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被调到七河工作,薛飞只告诉了与他关系亲近的人,其他人一概没说。品书网 官员的身份本来就比较敏感,又是在老家工作,薛飞不想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七河就那么大,薛飞又是七河人,见到熟人的概率实在是太高了。早上上班,一进政府大院,他就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他。

    “薛飞!”

    薛飞回头一看,发现是柳晓庆。

    柳晓庆是薛飞的高中同学,要是不看到他,薛飞还真想不起来他,因为平时没什么联系。看到他才想起来,他也是公务员,在市委政策研究室综合科工作。

    “还真是你呀,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柳晓庆喜出望外。

    “晓庆啊。”薛飞脸上是笑着的,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子。

    柳晓庆和吴自强的关系很好,当年上学的时候,柳晓庆就以吴自强马首是瞻,毕业后当了公务员又加了一个“更”字。柳晓庆也是有政治抱负的,但苦于没钱没背景,就一直想通过吴自强的关系往上爬一爬。

    吴自强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虽然是老同学,可他却并不愿意真心实意的去帮柳晓庆,所以就一直在给柳晓庆开空头支票,至今也没有兑现过。

    “咱们俩可是好久都没见了,你来这儿干什么呀?”柳晓庆问道。

    不等薛飞作答,这时潘兆丰打薛飞身边过,打招呼道:“薛秘书长早上好。”

    薛飞笑着回应了一句:“早上好。”

    “秘书长?你是……”柳晓庆惊奇地看着薛飞。

    “我刚刚被调到市政府,担任市政府秘书长。”即便潘兆丰不喊出薛飞的职务,薛飞也会如实告诉柳晓庆的,这种事是不可能瞒得住的,一个大院里工作,早晚都会知道。

    薛飞当公务员一事柳晓庆早就知道,在同学聚会的时候,也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过一些关于薛飞的只言片语,说薛飞升的挺快的,都已经到正科了,说来这也就是去年的事情。要知道薛飞可是比他小两岁,他比薛飞当公务员的时间要早,至今他还是个科员,薛飞却已经正处了。柳晓庆感觉不可思议,他总听说坐着火箭上升,想必薛飞就属于这种情况吧。

    难道薛飞上面有人?看来以后得多跟薛飞走动走动。

    “哎呦,恭喜恭喜,这么说你现在是我的领导了。”柳晓庆嘴上这么说,心情其实很复杂。

    柳晓庆对自己认识的很清楚,他知道以他的出身和能力,想爬到很高的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就是正处级。不算很高,但也不低,他一直在为此而努力奋斗着。而作为老同学,都是公务员,看到薛飞现在就达到了他准备要为之奋斗几十年的目标,他真的很难做到心如止水,不起波澜。

    “什么领导啊,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到什么时候咱们都是同学,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的。”薛飞就怕听到柳晓庆说的这种话,他不想因为他的职位而改变与一些人的关系。

    “不管怎么说你回到七河工作是一件大好事,以后咱们就可以经常见到了。这样吧,中午我请你吃饭。别了,还是晚上吧,中午时间短,吃不好也喝不好,就这么定了。回头我定好地方告诉你。”柳晓庆拿出手机和薛飞交换了手机号以后就走了。

    中午休息,柳晓庆回家吃饭,正好路过香格里拉大酒店,就进去了问了一下有没有雅间,他打算晚上请薛飞在这里吃饭。

    吴自强中午在香格里拉大酒店有饭局,他跟朋友进了酒店,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前台的柳晓庆,感觉有点奇怪。

    “晓庆,你怎么在这儿啊?”吴自强叫朋友先进去,他来到了吴自强的身边。

    “自强啊,我来订雅间的,你过来吃饭?”柳晓庆还准备一会儿给吴自强打电话呢,没想到这会儿就遇到了,还真巧。

    “对啊,跟几个朋友。你订雅间干什么呀?”

    “请人吃饭呗。”

    “请谁啊?”要是别人吴自强肯定不会细问的,柳晓庆他太了解了,不是一个什么大量的人,柳晓庆能到五星级酒店请人吃饭,这得是什么人物啊,他实在是好奇。

    柳晓庆诡秘一笑,说道:“这个人你认识,但你一定猜不到是谁。”

    认识,还猜不到是谁,这能是谁呀?吴自强想了又想,猜了又猜,也没能猜到。

    柳晓庆见吴自强猜不到,就揭晓了谜底,把薛飞的事情告诉了他。

    吴自强听后无比震惊,随后就是无比的愤怒。薛飞居然当了市政府秘书长,那可是正处级,凭什么呀?他爸是市长,他现在在公安局不过才是正科级而已,薛飞这个家伙还真是够气人的。

    “你说的是真的?”吴自强绷着脸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他亲口说的。你说这薛飞是厉害啊,当年上学的时候就跳级念,结果考上了华清大学。现在工作了,还是这么优秀,真是不佩服不行啊。”柳晓庆感慨道。

    “佩服什么呀,你怎么就知道他一定是靠自己的能力当上的秘书长呢?”吴自强不爽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薛飞上面有人?”柳晓庆不知道吴自强对薛飞的背景是否有所了解。

    “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谁不了解谁啊,他能有什么人?你记住了,不是所有当大官的人都一定有能力,也不是所有升官快的背后一定都有靠山,有些人靠投机取巧,阿谀奉承,甚至是行贿送礼一样也可以爬到很高的位置上去。”吴自强不认为薛飞上面有人,更不认为薛飞有什么能力,能当上市政府秘书长,也许靠的是不光彩的手段,或者只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薛飞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吧。对了,你晚上有时间吗,要是有时间就过来吃饭吧,我没叫别人,就咱们三个。”

    柳晓庆仔细一想,觉着吴自强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又不敢完全苟同。他听的出来,吴自强话里有话,心想他为什么要这么说薛飞啊,他和薛飞也没仇啊。转念一想不对,他们有仇,因为曲媛媛。

    想到曲媛媛,柳晓庆就有点后悔了,薛飞和吴自强要是见了面,万一在饭桌上闹的不愉快怎么办?到时他这顿饭很有可能就白请了,到头来薛飞不但不会领他的情,还可能会怪罪于他。

    柳晓庆虽然已经示意到了不该叫吴自强,可惜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悔之晚矣。

    “好啊,我晚上有时间,到时我过来。”上次在冰城吴自强还没有发泄痛快,这回到了七河,他想来一回痛快的。

    柳晓庆也没法再说不让吴自强来了,一颗心就提了起来,心说晚上不会出事吧?

    下午上班,柳晓庆坐在办公室里犯愁,他不知道该不该先和薛飞说一声,要是说的话该怎么说。想了半天,柳晓庆认为还是应该告诉薛飞,毕竟现在薛飞的身份不一样了,再是老同学,也要顾及他的身份。

    考虑打电话不太好张嘴,柳晓庆就给薛飞发了条信息,告诉薛飞晚上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吃饭,吴自强也去。

    薛飞由于早就有心理准备,所以收到柳晓庆的信息他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想躲是躲不掉的。

    晚上下了班,薛飞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不回去吃了,然后就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

    到了酒店,柳晓庆已经先到了,吴自强还没来。柳晓庆担心薛飞会在吴自强的事实上对他有看法,就谎说他没有叫雾气中,是在订雅间的时候恰好碰到了吴自强,是吴自强自己说晚上要过来的。薛飞能说什么呀,只说老同学在一起聚聚挺好的,不然平时各自都忙,也没什么时间。

    柳晓庆今晚是请薛飞吃饭,可结果却变成了等吴自强,柳晓庆打了两个电话,吴自强都说快了,却迟迟也不见他的人影。

    对此,薛飞没说什么,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可薛飞越是如此,柳晓庆心里就越是忐忑不安,责怪自己做事考虑的太不周全了,请薛飞吃饭,压根就不应该再想着去叫吴自强作陪,现在可好,还得等吴自强来了才能开饭,这叫什么事儿啊。

    等了一个多小时,吴自强才姗姗来迟。

    “晓庆,我对你有意见啊。”吴自强一脸严肃地看着柳晓庆说道。

    “我怎么了?”吴自强进屋了就来了这么一句,把柳晓庆说的直发愣。

    “我不就是晚来一会儿吗,你瞅瞅你,就连给我打了两个电话,我知道你今晚主要是请薛飞吃饭,不是请我,你也不至于这样吧?薛飞不就是当了秘书长吗,不是组织部长,他可帮不了你升官。”吴自强没有看薛飞,但这番话无疑是给薛飞听的。

    其实吴自强下班就从单位出来了,他也没什么事儿,之所以会迟到完全是故意的,他就是不想给薛飞这个脸,不想让薛飞这顿饭吃的消停。

    薛飞听了吴自强的话面带微笑,没有表现出任何生气的意思,因为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

    柳晓庆则对吴自强心生不满,你来晚了也就算了,进门不先跟薛飞打招呼,却说起我的不是来了,还指桑骂槐地说薛飞,我知道你因为曲媛媛的事情对薛飞耿耿于怀,可不管怎么说也都是十几年的老同学了,心里再不乐意,面儿上总得过得去吧?哪有当面这么说话的,太过分了。

    心里对吴自强感到不满,柳晓庆嘴上可不敢说出来,脸上更是没有表露出一点不高兴来。

    “我给你打电话跟薛飞无关,是我饿了,着急想吃饭,见你干也不来才给你打的电话,赶紧点菜吧。”吴自强笑着说完后,起身开门把服务员叫了进来。

    柳晓庆把菜单递到了薛飞的面前,让薛飞点菜,薛飞没有点,把菜单推到了吴自强的面前,笑着说道:“自强比较会点菜,还是让他来吧,也没有外人。”

    薛飞怕他点的吴自强不爱吃,到时吴自强再像之前在冰城似的再点一堆,到时倒霉的就是柳晓庆了。

    吴自强也不客气,翻着菜单就点了起来,一口气就点了六个,柳晓庆直暗自皱眉,却不好说什么。吴自强点完,柳晓庆让薛飞点,薛飞说够吃了,不用再点了,吃不完浪费。柳晓庆听了薛飞的话心里轻松不少,还是薛飞善解人意,薛飞要是再点,他真怕兜里带的现金到时不够结账的。

    柳晓庆也没再点菜,他只点一瓶白酒,并叮嘱服务员尽量快一点。

    服务员出去后,吴自强看着薛飞,阴阳怪气地说道:“听说你当了市政府的秘书长,可以啊,这么年轻就干到了正处级,跟我和晓庆分享分享你的升官秘诀呗?”

    柳晓庆一听耳朵就竖了起来,他对这件事最感兴趣了。

    “呵呵,哪有什么秘诀啊,无非就是努力工作呗,只要把工作做好了,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薛飞不卑不亢地说道。

    “能得到提携通常都是需要有政绩的,不知道这几年在工作上你都做出过哪些成绩啊?”吴自强继续发难。

    “成绩不敢说,但是应该我做的工作,我全都一件不落的完成了,并且基本没有出现过任何的纰漏。”

    “这样就能升官?这也未免太容易了吧。”吴自强看了柳晓庆一眼,他显然不信薛飞的话:“薛飞,这里也没外人,你说实话,你到底是如何通过投机取巧达到升官的目的的?”

    柳晓庆听了吴自强的话一阵头疼,他冲吴自强使了个眼色,示意吴自强别这么说话,吴自强视而不见。

    “你也是公务员,你应该知道,上级在任免一个干部的时候,都是要经过认真仔细的考察的,投机取巧显然不可能得到组织的认可。譬如说你现在是正科级,我相信一定是组织上经过考察以后,认为你有能力,在工作上表现出色,可以从副科提到正科,才获得的提拔。而不是靠投机取巧,靠关系得到的升迁,你说是吧?”薛飞太清楚吴自强想要干什么了,吴自强越是搓火,他就越是气定神闲,但也并妨碍他抓住机会反击一下。

    吴自强见无论他怎么说薛飞都不生气,还借机讽刺他的正科来路不正,心里就气的不得了。

    柳晓庆心里倒是挺高兴,他觉得吴自强活该被薛飞呛,谁让吴自强故意找茬来着。

    酒菜上齐后,三个人边吃边聊。

    要说柳晓庆也真是没什么脑子,把吴自强叫过来也就算了,还哪壶不开提哪壶,聊什么不好,非得问薛飞和曲媛媛现在相处的怎么样,吴自强本来就因为曲媛媛的事情对薛飞恨之入骨,当着他的面问薛飞和曲媛媛的事情,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看到吴自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柳晓庆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知道他今晚这顿饭算是彻底白请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吴自强瞪了柳晓庆一眼,听到薛飞说和曲媛媛相处的还不错,就接过话茬说道:“我听说媛媛现在不在省台工作了,去京天了,是真的吗?”

    虽然曲媛媛和薛飞好了,吴自强却一直在关注着曲媛媛的动态。他早就发现曲媛媛没有在省台露面了,至于什么原因他一直不知道。最近他从一个和曲媛媛关系不错的老同学那里听说曲媛媛去京天做主持人了,他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伪,想跟薛飞求证一下。

    “是真的,去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薛飞回道。

    “异地恋可是不靠谱啊,变数太多。尤其是京天那种地方,帅哥大款遍地都是,媛媛长的又那么漂亮,又那么优秀,你就不怕时间久了,媛媛会移情别恋吗?”吴自强冷笑着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担心。首先说我对自己有这个自信,其次我也相信媛媛不是那样的人。当然,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坦然接受的,因为我知道感情是不能强求的,一厢情愿没有任何意义,到头来只会自找没趣,所以我的感情一定是顺其自然的。”薛飞又一次借机敲打了吴自强。

    吴自强很窝火,他今晚过来是想说薛飞,拿薛飞撒气的,怎么到头来变成薛飞损他了呢,简直是岂有此理。

    吴自强拿起酒杯,将杯中酒一口干掉后,阴冷地看着薛飞问道:“新工作好干吗?”

    “还在适应中。”薛飞拿起酒瓶给吴自强倒酒。

    “你是七河人,对七河你肯定是特别了解,但是对七河的官场你却未必了解。七河的官场可是不好混啊。”吴自强意味深长地说道。

    薛飞淡淡一笑:“我有所耳闻,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提醒。”

    本书源自看书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