲省长一定对这个准女婿特别满意吧?”吴中正试探着问道。

    薛飞和曲媛媛的事情,如今是曲海波绝不能碰的一个禁区,不想还好,一想到自己的前途断送在了自己女儿的身上,曲海波就气的牙根直痒痒,所以听到吴中正的话,曲海波立马就掉脸儿了。

    吴中正见状紧忙说道:“曲省长,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曲海波摇头道:“跟你没关系,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而已。”

    吴中正可不信曲海波的话,心想提薛飞,曲海波的反应怎么会这么大呢?莫非是曲海波不喜欢薛飞?

    为了做近一步的证实,吴中正说道:“曲省长可能不知道,薛飞最近被调到了七河工作,现在是市政府的秘书长。”

    “你说的是真的?”曲海波有点不敢相信,薛飞被发配到东源县十里镇才多久啊,不过是个正科而已,怎么一下子就正处了呢?

    “当然是真的了,我哪能骗曲省长啊,我们家自强还和薛飞一起吃饭来着呢。不瞒曲省长说,得知薛飞和媛媛在谈恋爱,我还以为是你把薛飞安排到七河的呢。”

    “我?”曲海波冷哼了一声说道:“他被调到七河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曲海波对这件事也纳闷,薛飞突然连升两级,难道是叶良辰所为?不应该啊,就算是叶良辰所为,也应该是贬,不应该是升啊,难道薛飞在省里有靠山不成?

    要是放在之前,曲海波会给叶良辰打电话求证的,自从他撮合曲媛媛与叶良辰在一起失败后,他不仅失去了当冰城市委书记的机会,也没有再和叶向辉父子联系过,不是他不想,是人家不再给他这个机会了。

    吴中正眼珠转了转说道:“这样啊,我还以为是曲省长所为呢。幸亏我问了一下,不然我还打算好好关照一下薛飞呢,毕竟他现在在我手底下做事。”

    曲海波一听便心生一计借刀杀人,他看着吴中正说道:“你要是真能关照他,那就好好关照一下吧,年轻人吗,是需要一些锤炼才能够成长的,总在温室里待着,不经历风雨的洗礼是难成大器的。”

    吴中正明白曲海波话里的意思,笑着说道:“曲省长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吴中正以为薛飞的靠山是曲海波,见并不是,他就在想,这个人会是谁呢?

    与曲海波吃完饭,司机把吴中正送到了冰城大酒店的门口,吴中正下车后,司机开车就走了。

    吴中正进了酒店,坐电梯来到了11层的1111号房间门口,按响门铃后,门很快就开了。

    开门的人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长相妩媚,身材良好,此时的她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丝质系带睡袍,披在脑后的一头长发有些潮湿,看样子像是刚洗过澡。

    这个女人叫宋莉,她是《人民利益报》副总编、人民利益网总裁、群众之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吴中正看到宋莉,就像是饿了三天的猛兽看到了食物一样,垂涎欲滴。他一步进了屋,伸手就把宋莉搂在了怀里,然后用脚跟一踢,门就关上了……

    靠坐在床头,吴中正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刚要拿打火机,宋莉就适时的把打火机递到了他的面前,吴中正微微一笑,把烟凑过去吸了一口,点燃后,在宋莉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宋莉依偎在吴中正的怀里,用手一边抚摸吴中正的胸膛,一边娇滴滴地说道:“今天怎么这么猛啊,是不是来之前吃药了呀?”

    吴中正吐出个眼圈说道:“还真没有,我最近一直在锻炼身体,一个老中医告诉了我一些通过运动增强那方面能力的办法,说实话一开始我还有点不太相信,结果试过之后发现还真灵。”

    平常吴中正要是发挥好了,撑死七八分钟,一般都是四五分钟就会结束战斗。今天他坚持了十五六分钟,算是破纪录了,也让他隐约找到了年轻时候的影子。

    “这么好,那你以后可得多多锻炼,比吃药可强多了。”宋莉话锋突然一转,说道:“我听说七河要举办攀岩节是吗?”

    “对啊,有这么个事儿,你消息挺灵通啊。”吴中正有点惊异。

    “你别忘了我是干媒体的,消息不灵通能行吗。你也知道,我当人民利益网的总裁也有段时间了,一直都没什么成绩,正好七河要举办攀岩节,我想让人民利益网来承办,你说好不好?”宋莉嘟着嘴说道。

    “好啊,那你就由你来办吧,不过你可得给我办好了才行。”吴中正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了解宋莉,知道她是一个会办事儿的人。

    “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宋莉高兴的在吴中正的脸上亲了一口。

    看书罓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